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那些年锤锤错过的图灵根28

emotion_断亦尘:





      长得帅的都默默更新了,长得丑的还在不存稿瞎侃海吹!泥萌都懂得!我就不艾特你们几个表脸的人了……自己知道是谁!就是你!(兰花指)




       还有……某个小盆友是不是说为何我大Turing这么脏都迟迟没有被吞?我告诉你!我还没有死,我看得见(骂,泼妇状)




        咳……Turing攻不代表根攻,弱气万年受怎么攻都是受样(摔!)活该啊啊啊!我断片了许久决定不要脸的写完这章,走向有些奇怪是因为我还在考虑be和he的问题,然则且行且珍惜,Turing也快要收尾了……谢谢大家这几个月这么多天的陪伴,每个点赞留言推荐的小可爱我都有注意,泥萌的名字很多我都记得了,谢谢!(鞠躬……前空翻摔……)





———————————————————————





  

       Turing有些笨拙的吻着身下的人,清楚的意识到光凭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毫无经验的动手能力完全不可能取悦这个人,有些泄气的咬住这人下唇,泛涩的胸口隐隐觉得或许Root比她好多了……无论战斗能力还是黑客能力,甚至是取悦这个人的能力。




     她微微用力直到尝到这人唇上的血腥味才轻轻松口,指尖不自觉扣进Shaw肋骨处的肌肉里,微微的不甘心和嫉妒让她更加觉得这人和自己有距离……她抿唇无力撑了撑自己,然后坐起身来,看着身下罕见温顺的不再强势的特工,




      她眉眼低敛,性感的唇线抿成一抹禁欲味道的线条,湿濡的黑发俩缕贴着消瘦的脸颊,衬得健康的麦色皮肤在汗水反射下性感异常,黑眸一瞬不瞬盯着自己,染血的唇角熏染着整个人的气息暗魅蛊惑,




      Turing视线扫到她下巴以下,突然像新大陆一样发现这人喉处不规律的吞咽动作,她指尖一松才暮然惊觉这人浑身的肌肉正在紧绷,随即聪明的女人意识到了什么。




      她微微用修长双腿夹紧身下这人腰身,细白的指尖掠过她看上去性感的蛊惑人心的腰肌,在意识到自己腰部发软的同时果断选择向后挪了挪,隔着长裤坐在特工胯部,抬臂下意识撩开耳侧长发,细细顿了一下调整自己不争气的呼吸,在Shaw有些失望的打量目光中,纤长指节竟然扣入她裤腰处往下扯……




       Shaw低哼一声,双手扣入身下床单之中抑住要帮忙的冲动,看着Turing几乎是完全手足无措的扯着她裤腰,半天才露出她黑色平角内裤边,连发丝间透出来的可爱耳尖也红了起来,这幅纯良的反差模样让她几乎控制不住,额上汗珠越来越大颗,




       “要我帮忙吗?”她的口气更像是恶劣的调笑,然后大腿微微一提,顶着女人腿心,换来Turing浑身一软伏在她身上低喘,她勾上Turing腰肢就要反身压过去,腰部一沉,Turing看出了她的动机直接坐在她腰部不让她反身,“不!现在还不……”




        腰部肌肉毫无压力的被女人最私密的地方亲吻着,特工眸色暗沉抬手扣住女人腰肢,手指勾扯着Turing浑身上下仅剩下的小布片,换来Turing身体发软的夹了夹双腿,绞紧了她腰身,右侧子弹擦伤的绷带缓缓浸出一抹妖艳的红,Turing看在眼里,轻轻俯下身赤裸的上身紧贴特工发烫的身体,那温度烫的她有些失神,腰身一紧被这人拥紧。“我觉得你需要帮忙,我也需要帮忙……”





      这人蛊惑人心的声线让Turing浑身发软,但是……她几乎要被Shaw发烫的身体烫坏了,连意识也湿哒哒的快要糊成一团,扣住她腰肢的双手缓缓用力将她愈加贴近身下人紧实的腰身,Turing长发被汗湿紧紧贴在美丽白皙的后背处随不平稳的呼吸逐渐起伏,她觉得她会被蒸干,在Shaw的身体上,可是如果要蒸干,也要带着这个人!




