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同人】那些年锤锤错过的图灵根26

emotion_断亦尘:





       我嗅到了脏脏的味道@( ̄- ̄)@




       yooooo……




     

        逼我po文的下场╮(╯▽╰)╭你们自己看着办@( ̄- ̄)@







————————————————————————












     对于Fusco来说,今天绝对是他人生,可以排的上前几的亲眼目睹身边戏剧性变化的场景之一,比如他现在尴尬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里放着无聊的深夜档肥皂剧,然而屋子的女主人那个漂亮优雅的女人却几乎可以用失魂落魄来形容的坐在沙发那头披着帅高个儿的外套缩成一团,看上去瘦弱的快要陷入沙发里再也看不见一样……




    




      造孽哦……Fusco走神的想,他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单独在她家呆一晚上,嗯,可惜这一天真的来了,女人却是他帮朋友守着的,朋友的!至于是哪个朋友的,他自己现在也挺混乱……





     “吭……我怎么觉得,你们现在的关系我看不懂?你和帅高个儿为什么会约会?Shaw知道吗?”他还是没有忍住,打破了平静,




      突然的声响害得女人猛然一顿,僵直了背部像被吓到的小动物,在她意识到是屋子里另一个人说话后,又缓缓放松将自己陷回沙发里,




      “我没有,和John约会……那不是……”她走神的说,然后似乎也说服不了自己,便匆匆结束了苍白的解释,陷入沉默。




       Fusco把遥控器丢下试图开口问清楚Turing到底对他俩个朋友什么态度的时候,腰部手机轻轻震动,几乎同时,Turing就好像整个人鲜活起来一样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腰间,眼里的期待和恐慌一览无余。




      Fusco抽出手机,发现只是一条短信,耸耸肩有些松了口气,然后扫了Turing一眼起身:“我就知道!”




      见他起身走向门口,Turing有些失措,颤着声音不知道他要干嘛的慌张:“Detective!”微微站起身看上去可怜极了,




       Fusco无奈回头:“我去给那家伙开门,她要见你不敢翻窗户……”然后拉开门,露出门口的人影。







       她身上还带着硝烟的气息,有些狼狈的撑着门框,发丝黏在消瘦坚毅的脸颊上,原本锋利慵懒的黑瞳温和的敛在浓密漂亮的睫毛下,看上去毫无杀伤力的抿抿唇,却不敢抬头看屋子里的女人。




      Fusco看见Turing完全定格住的身体,和脸上看不出神色的表情,果断出门顺手把门框上的人撞进去:“哥要回家了!天天给你们干苦差事……亏哥还担心过你!”顺手把门关上念念叨叨走出门,发现路边停着一辆眼熟的吉普,帅高个儿半倚在车门上,眼神温柔的看着门,






     啧……这幅深情又帅气的模样得杀多少女人,Fusco走过去一脸嫌弃:“我也不知道你们打算上演什么狗血剧情,但是能不能不把我拖进去!”




     Reese耸耸肩,收回目光微笑:“谁知道是什么狗血剧情,但是我们不会有家庭伦理剧的潜质……要搭车嘛Lionel?”




     嫌弃脸加上后脑勺,Fusco走向送Turing回来的车:“这车借我开几天……我还没有开过这么好的车呢!”




     Reese轻笑:“Shaw要怎么回去?”




     Fusco狠狠回头飚他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就算我要搭车你也会告诉我让我开这车回去,这样就给她们俩腻在一起的机会了!”





     啧,Lionel这智商再涨涨,以后就不好骗了……

       










      门关上的瞬间,将Turing从混沌中惊醒,她看着这个人,似乎什么情绪都消失了,整个人空荡荡的,也似乎所有的情绪都一下涌了上来,爱不到回应的恨,恨不及深爱的怨,怨不达心头的悲哀,然后就好像自暴自弃一样,放弃了抗拒感受胸腔有些钝疼的撕裂感。




