孩儿

DOLLHOUSE(十八)

小驴屹耳:

原创/无差/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主要角色ooc(成年人格暂时性丧失)




DOLLHOUSE电梯间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




Chapter XVIII


 


十月底的纽约,整个城市在秋风中烈烈燃烧。中央公园是一卷巨幅油画,深深浅浅的黄、橙、红和金色,斑斓驳杂,充斥视野,如同梦幻。


 


偶尔Shaw会开着一辆老福特车,带着Sam和Bear更往北去,进入新英格兰的腹地,穿越康涅狄格、麻萨诸塞、新罕布什尔,去看那更为绚烂的秋叶海洋。沿途的Sam会侧转身去,把脸贴在车窗上贪婪地看,这令Shaw确信Root对季节的喜好跟自己一样:她们都爱高远、爽朗、灿烂、火焰般热烈的秋天。


 


这一次她们跑得最远,直抵达了缅因的海岸。深秋的海风凉得透骨,但Sam似乎渴望靠近冰冷的大海,感受凛冽的寒风。Shaw用厚厚的羽绒服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在背风处找到一块较为平坦的礁石,两人并肩坐着,看Bear在沙滩上撒欢儿,看远方的海和天融合为一片混沌幽暗的深蓝。


 


Shaw向已经跑远的Bear吹了一声嘹亮的口哨,Bear折返,向着她们飞奔过来。“我们该往回走了,Sam,”Shaw整了整Sam头上的毛线帽,将她冻得发红的耳尖藏进去。“回程还要开好几个小时的车呢,太晚了的话,Uncle Harry会担心的。”


 


被羽绒服包裹得像只小胖熊一样的Sam,咿咿呀呀地发出一串似乎是表示同意的声音,却并没有动窝,而是更贴紧了Shaw,靠在她的肩上,一边伸手搂住了扑到她怀里来的Bear。


 


Shaw很想就这样,在无人的海边盖一个小木屋,带着Sam和Bear住下来。没有电话,没有网络,没有监控,没有AI,没有枪械,没有政府,没有国家,没有人与人之间的暴力、欺诈和伤害。她不需要剽悍的武力,Root也不需要天才的大脑。天地之间就只她们两个人、一条狗,看天上的云,海里的浪。生命回复到最原始、纯粹的状态;至简,至朴,至乐。


 


“你愿意就这样吗,Root?”她转头看着那张玩偶般的脸轻声地问。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Sam变得越来越安静,往往一整天都不说一个字,脸上的神情也愈发地像Root,安静思考时的Root。Shaw自己也经常分辨不清,她偶尔会叫着Root的名字与她说话。她能感觉到Root已经走得越来越近,几乎就与自己隔着薄薄的一层纸。但在那层纸的背后,有危险的寒光在隐约地闪,一股萧瑟之气暗潮涌动,就像此刻远方的海平面上正在缓缓集聚的灰色阴云。Shaw自己只在高领毛衣外面套了一件黑呢短大衣,寒风在那一刻骤然加强,绕过背风的礁石,围着她们两人打了一个转。她浑身哆嗦了一下。


 


美梦终须醒。必须回去了。


 


她站起身,将一个不太情愿的Sam也拉起来,牵着她往泊车处走。Bear在她们前后绕着圈地跳。


 


她们回到安全屋时已经将近夜里9点。疲惫的Sam晚饭也不吃,倒头就睡。Finch似乎有不满,但没有说出口,只是用带着批评意味的眼光看着Shaw。


 


“给你们留了晚饭,中餐。”John指了指冰箱,“我帮你热一下吧。”


 


中国菜诱人的香气消散了海风在Shaw骨子里留下的寒意。她坐下来大口地往嘴里塞食物,连Sam的那份一起,风卷残云一般消灭干净。进食的快感几乎可以令她忽略Finch全程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与Control遭遇后的一个多月以来,她与Finch都在尽量回避对方,无法避免的直面,Finch往往表现得弱势,凡有分歧,大多顺着她;偶尔想带Sam去博物馆或音乐厅,也先来征求Shaw的同意,似乎他们之间的关系来了一个颠倒,Shaw才是老板,Finch倒更像是雇员。这感觉十分怪异,却又令Shaw不无得意,尽管是带着歉疚感的得意:与Sam有关的任何事情,最终的决策权是在Sameen Shaw的手上。


 


但今天似乎不同。Harold Finch恢复了一贯的为人师表的模样。


 


Shaw喝了一口水,拿起纸巾擦了擦嘴。“Finch,什么事?”


 


Finch在堆满了纸盒和空盘的餐桌边坐了下来。“The Machine的系统重启,今天已经达到了51%。我们还收到了第一个号码。已经转给Fusco警官,请警方代为处理了。”


 


Shaw翻了个白眼。“哦。那又怎样?”