       修长白皙的手掌贴着这人漂亮有力的腰部线条摩挲,指尖每一次触碰都带起她自己腰部空掉的无力感,Turing美丽泛起潮红的脸贴在Shaw脸侧不愿意抬头让她看见自己这幅羞怯又不得不向欲望屈服的样子,然而随着她掌心的下移,这人在耳边的呼吸声愈加粗重,又莫名让她有种满满的满足感。




      她想她并不是一个好学生,因为在此之前所有的欢爱之中她虽然一直扮演着被需要的那一方,但是比起每每最后失控的特工,她总是最先沉迷而忘记思考的那一个,所以所有她现在可以做的就是顺从本能……





      指尖探入这人底裤中的时候,连她自己也羞涩的浑身颤抖,但是在接触到同自己一样的湿滑之后,Turing几乎瞬间软倒在Shaw身上,她懂这些意味着什么,就好像她自己现在的乱七八糟状况一样,




      一只有力的手扣住她右臂止住她动作,Turing一声轻呼被这人抬起白皙下巴含住双唇一通湿吻,“点到为止!”这人的喘息带着一丝颤音,那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她声线里的一种音调,这让她隐隐有些欢愉




       Turing喘息着,身体突然起伏一下,右手指尖已经扣进特工身体里,换来Shaw几乎整个人身体一僵,扣住她手臂的手也先是握紧些许,然后认命垂下,“唔……”




       禁欲十足的压抑低唔让Turing下腹处轻轻一抽搐,修长双腿不得不轻轻从她腰身滑下缓缓合拢,夹住她一条修长大腿轻轻的磨蹭,腰部被这人另一只手捏住,贴紧这人线条分明的腰身,





      Turing细细动作着,渐渐从刚开始的羞涩放开些许,她咬住自己红肿的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一声羞愧的声音,缓缓抬头看着身下低沉喘息浑身紧绷的特工,视线恍惚散失在她低垂的颤抖的黑色睫毛和坚毅禁欲的轮廓上,她似乎拼命压抑着什么,带着颤抖的呼吸,这副模样让Turing胸口涌上怪异的成就感,随即伴随而来的就是身体忠实的反应,她夹紧这人一条修长大腿,腰部逐渐失神的磨蹭,放任自己迷失在Shaw低沉的喘息中,抓住她的节拍不受控制的夹紧大腿,




       纵使Turing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好学生,动作笨拙没有节拍,甚至就在主人如此热情的情况下还会弄疼主人,但是她对于她第一次的实验对象来说,致命的吸引力算得上极高的加分点,所以几乎没有多久,她被身下这人猛然捏住下巴吻住红唇,唇齿研磨之中,这人溢出低沉的释放声音,伴随着她失控抽搐的腰腹肌肉和不为人知的某处急剧收缩,这人最终选择在失控中留在她肩处一处不轻不重的咬痕纪念她不知道算不算及格的第一次。




       亲手终结这一切的心理医生也浑身香汗的软倒在她身侧伴随着她沉稳有力的喘息而缓缓呼吸,收回酸痛的手臂,终于……结束了!





      心理医生浑身湿濡的懒洋洋的不想再动,修长双腿还是松开这人大腿有些脱力,她精疲力尽的恍恍惚惚窝在这人颈间。








       可是……







       “唔……”她低哼一声,睁开迷离棕眸发现身上一道身影,Shaw修长大腿顶住她湿透了的腿心,双臂撑在她脸侧,已经恢复清明的黑眸危险而活力四射,一颗汗珠从她下巴坚毅的线条流下,滴落Turing苍白病态泛着粉红的锁骨处,




       “你需要认认真真学习……”这人的嗓音因为刚才染上了些许沙哑,Turing腰部一紧被拦腰抱起转身面对着墙壁压住,炽热不算温柔的吻自后背蔓延,引得她浑身轻颤,看不见身后人的脸让她有一种淡淡的惶恐,身体贴住冰冷的墙面,与身后这人灼热的温度形成强烈对比,“不行……你会弄伤自己的!”