      再然后,她就踉踉跄跄的踩着凌乱的脚步往那人那边扑去,早已散尽温度的男人的外套从消瘦的肩上脱落,然后,她撞进了温暖得多的怀抱……







      到底,还是她示弱了……感情这种事,就从来是爱的深的人受伤的厉害……却甘之如饴。





      Shaw抬臂犹豫了一下,环过女人纤细腰身将她收紧在怀,她能感受到女人凸出的骨头撞上自己时带来的疼痛,那比她受的伤给她的感觉更加清晰,




       汹涌而上胸腔的异样感觉让她皱着眉细细感受因为拥抱住Turing而带来的陌生又熟悉的情绪,她将脸埋入Turing修长脖颈间的发丝中,一点点嗅着Turing特有的馨香,清清楚楚感觉到胸腔处震烁的疼,手臂不住失控收紧,恨不得把这具温软的身体塞进骨头……





      她想起许久之前听过的圣经故事,他们说夏娃是亚当的肋骨,从他胸腔被上帝取出然后变成了他爱的女人,那么这个女人也是她的肋骨,贴近心脏的那一根,缠绕着心脏延伸的经络,连着心脏的血肉,被生生扯掉离开身体,




      所以当Shaw意识到这个女人的冷漠的每分每秒,都得承受胸腔令人窒息的收缩带来的麻木的压迫感,所以她拥抱住女人时哪怕那么用力那么紧,也没办法忽视想要把她塞进胸腔填满空荡的渴望,她的心脏任然窒息的叫嚣着,不够近,不够近,那些从胸口溢出的恍惚的情绪张牙舞爪的蛊惑着她不受控制的双臂,恨不得让她揉碎了Turing,揉进血液也不足以填补丢失了的空白。





      Turing身体的细微颤抖让她回过神,脖颈间湿润的冰凉让她意识到了也许她弄疼了女人,这才惊觉松了快要勒断女人腰肢的双臂,





       而就好像她完全忽视了Turing缠绕住肩处的手臂压到的仍在流血的伤口,Turing也并没有将腰处快要折断她的力道带来的疼痛当成眼泪的原因,Shaw身上硝烟的味道仍然带着死亡的气息,重重的血腥味比她双臂环绕的力道还要紧,伴随着血腥味的死亡气息晕绕不散,让她只顾抱紧她,只顾张皇的睁着酸痛的眼睛流泪,直到后颈处被这人安抚性的吻住,





       Shaw安抚性的吻笨拙而小心翼翼,她的双臂也甚至不敢再触碰Turing腰肢,这场由Turing发动的冷战伴随着她的吻支离破碎。




       Turing后颈处滑腻的白皙皮肤因为她眷念的舔吻变得暗红,鼻尖嗅到的微微酒精味道混合着Turing发间的馨香让刚刚从枪火中全身而退的特工缓缓下降的肾上腺素含量又一次变得超标,她嗅起来实在,太过甜美……




      

       思念在这种情况下以一种直观甚至直接过分的方式体现出来,她渴望她!







        Shaw像大型野兽一样敛住已经暗沉的眼眸,唇齿微启锋利的犬齿轻轻合在Turing耳后的小块肌肤上,似咬未咬的克制着自己来的迅速的欲望,Reese说的对……染上酒精的女人就好像移动荷尔蒙发射器,至少对她来说,一点没错!




      如果要把特工比喻成动物,那么很显然刚才尚且温顺的这头肉食猛兽现在就突然处在发情期……Turing感受到这人浑身肌肉的起伏绷紧又放松,思绪被强制性扯回来,她后退几步试图打消这人不合时宜的想法,却被误会要离开,那道黑色身影迅速期身跟过来将她压在玄关墙壁上,血腥味和暧昧的呼吸笼罩住Turing,




       Turing不太清楚这种感觉,即使只是分开几天,很明显这次近乎决裂的冷战让这个人对自己的渴望变得深沉而迫切,而且难以自抑,但是这不代表她现在能接受她,至少她现在的状况实在太过狼狈不堪……




       可是对于特工,她只能看见Turing华美晚礼裙下包裹的散发美好气味的身体,而Reese外套上留下来的气味并没有太快散去,Shaw眼瞳暗沉,敛住的眸一瞬不瞬的盯住女人……她全部记得……记得他们俩耳机里的对话,记得她因为靠的太近而清晰的颤音,记得她没有否认她和Reese是情侣的沉默,




       她是不是……应该恼火?应该拾起她唯一熟悉的情绪?







      可是那些理所应当的恼火和欲望在对上女人清澈的棕眸的时候,却又被完好的安抚住,Turing的眼睛就好像平静的湖泊,她眼角和纤长睫毛上仍然染着未退的泪珠,那些只有她拥有的美好轻而易举安抚住露出进攻姿态的特工,因为太过美好,所以她没办法试图触碰,她似乎没办法染指这样干净过分的女人!





