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She’s not dog」/Shoot

Shoot2319:

「She’s not dog」/Shoot








灵感来源: @门徒  想自由 /侵删




视频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73311/




日常向/傻白甜




时间点:Shaw回归后




 




————————————————




只有你懂得我




所以你没逃脱




————————————————




-You two have a unique relationship, don’t you?




-I’m trying to figure it out too.




————————————————




 




Shaw从睡梦中醒来,感受着阳光透过窗缝落在脸庞,便知道那女人又一次扔掉了她的闹钟,上周新买的那个。伸出手臂在枕边摸索一阵,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果然,电池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为了防止那女人心血来潮地玩手工,前特工特意套上了保护壳,可还是挡不住技术宅的心灵手巧。




 




说起来,她都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突然有一晚,那女人敲了她家的们,看在她伤痕累累、不堪一击的面子上,Shaw原谅了黑客深夜的叨扰,还大发慈悲的为她包扎了伤口,美其名曰日行一善。后来,那女人愈加放肆,可以说是变本加厉。很多时候,都是忽略了房门,直接爬窗进来了。Shaw也觉得自家室外面积太小,对面邻居都在阳台养鸽子了,于是,也为自己的安全屋加上了小型看台。虽然没有鸽子,偶尔也能把Bear放上边养着。说出去可比鸽子拉风多了。




 




那女人有了新的平台,更是来去自如,在前特工睡熟之际,裹挟着冷风就爬进她的被窝了。Shaw自然知道钻进她怀里的女人是谁,可因着白天的任务强度太大,全身无力,享受着睡神温和地召唤,也无暇推开,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着。




 




可是,谁知道那女人竟然如此理直气壮地得寸进尺。虽然她知道,精神病或许都有些特别的嗜好,可是扔她的闹钟又是什么习惯?要不是上个月进浴室后,发现忘记带浴巾,又开门走了出来,她根本不会想到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高个子女人,竟然喜欢站在窗口观赏着她心爱的闹钟从坠落直至粉碎的全过程。嘴角还带着孩子气的笑容。亏得她以为,那闹钟是被Bear叼走的,还骂了军犬好几次。




 




「Oh」Root回过头,自然看到了面无表情的前特工。她拍了拍手,笑得人畜无害,好像自己什么都没做。「闹钟,不小心掉下去了」




 




难道是它自己想不开,要跳楼不成?Shaw深吸一口气,她想揍人,拳头发热手臂发痒的那种想。




 




作为优秀特工,最怕的是什么?是习惯。一件事,一旦习以为常,便会逐渐放放松、适应,甚至是享受。




 




每次黑客闯入后,Shaw总会严防死守保护自己的闹钟,就差藏在内衣里了。她不是没想过这招,但是闹钟的体积太大,尖锐的棱角也不算安全,很有可能划伤她的皮肤,才不得已怏怏作罢。可是,家里和战场不同,Root也不是无关号码,纵然是心有防备,还是不免疏忽。她的闹钟换了一个又一个,自己都数不清了。为了防止被店主记下,甚至要骑着自行车道新泽西的超市,就为了买个闹钟。好吧,超市旁边餐厅里的薄饼也挺好吃的。有时走过街边的草坪,还能看到散落的零件。




 




天才黑客也许都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癖好,毕竟她是天才,她只能这样自我安慰,合理化自己对于Root的容忍。就连看Harold的眼神都变了,总是不免带着探寻与猜测。也不知道Harold会不会扔闹钟,可能和Root一样,睡熟了会不自觉的伸出舌尖。她可没有偷看Root睡觉,只是某晚起来喝水,无意间瞥到的。那女人缩在床脚,窝在被子里,蜷缩着身子,只有小脑瓜暴露在外,摊开的头发还有些凌乱。最令她意外的,还是Root睡熟后的表情,应该说是面无表情,没有了往常的调笑和放松。但那抵着下唇的小舌尖实在是太违和了,完全不应该搭配这样冷淡的表情。后来,Shaw总会起床喝喝水,夏天了,比较容易口渴。




 




两个女生住在一起,纵使是天才黑客和优秀特工,也会有些不可避免的小摩擦。Root很会撩火,会让Shaw在不自觉间、短时间内握紧拳头。可是,结果总是莫名其妙。不论那事情谁对谁错,Root总会在Shaw抬起拳头或者说了什么口无遮拦的重话后,乖乖承认错误,还是低着头手足无措的那种类型。看着黑客把自己缩成个团子,轻声细语地自我剖析,配着她独特的小颤音,絮絮叨叨说着自己的缺点,Shaw只觉得全身无力,那拳头也只能耷拉着,和橡皮糖一样。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问题」Root总会用这句话作为双方冲突的结尾,然后……双手便会精准的触碰到Shaw的手机,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在第一次看到如此柔弱的Root时,Shaw直接傻掉了,愣在原地和稻草人似的。直到察觉手机被Root拆成了常用零件,螺丝、电路板、传感器、摄像头、电池……被整齐地码放在地上,才意识到,这他妈的是我的手机!




