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交集(五)

POI百合病社:

Rhaw Shooter:



#Crossover预警:本文是被Sharmen十年后重聚照片刺激产生的新脑洞,POI&TLW Crossover, 没看过TLW的不影响阅读。




#POI时间线:《德州之旅》后




#TLW时间线:Sharmen分手十年后




--------------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




    “后来一段时间,我们每天都会见面,她会抓住任何一个见到我的机会跟我说话。”Shaw回忆起Root被软禁在图书馆里的那段日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而在所有的话里她总能找到最会激怒我的那句说,就好像那是她与生俱来的天赋。”




    “在我休假的那段日子,她每天都会找个理由来看我。”Root微笑着回忆那段全靠调戏Shaw打发时光的监禁生涯,“我对自己被强迫休假有些生气,所以总会想办法惹恼她给自己找点乐趣。看着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人除了翻白眼什么办法都没有简直太有趣了,最有趣的是她总会生气地离开,然而第二天她又会继续出现。”




    “我们也会每天见面,她不用刻意激怒我,她只需要出现在我面前就已经足够折磨我。”Shane自嘲地笑笑,“讽刺的是这完全是我自找的。我告诉她我不喜欢跟人一起过夜,她很平静地接受了,然后转身就喜欢上了我的好朋友Jenny,也是我的室友。那是第一次我尝到嫉妒的滋味。”




    “我无法忍受只是她众多的床伴之一,却更无法忍受不再见她。于是我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Carmen叹了口气说道,“我勾引了她的室友Jenny,结果很快这就变成了对三个人的折磨。”




    “因为又一个重大报道,她提前结束休假再次和我搭档。”Shaw回忆起营救Reese的那次行动,不得不说,Root手持双枪弹无虚发的样子火辣极了,“那次她让我看到了全新的一面。之前我以为她只是电脑技术不错,没想到机械方面她也很擅长。”




    “我能够提前结束休假,还要感谢她为我在老板面前说了话,我们这次的合作更加默契了。”Root微笑着记起自己放下双枪时Shaw脱口而出的那句评价,“更重要的是,当她发现我在她喜欢而且擅长的机械方面也有些涉猎时,第一次主动开口称赞了我。”




    “当她还和Jenny在一起时,有一天她突然哭着告诉我她真的很喜欢我,可是不可能一直围着我转。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转向K粉寻求安慰。”Shane自嘲地说道,“后来的事我不太记得了,大概是我嗑嗨之后挑衅了几个壮汉,结果被人在街头暴打了一顿。她发现我受伤之后问我是谁干的,我说是她。”




    “我陷入了自己制造的困境,每天看得到她却无法靠近,同时又为自己利用了无辜的Jenny而时时被内疚折磨。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煎熬,告诉她我没有办法一直这样下去。”Carmen轻轻地说道,“第二天我发现她被人打伤了,而当我气愤地问她是谁干的时候,她说是我。”




    “老实说,你的确应该挨揍。”Shaw诚恳地对Shane的这段经历做出评价——逃避现实和推卸责任是特工非常不齿的行径——然后继续自己的故事,“不久之后我遇上了一次严重的意外。本来她不在现场不应该有事,可是她跑过来救我,结果身体受到了无法恢复的永久性伤害。她最让人讨厌的就是这一点,总是一副很有办法的样子,可事实上很多时候她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当作牺牲品送上祭坛。”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欠她一个纽约。”Shane听出Shaw话里的意思,同情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她救了你的命,自己却变成了残废?”




    “管好你的嘴巴!”Shaw恼怒地说道,“而我并不因此对她有任何亏欠,那是她最不需要的东西!不过我猜你这种只懂得逃避的胆小鬼根本理解不了。”




    “抱歉。”Shane轻轻说道,并没有打算指出Shaw事实上承认了自己的猜测,“我想她是位值得尊敬的女士。”




    在继续自己的述说之前,Root撇了撇嘴角对Carmen的故事做出评价:“我可以说实话吗?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重要的事要做,而你们两个却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无聊地彼此折磨上。”她为自己和Shaw只能在拯救世界的繁忙日程里抽空调情而进度缓慢倍感心酸。




    “我们只是普通的女孩,好吗?”Carmen不以为忤地微笑,“现在告诉我两个工作狂是怎么谈恋爱的?”




    “我们离这个词还早着呢。”Root再次心酸地撇了撇嘴角,“我做事的方式并不是很讨人喜欢,在工作中得罪了很多人,却没有什么朋友,所以我从没指望过在自己陷入困境时会有人主动帮我。她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人,尽管有时候我并不需要她的帮助。可无论如何,有人不用你开口就能跋山涉水来帮你,总会令人感动,不是吗?”




    “相信我,她已经喜欢上你了,就算她自己可能还不知道。”Carmen微笑着说道,“不过听起来我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妹更擅长行动而不是表达。”




    “确实。”Root也微笑起来,“有一回,她甚至为了帮我放弃了一个头条报道,那本可以成为她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转折点。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她是如何那么快就从纽约城内赶到新泽西郊外的。要知道当时大面积停电造成全城拥堵,唯一比步行更快的交通方式就是骑单车。”




    “就像你说的那样,我是个只懂得逃避的胆小鬼。”Shane继续述说自己的故事,“直到有一天她当面质问我,为什么在逃避她。我全部的勇气只够告诉她,看着她和Jenny在一起让我很难受。而她告诉我,允许一个人走进我心里并不会杀了我。她说,如果不冒险,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她是对的。”Shaw说道,为自己终于听到一句符合心意的话喝了一杯酒,“很高兴得知跟我长同一张脸的女孩不是个胆小鬼。”




    “她又开始逃避我,而这让我无法忍受下去,决定当面质问她。”Carmen轻轻地说道,“天知道当我意识到她在嫉妒时有多开心。我告诉她,和我谈一场恋爱并没有她认为的那么可怕。而如果不冒险,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接着你们就开始了愉快的冒险之旅?”Root问道。




    “并不真的这样。事实上,是在一次蹩脚的偷拍曝光事件之后。有个男孩在房间里偷偷装了隐蔽摄像头拍下了我们这次谈话,却被Jenny无意中发现,然后主动退出了这个混乱的三角。”Carmen苦笑了一声,“总之,在折磨了彼此很久之后,我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她对我说了‘我爱你’。而Jenny,那个无辜的女孩在我们确定关系的第二天因为自残被送进了精神疗养院。”




    “我不太确定该说恭喜还是抱歉。”Root只能这样说。 




    “不用装作你没在想我是个自私的bitch,因为我完全同意你。”Carmen自嘲地说道,“可你知道什么?Karma也是个bitch。”




    Root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再一次的,她跟眼前的女孩产生了某种微妙的共鸣,并头一次为自己与Shaw之间的缓慢进度深感庆幸。




--------------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






评论

热度(223)

  1. 阿壳壳壳儿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