       只是闪了闪,Shaw的眼睛就变回清亮柔和,她细细喘息一下,像恍然失措的孩子一样退开,不知所措的看了自己脚尖一眼,这才低头发现左手上已经全部是血,大臂上包扎的伤口又崩裂了,整个袖子都湿透了,




       她皱眉不知道Turing会不会因为这个生气她会弄脏地板,也许她也进不了客厅,因为她一定会弄脏地毯……




       可是当她抬眼,只对上Turing泫而未泣的眼睛,Shaw抬抬手,却不知要说些什么,唇齿间的干涩带着她干涩的脑袋硬邦邦的挤出几个字:“我只是,需要点水。”




      Turing抬手抚住特工精致混血的脸,安安静静扫过这人右眉骨上被枪柄砸出来的血痕,胸口浅浅不容忽视的钝涩,低垂眉眼忍住酸涩心疼的泪水抿唇:“进来,把衣服脱掉!”




       哎!?Shaw顿了顿,没有反应,Turing只好自己动手,她咬着粉致下唇伸手卷起Shaw衣服下摆然后往上扯,特工乖乖的顺从她任她扒掉上衣,扯掉粘着肉的地方时,锁住修眉没有啃声,当被鲜血染的湿哒哒的衣服落地时,竟然发出不小的声响,Turing还没有来得及心疼,Shaw只着内衣的上身却夺过她的注意力,




       虽然包扎的很熟练,但是新伤加上主人刻意的忽视,几乎所有的绷带都被鲜血浸湿了!她右肩处的绷带,左腹部的绷带,还有全部变得暗红的左大臂的绷带,无声无息但是直接震撼的告诉Turing,她身前这个人是花了多大代价经历过多少危险,才顺利回来,回到她身边的。




      Shaw清楚这个人心脏不好,在发现她几乎一瞬间煞白了脸色之后贴近她托住她漂亮苍白的脸,黑眸褪去锐利静静盯紧她的眼睛,紧抿的唇线透着些许紧张。




      “我没事……”Turing细细扣住胸口低喘,她尝试压住胸口因为看见这人伤口后燃起的恐慌甚至是后怕带来的悸动,觉得脑袋有些眩晕,鼻翼间染上这人身上的味道后才微微缓过来,




      她这幅苍白的模样像极了水晶娃娃,极致美好漂亮之余,总带给特工一股潜意识的绝望与抗拒——因为总有一天她会碎的干干净净,带着被赋予的感情!





      Shaw甩甩头,将某些乱七八糟的奇怪念头丢到暗处,试图打横抱起Turing,被Turing止住,心理医生缓缓的放松然后感觉到情况好一点了直起身,拉过特工看上去唯一完好的右手进了客厅,将她安排在沙发上坐着,自己匆匆翻过医疗箱——她早已不知不觉置换过一个大的医药箱,而且里面除了普通家庭用医疗物品还有许多特殊专业的药物工具,也许潜意识她就知道她会有用上这些东西的一天,自从确定将和一位天天和死亡打交道的特工在一起之后!




      不过,她也应该从来都不希望可以有用上它的一天!








       Turing知道自己比起有过专业外科医生背景的某个人来,包扎手法不要太失败,所以她只是安安静静把该码出来的可能需要的药品全部码出来,拿出绷带看着这个人手法熟练的解开原来染血的绷带露出不忍直视的伤口再一点点上药包扎,她告诉自己要镇定,然而一股奇怪的感受慢慢涌上来,





      事实上她曾经有一刻希望自己不是个弱不禁风活在纽约钢铁丛林里安分守己的心理医生,她甚至希望自己不是自己,至少如果遇上这种情况,如果她是Root,那个似乎会黑客又是杀手的女人的话,也许她就不需要如此被动的绝望的等待这个人的回归,不需要看着她这一身伤口……她就可以……至少在她身边陪着她,陪她战斗,护她安全!




      而她不是!她只是个弱小,只能拖住John害得这个人受伤的普通女人,只是一个幽怨无力的等待幸运之神眷顾自己带回这个人的普通女人,她……和这个人不是一个世界的!这一刻Turing有些空荡的泄气,盯着Shaw熟练的手部动作和刚刚换上去又让染的通红的绷带出神,




       至少,她,那个Root,不会让这个人这样受伤!





