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在一起之前

egg:

她有多久沒見到Root了?有半年了吧?看了牆上的月曆,Shaw知道正確來說應該是六個月又七天。不是她想念那人每天數日子,是最後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就是他們打敗Samaritan的那天,剛好是新年夜。對大家來說都是象徵新的開始的一天。然後隔天,也就是新年的那天,就再也沒看到那個瘋女人了,連一點消息都沒聽到。如果不是打敗那天有看到Root,她大概會以為她早掛了。原本以為只是消失個幾天,不久又會出現惱人的曖昧,誰知道到現在都不見


〝如果妳吃空氣就飽的話,這個我要收走了喔〞


翻了白眼〝我有說不吃嗎?〞Shaw瞪著剛剛發出聲音的女人,抓住了差點被拿走的盤子,叉子用力的捲起義大利麵〝沒事的話妳可以滾去學校耗時間,Mahoney〞


說什麼Mahoney這麼有天賦如果再被有心人利用不好,也順便保護以防被未除乾淨的Decima人傷害,畢竟當初要不是Mahoney反過來幫他們,這場戰爭不知道還要多久。Shaw覺得自己當初一定是瘋了,才會答應Finch讓Claire Mahoney住進她家。不是說她討厭Mahoney,說實在的,像Mahoney那麼聰明的人其實很好溝通,相處起來不會很難。只不過那個髮色、優越和極度善於分析的頭腦以及對於認定想要的東西不達到不罷休的個性,都讓Shaw偶爾會不由自主的感到煩躁


〝妳不會真的以為我還需要去學校吧?〞Mahoney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帶著一抹Shaw沒察覺到的竊笑


對、還有那自己為是的死個性,跟以前的瘋子簡直是如出一轍!Shaw發洩性的用叉子發出更大的聲響,直到電話鈴聲打斷她的思緒


〝Finch,我看有任何威脅Mahoney的人出現前,你已經可以先替我收屍了〞


〝發生什麼事了,Sameen?〞


Shaw有些煩躁的弄了弄頭髮〝沒事,有號碼出現了嗎?〞最近號碼少得可憐,才讓她有這麼多時間煩


〝因為Ms. Groves的犧牲........〞


〝等等Finch,你說Root犧牲什麼〞聽到Root犧牲,Shaw有些錯愕。從他們有新身分到擊敗Samaritan後,她已經記不清楚那傢伙有多少次想以自己換取大家性命的行為出現了。只不過現在一切都結束了她就不懂了那人為什麼會犧牲


〝放鬆Shaw〞


Reese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電話中讓Shaw愣了一下〝Reese你怎麼在那邊〞


〝Shaw,妳看到的位置是假的。安裝在我們身上的追蹤器,不久前早就被Root找出來了,她真了解妳,不是嗎?〞Reese有些玩味的說著


Shaw有些吃驚〝你說Root她?不對,剛剛Finch說她犧牲了是怎麼回事〞重點不是誰找出了追蹤器,而是她剛剛聽到了犧牲這兩個字


〝所以說,放輕鬆,Shaw,她很好,還活著我保證,不過再這樣下去我就不知道了〞


瞇起了雙眼,Shaw的手更加緊握著手機〝說清楚〞


〝Mr. Reese,我明白你想要在被Sameen裝追蹤器的事件上扳回一成,但請先讓我解釋〞


她可以感覺到Finch想要和Reese拿回講話的權利。這讓Shaw不自主的翻了白眼,有些失去耐性〝Just get to the point, Finch〞


〝Ms. Groves她在我們結束與Samaritan的戰爭時,便自己去處理政府沒辦法處理的relevant的號碼〞


嘖,政府這麼多人還處理不了真是廢物,Shaw心想


〝而在不需要處理relevant號碼時,她自己擴大irrelevant號碼範圍,偶爾又從我們這邊拿了號碼〞


Shaw有些不可置信她所聽到的〝那女人是瘋了嗎?這樣是為了什麼〞然後她想起難怪偶爾總會有段時間沒號碼出現,這樣一切都合理了


嘆了一口氣,Finch解釋著〝根據Ms.Groves的說法,to keep her mind occupied〞


〝蛤?什麼意思,等等,你們一直有聯絡?〞


〝嚴格說起來,是她連絡我們〞Finch清理了喉嚨一下〝然後我想說的是,Ms. Groves在這陣子亂來中受傷了,大概是精神不濟,所以我想請妳去看看她,因為她好像不願意去醫院,只想休養幾天就繼續處理號碼〞


