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同人】那些年锤锤错过的图灵根24

emotion_断亦尘:



       啊啊啊啊啊!难产啦啊啊啊啊!(ಥ_ಥ)




        憋催!看我这良心字数!(ಥ_ಥ)











—————————良!心!——————————










       Turing这边,当Reese一脸严肃的从洗手间回来时却太特么凑巧的发现有人在搭讪等着他已经有些微醉的Turing!真不好意思,且不说Turing于他的重要性,现在最应该阻止这一切的那个人还在危险中,他可没时间代替搭档宣誓主权!







        “哦?你是心理医生?事实上我最近压力挺大,正准备找一个专业的心理医生帮忙……不知道……”衣装得体的男人一脸自认为绅士的微笑看着对面绝美透着某种异样禁忌妖冶的女人,他试图坐近女人要到名片,Turing进退有度的展示着疏离却不失态的微笑,酒精让她有些迟钝的慢慢考虑要怎么对付现在这种情况,就在此时,她眼眸一亮看见了高大的男人从不远处走过来,“John!”








         男人回头,正好对上Reese完美无缺的微笑,Turing清楚自己需要做什么,她有些尴尬的起身走向Reese,被Reese暗示性极强的搂住腰身拥入怀中,Turing先是一顿便很快反应过来这个人的意思,顺从的放松身体,她其实只是下意识觉得现在正在状况不好处理,自然而然选择依赖这个男人,不过现下有这个人的动作有力的回应了所有需要解决的问题……她第一次感谢男性在求偶这种事情上的某种不需要摆在台面上的潜规则!











       “我们需要回家了!”Reese温柔的说,同时将外套脱下来披在Turing光裸的性感后背上,他有些着急,毕竟Shaw那边随时可能出现问题,他拖不来时间,也没打算为了Turing招来的烂桃花花上时间,所以他只是报以看上去还算友善的微笑对上了一边看上去有些挑衅意味的陌生人。







      只可惜,在求偶这种事情上,无论男女都会大脑短路,Turing不明白Reese为何会选择这种方式,虽然直接又有效,来帮她摆脱这种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追求者,但是她习惯性选择依赖这个人,她贴着他宽阔的胸膛脚步有些许凌乱往外走,陌生人起身跟过来:“Hey,医生,这个病人以后要怎么联系你?”







       Reese有些着急,他停下脚步拥紧Turing锐利的蓝眸一瞬不瞬的盯着陌生人,低沉的磁性嗓音染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危险:“Hey,离我和我妻子远一点!”








       前CIA特工身上带着的特有的肃杀气息让陌生人有些稍稍退却,但是,红颜祸水这种事情就算知道再多例子也抵不过如此活色生香的美色放在面前,陌生人撑起一抹笑:“放轻松,别紧张,我知道你们没有结婚……何况我只是一个需要心理医生的病人!”







       Turing皱起修眉,纤细手指抓紧Reese衣领,脑袋有些发沉,她觉得自己今天晚上放纵的喝了点酒之后似乎可以更出格一点……她突然不想强撑这幅完美毫无缺陷的优雅外表,她有资格任性的表达感情,比如她现在很烦这个男人……他就像她所有的追求者一样,目的赤裸不加稍微掩尊重的掩饰,他们看她的目光有时太过直接……这让通晓人性的她倍感疲惫!她指尖的用力毫不知觉的暗示了Reese其实可以更直接一点,所以本来就没什么心情耗下去的Reese更加没有耐心,




       直到耳机里Shaw轻轻的毫无情感的说了一声:“让他离Turing远一点!”






       男人展开一抹完美绅士的笑,搂紧Turing靠近陌生人,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掏出藏在Turing身上外套里的手枪抵住陌生人腰部:“我没时间和你耗……要么滚要么以妨碍政府公务罪名带你去哪里待一会儿!现在,离我们远一点!”








       陌生人脸色一瞬间煞白,惹上政府特工了?后退好几步躲开来,Reese在他退开的瞬间就收回枪,搂紧Turing一脸风轻云淡往外走。

      




        
















       Shaw自然忍不住去在脑子里勾勒出她所听见的所有的场景,包括Turing细软的声线因为过于清楚而让她不得不意识到的女人是离Reese耳机有多近,甚至是他们是以什么样的姿势站在一起……她按住耳机冰冷的告诉Reese让那个听上去不识好歹的男人离Turing远一点,然后意识到自己现在这种处境这种愚蠢的关注点,不得不觉得自己逊爆了!







