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管理员家的白猫」/主肖根/日常番外番

Shoot2319:

「管理员家的白猫」/主肖根/日常番外番




 @fly·Shoot 




你、我、孩子和狗的故事。




(是时候解决一下Root和狗的问题了)




————————————————




前言:




POI全剧中,我最喜欢的是405。




才不是因为(蜕皮




令我最为动容的,是在危急关头,你下意识的将我护在身后。




而我,喜出望外,除了你以外,再无其他。




我不知道那时Root是怎样的表情,又是怎样的眼神。




意外?惊诧?或是从迷茫到柔情?




但我认定,只有那样的眼神,才算得上凝望。









————————————————




说实话,Gen与Claire并不喜欢听大锤妈妈讲故事,无论是那些晦涩复杂的科学理论还是从未听闻的睡前故事。起初,孩子们提出要大锤妈妈讲故事的要求,不过是因为对于铁笼外世界的好奇。她们也不小了,除了动物园后方的小山坡,从未见过更为广阔的天地。但是,只听过一次,孩子们就不想再听了。不是因为大锤妈妈冷淡的语调,也不是嫌弃黑豹匮乏的词汇量,而是不想再见到那样沮丧的大锤妈妈。




 




每每说道挫折、阻碍、离别与死亡,她都会垂着头,停顿好一阵,喃喃低语着自我责难的咒骂。「都是我的错」、「我就是个胆小鬼」、「如果不是因为我,Root妈妈会更幸福的」……




 




在孩子们的眼中,黑豹总是一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嚣张形象,就连对于亲生女儿的训练,也毫不留情,赏罚分明。除了偶尔向Root妈妈示弱,虽然也会被她一个大大的白眼与不屑的切声掩盖,她就是坚不可摧的。这样的反社会,更不会有懦弱、退怯,甚至连害怕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就是这样的妈妈,令孩子有些惧怕的妈妈,竟会因为那些远去的回忆自责,不停躲闪的眼中,是伤心?难过?悔恨?孩子们看不懂,也说不清。只是,她们确信,宁愿被惩罚、被冷落,也不想再次看到这样的妈妈。




 




她们曾经幻想过,如果,我的妈妈不是反社会,有两个温柔的妈妈陪伴,一定会幸福的飞上天。有时,还会梦到大锤妈妈痊愈了,会给她们爱的抱抱和宠溺的抚摸。可是,当她们看到因为情绪纠葛而无措、痛苦却不知如何宣泄的黑豹时,这个念头断了个干净。就算我的妈妈是二轴也没关系,她不懂感情也没问题,只要我们知道她惦念着、忧心着,努力为我们改变自己,即便毫无成效也很好了。慢慢的,孩子们懂得了Root妈妈口中的“不强求”是什么意思。




 




所以,叼着《灰姑娘与白雪公主》同人本的Shaw,看到两只黑豹环抱在一起,窝成一个团子时,暗暗松了一口气。她本就不擅长讲故事,尤其是口中这本乱七八糟的同人中篇集,先不提那通篇的拼写错误,就连插图都是不忍直视,什么白雪公主和灰姑娘,分明是才从非洲跋涉回归来的黑团子和灰团子。




 




「睡着了吗?」Root从黑豹的身后上前,轻声说了一句。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询问黑豹。大锤却还是点了点头,就当作是在和自己说话。




 




Root轻巧的跳上床板,分明感受到了两个孩子轻微的颤抖。这两个孩子是她养大的,那一举一动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回过头,和Shaw说道「Shaw,我今晚和孩子睡」




 




果不其然,Shaw一愣,童话故事集从她的口中掉落。「Why?」这两个孩子睡得好好地,白天也没有什么争执与冲突,更不需要Root妈妈的安慰与抚摸,为什么就要和孩子睡?




 




「我想她们了」说着,眯着眼睛一点点向前,「Please」跳到黑豹的身侧,在她的前腿处轻蹭着。「求你了」仰头直视着黑豹的眼睛,琥珀色的瞳孔里,分明是那只无可奈何的小黑团子。她只得摇了摇头「随你」。




 




「喵呜」跳起身,前腿聚拢,整只猫直接挂在大锤的脖颈,在空中来回晃动着。可白猫本来力气就不大,再加上年纪不小了,不过晃悠了几下就有些体力不支。黑豹感受到了白猫前腿的逐渐松动,忙趴在地板上。




 




「没力气了」白猫的脑瓜靠在黑豹的脸颊,闭着眼睛歇了一会儿。




 




「你以为你是猴子吗?」一把年纪了,竟然还玩起荡秋千了,之前怎么没见过她有这种爱好?