〝嘖,為什麼我就要去看她,她想死我還不成全她〞


〝基於Ms. Groves不想去醫院,而妳又有豐富的醫學知識,我認為這很剛好〞


〝剛好個屁〞Shaw連電話也不切斷,直接就摔到地上


 




Shaw拿著自己特製的急救箱,站在位於市中心一個還算不錯的公寓門口。她都不知道自己在這邊幹什麼。她是根據放在Root身上的追蹤器顯示的位置找到這邊的,但說真的,她完全不曉得這次會看到誰。本來她就放了追蹤器在身邊的人身上,Reese、Finch、Fusco或是Bear都有,雖然她並不會真的監視他們,但這對當時因為Samaritan而被迫以新身分活著的她來說,有一種可以確定大家都活著的作用。對於放上去的手段和位置她很有自信,就算她曾經告訴Finch,他也沒找出來。


第一次發現失敗是在Root身上。在為了救Simon Lee而失蹤的Root,不知道是生是死,連Finch當時也不知道Root的下落,只當她是犧牲了。那時她才想起了她也在Root身上放了追蹤器。只不過當她到追蹤器的所在地時,她只看到了一個中年發福的男子,反覆看了兩次才知道Root早就知道追蹤器的存在了,也找出來放在別人身上。之後見到面時,Shaw沒說什麼,只是又放了一個新的上去,不過不久之後又被發現,然後就這樣反覆,她永遠不知道Root是怎麼知道的。


Shaw嘆了一口氣,她覺得就算在那邊想也無濟於事,趁管理員沒注意時溜進了公寓裡,憑著追蹤器顯示的位置,她走到了一個不起眼的房門前。輕鬆的撬開了門,她躡手躡腳的走進屋裡,有些驚訝房間裡床上躺的人真的是Root。那人的傷口不算多,但都頗嚴重,如果不是看到胸口微微起伏,Shaw會以為那人已經變屍體了。不禁眉頭深鎖,開始動手在幾個她覺得比較需要緊急處理的地方,從急救箱裡拿出她認為Root會用到的東西,放在床邊的小桌子上,看了床上那人一陣子,Shaw決定把整箱都留下,然後離開





門一關,Root睜開了雙眼,輕嘆一口氣,露出苦笑



 


〝Root怎麼樣了?〞


一開門就聽到Mahoney的問話,Shaw翻了白眼〝誰跟妳說我去找她〞


Mahoney靠在門邊〝她受重傷妳還不去看她,真無情阿〞


〝誰說她受傷我就一定要去找她〞看到Mahoney,Shaw不自主的又煩躁起來〝自己不去醫院死了怪誰?〞


沒有回話,Mahoney只是皺著眉頭看著Shaw


〝等等〞Shaw走了幾步覺得不對勁,回頭看Mahoney〝妳怎麼知道她受傷,妳和她有在連絡?〞


Mahoney瞇起眼睛看了Shaw幾秒,像想到了什麼,噗滋的笑了出來


〝笑什麼〞Shaw覺得她想把眼前的人痛打一頓


像似感受到Shaw的怒氣,Mahoney聳聳肩〝出門前那麼大聲的談話,我想我應該還沒到耳背的年紀才是〞


Shaw不想相信那人所說的,再次轉身回房間,默默在心裡決定要調查一下


〝對了〞


身後傳來聲音,使得Shaw停下了腳步


〝不要妄想在我身上放追蹤器什麼的,妳曉得我會發現的〞


Shaw瞪大雙眼回頭看,只見Mahoney已經進門,氣得她走回自己房間,用力摔上房門





在處理完號碼,算了算上次藥箱裡的數量後,幾天後的晚上Shaw再次的出現在Root的公寓裡。她知道這個時間應該是那人的睡覺時間,考慮到那人的情形,除了新的醫藥箱外還帶了一些糧食。Root還是沉睡樣,Shaw仔細的檢察傷口恢復狀況以及有無發炎後,猶豫了一下,她開口〝妳現在又再扮誰?這麼安靜,真嚇到我了〞過了幾秒都沒有從床上那人得到任何回應,Shaw撇了撇嘴,很快就離開那裏。