       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Turing让Shaw不禁被夺取注意力,她停下动作,抿抿唇然后抬起右手抚上Turing脸侧的卷发,她这副模样让没有感情的特工也没办法忽视,也许是感受到这个女人无力的挫败感,Shaw突然做出了一个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本能动作——倾身将吻落在她额头……




      而这个动作,让Turing几乎瞬间就流下今天晚上第二次廉价的泪水,Shaw的吻,从来没有如此轻柔过,轻柔得好像情感健全的普通人,就好像她是她唇边的珍宝,连吻住的时候呼吸也是小心翼翼的害怕碰碎她!




      她想,这是这个反社会二轴所有做过的,最让她崩溃的一个举动……直戳内心的温柔心疼,让她心甘情愿的沉溺于无论好坏绝不计较后果的情感漩涡!她宁愿此刻,她就这样缠着她,直到永恒直到这世界再也没有Turing或者任何人!






       而对于Shaw,这个吻代表的意义更加奇特,她对这个女人,恨不得用任何东西换走她刚才的一身寂寥,那股冰冷的气息比起眼泪给她的感觉更加具有冲击力,她只知道下意识做出这个动作,只希望再抬头就能看见Turing哪怕是不想看见她的表情,也不要那种离这个世界特别遥远的感觉……她想,至少她想要抓住她时不怕只抓住虚影,然后再发现已经丢了她。






       可是Turing却猛然间推开Shaw,有些不知所措的退开,眼神飘忽,在Shaw变得暗沉的黑眸中,几乎决绝的逃回卧室……




       Turing的抗拒来的如此迅猛,至少Shaw猝不及防。




      所以说,还是不原谅是吗?





      黑发黑眸的特工孤零零坐在沙发上,一身狼狈只剩下自己和一堆染血的绷带,像一只被丢弃的大型犬,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茫然盯着主人离开的地方,一袭冷意从空荡的房间四面八方涌来,




      为什么和Reese就是不一样的呢?Shaw敛敛黑眸,修长指节轻点着左手大臂处的绷带,然后如愿以偿看见洁白的绷带又以指尖着力点为圆心圈出一道血印,她偏偏脑袋,




       为什么Root,就不能简单的像伤口一样只需要戳一戳就会给予相应的疼痛反应呢?为什么在Root决定单方面停止再毫不顾忌的挥洒过多的热情后就变成这幅,她完全没有办法抓住的样子?为什么她要是一个感受不到感情的第二轴人格障碍的反社会?为什么……





       就好像受伤的孤狼,她弯腰将脸茫然埋入手掌中,再一次用看上去毫无感情的外表将受的伤埋进身体里面,没有人能体会没有人会心疼,这一点在很久以前就注定了,从她父亲死在那场车祸后就注定,从Root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就注定,Shaw想,事情难道本该就是如此。






      卧室门开的声音在安静中格外清晰,Shaw撑起脸抬头,看见Turing脸上还挂着泪痕赤脚走过来,她不清楚这人眼角的泪痕是怎么来的,




      因为她不知道Turing靠在卧室门上竭力抑制她带给Turing的反馈给她的震撼,她根本不会清楚,她对Turing的一举一动都带有极致毁灭性的引导性,




      而这些则是Turing无法以心理医生身份处理的东西,她自然不会明白,所以Turing根本也没有办法怪她,没有办法再继续这些无聊的冷战!




       然而褪去这一切的身份,她还是个普通女人,普通的甚至有些可悲的女人,世界小的只剩下这个人的女人。






    “伤口不能沾水,我给你清洗一下,我知道你不会去医院所以这些护理问题我来帮你总比你一个人,或者John来的好!”她看着这个人一身被抛弃的茫然样,心底到底还是软了,就算知道这人感受不到自己现在的模样是代表什么,但是只要这样看着她,哪怕不直视那双干净深邃的凛冽黑瞳,也足够她浪费多余的母性了!