 


“51%,这是一个阈值。也就是说,从今往后,The Machine可以完全自主地进行重建。接下来的一切,会进行得更快。比此前快得多。”


 


Shaw的心揪了一下。或许她下午在缅因的海边看到Sam脸上那个近似于落寞的神情,就是因为这个。


 


“Finch,你知道我不关心什么号码或系统重启。”


 


“对。跟Root相关的。我已经能在系统的后台数据库里看到一个完整的Analogue Interface备份包。……这么说吧,我今天,……看到了Root。准确地讲,是她上传到机器系统里的全部意识。机器将她……保护得很好,Sameen。完好无缺。”


 


另一个世界里的完好无缺。触不到,摸不着。Shaw扭过脸去不看Finch。


 


“The Machine提示,系统可以开始回传Analogue Interface的备份数据。这次测算的成功率为56.913%。系统认为……可行。”


 


“不。”Shaw坚定地摇头。她需要百分之百。差一点都不行。


 


“Sameen,你必须理解,不存在百分之百这样的可能。”


 


“那就至少给我95%。”


 


“这不现实。”


 


“我可以妥协,Harold。90%,我的底线。”


 


Finch沉默了许久才继续张口。“Sameen,我这一个多月以来做了各种情形模拟和测算。我和机器一起设计了最为平缓的数据回传方案,但不可能不对Sam的身体造成冲击。56.913%的成功率已经是最高。这与系统重启进程无关。”


 


Shaw终于看了一眼Finch,她第一次觉得Harold Finch比实际年龄显得苍老。她压抑了语调中的僵硬,尽量令自己的声音柔和。“我不同意。我们继续等。会有别的转机。”


 


“Sameen,听我解释。继续往后拖的话,只会越来越危险。The Machine一旦进入自主重建,将逐渐脱离我和Root的控制。Control说的并没有错,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是我们在造AI,但可能只有我们的机器受制于强大的伦理准则约束。The Machine将面对的是一个残酷的、弱肉强食的生存环境。与任何生命体一样,它第一位的考虑是自我保存。我无法预见这个过程中它会遇到什么危险,而如果真的遇到危险,它将调用所有的资源保护自己……甚至……”Finch说不下去了。


 


Shaw盯着餐桌上的狼藉杯盘,想起Root说过的话:The Machine会饿,要吃东西。


 


饥饿是Sameen Shaw完全能够理解的一种状态。饿极了的AI,会去蚕食那个迄今被完好保存的数据包,榨取其中的能量。


 


“无论如何,我将尊重你的决定,Sameen。若你不同意,我不会进行下一步。可我们确实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可以想一些办法延缓The Machine的自主重建,我估计我们有一个24小时的时间窗口。在明日晚10时之前,请你务必……给我一个意见。”


 


24小时,她松了一口气。一日之内驱车往返于纽约与缅因之间的疲劳终于追上了Shaw。此时此刻她没有精力去想任何事,何况是关乎Root存亡这样重大的事。胃的充实令她的头脑混沌昏沉,她只想睡觉。她没有再回答Finch,起身离开。


 


她听见餐厅里碗碟碰撞的声音,一定是John在替她收拾残局。卧室里的Sam已经睡得沉稳香甜。Shaw清空大脑,匆匆洗漱,爬上床去。Sam轻柔地呼吸着,偶尔发出一两声小猫似的呼噜声,将Shaw也稳稳地拉入梦境。


 


她梦见缅因的海岸。海风越来越冷,海浪越来越大。天黑了。她们怎么都找不到泊在岸边的那辆老福特。羽绒服的包裹毫无用处,Sam冻得瑟瑟发抖,连Bear也停止了欢跳,带着不满地看着Shaw。


 


“对不起,Root,”她抱住Sam,试图将自己的一些体温传递给她,“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Root的声音在耳边回答她:“Sameen,你看,路就在那里。”


 


她顺着Root手指的方向望向黑色的海面。巨浪如大厦将倾,岌岌可危地悬在她们的头顶。她抬头看Root,Root却在笑。


 


“疯子,你还笑得出来!我们到底怎样才能回去?”


 


“必须穿过那巨浪,Sameen。”Root摘下了头上的毛线帽,替她戴上。棕色的长发被狂风吹卷得四面八方地乱舞,但她的眼睛和笑容是温暖的。Shaw丝毫也不觉得冷了。


 


她们两个人,携手行走于危机四伏的世间,Root从来是负责指路的那个人,而她自己,负责保护。她是Sameen · 保护者 · Shaw。她愿意跟随Root去任何地方,完成任何任务。无论多难,多险。


 


“我们可能会死在那浪里的。”她回报以微笑。她什么都不怕。


 


“终有一死,Sameen,这不算最坏。”Root低下头来吻她。


 


Shaw有一瞬间凝固在原地动弹不得。她曾在头脑中千百次地排演这个初吻,唯独不曾料到Root是主动的那一方。神经病,她想,连这个你都要跟我抢。混蛋。


 


缠绵的吻,直吻到地老天荒。她闭上了眼睛,让自己沉溺。Shaw愿意死在这个吻里。不如就这样死去。只要她与Root紧紧相拥。


 


“去和Harold说,说我要回来。让我回来。”Root温暖的气息仍然在她的唇齿间萦绕,但Shaw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臂渐渐发沉。Root被海风吹得站不住了,双膝已经软下去,需要Shaw低头才能维持住二人的唇齿相缠。


 


“可不可以再留一会儿?”她挺直腰杆,尽量撑住臂弯里的重量。她不能放开这个吻。她们的初吻,很有可能,43.087%的可能性,也是她们此生的吻别。“求你,Root,再多一会儿,一秒钟……”


 


Root的双唇仍然保持着微笑,在她的臂弯里下坠。她抱着一具失去生气的躯体,一同缓缓下落,跪在了柔软的沙滩上。


 


黑色的巨浪向她们呼啸着灌顶而来。Shaw停止了呼吸。


 


TBC ……


 


[悲伤的耳朵:513之后,难道就须指着Fanfics活了吗?呜呜……]


[(荒唐)乐观的耳朵:The Mentalist终季第13集,有情人终成眷属。CBS,求复制。]


[诺兰家大哥可不可以执导一部电影,作为POI的大结局???啊?]


 



评论

热度(164)

  1. 阿壳壳壳儿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229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4. 阿吏夫海洋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小驴屹耳
  5. Ri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6. 知足の小草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7. 木可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