回到家Shaw覺得Root很不對勁。半年來完全沒有連絡自己,其實原本她不認為這有什麼,反正那人重頭到尾只會講一些曖昧的話。但現在發覺自己好像是唯一一個沒被接觸的,Shaw莫名的覺得煩躁了起來。隨手搔了頭髮,眼光瞄到床頭燈上掛著的Order of Lenin medal,她想到了Gen,那個說她音量小的小女孩。說真的她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小女孩會那樣說,也不知道為什麼她要把那個給自己,那對她來說應該很重要。不過,她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一直留著,即便是之前她要以新身分活著的時候,自己也帶在身邊。看著獎牌,Shaw想到了那天的晚上,Root潛入她家電擊她。然後在那之後,她好像就越來越忘不了那個瘋女人


 


當Sameen Shaw第三次出現在Root的公寓時,那裏已經沒有人住的跡象了。她一愣,拿出手機跟著追蹤器顯示的位置,她來到了廣場,而這次找到的是年輕的女性。發現追蹤器又被移位的Shaw氣的用力的把急救箱摔到地上。巨大的聲響引起四周人的注目,但她管不著。Shaw知道Root一直是醒著。從第一次她就知道,她不想拆穿,即使Root讓自己問話沒有得到回應,像個白癡一樣,也沒戳破。因為她想Root一定有她的理由。但沒想到盼到的回應,卻又是一次無聲無息的離開。這算什麼,她想。


 


她受夠了,她不想再管那女人了,管她是生或是死,都不關她的事了。需要自己時就找的到她,要不然連個影子都看不到嗎?Shaw想到這裡,用力的把家門關起來,開了燈,才注意到家裡只有她一人。不是很在意Mahoney在家與否,Shaw把剛買回來的外帶牛排和酒隨意放在桌上,拿起刀叉準備吃東西洩恨。


吃了幾口牛排,發現心情沒有因此好轉,開了Vodka灌了幾口。


Mahoney回到家就看到Shaw在灌酒,一看就知道她心情不好。不,還沒回到家她就知道眼前的人在生氣。〝妳知道嗎?You are just acting like kids〞


〝什麼?妳說我?〞本來就心情不好的Shaw,聽到這話更是手握緊了酒瓶顯示她的怒氣


〝No, both of you〞


皺起眉,Shaw瞪著剛進門的人〝Both?Who else?〞


〝還有誰?〞Mahoney翻了個白眼〝Root,妳們兩個根本一樣笨〞


〝妳說什麼!別把我跟那女人相提並論,Mahoney〞


Mahoney嘆了一口氣,她就不懂,一個是卓越的天才,一個是文武雙全的前ISA特工,好好的怎麼會因為感情的事而變得像另一個人似的。好吧,其中一個常生氣不是罕見的事就是了。她就乾脆好人做到底。走到餐桌前,在Shaw的對面坐下,伸手想捏點牛排的配菜,手卻被拍掉〝Fine,妳不是想知道我有沒有跟Root聯絡嗎?現在我就........〞


〝我現在沒興趣知道這些〞


〝喔?〞Mahoney挑眉〝那表示妳之前是對她的行蹤很感興趣囉?〞


〝Mahoney〞Shaw抓起眼前一直在挑釁她的人的衣領〝妳不要一直踩我底線,要不然等等妳會感到很抱歉〞


完全無懼面前人的憤怒〝所以說,她是妳的底線?那麼在乎她為什麼不說出來〞


Shaw僵了一下,抓住衣服的手有點鬆開。她知道Mahoney是故意扭曲她底線這兩個字的意思,不過讓她愣住是因為反應到在乎這件事上。她從來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向來都是Root主動找自己,反而沒有想過Root的心情。被眼前的人一鬧,倒是讓她突然意識到了這個問題。Root在乎自己,超過了一般友誼,也超出了自己想像


 