       Turing要拉起她,Shaw却乖顺的只盯着她赤裸的脚,Turing抿抿唇心脏在一声一声缓慢跳动中慢慢软下来,她轻轻道:“我一点也不冷……”事实上她只是把拖鞋留下来给这个人预备,照顾伤号是医生天性,








       就好像牵着家养大型犬,Turing轻轻松松拉走了褪去茫然的特工,拉她进了浴室让她站好,Turing转身在刚刚放好的温水中浸湿自己的毛巾,抬臂盘上肩后长发,珍珠光泽的大片光裸背肌暴露在灯光和特工眼中,当然当事人是不清楚的,




       她用沾湿的毛巾轻轻擦拭特工尚有血痕的脸蛋,像审视自家出门打架输了带着一身伤回来的小孩子一样,又心疼又忍不住想知道是谁下的那么重的手,特工漂亮的混血脸蛋儿右半边被枪柄狠狠砸过,颧骨处划开一道浅浅的血痕,有些泛肿,Turing一边轻轻擦拭她脸上和耳侧的汗液一边皱眉忍住不去看那块伤痕,想着等会要不要热敷给她消肿,





       原本已经干了的血液和汗液被温湿的毛巾擦拭下来,血腥味又开始隐隐约约弥漫,Turing皱起修眉转身清洗毛巾,Shaw的目光又一瞬不瞬落在她美丽的身体曲线上面,转过身的Turing还是没有留意到她奇怪的目光,微屈身擦拭她的肩部和胸口,




       好像许久以前,她就这样为受伤的这人这样擦拭过身体,Turing胸口又涌上一抹不知道是酸涩还是甜蜜的感觉,兜兜转转,还是像初见一样。




       毛巾顺着Shaw漂亮坚实的身体曲线避开绷带处往下擦拭,而这一次Turing面对这人的好看身体显然已经没有上次那么羞涩了……归根到底潜意识,她已经接纳了这个人作为她的伴侣而不是恋人了!




       可是特工却因为她的毫无反应有些淡淡的挫败,她的目光不算干净的扫过Turing盘起后露出的纤长脖颈,她耳后刚才被吻出的暧昧痕迹已经淡的只能看见一点点痕迹了,这让Shaw有些焦虑,说不清楚的焦虑,就好像再放任它褪的干干净净,这个女人身上就再也没有自己的痕迹了,就再也没有被标识的模样……




      于是在Turing再次洗完毛巾开始半蹲下擦拭她腰肌,并且准备考虑要不要脱掉她裤子的时候,成功的发现了特工黑得暗沉的眸色和占有欲极强的视线……即使是觉得自己对待这个人现在是心疼多于其他,她这样暗示性极强的样子还是让Turing多多少少有些不知所措,她是不是不应该这么早原谅她!




       脖颈处被染上暧昧的红的心理医生强装镇定兀自擦拭着这人漂亮紧致的腰肌,然后抬起纤细十指解着她裤腰,轻轻的有些羞涩的试图偷偷抬眼看一下这人表情,不出所料撞进特工暗沉的双眼,Shaw的表情太过隐忍的性感,她微蹙眉心,厚实性感的唇线紧抿,纵使眼底多多少少染上了清晰的渴望,脸上的神态依旧是反差的隐忍,Turing失措收回眼神,却没有反应过来她现在穿着暴露晚礼裙盘着长发半蹲在特工腰前解着她裤腰的模样对于特工多有杀伤力。




       于是在她还没来得及拉开她裤腰拉链的时刻就被一双手扣住双手压在特工微微发烫的腰间,




       Turing轻颤一下,没有接受这个人的暗示咬唇抽回手,狼狈转身假装若无其事清洗毛巾。







      她不是不想接受这个人,她只是……不清楚这样算什么,是Shaw对她的思念,还是只是对这具身体的思念?




       至少现在她不能放任她一身是伤的乱来!









————————————————————————




      其实这章是有深度的一章,并不是你们眼里面炖肉没有炖出来的一章那么随意@( ̄- ̄)@




       然则我已经交代完双R组不得好死(什么鬼)的恋情了,叔留给Turing的外套就暗喻叔,在没有锤锤的情况下,哪怕没有温度的叔的外套也被Turing死死的抓在手里,因为叔能给她安全感,然则锤砸出现的一瞬间就炮灰了被丢到一边……




       所以我Turing多痴情专一(ಥ_ಥ)这继承根妹儿的好习惯心疼的我不要不要的(ಥ_ಥ)




       嘤嘤嘤……



评论

热度(295)

  1. StephyJFM 转载了此文字
  2. Oo单翼..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