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交集(四)

POI百合病社:

Rhaw Shooter:



#Crossover预警:本文是被Sharmen十年后重聚照片刺激产生的新脑洞,POI&TLW Crossover, 没看过TLW的不影响阅读。




#POI时间线:《德州之旅》后




#TLW时间线:Sharmen分手十年后




--------------




(序) (一) (二) (三) (四)




--------------




    “第二次见面时,我故意狠狠伤害了她,她完全崩溃了。”Shaw回忆起自己射伤Root肩膀的那颗子弹,仍然忍不住得意于自己那次拔枪射击速度比Reese更快,成功兑现了再遇见Root不会射她膝盖的承诺,“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做。”




    Root记起当时自己手中的枪口正指向Finch,如果抢先开枪的那个人是Reese,她中弹的部位一定不会是肩膀,可也不一定会是膝盖。Root确信,Shane并没能真正理解Shaw后半句话的意思。




    “我们第二次见面时,我刚好遇上人生最大的一次挫折,我的事业和信仰因为被自己最敬重的人欺骗而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我的精神完全崩溃了。”Root轻轻地说道,“尽管或许她根本没意识到,当然更大的可能性是她永远不会承认,可事实上她以她能做到的最好方式保护了我。”




    图书馆里的Finch因为Root颠倒黑白的能力而罕见地翻了个白眼,以抑制插话为自己辩护或者彻底关闭通讯器的冲动。




    “嘿,你抢了我的台词。”Shane对Shaw开了句玩笑,然后自嘲地说道,“我们第二次见面在一间酒吧,我当着她的面,带了另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回家。你得知道,通常我不会那么做,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面对她时格外表现得像个混蛋。”




    “我开始认真,而她开始害怕。”Carmen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惆怅,“第二次见面时她搂着另一个女孩告诉我她没打算跟我继续发生些什么,我知道她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我她并不值得期待,可这真的很伤人。更可悲的是就算这样被当面羞辱,可只要她勾勾手指我仍然会毫不犹豫地扑向她。”




    “我在完全意外的时间和地点第三次见到她,这让我再次有一种被电击以致全身麻痹的感觉。”Shaw开始回忆与Root的初次合作,在自己卧室里再次被她用泰瑟枪放倒的丢脸经历让她撇了下嘴角,“那时我们已经在为同一个老板工作,为了一条重要的报道,我们临时组成了拍档。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情愿,因为之前我一直认为她不过是个有些小聪明的神经质女人,很难在公事上予以信任。”




    Root优雅地翻了个白眼:“我们第三次见面是在她的家里。别误会,我们的进展没有那么快,只是工作上出了点紧急状况需要我连夜赶到她那。但是她在信任上有些小问题,为了解决这一点,我们可浪费了不少时间。”




    “我以为自己可以像对其他女孩一样将她抛到脑后,结果发现做不到。所以第三次见面是我主动去找她。”Shane对挑起眉毛不以为然的Shaw自嘲地说道,“我知道,我是个混蛋,当时我也正是这么对她说的。幸运的是她愿意接受我的道歉。”




    “问题?呵,她的问题可不止于信任。”Carmen苦笑地说道,“可是我当时盲目到什么问题都看不见。第三次见面是她来找我道歉,我迫不及待地接受了。事实上就算她没有来找我,我大概也会很快就为自己找到足够的理由原谅她。”




    “我必须承认,那次合作刷新了我对她的认知。她很擅长于她的工作,并且非常敬业,而我总是欣赏这样的人。只要学会信任她,跟她一起工作会令你感觉非常畅快,各方面都是。”Shaw回想起和Root在CIA安全屋里共度的那个夜晚,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唯一问题是她很容易因为太投入于工作而忽视健康,所以那次合作结束之后,我向老板提议给了她一段时间的假期好好休养。”




    无论是被敌人的子弹击中还是被队友一拳打晕的确都属于健康出现问题,Root发现Shaw的逻辑无可指摘,撇了撇嘴角说道:“和她共事非常有趣而且令人安心,一旦让她接受你成为她的同伴,你就可以放心地依靠她,她是绝不会令你失望的那种拍档,任何时候,任何地方。”




    Root最后几个字里不同寻常的尾音让Carmen了然地挑了挑眉毛:“听起来你们这次合作非常愉快,在各方面都是。”




    “那的确是次圆满的合作。”Root微笑起来,然后耸耸肩,“唯一令人恼火的是,在那之后她说服老板让我休息了一段时间。你得知道,这对于一个工作狂来说简直是最大的折磨。”




    “你知道我最混蛋的是哪一点吗?”Shane将手中酒杯里的威士忌一饮而尽,对Shaw说道,“她想要的是一场恋爱,而我告诉她自己从不和人恋爱,但这并不妨碍我可以和她上床。”




    Shaw很容易理解Shane的思路,但一时没明白为什么这样就成了混蛋。她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能够避免成为混蛋必须感谢Root。




    “我猜我比你幸运一点。”Shaw诚心实意地说道,“那时她和我一样对恋爱没兴趣。”




    “你知道最可悲的是什么吗?”Carmen一口气喝光了手中的第二瓶啤酒,自嘲地对Root说道,“我甚至不敢告诉她我爱她,因为我害怕把她吓跑。”




    Root嘴角的上扬弧度凝固了一瞬,然后绽放得更大了些。她对Carmen一直抱着单纯的猎奇心理,此刻却难以抑制地与之产生了某种程度的共鸣,继而生出一股基于优越感的同情心。




--------------




(序) (一) (二) (三) (四)




--------------






评论

热度(255)

  1. 阿壳壳壳儿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