〝覺得我很好溝通或好相處嗎?〞一陣安靜後Mahoney出聲


〝什麼?〞Shaw不知道為什麼話題會突然轉到這邊


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Mahoney順手捏起配菜吃〝如果我說是因為Root,我才知道怎麼和妳相處呢?〞


〝她說的?〞Shaw瞇起雙眼,還有些沒辦法從剛剛的認知中恢復,也懶的理會眼前人偷吃的行為


〝Well,not directly〞聳聳肩〝聽她談起妳時,就知道怎麼和妳相處了,她很懂妳〞


Shaw看向Mahoney,她覺得今天晚上有太多事情、太多突如其來的認知,讓她有些措手不及。那些感覺,是她以前沒有感受過的,一時之間有點難消化


〝也很珍惜妳〞


 


 


紐約六月的天氣早上雖是悶熱的,但到了晚上就有些風。雖然早先中槍的左腳還有些隱隱作痛,不過對於喝了點小酒,穿了皮長袖外套的Root來說,整體來說還算很舒服的。特地選在沒有攝影機的公園裡走走,此刻她不希望有任何人或機器的聲音打擾。只不過一想到了Shaw,她心裡就沒辦法像她所希望的那樣享受了。


對於Shaw,開始時只是欣賞,不過只要是讀過那人檔案的話,任誰都會欣賞吧。最初,只是覺得鬧她很好玩,只是想看看在那沒有情感的臉中,會不會有不一樣的模樣。越跟那人相處,就越是能發現Shaw特有的關心方式。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對Shaw曖昧的語氣,都只是為了隱藏自己最真實想說的話。每句想我了嗎,其實都是她真正的想說的,只是故意用輕浮的語氣包裝它,希望對方不會發現。


Root輕嘆了一口氣,任由風將長髮吹亂。她太瞭解Shaw了,瞭解到什麼時候放追蹤器,和在哪裡都知道。如果仔細聆聽的話,會知道那人是個溫柔的人。以前HR的人抓住Fusco和他的孩子,Shaw在兩者之間選擇孩子,因為她知道那才是Fusco真正想要的。而即便自己綁架她,下藥,在受傷時,那人還是認真的檢察傷口。在自己準備去安裝希望種子時,Shaw聽出了自己的不安,趕來搭救自己。如果不是那人除了必要才有關心,她幾乎以為自己是特別的


所以她明白就算對方不喜歡自己,也不會真的說什麼。說她膽小也罷,懦弱也好,但她不想看到那時的情景,不希望看到明明有什麼卻還要一副沒什麼的繼續相處著。現在既然已經藏不住了,那就乾脆避不見面,這樣也不會有被發現的機會。她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持距離,只通過與Mahoney聊天,瞭解那人的近況。只有這次受傷時,很想看到那個人,很想感受到那人認真為自己查看傷口的樣子。都說受傷時特別脆弱,大概就是這樣吧。


 


〝先前是右腳,現在左腳受傷,加上以前的雙肩,再集一個頭部,恭喜妳,可以成功投胎換個新生命了〞


聽到背後傳來的聲音,讓Root整個人僵直在那邊


 


Root不知道Shaw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裡,正想著機器怎麼沒有說起時,才發現是自己故意選了機器看不到的地方散步。她緩緩轉過身,努力擠出和從前一樣的笑容


〝怎麼?Samaritan的後遺症嗎?假扮太多人,然後最後,連自己都不像了嗎?〞Shaw說著,然後一拳揮過去,正中Root的左臉頰


Root不知道她該稱讚Shaw力道剛好還是怎樣,這一拳用力到讓她眼前發黑,卻又不至於昏過去


抓著Root的衣服不讓她跌倒在地上,Shaw用著不溫柔的力道就親下去


不太確定Shaw為什麼出手打自己,也不知道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但她還是隨著自己的慾望附和著那人的吻


