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在一起之前 2 part 5

egg:



都說孕婦嗜睡Shaw總算是見識到了。雖然以前在醫學院時就有稍微學到,但因為不是專攻的位置,在當住院醫師時也就沒碰過什麼臨床經驗,所以一直覺得很難以置信為什麼會變得那麼愛睡。現在有個孕婦活生生的在眼前展現給妳看,讓她不得不相信真的會有這樣的改變。Shaw發現這陣子早上起來,Root絕對還在睡,即便會因為自己起床而被弄醒,但很快又睡回去。通常過中午自己復健完回來才會看到那一臉睡眼惺忪的人從房裡出來,吃完午餐就會回她自己的家,到了晚上睡覺時間又會準時出現,然後在自己睡著前就可以感覺到那人已經入睡了





〝我說.... 這樣好嗎?〞




塞了一塊肉到口中,Shaw抬頭看剛剛說話的人〝什麼〞




〝讓一個有身孕的人每天這樣來回好嗎?〞Mahoney有些擔心著現狀對懷孕的人不是很好,特地找了當事者不在的時候討論,尤其她覺得Root肚子裡又不是一般小孩而且肚子現在又大了許多,是否更應該格外小心




即使沒有說明是誰,Shaw也可以輕易知道Mahoney口中的人是誰〝那是她自己要的,沒人強迫她〞又切了一小塊肉塞入口




看著Shaw沒有想要繼續這個話題,Mahoney也安靜的吃起晚餐,畢竟那是她們兩個的事情,自己再怎麼說也沒有什麼資格要她們怎麼做。而且,瞄了一眼坐在前面的人,那傢伙也不像她口氣中那樣對Root那麼不在乎





 


過了該出現的時間女人遲遲沒現身讓Shaw覺得有異,在說完要去散步當做復健後,就出發往Root的家去,早先Mahoney說的話她不是沒想過,只是她總覺得這樣就掉入Root的陷阱裡,那女人一向詭計多端。不過想到最近那傢伙好像睡得不是很安穩,還有每晚來睡時臉色越來越不好,Shaw覺得要是真的被騙就算了。站在公寓的門口,她記得那女人曾經有說過在這邊,撥了撥電話




〝Hello?〞




〝...... Mahoney?〞等了許久接起來的竟然是那傢伙,嘖,自己去找Root的事她一點也不想讓電話那頭的人知道




〝Shaw?〞不小心噗滋笑出來〝的確也只有妳〞




發現Mahoney沒有好奇自己為什麼打電話給Root,Shaw有些放心,不過總覺得不太對〝什麼東西?〞




〝沒什麼,Root忘記手機了...〞




〝那沒事了〞Shaw迅速的掛掉電話,收進口袋。看著上鎖的門,嘆了一口氣,隨便找了鐵絲輕易的撬開門,撐著柺杖一拐一拐的進去房子裡,有些凌亂的客廳讓Shaw有些不太確定這裡是否真的是那人的家。她決定往房間移去,在經過浴室時聽到裡面發出了聲響,Shaw快速的往那裡過去




一開門就看到女人扶著洗手台作勢想吐的樣子〝喂!妳怎麼了〞




抽起一旁的衛生紙清理了一下,Root轉過來〝Sameen?妳怎麼來了〞




〝復健〞Shaw面無表情的舉起還需要拐杖支撐的腳




撐起虛弱的笑〝妳可以找到更好的藉口〞




Shaw皺起眉頭〝就說我本來就沒有要來這邊的意思〞




〝妳就承認你擔心我〞




翻了一個白眼〝平常給腦子的養分因為送去給小孩了,導致妳大腦罷工嗎?〞Shaw慣性的反駁著




換Root皺眉了,她知道小個子女人總是這樣嘴硬,以前就知道的,也該習慣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聽到很令人鬱悶且煩躁還有點心涼〝那妳可以回去了,我有點累了〞




如果說Shaw動怒時是如同暴風雨時的暴怒,那麼淺而易顯,那Root生氣時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那麼不易察覺




