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DOLLHOUSE(二十/终)

小驴屹耳:

原创;Sameen Shaw/Root;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终于没有啦!




DOLLHOUSE电梯间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终]   [番外/一]   [番外/二]


 


***


 


Chapter XX




Shaw早上醒来的时候,一颗脑袋疼得像是要炸开。她不会承认自己做了一晚上的噩梦。一定是被前一天缅因海边的寒风吹的,她想。幸好自己记得给Sam戴了帽子。


 


“你的头痛不痛?”她问眼前的Sam。与每个早晨一样,Sam比她先醒。两个人盖着同一床被子,面对面地侧卧。Sam正用清澈的棕色眸子静静地看着她。


 


“有一点点。”Sam说。


 


今天早上的Sam有点儿不对劲。Shaw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自己的手心要比Sam的额头烫得多。“抱歉啊,考虑不周。那个毛线帽有一点薄。”


 


然后她记起自己在接下来的10几个小时里要做一个困难的决定,头痛得愈发难忍了。她真不想起床。如果不起床,是不是就可以永远拖延这个决定?


 


可Sam清澈的眸子令她心神不安。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Root,”她坦白。“你是有主意的那个人。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Finch说的成功率,只有56.913%。我接受不了。但不接受又该怎么办?我怎么才能保证你回来?”她捧住Sam的脸颊亲吻她冰凉的额头。


 


她怎么可能放手?她怎么面对那个43.087%?


 


“Sameen,你再看看我。”


 


她疑惑地松开手,盯着Sam的脸看。和每个早晨的Sam没有不同,只是脸色似乎欠缺一点红润。她头痛得快要出现幻视了,眼前这大概是Root的脸。有什么分别呢?本就是一个人。


 


玩偶般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越扩越大,直咧到耳根后面。


 


“果然是我不在,你变蠢了,Sameen。”


 


安全屋的某个地方有一包C4被点燃。Shaw炸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飞起来的,下一秒钟,Sameen Shaw已经不在床上。摔下来的时候又闷磕了一下后脑勺,这下她的头颅就像是被斧头劈开了那样,痛到她整个人都碎裂。


 


恰如记忆中的场景,Root的脸从床沿上探出来,笑眯眯地看着在地上四仰八叉的她。


 


她浑身瘫软,没有力气爬起来。她试图张嘴,却只能发出极低的嘶嘶声。


 


“告诉我……这不是……做梦,Root。”


 


“不是做梦。你已经醒了。”


 


“是幻觉。”


 


“你头很痛是真的,但这不是幻觉。”


 


“我不信。这……不……可能……”


 


“那你要怎样才肯信我是真的?”


 


她想了想。想不出任何方法让自己确定这不是个梦。她梦见过任何一种可能的场景,和Root。


 


头这么痛,何以分辨真实与幻境?她躺在地上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她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一个柔软温暖的身体伏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Sameen,睁开眼睛,看我。”


 


梦太美好。她舍不得睁眼,睁眼就会碎。不要醒来。就这样。


 


“是我,Sweetie,”柔软的唇在亲吻她的眉毛,眼睛,鼻梁,最终贴在了她的双唇上。“你倒是睁开眼睛看看。初吻是我给你的,现在,第二个吻也是我给你的。你都不肯回应一下。你再不睁眼我走了。”


 


Shaw不敢。那两道闸门后面已经是滔天的洪水。她不能当着Root的面哭。她们两个人,Root负责哭、笑、甜言蜜语、无理取闹;她负责白眼、黑脸、不动声色、坚如磐石。这是一种微妙的生态平衡。


 


Root叹了一口气,离开了她的胸膛。Shaw听见她走进卫生间,关好了门。


 


Shaw一动不动地躺着,感受清晨的阳光穿透百叶窗的缝隙爱抚她的脸颊。她命令眼中的洪水退潮。等了许久,她终于能够确信自己不至于泪崩,这才慢慢坐起身来,睁开眼睛。阳光被分隔为栅条,明明暗暗地令她目眩。头仍然剧痛,爆炸的余波仍然在耳朵里轰隆隆地响,但她能看清楚卧室里的每个细节,听到卫生间里传出的流水声和Root的轻声歌唱。


 


这人唱歌完全不着调,难听得要死。要定一条规矩,不许Root在家里唱歌。


 


Shaw坐在那里仔细地听,隐隐约约分辨出来她呜呜咽咽反反复复唱的一句是“Crazy …… I’m crazy ……”


 


Shaw笑了。没有错。不是做梦也不是幻觉:属于她的那个疯子回来了。


 


FIN


 


[正篇完结。还有两篇番外,不过要等一阵子了,又得出个远门。]


 


**********


 


《玩偶屋》完结感言


 


终章在技术细节上有很大的漏洞,屹耳小驴实在技穷了,编不下去了。与其胡说八道看着难受,不如不要(有糖吃谁还管逻辑嘛,是吧?)。不过,谢天谢地,《玩偶屋》终于没有坑掉!


 


感谢病社管理员,在这个故事刚刚po出来的时候,打破常规转载,为新人作者大开绿灯。(决不能坑,耳朵压力山大!呜呜呜~~~)


 


最初只是是受了418的刺激,宅总对根妹说“我最近都不想见到你”,真替根妹心痛。我就想让宅总抱一抱她。起先我的脑海中是各种傻白甜,但那些场景最后只有两个以面目全非的形态出现在了定稿中(Cocoa Puffs麦片早餐和炸冰激凌)。许下了发糖的诺言却迟迟无法兑现,搞得耳朵很焦虑(成“焦耳”了)。到了第五章左右,已经接受了信用破产的事实,反而踏实了,沉下心来,将我对这些人物和这个剧的深爱,倾注其中。你们没有因为作者不守信用而弃坑,我很感激。


 


我从第一季第一集开始追看POI,爱宅总,爱四叔,喜欢卡姐、豆豆;作为辅以炫酷高科技元素的警匪单元剧,第一季的POI本身已经足够精彩。岂知后面还有更勾人的内容:从201开始,转而痴迷于AI线,钦佩创作者在剧中勇于探索人性的深度;因那一句“bad code”而爱上根妹矛盾复杂的灵魂;因216的精彩绝伦而爱上帅死人不偿命的锤锤。一直到411,我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看剧,与网络空间隔绝。不上Reddit,不识LOFTER,没有微博,从不看同人文。我甚至不知道中文世界里有“肖根”这种说法。什么叫做后知后觉:看到323的末尾我才明白大锤恋着根妹;411才让我醒悟根妹深爱大锤。


 


然后,就疯掉了。找到了老福特。更疯了。两个月里,《玩偶屋》加上《物理细节》以及数个短篇,我码出了超过10万字。纯粹就是疯了。


 


接下来,我必须照顾一下因自己发疯而被耽误了进度的本职工作,没有可能再以过去两个月的高频率发文了。可以预见的是两篇《玩偶屋》的番外;几篇《物理细节》(某些教学内容老福特不让发,好在耳朵现在学会了用微博)。此外,作为实验品的《柏舟》,虽然得到的反馈令人沮丧,我却非常有兴趣将实验继续下去。


 


422给了我一个极不成熟的想法,或许会发展为下一个连载,接续着《玩偶屋》把故事讲下去。


 


感谢所有喜爱《玩偶屋》、为它点过赞、留下过评论的你们!


 



评论

热度(341)

  1. 阿壳壳壳儿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