〝其實妳也沒多瞭解我嘛〞分開的時候Shaw說著〝雖然我自己也沒多瞭解就是了〞


〝什麼?〞後面幾個字太含糊,Root沒辦法聽清楚


〝沒事〞Shaw示意讓Root坐下,自己則半跪在Root前面,檢察她的左腳。她記得剛剛有看到這人的腳還是有不舒服的樣子


看著Shaw仔細的觀察自己受傷的腳,她忍不住喊出口〝Sameen〞


〝嗯?〞好久沒聽到Root這樣叫自己,Shaw頓了一下,然後發現自己好懷念


〝我喜歡妳扮醫生的樣子〞


翻了一個白眼〝這句妳說過了,不能換句台詞嗎?〞


〝妳還期待些什麼嗎?〞


Shaw抬起頭沒有說話,瞪了眼前的人,然後故意在傷口處用力按一下,看到那人吃痛的表情,她滿意的低下頭繼續看她其他的傷口


看到這樣的Shaw,Root忍不住輕笑,但很快的又收起了笑臉。這個前ER醫生的態度太曖昧不清了,好像對誰都可以有這份溫柔。她想賭一次,一直避不見面的逃跑不是她的風格〝我是認真的,一直都是〞


〝什麼意思〞聽出Root語氣中的認真,Shaw看了看檢查差不多的傷口,起身坐到Root旁邊


〝這時候的妳眼中只關心著我〞以前這種話都是用曖昧的語氣,玩笑的方式帶過,現在這麼認真的把心裡話說出來,Root其實有些不好意思,手不自主的把玩著頭髮


Shaw看著Root想要張口說些什麼


〝咳.. 咳.....不好意思打擾兩位〞


Mahoney的聲音突然從Shaw上衣的口袋傳來,讓兩人都嚇了一跳


〝雖然我是湊成兩位在一起的主謀,竊聽器也是我以防萬一裝上去的,但剛洗完澡回房間時就聽到這些話,還真是不太....〞


手機的那頭話還沒說完,Shaw就把Mahoney的手機摔爛在地上


將身體往椅背靠去〝這樣弄壞Claire的手機好嗎?〞雖然這樣問著,但Root看起來一點也沒有擔心的樣子


Shaw聳聳肩〝管她的〞


〝妳不知道竊聽器的存在?〞


〝知道我還留著幹嘛?〞翻了白眼〝她給我的時候只說這會找到妳,沒說她房間還有竊聽器〞


兩人突然陷入一陣安靜,剛才氣氛正好時被打斷,現在反而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看著地上的手機殘骸〝真神奇我竟然沒有發現,明明妳放的我一下就知道了〞除非有心事,Root一般不喜歡這種安靜的氣氛


Shaw沒有接話,只是順著Root的話看向地上。停頓了一下,轉頭看向旁邊的女人〝如果以後因為那個爛理由而死的話,等我找到妳屍體時,我一樣給妳一拳〞


Root皺起眉頭〝蛤?〞一點也聽不懂這突如其來的話題


〝什麼Keep your mind occupied〞


看著Shaw〝妳知道為什麼嗎?〞隱約覺得Shaw知道自己對她的感覺,Root希望今晚就把話說清楚


Shaw看著問話的那人好一段時間,很不自然的轉開臉〝咳〞清了一下喉嚨〝既然妳剛剛覺得弄壞Mahoney手機不好,等等跟我回去妳跟她說〞


不是很滿意故意轉開話題的那人,Root挑起了一邊眉毛〝那晚上跟妳睡嗎?〞


翻了白眼〝隨便妳要不要跟來,我要回家了〞Shaw起身直接要走,沒有一絲猶豫


Root看著離去的那人,想到了什麼,跟著起身快速走到Shaw身邊抓住她的手


〝Wha..!?〞還來不及說完話,Shaw就被吻住了。沒有推開,手則是很自然的輕扶著在Root的腰兩側


Root結束吻的時候很是滿意〝承認吧!妳喜歡我〞


〝妳處理號碼時真的傷到了頭了嗎〞


往前走了幾步,Root又轉過身面對Shaw〝從前一夜情的時候不喜歡接吻吧?〞


皺起眉,Shaw不知道眼前的人問這麼做什麼〝是不喜歡〞頓了一下〝問這幹嘛?〞


聽到答案,Root笑得更甜了〝既然妳不願意承認,我只好自己找答案了〞


Shaw翻了不知道第幾次的白眼〝有那麼重要嗎?〞伸手抓住Root,快速把她拉到內側,然後瞪了一眼那人。兩個玩滑板的男孩從旁邊蛇行通過


看到經過的人,Root又笑了〝It matters when you really care〞




(完)

评论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