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在一起之前 2 part 4

egg:

想到某人無奈的臉讓Root在雙唇一碰在一起的瞬間就不小心笑出來



因為笑而呼出的氣全都噴灑到她的唇上,翻了一個白眼,Shaw左手撫上Root的右耳旁,將人拉近些,加深這個吻。她好像又聽到了什麼聲音,而從唇上傳來的觸感也好像感覺到那女人還在笑,但Shaw不想理會太多,她有些訝異,一個多月的不見,再次觸碰到這女人,竟讓自己有想要得到更多的衝動



〝妳的主動一直是這麼熱情嗎?Sameen〞



〝剛剛明明就是妳耍詐〞Shaw反駁著



露出一副我就知道妳的臉〝妳自己看看後面〞Root真的覺得自己太瞭解Sameen Shaw這個人了



一回頭看,Shaw才發現原本推著自己的床頭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調回原位了。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是剛才聲音的原因,瞪著一臉得意的Root,拿起早先未吃完的蘋果用力咬了一大口並用力的咀嚼,好像把那蘋果當作是那人似的



看出Shaw發洩的企圖〝好吃嗎?我的蘋果〞



〝不怎麼樣,不過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看著剛才問話的人〝還有,聽說這是Daizo買給我的〞



故意無視Shaw後面的話〝那句俚語不正確吧〞



Shaw挑了一邊眉,不解的看著Root,然後將吃了許久的水果丟進垃圾桶,順手拿了張衛生紙擦了擦嘴與手



身體再次靠近Shaw,Root輕聲的說出口〝某人並沒有因此遠離不是嗎?〞



看著靠自己頗近的女人,Shaw也將身體往前傾,雙眼直直的對著離自己只有幾公分的Root的眼睛,凝視著幾秒。翻了白眼,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誰說我靠近了〞拿起和護士鈴合二為一的遙控器,打開從進來這邊病房後還未被開啟的電視



Root只是微笑看著床上人的幼稚行為,將頭靠著床的圍欄上沒說話,享受久違的重逢




 


Shaw出院的時候是一大清早,老實說要不是在醫院沒事做,她還真想留在那邊多睡點。撐著拐杖到指定的位置,意外的看到只有Mahoney來接自己。她以為本來要留下來過夜卻被自己趕走的Root會迫不及待的來接,然後不會放過任何可以扶著自己的機會



〝她說不太舒服〞像似看透Shaw內心在想些什麼,Mahoney竊笑〝上車吧〞



皺起眉頭,然後在聽到Mahoney的話隨即翻個白眼,Shaw撐著拐杖往副駕駛座走去



 


對於住的地方是豪宅還是好窄,Sameen Shaw絕對不是個對此會有所開心或抱怨的人,但此時此刻她真的很感謝當初幫她安排這個新家的Root。要是她還住在躲在Samaritan時的那個位於五樓沒有電梯,樓梯可以踩的位置又小的可以的老舊公寓裡,現在大概翻白眼翻到死吧



回到房間,Shaw看到早先帶到俄羅斯的行李已經在自己被送去醫院時送回房間了,打算洗個澡睡個覺醒來再去處理。打開了衣櫃,隨手拿了一件黑色衣褲準備進浴室。身後傳來的細微聲響讓Shaw警覺得轉過身,發現Root躺在自己的床上。撐著拐杖迅速到床旁邊,稍微彎下身觀察了一下床上的人,注意到女人熟睡著,Shaw拿起柺杖戳了戳那人的屁股



Root不舒服的撥開企圖打擾睡眠的東西



〝喂!幹嘛睡我床上〞看到睡著的人還是沒什麼反應,Shaw決定出聲。而像似玩上癮了,再次用拐杖四處戳。Root的一個翻身讓肚子露了出來,也讓Shaw猛然想起眼前的人是有身孕的,稍微把被自己不正當使用的柺杖換了一個方向,把兩個拐杖當夾子把棉被夾起蓋好在那人的肚子上。看著Root的臉幾秒,Shaw將棉被再往上拉了點,直到蓋住睡覺人的整個頭,然後得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一陣子後,滿意的轉身去洗澡



即使是洗完澡出來,床上那人看起來像是換了姿勢,但綿被還是蓋著那顆頭。翻了白眼,搖了搖頭,Shaw鑽進一個月來久違的床



剛閉上眼睛沒多久,Shaw就感覺到一手一腳往自己身上攀,抓住那人的手,阻止Root的企圖〝醒來了幹嘛還霸占我的床〞



〝我也想妳〞沒有逼得太緊,Root收回了往Shaw那邊伸去的手腳,張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人〝還有剛剛是拿柺杖戳我嗎?〞



Shaw沒有回答Root的問題,只是挑起眉毛看著旁邊的人幾秒,然後一臉嫌棄〝妳該不會每天晚上都跑來我這睡吧〞



〝我想某人應該會覺得不被尊重如果我把衣服都搬過來吧〞Root給了Shaw一個微笑



輕哼了一聲,Shaw將原本面對Root的臉轉回另一邊



〝Sameen〞



〝幹嘛〞Shaw有些不耐煩的再次轉頭看著出聲的女人



〝歡迎回家〞



稍微愣住了一下,Shaw記得她的母親也曾經這樣對她的父親說過。雖然不常提起,但她對父母親的記憶幾乎都記得,父母親的相處模式也是記得一清二楚。當時覺得無謂的問候和招呼即便是後來有人對自己說過,也是覺得沒意義,但現在聽到Root對自己說起,她突然覺得有些從未感受過的感覺在滋生,她不知道當時父親在聽到這句話時,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覺。眨了眨雙眼,Shaw看著眼前的人,慣性的翻了白眼〝妳是要把我吵死還是要睡覺〞稍稍挪動一下身體,伸手將已經Root縮回手腳拉回自己的身上,自己則抱著那人。她一向覺得相擁而睡是件很麻煩且沒意義的事,她不懂為什麼那女人喜歡這樣睡,但她說不清自己為什麼現在會因為Root喜歡而這麼做


 




當Shaw再次睜開雙眼時發現懷中的人還在睡,不知道為什麼她想到了那人的肚子。記得了前幾次Root假睡的教訓,她決定小心一點。Shaw偷偷摸了Root的脈搏想看這人有沒有裝睡,正常來說睡覺時會比較慢,手在放上去的同時Shaw就覺得自己有些幼稚,猶豫了幾秒,她放棄觀察這人裝睡與否。雖然一般來說七週外觀還不會看得出來,但也有例外,她想兩個女人能生已經很不可思議了,就算再有什麼不平常的事情發生她也不會覺得奇怪。緩緩的把手放在女人微凸的肚子上,感受到肚子隨著呼吸上下浮動,還是不太能相信裡面有著自己的孩子,再看著Root的臉龐,她知道這女人長得很好看,只是平常都因為她的瘋言瘋語而忽略了長相,Shaw沒發現此時自己嘴角在緩緩上揚








----------------純屬惡搞NG小劇場------------------


雖然一般來說七週外觀還不會看得出來,但也有例外,她想兩個女人能生已經很不可思議了,就算再有什麼不平常的事情發生她也不會覺得奇怪。緩緩的把手放在女人微凸的肚子上,感受到肚子隨著呼吸上下浮動,還是不太能相信裡面有著自己的孩子,忍不住問道〝Root這微凸是孩子還是妳的小肚子〞


〝#&*%#$*&%@〞





评论

热度(111)

  1. JFMegg 转载了此文字
  2. 孩儿eg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