         “Ms.Shaw介于你现在的处境我不得不想告诉你,集中注意力!你知道也许随时随地Samaritan的人就会……”Finch的声音被外面一阵脚步声打断,似乎门被撞开,有至少三四个人进来了,Shaw警惕的贴在门后,随手将枪从腰后抽出来,









         “你好!这栋楼被恐怖分子入侵,麻烦跟我们这边离开!”外面的说话声让Shaw皱起眉,什么情况?






       “对不起,我的音乐会快要开场我不能离开!你们又是什么人!”





        “FBI工作,麻烦配合!”






          “……”










      “Finch,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FBI会出现?”Shaw的本能告诉她这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隐隐约约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我恐怕……不是FBI,而是Samaritan!Ms.Shaw,……务必小心等待Mr.Reese接应你!”








         该死的,Finch声线里藏着的颤抖她不是没有听出来,Shaw握紧枪大脑飞速运转抬头寻找休息室卫生间任何一处出口,直到她看见天花板上通风口的铁网,考虑再三,她将耳朵贴上门,听着外面的谈话声。







         休息室内指挥家一身正装满脸怀疑的对峙着三个西装男人,他相当不满意这三个人冲进来亮出证件就要带他走的强制决定,“恐怖分子什么的,是你们的问题,不应该有我来解决,再说我的观众都快进场了我不能丢下他们!至于你们口里的恐怖分子在哪里,我怎么一点没发现有任何恐怖分子入侵的迹象?”








       其中一个西装男偏偏头瞥了身边俩个人一样,上前:“事实上,十几分钟前我们的人发现大楼外部通风口接口处被专业人士动过手脚,这间屋子里除了这个摄像头,还藏着一个我们事先准备好了的隐形摄像头,而它在几分钟前拍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而且估计没错……请让我们证明给你看!”








         他偏偏脑袋,三个人集体掏出枪把目光对上卫生间的门,将指挥家吓了一跳,他们步步逼近卫生间,指挥家往后退了退,眼睁睁看着他们突然踹开卫生间的门三把枪对着里面……空无一人的马桶!







        什么?三个人脸上惊讶一闪,说话的那人冲进去再三确认确实空无一人之后气恼的收了枪回头,指挥家用一种嘲讽的语气反击:“原来我的马桶会移动啊!吓到你们了!”








          西装男皱眉:“藤原先生最好还是相信我们!我们没有必要撒谎!”







         指挥家冷笑:“没有必要撒谎?是没有什么必要,那有什么必要为了我竟然把这个大楼都仔仔细细排查,连通风口也不放过?又有什么必要在休息室安装隐形摄像头?还有必要派出FBI来保护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西装男皱眉,回头示意了身后俩个人,回头换上一副截然不同的桀骜模样:“没办法,既然藤原先生你不配合,我们还是需要你的工作!……劳烦跟我们走一趟见我们老板!”手指一指后面俩个人往指挥家面前走去,指挥家一脸被冒犯:“我要打电话给保安确定你们身份……”他刚刚掏出手机就被一个人抬枪将手机砸掉在地,“你!”指挥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俩个人按住双臂背到身后往门外押去,









       西装男站在原地看了看疑惑的卫生间,弯腰捡起手机正准备出门,身后一声什么东西落地声,他只来得及看见一道敏捷的声音如黑猫一样从天花板上落下来,然后后颈一疼,双眼发黑昏迷过去,Shaw将脸罩入黑色头巾里犀利黑眸扫过房间,她刚才从卫生间通风口爬过来的时候已经知道某个隐形摄像头的存在了,所以……她狠狠踩了西装男一脚弯腰拿起指挥家的手机塞进口袋。







        如果单凭信号追踪,大佐那个Root招募的聪明小黑客一定可以轻轻松松逃脱追踪,但是手机里面信息太多,必须得带走!




          









        

        “Bill!?”前脚刚走的俩个西装男回头看不见人,便迟疑一下回头探头看看,







        面前黑影一闪,“嘿,男孩们!看见了什么?”低沉带有嘲讽意味的女声传来,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带着面罩的女人挥过来一拳,一记狠辣的后旋踢直接将他们手里的枪械踢飞,速度之快他们只觉得被踢中的腹部一阵剧痛,脑门上顶上冰冷的枪管,“动一下,boom!”