但Shaw看出來了,這人不開心。在Root經過時她抓住了那人的手臂〝咳... 妳今天不去我那邊?〞




看了Shaw的臉有一陣子,嘆了口氣〝不去了,以後也不會去,妳可以回去了〞再次驅趕那人,她覺得好累,沒有力氣也沒有心情跟另一個女人糾纏下去,那一個人不願意承認就隨便她。Root將手從另一人的手中抽起,頭也不回的離開浴室




有點弄不懂發生什麼事,平常她們也是這麼說話,怎麼Root就突然生氣了,Shaw用拐杖跟了過去〝有什麼話幹嘛不說出來〞




已經走到房間的Root聽到身後傳來的話不禁停了下來,轉過頭看著Shaw〝說出來會有什麼改變嗎?〞又看了那人幾秒,她有些疲憊拿起桌上的書,坐在床上看起書,完全無視房裡另一個人的存在




看著Root的舉動,她覺得眼前的人好不像自己認知中的人,Shaw愣了好一段時間,然後想到了以前有聽過懷孕的人會因為賀爾蒙的關係情緒會變得很不穩定。她想起了在ER當住院醫生的時候,在為數不多的假日中,偶爾會有孕婦因為懷孕所引起的高血壓進急診室的案子,那時因為自己領域不同,所以只有經過看到,當時陪著的男友先生或家人總是會在一旁安慰著情緒不穩的女人,她記得自己完全不能理解他們的互動,同時也覺得需要人哄的人很麻煩。




不知道為什麼Shaw腦中閃過當年被鎖在遺棄的地下鐵時,Root穿著熊的動物裝逗自己開心,也想起再更早以前女人為自己擔心而生氣的模樣,然後又記起了最近那人一直提起過的事情。急診室裡那些人的行為,好像也隱約能理解了。Shaw輕輕嘆了口氣,往床的位置移去,背對著那個人坐在床的一角,有些話她覺得不看著Root的話會比較容易說出來。雖然知道自己不是好脾氣,但她不知道為什麼這人總是特別輕易就可以挑起自己的神經,而現在任何會惹火自己的東西都必須被減少




偷瞄了床上另一個人一眼,那人無動於衷,既沒有因為自己靠過來而有所看向這邊,也沒有阻止自己的靠近,彷彿自己根本不在這邊。Shaw有點無奈,她知道Root固執起來跟自己有的比。有些不自然的清了清喉嚨〝妳想要的那些東西,我感覺不到〞Shaw其實有些挫折,她從來都感受不到那些愛或是悲傷的情緒,只有憤怒是她能理解的。她知道Root跟別人不太一樣,但就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也不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平常諷刺的話隨便都可以說出口,一旦要說出沒有任何包裝真正的想法,反而不知道該如何說出來〝妳知道我不擅長這些,我......〞






書本掉落的聲音打斷了本來就說不出來的話,Shaw回頭看原本持書的人,卻發現那人已經睡著了,她一愣,隨後馬上想起這時間早就過了Root平常睡覺的時間許久,翻了白眼,嘴角卻不禁上揚了點,搖了搖頭。將書放回桌上,Shaw打算將移動Root好讓她比較好睡。起過身小心的將女人抱起,懷中的人呼吸有些不穩讓Shaw輕易發現那人根本沒睡著,馬上明白過來這只是那人為了讓自己不用做不習慣的事而用的計。Shaw整個人僵直在那,跟Root相處時總是會有從未感受過的感覺出現,那些不知道如何解釋的感覺。抱著那人的手收緊了幾秒,然後在放下裝睡人的時候猶豫了一下,知道自己不會得到任何反應,還是決定往那人的耳朵靠去〝謝謝〞




想要讓這人一個人好好睡,Shaw再次起身準備要離開,衣服卻被勾住,低頭一看發現是Root的手指,嘴角再次因為理解女人的舉動上揚了些,她扶下身〝知道了,睡美人〞將燈光轉弱,Shaw躺在床上將Root抱入懷中睡覺





评论

热度(126)

  1. Wegg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eg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