      不行?!




      Shaw神色慵懒危险,左手手掌从后直接握住她胸前的坚挺,一手轻轻松松帮助双腿解脱裤子的束缚,长裤落到床边的轻轻响声让女人愈发紧张,抬起膝盖抵在她湿的过分的腿心微微用力,声线危险的响起:“这就是不行的原因?你担心我的身体……”Turing身体因为刚才的一系列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平复便不受控制的开始起了反应,正和了某人的意,她不受控制的细微抽搐,拼命咬唇控制住自己发出会让自己羞愧的声音,下腹处的热流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反抗Shaw手法老练的动作,只能放任自己一点点崩溃,然而身后的人却缓慢而威胁性十足的贴紧她,细吻她肩胛骨处任何一处敏感点,“stupid……禁欲才最伤身!你还好吗?”





       她保证这个人是故意的,因为还没有等她回答,顶住她腿心的膝盖狠狠一磨蹭,差点揉碎了她所有的理智,身体不受控制的为身后的人烧了起来,“唔……”她泛白的指尖无力扣住光滑的墙壁,感觉到来自身后这人缓慢的裁决,脑袋里最后紧绷的铉也被这人技巧性十足的热情手法缓缓挑断,腰部已经不受控制的向下轻晃,羞愧和本能让她在煎熬中耗尽心力,更不用提游走在全身的肆意点火的手带来的强烈到眩晕的感觉。




      Shaw失控贴上这人美丽的后背,眼底染上点点血丝,从后面咬住她耳垂,右手顺她修长的大腿直接触到她湿的一塌糊涂的腿心,指节陷入那颤抖的温热软肉中,“我来教你……放松!”她额上汗珠流下,控制住自己快要自己顶撞起来的动作,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失控,可是仅仅是一个轻触,Turing的敏感身体在经历如此之多的事情后直接给了她最热情的回应,




       女人腰肢一软,一声低唔几乎软倒在她怀里,身体轻轻抽搐,Shaw指尖顿时被湿濡,好吧……






       毫不费力的直接撞进女人尚在抽搐中的身体,Shaw将她压在墙上吻住她湿濡的棕色长发,手上动作愈加凶狠,指节被深深绞紧的回应让特工几乎快要失手弄碎女人,




       Turing红唇溢出破碎的拼接不上的呻吟,指尖无力的乱抓着光滑的墙壁,最后反手抓上身后之人的黑发,“Sameen~Sam……meen……Sammi……唔!”带着哭腔的哀求让Shaw几乎濒临失控,捏住她左胸的手掌托起她泛着情潮媚意未褪的脸,张嘴含咬住她削尖的小下巴,“stay with me!”





       她几乎决定自己要拥有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一辈子,可是……犬齿咬入这人娇嫩的肌肤里,Shaw闭紧黑眸尽力感受着指腹被绞紧的触觉,努力将精神集中在女人对她的眷念,纵使只是生理上的,




      “Sameen……”她哭得愈加短促,一只手苍白无力的垂下扣住紧锁自己腰身的有力手臂,不算尖锐的指甲刻出属于自己的鲜红纹路,耳际是身后这人微微失控的呼吸,绵长的透露着安心的气息,鼻翼除了情欲的味道就是这人身上自带的硝烟和汗水味道,隐隐约约的血腥味让她恍惚的自己正在被一只大型凶兽拆卸入腹,然而身体却不停地不受控制收缩,




       连带着思维,也被那人肆乱顶撞的指节揉碎了,混合着从身体深处涌上的情潮,像可怜的浪花被拍击在她有力的臂肩上,然后湿哒哒的绽放。




       极致眩晕,带着虚脱的无力,却仍旧避免不了被这股来自这个人的不可抗力轻而易举,抛起,摔碎,然后重复,




       解脱来得太突然,就好像从大脑深处传来的电流,席卷全身,连着颤抖的灵魂摇曳在极致欢愉中,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会死去,死在这场由她挑起的,却终结于这个人手中的情欲游戏……