 




「我可不想被你拍死」想起铁笼前主人的悲惨下场,Root摇了摇头,还轻咬了一口黑豹的耳朵。




 




「干吗咬我!」黑豹转过头,一脸莫名地俯视着白猫,还有点小委屈。她还是不能参透日常对话中蕴含的情绪,不能明白为什么白猫要咬自己,虽然算不上疼,但还是太突然了。她分明已经允许Root和小崽子们一起睡了。




 




看着黑豹严肃的表情,白猫抬起前爪来回摆动着她的胡须。




 




「不,不许乱动!」因着Root的动作,她的嘴角有些痒,可又不能挠,强忍着的感觉并不好受。黑豹从不会怕疼,就是那种酥酥麻麻的瘙痒,实在是太难受了。




 




「Shaw」那黑豹分明向后缩了下脖子,说完那句类似警告的话语后,又悄然伸了回来。虽然嘴上拒绝了,身体却格外诚实,她总是顺着她的。




 




「干嘛?」Shaw有些急躁地说。Root也收回了前爪,小下巴搭在黑豹前爪的厚垫上。




 




「你还记得那些猴子吗?」若是没有那些猴子,也就没有现在的她们了。十几年的时光,每一件事都是无法改变的过去,也正是因为那些过去,才有了现在的她和她。




 




「哪些?」Shaw回想着,自己好像不认识什么喜爱荡秋千的猴崽子。




 




「就是,被你拍飞的那些」




 




「你不会要我给你说出他们的名字吧?」不得不说,有时,黑豹的脑回路格外清奇。「我可不知道」她把实话撂在前头「你又没让我问」那时候肚子饿的厉害,只想着早完事早吃饭,哪还有空闲做什么自我介绍。




 




「你还记得吗?」Root闲来无事时,便会晒着太阳,忆着过去的那些事。从开始到现在,与Shaw相关的一切。很多情节都已经模糊了,她记不清猎人的长相,想不起灼热的痛感,甚至连Shaw与她初遇的场景,都被涂上了一层蒙版,但有一件事,她至今还记得。




 




「我都说了,我又没问他们的名字」Shaw朝着屋外看了看,天色不算早了。




 




「不是这件事」Root摇了摇头。




 




「有话直说」Shaw最不喜欢拐弯抹角的故作神秘了。




 




「还记得你帮我报仇时,受伤那次吗?」




 




Shaw当然记得,那么丢脸的事情……要不是因为她饿过头了,才不会因为反应迟缓而受伤呢!最煎熬的也不是受伤,更严重的伤她也经历了不少,白猫舌尖的倒刺划过她暴露在外的伤口时,那种又疼又痒的感觉,才是一生难忘的回忆。「怎么?你要嘲笑我不成?」Shaw只能想到这个,若不是为了抓住她的那点黑历史调侃一番,白团子没事干嘛提起拍猴子的经历。




 




「我记得很清楚」在猴群中的黑豹不算高大魁梧,但是动作迅捷,总能趁着敌方不备,予以致命一击。她在发力时,总是笑着的,很是畅快。「你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




 




「胡说什么」Shaw分明记得是她饿着肚子,躲避不及,才被抓了一下子。




 




「我那时躲在假山后,碰巧有一只石堆上的猴子看到我了,气急败坏之下,直朝着我冲了过来。你那是正在和猴王缠斗,我已经被吓傻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扑过来。你却在那猴子攻击我之前将它撞飞了,才被紧随其后的猴王抓伤的」Root记得清清楚楚,当那只黑豹跌落在她眼前时,她心中翻滚着五味杂陈。她们只是初次相见而已,她还是为了报仇把黑豹骗了过来,可那黑豹不仅为她解决了猴群,还不顾自身的安全为我挺身而出。那一瞬没有了猴子,没有了家仇,就连被踹飞的那只猴王的尖叫都充耳不闻,只有眼前的黑团子,那一副倔强忍痛的表情。




 




她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她。而她,还是那副聊儿郎当的样子,随意换了个姿势,舒舒服服地趴在石阶上。自然,不屑回头的黑豹,看不到白猫眼中闪烁的柔软,那一刻,她的眼神因她在发光。




 




「是这样吗?」Shaw皱了皱眉,她小时候有这么善良吗?竟然还会做见义勇为这种事情?




 




「是」Root仰起头,笑看着她,格外骄傲,笃定着说,眼中却是逐渐湿润了。




 




「你,你可别哭啊!」Shaw最怕这个了,眼泪什么的,能把她淹死。




 




「十三年了」Root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没有你,我也许早就死了」




 




「胡说八道」Shaw极力反驳,要是没有我,你肯定活得好好的。毕竟,她的一身伤痕与病痛都是因为自己当初的自以为是。




 




「真的」Root点点头,微微笑着「如果没有你,我早就被猴子拍死了」




 




「那可不是我做的」Shaw对于Root的成长经历还是有着基本了解的「是那个Harold,他把你抱出去的」




 




「我是说,你救我那次」




 




「你要是没遇到我,才不会受伤呢!」对啊,要是没有黑豹,猴子还是铁笼里的猴子,而白猫就是普通的大白。




 




「不是的」Root摇摇头「如果你不帮我,我自己也会进去的」




 




「What?」此刻的黑豹只想一个巴掌挥到白猫的脑瓜上「你他妈的不要命了?」




 




「所以才说,是你救了我,是你给了我这十几年」她知道Shaw的悔恨与自责,但是,这一切本就不是她的错。这一路走来,所有的断点与转弯,都是她心甘情愿的选择。




 