       Shaw抬眼看着走廊上的几处明显的摄像头,对着一边手足无措的指挥家淡淡道:“我是来救你的……”说完手上狠狠一动,左右开弓将俩人撂倒,“你知道这栋楼有什么员工出口或者暗门吗?能让我们跑掉的”她的口气带上了一点调笑,







       指挥家换上一脸严肃,他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狐疑的看着女人:“暗门倒是有,不过你们都是什么人!说不清楚我绝不会和你们走!”







      Shaw翻个白眼,转身往前走,警惕的看着任何一个拐点:“解释一向不是我长项,但是我能告诉你,你不跑,就得死!还需要连累我!所以赶紧告诉我,你过来的时候哪里穿西装的人比较少!”







       指挥家看了一眼地上俩个昏迷的人影,追上去:“我需要知道为什么!但是如果有人要追杀你看在你把我从这种被威胁的尴尬局面里解救出来,我能告诉你我过来的路上已经都是这样的西装家伙了!我居然以为是粉丝!”








       Shaw瞥了他一眼:“所以暗门是耍我呢?”指挥家不置可否耸耸肩:“我只是觉得需要适当幽默!”特工微微勾唇,点点头:“谢谢,现在你在我面前挂了我一点压力都没有了!这边……”








      “嘿,你要是想出去不是应该趁乱从一楼大厅的观众席中过去吗?往三楼去什么意思?”指挥家看不懂她的指挥,便停下脚步,








       Shaw回头看他一眼,然后也停下来了侧脸看看走廊尽头摊摊手:“嘿,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你这样的人,你没有能力,但是却想知道所有的事情!你根本没有接触那些东西的能力,你就应该老老实实当一个普通人,不应该天真的以为,我不是不能,我可以改变,可以努力……其实到头来,你改变不了任何事,你还是没有能力,然后还得害死其他人!”







       她知道自己将自己置于摄像头下和这个前后长廊中间的行为是有多么愚蠢,但是她却偏偏狠透了这股愚蠢的原意识,却又不得不告诉自己,清醒一点吧,做回你自己!







       在她和Turing或是Root的感情中,她只学会了这一件事,那就是她和这个该死的,固执的,逊到爆的,不知好歹的指挥家一样是个不愿意承认自己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命运的loser!









      她看着这个毫不知觉自己将会步入坟墓的愚蠢指挥家,她笑,就好像眼睁睁看着自己从一开始对Turing的抗拒到对这份感情的投降……你特么根本没有感情这种东西,还在挣扎什么?你生来就被赋予这种超脱情感的天赋,你注定冷血,那为什么要和丧家犬一样追逐着天生被剥夺的东西?冷血,毫无感情,反社会,这些曾经对她来说是夸奖的词,是荣耀的词,现在勒得她喘不过气!







      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你从哪里拿过来给她?从哪里?……









       “你知道,如果没有能力,没有资本,你凭什么……以为自己有资格去找到真相?你注定腐朽在世界!就特么别拖着人给你陪葬!”她把子弹上膛拉开保险遥指号码,眼底的空洞和不正常的冷漠带着压抑的汹涌的杀意,








       指挥家吓得一跳往后退了几步,惊恐的看着上一秒好好的,这一秒拿枪对着自己的带面罩的女人,额上冷汗直冒。




   














        而反观Turing和Reese这边,却是不一样的温馨氛围。







        出了餐厅的瞬间,冷风让Turing不禁颤了颤,Reese收紧手臂搂着她往车上走,







       “我们去音乐厅?”女人呼出的细小气流带着淡淡酒气,混着她身上的馨香倒是出奇的有股催情的效果,Reese难得走神的想,Shaw的想法是对的,把她一个人丢餐厅搞不好就会像柔软的小羊羔被觊觎她美色的狼们生吞活剥了!







       他低头对上女人水汽缥缈的棕眸,她颊边泛起的粉红暧昧异常,啧,非礼勿视,他可不能在Shaw拼命的时候对着这个女人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不,我们得送你回家!”









       回家?!








       Turing脚下踉跄一下,Reese只好抱紧她,换来她微微扯住他衣领,有些异常的笑:“不行,你现在送我回去,肯定得出事!”







       成年女人的直觉,如果让这个人送现在的自己回家,那么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何况现在她脑子不怎么能顺利跟上自己的想法……







       Reese微微收紧手臂,将她开始异常发烫的身体拥紧,知道她现在在担心什么,事实上,有些微醉的Turing诚实直接的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以为这女人会比Root更加会隐藏自己,一直维持她表面上这幅完美过头的模样呢!不过,如此直接的表达出不可能说出口的担心,也让Reese有些好笑:“不,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在你这种状态下做出什么事情来!我只是想把你安全的送回家!”