       Shaw暗沉的眸底染上黯蓝色,不知道是迷魅的光线还是一闪而逝的不明情绪,她眷念的舔舐去尚在颤抖中的女人鬓际汗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浸出点点血渍的左臂缓缓随着女人身体的节奏收缩,试图给她最温和的安抚,直至女人脱力的沉入她怀里像魇足的猫咪一样,高贵却慵懒的散发着惊人的媚意,




       她太累了,从极致褪至平静后几乎没有来得及反应便沉沉睡去,




       也是,她已经承受了一晚上的情绪起伏,还有一场极致的性爱,无论是从精神,还是肉体上,她都需要好好休息了。




       她看不见身后的人几近痛苦纠结的眼神闪烁了几下,化成平静如往昔的冷漠无波,只是那抹冷漠却融进了化不开抹不尽的明亮,就好像她的棕发在灯光下泛起的暧昧的金色。




      Shaw静静地轻柔抱起她柔软性感的身体,将她调整为最舒服的姿势放在床上,倾身眷念的看着她精致好看的五官,约有一刻钟她才缓缓起身,




     有些低血压的晕眩一下,进了浴室,出来后为床上昏睡的女人进行简单的清洗,确定这人不会不舒服后出了卧室,来到客厅为自己再次进行简单的伤口处理。




      约摸又过了半个小时,她才缓缓起身,穿好工装背心和平底裤回到床边,细心的听见女人细小的呼吸声,犹豫了一下上了床,将长手长脚的女人收紧在怀,




      鼻尖深陷女人棕发之中,沉沉呼吸一口染着她发香的气息之后闭紧黑眸,直到现在……她浑身的肌肉才缓缓接受可以放松的指令,




      掌心紧贴Turing纤细腰肢,完好的右臂被她枕在脸侧,特工将脸埋入女人后颈,记忆在精疲力尽后不休不止的缠上她,当她成功逃过这一轮追杀后,她才缓缓抽出时间来意识到,她们有好多来不及,好多来不及却没有被发现






       她从不畏惧死亡,甚至是面对十几把枪口时也不曾心悸,她从来没有想过死亡意味着什么,也从来没有想过她的死亡对别人意味着什么,情感缺失的世界没有过畏惧和胆怯,只是这一次…




       这一次的拥抱让她感觉如此真实!




       当她从上一秒的枪林弹雨中回过神来,她就已经拥抱着女人柔软的身体躺在没有硝烟和血渍的干净柔软的床上了。而这一次和往常又不一样,不是发泄过剩荷尔蒙的约炮,只是她想这样做了,单纯的这样做。




       她想这样做!




       突然袭来的异样情绪让她在黑暗中睁开黑眸,她不清楚这股情绪,不了解也不想试图了解,这情绪建立在她该死的被枪托砸过的脑袋里产生了她如果今天死在音乐厅里的所有假设中,然后她想,她们有很多来不及……就好像她来不及把坠下楼的Root抓住一样,就好像她来不及让Turing意识到Reese并不是那个她应该爱的人一样,就好像她来不及见女人一面就可能死在今天晚上所有的意外中一样……




       她将她拥的愈发的紧,然后那种从来没有的情绪仍然缠住她让她不停的感受到奇怪的焦虑,就好像她眼睁睁的看着Turing认定Reese是她久违的英雄时一样,就好像她初盯着Turing顶着Root的脸用防备的陌生眼神看着她一样,就好像……




      细密的吻蔓延在Turing身体上,她轻咬吻住Turing肩处细嫩的肌肤,眉头紧锁细细舒缓胸口的钝涩,




       “Root!”她低喃,声线里藏着不太严实的颤抖,她想,若非要她有什么执念,或许只剩下对这个女人的恨了吧……恨自己对她的放纵和无力,恨自己这个没感情的人格因为她总是变得奇怪诡异,最多的,还是力不从心的无力,力不从心!