「胡——胡说什么」Shaw有些结巴,她承受不起这样的岁月往生。




 




「我虽然用了些伎俩,却没有奢望会成功」是啊,她是很聪明,可是,再怎么聪明也改变不了猫与豹的物种差异。「是你,帮了我」




 




Shaw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Root凝望着她的眼神,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她看不懂也辨不明。可是她知道,这个时候,是该笑着的,像白猫一样微笑着。




 




「呵——呵——」她呲着牙,面部肌肉都要冻住了,好像全身都在降温,僵硬着一动不动。




 




「Shaw」




 




「做什么」她的表情不变,硬生生挤出来了几个单词。




 




「我爱你」




 




「……」爱个鬼,爱你个大头鬼!你知道脑袋开花是什么感觉吗?不是被天敌狠狠揍了一拳的剧痛与眩晕,而是稀里糊涂的,脑子里开了一条缝,有一只萤火虫顺着缝隙钻了进去,手中的小火把点燃了脑海中的那节鞭炮,是的长挂鞭,噼里啪啦,高声作响。一瞬间的空洞后,便是持续性的爆炸,大爆炸,循环不断的二十一响礼炮轰鸣。




 




「抱」Root伸出前爪,抚摸着黑豹胸口的那撮白毛。




 




「额」Shaw用力甩头,身体软绵绵的晃动了几个来回。「你说啥?」




 




「抱」向往常一样,她把重心移到后腿,沿着黑豹的肌理,慢慢向上攀爬。在她宽阔的后背上缓缓趴下,前腿环抱着她的脖颈「困了」她悠悠说着。




 




「不和孩子一起睡了?」Shaw站起身,脑子还有些迷糊,晕晕的。




 




「你也是孩子啊!」她玩笑着说。




 




「屁嘞」Shaw看了眼缩成环的小黑豹,双眼紧闭着,明显没有听到她们的对话,这才转过身,向自家笼子走去。自然,向前走的黑豹看不到白猫回过头,朝着两只黑团子眨了眨眼。




 




只是这一个满带笑意得眼神,给了两个装睡的孩子莫大的信心。她们还小,妈妈用了十年才学会的如何去爱大锤妈妈,那些心得与体会,需要她们用心领悟。




 




漫步在月光下,白猫的小尾巴来回晃悠着。「Bear?」Root抬起头,轻声叫着。




 




「这么晚还没睡啊?」Bear站在铁笼口,像一个高傲的守护者。




 




「你不是也没睡吗!」这话是Shaw说的。




 




「十年了」Bear仰望着月亮,说话的语气格外感性。




 




他来到这个动物园有十年了,时至今日,他清晰地记得追着白猫跑着咬的初次会面。他是优秀的军犬,自然无法容忍小型猫科动物的抢食,这要是传了出去,他的狗脸都丢光了。再加上,被转到新的环境带来的不适,加剧了他的焦躁情绪,才会仗着自己高大威猛,对一个小崽子下口。




 




「还得谢谢你呢!」Bear对Shaw说道。




 




「谢我啥?」今天怎么都和她说谢谢,难道这狗崽子也要说什么爱不爱的不成。




 




「谢谢你给我那口」要不是因为黑豹予以他的重击,他还是那个自以为是,唯我独大,在小小动物园里霸道横行的恶霸。只有重度打击,才会给与你的人生带来最大的转折。




 




「你要是好那口,我不介意再来一次」Shaw笑着说。




 




「乱说」Root拍了Shaw一下。她生怕那黑豹来真的,心有芥蒂,要给她连本带利的讨回来。那一口的事情,Root是知道的。原本以为,她会记恨着军犬一辈子,若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弱成那样子,连走几步路都会疼到发抖。还幻想过黑豹回来后,踩在她的背上,鄙视军犬的画面。可是,当这一切切实发生后,她的心里只有释然和感怀。那军犬没错,猫与狗本就是对立的,尤其是因着她抢了狗的食物,才引起了一番争执。这一生,除了黑豹,没有谁可以跨过异族的门槛……




 




「开玩笑不可以啊!」Shaw翻了个白眼,怎么能在蠢狗眼前打我,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你都不计较了,我还抓着不放,岂不是我小心眼给你添堵?




 




「嘿嘿」军犬傻笑着说「十周年快乐」




 




Root直视着军犬,微微一笑「周年快乐」




 




「你们真是」黑豹忙着抖鸡皮疙瘩「恶心死了」




 




「不要吃醋啊!Sameen」又是千回百转的小颤音,黑豹一听抖得更厉害了「我也会和你说的,怎么能忘记祝福你呢?」




 




「才不要听嘞!」那你竖起耳朵做什么?




 




「愿你,清平喜乐,一世长安」她紧贴着她的耳廓,轻声说道。




 




「真是的,听不懂你说什么!」那小耳朵一颤一颤的,煞是可爱。




 




———————END———————




 




 





评论

热度(72)

  1. 太古哈默 转载了此文字
  2. 慕溪Shoot2319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Shoot2319 转载了此文字
  4. 孩儿Shoot2319 转载了此文字
  5. 哈默Shoot2319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