       领口一紧,Turing抬起精致美好的脸蛋儿,那双盛着满天星辰的漂亮眼睛里竟然没有想象中微醉的混沌,依旧清澈,清澈的让人驻足心疼,“不是你会做什么……不是你!”她微微皱起眉头,眼底的星辰镜像开始破碎,化成波痕荡开,然后她错开眼睛,有些狼狈闭上双眸,是她会做出什么来!








        她的黑暗让她措手不及,让她在愧疚和恨中被撕裂拉扯,她疼的扯紧男人的衣领,疼的必须用尽全身力气止住酸涩的泪水从眼底涌出……她压抑了一个晚上的情绪在黑暗的保护下肆无忌惮涌现,她甚至知道自己答应John出来吃饭等等一系列活动的原因出自什么,只是她不敢面对,





        她害怕终有一天,她必须像她那些病人一样将柔软的腹部交给自己,任自己用那些该死的专业态度冰冷的解剖开她藏的足够深的,腐烂的黑暗!——她期待和John发生什么!









       无论是出于对自己身份自暴自弃的自我怜悯与自我厌恶,还是对Shaw分不清自己还是Root的心碎,或是她自私丑陋的希望Shaw感受到被背叛的怨恨绝望,她一直放任着自己进行着一切,直到她意识到,这对所有人都不公平!








       她不能,用这种手段俩败俱伤的伤害她还爱着的人,更不能这样伤害无辜的John!这样的行为丑恶而让她害怕!







        恨与妒忌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它们甚至无情的将她推向原罪的深渊……






       但是她渴望着这种破碎,这种会坠入万丈深渊不复翻身的下场,人类的劣根性在感情这种事情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她微微站直身体,推开Reese,离开男人宽阔温暖的胸膛让她瑟缩一下,然后她用双臂将自己环起来轻轻说:“对不起!”






       这一句轻叹包含了多少精疲力竭,多少

认命的绝望,多少对自己的失望……








       Reese敏锐的捕捉到她上一句没有说完的话里的意思,他沉默一下,耳机里轻轻的电流声音和这个女人消瘦得可怜的背影逼着他终于在焦急和愧疚中投降!








      “fine!”他投降了,上前拉过女人,“我想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谈谈!上车!”




 




        然后他按按耳机:“Finch?你在吗?”




        “额,我并不是故意沉默听你们交谈,我只是觉得暂时插不进话……”




        Reese无奈:“我会以最快的速度送Turing回家,然后赶去支援,但是她的安全……”





        “我已经打电话给Detective.Fusco让他开着你的装备车在Ms.Turing公寓前面等着了!你们可以从哪里接手!……还有,请尽快!”




        Reese看了一眼乖乖坐进副驾驶的Turing“我会的!”










     

       “我会告诉你现在的状况,但是你不能慌,我答应你一切都会变好的!”他发动车子,车子在几乎极限的速度中飞驰而出,Turing在副驾驶上缩了缩,敏锐的嗅到了不安,她没有试图开口询问为什么他现在还需要耳机,她也没有试图揣测那个人有没有在耳机那边听见什么,她觉得这一瞬间有些奇怪,她似乎流失了力气安安静静等着什么宣告。








       “Shaw在音乐厅被埋伏,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去救她……”










        Turing听见胸口滞闷的呼吸声,她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是从男人的口气和神情中意识到事情很严重……至于严重到什么程度……她苍白的指节因为握紧身上男人的外套显得有些灰青色,外套上男人的温度已经流逝的差不多了,有一些冷意袭上身体。








       而Reese还准备说什么安慰这个突然安静过分的女人,耳机里嘶嘶啦啦的传来Shaw久违的呼吸声,不过……伴随着剧烈的不平稳的喘息还有非常近传来的清晰枪声!











    

        事实上,Shaw现在的处境不仅比他说的严重,还要严重许多!











——————————不!虐!——————————




        我真没打算虐!看我真诚脸!记得连着看……我都被自己难产程度逼疯了!




    




         看字数告诉我,我是不是良心po!




     

         大声告诉我!!!我听不见!!!听不见!!!不见!!!见!!!(๑• . •๑)



评论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