       她收紧女人腰部,嗅着她清香的身体,费力想,也许从一开始,知道逃不了的的时候,她就应该坦然面对,把这个女人镶入骨骼中,让她这根不听话的肋骨回到该在的地方,贴住心脏……不再放手!




       可是本该熟睡的女人却在她看不见的角度睁开了明睐刚刚褪去媚意的棕眸,一抹晶莹倔强的定格在眸底,把曾经的巧克力色甜蜜搅和成不堪的泥泞,Shaw来不及的事情太多,就像她也来不及知道Turing远比她想象中脆弱和敏感得多,她只不过又换了种方式,让她……支离破碎!







       阳光让特工有些不适的睁开眼睛,黑眸似划开温煦带给整个房间一种慵懒危险的感觉,她看了看身边空掉的床,女人一根棕色微卷发丝缠绕在身边的枕头上,满是她气息的环境让特工缓缓放下看不见她的一瞬间焦躁,




      她腰腹还有些微疼,肩处的擦伤已经感觉不到什么了,只有左臂的伤口仍提醒着她她昨天晚上刚刚经历过一场死战。




      起身下床,微凉的温度和不清楚女人去向让她只是停顿一下,就赤脚踩在地板上打开房门,目光扫过客厅在看见沙发上一道裹着毯子的美丽侧影后缓缓变得她自己也看不见的温和。她抱臂走过去,




       亚麻色毯子从肩处脱落,露出女人雪白的尚有暧昧痕迹的肩颈,几缕棕发盘盘绕绕似图腾一样圈起那些她给的痕迹,Shaw出了个神,有股吃到三明治的满足感……指节不受控制探向女人精致过分如洋娃娃的侧脸,在主人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奇怪心虚的蓦然转个方向扯起毯子包好女人身体。




      平静尚染着迷蒙水汽的棕眸在蝴蝶羽翼一样的睫毛轻颤后,流转到她身上,一瞬间,流光溢彩,顾盼生姿!




      “你醒了?”微哑的甜腻声线可爱又有着平日没有的性感,Turing抬指尖揉揉眉心,毯子顺白玉一样的小臂滑下露出她消瘦的身体,她已经换上了家居服,纵使如此还是透着些许娇憨的人妻模样的性感,特工只扫了一眼她泛着妖冶青筋却异样诱惑的病态苍白皮肤,想了想弯腰给了她额头一记自然至极的吻,“嗯……”




       Turing一顿,下意识抬起纤白指尖勾住她肩带,享受着这份几乎是梦想中的温柔场景,“我给你做了早餐……你没有醒,大概累了,现在给你热一下……”




        她在特工离开自己额头后隐去眸底的异色起身要加热三明治,却被这人扣住手腕圈住腰身,对上这人黑得如同深渊一样纯粹的黑眸,然后这张几乎除了不耐烦就剩下面瘫的脸上化开一抹绷不住的神情,那几乎是她能表现出来的所有的温柔,




      Turing僵在她怀里,任由无法自抑的幸福感和满足感可悲的迅速填充自己已经坏掉的心脏,苍白泛着憔悴青色的眼角也绽开温柔来,就好像染血的邪异蔷薇,一朵一朵绽开在Shaw眼底,根茎缠绕住视网膜神经,扎根入侵了大脑,连空气中也是她心甘情愿为之失神的迷离味道。




       






———————————————————————




       然而我还是想问一下,泥萌介不介意这种情节特别弱的文风,当然我愿意改,只是情节弱这种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改过来的……只是恐怕长篇Turing是不太可能改画风了。




       还有,恭喜人家太极拳打了个好成绩!赞\(≧▽≦)/!




       下个星期开始陆陆续续统考和期末考,所以更新这种事情我只能说尽量,谢谢大家这么多天体谅我这龟速!鞠躬……




      

    



评论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