 




再后来……简直就是噩梦。




 




「呜嗯」听到这声叫唤,Shaw才反应过来Bear的存在。她一个人住有些无聊,总会在任务过后带着军犬回来解解闷。Bear也喜欢她,喜欢和特工睡在一起,这点Root和Bear很像。不过,不同之处在于,Bear睡在被子上,而Root喜欢睡在被窝里。




 




她们某次争执就是因为Bear。夜深人静时,Shaw的房间又没有开灯,当疲惫不堪、昏昏欲睡的Root摸索着床沿,但触手可及的是毛茸茸热乎乎的软绵绵时,吓得一个激灵,直接尖叫出声。




 




Shaw因为被吵醒了而恼怒,而Root这才知道自己一直睡的可能是狗窝,一番孩子气的争执过后,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地上,谁也不看谁。Bear可是相当无辜,自己睡得好好地,就被人类非礼了,被摸了还不算,黑客小姐竟然会掐他,现在还有些疼呢!




 




「哼」Shaw哼了一声,拍了拍Baer的头,嘱咐他继续睡,随后,也把自己闷到被窝里。可是,听到床下传来悉悉索索的塑料与金属的碰撞声,就知道,自己又毁了一台手机。明天又要起床去买闹钟和手机了。这次不能去薄饼店旁边那家超市了,已经去过两次了,换牛排店对面那家吧!




 




Shaw也知道,自己有些考虑不周。任谁知道自己睡得地方之前是狗睡的,都会有点不开心吧!可是,她不得不承认,Root和Bear真的有些像啊!都会睡在她的身旁,睡熟后还会吐舌头,自带破坏大王属性。只不过,一个喜欢咬鞋子、拖床垫,一个偏爱扔闹钟、拆手机而已。




 




Shaw想着,也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早上醒来时,Root已经不在了,Shaw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了,晚上有没有好好休息。不过,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还是有些意外的。那是Root第一次在争执过后,为她把手机组装好。可是,当她拿起手机看到后盖上的猪头画像,并在猪头旁标注了她的名字后,直接把手机摔了,碎碎的,就算是Root也拼不起来的那种碎。




 




「幼稚,幼稚,幼稚的老女人」那一整天,Shaw只要闲下来,Bear就要听着她无止境的碎碎念。




 




不过,后来的事情,谁都有些意外。




 




Shaw在床边加了一块垫子,并剥夺了军犬上床的权利。在她铺平新床单后,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要这样做。她并不欠那个女人什么,甚至可以说,那女人欠了她多个闹钟和十几部手机。




 




两人总是这样,因为一点小事开始冷战,Shaw会在擦枪的时候心中想着恶毒的诅咒,类似于再让你睡我的床我就不是肖大锤这样的话。而Root还是和往常一样,极为顺手地拿过特工的手机,拆了装,装了拆,最后,将一堆除了她谁也认不出的零件一股脑的扔进垃圾桶。




 




Bear见证了两人多次的分歧与争吵,狗都烦了。翻了个白眼,继续打滚,反正她们晚上还是会滚在一起,就算真打起来也没有我睡床的份。




 




Shaw挠了挠头,看着床底下瞪大眼睛望着她的Bear。那女人也是如此,喜欢瞪着眼睛看人,一眨不眨的,偶尔闭目养神时,都能感觉到自己要被那女人看穿。




 




「嗯呜」这声音,要多委屈有多委屈。Shaw这才想起来,Bear还没有吃早饭呢!记得昨天电联那个女人,有空给她带点狗粮回来,特工有任务,根本来不及。可是张望着空旷的屋子,好像没有狗粮的影子。再加上昨晚她过来时已经是凌晨,应该和她一样,没时间买吧!




 




「看来,你只能喝水喽!」Shaw玩笑着说,起了床,伸了个懒腰,径直走到养狗专用台。是的,养狗专用。虽然Bear睡在屋里,但是食盆、水盆、浴盆、便盆都在室外。即使她并不算个细腻的女人,也无法忍受卧室里飘荡着异味,尤其是在有那个女人的背景下。




 




推开门,Shaw有些怔楞。她记得,食盆里的狗粮数,她一只手就能数清楚,可眼前满盆的颗粒和大型骨头又是怎么回事?Bear兴奋地叫了一声,直接冲进了阳台,吃饭的时候尾巴都快摇掉了。




 




她可能睡得太熟了,知道是那女人,也没有设防。甚至没有听到她收拾阳台的声音。所有的塑料盆都被换成了木制品,更沉重了些,不会轻易发出声响,不算宽阔的空间里,还被铺上了软垫,大大降低了Bear制造噪音的可能性。




 




都是,她做的吗?




 




Shaw走回了卧室,自己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作为专业特工的警惕性飞到哪里去了?




 




当她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和房门门梢的扣动声,径直跑到冰箱旁,拿出了最顺手的武器,并将自己缩在床边,尽可能隐匿自己的行迹。可是,当她看到Baer兴冲冲地跑到门口,跳起来不停地挠门,就知道门外是谁了。她放下手枪,松了一口气,还好,我的警觉性还在,还是那个优秀的、完美的专业特工。




 




这是Reese第二次闯进Shaw的房间,上一次是因为被Root掳走失联,这次是为什么,他也不知道。只是Harold告诉她,Shaw的手机一直关机,10点了也没有出现在地铁站。自从小分队经历过Shaw的那次失踪后,大家都有些过度紧张了。尤其是Root,只要有空就会守在Shaw的身旁,寸步不离,除非任务需要。




 




一开门,就被Bear扑了个满怀,差点倒在地上,手中的枪都拿不稳了。这样子多少有点狼狈,只能朝着Shaw尴尬地笑笑。




 




「你怎么过来了?」Shaw看着一人一狗在卧室里转圈,随口问道,顺便穿上裤子。




 




「Harold联系不上你,有些不放心,让我来看看」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Shaw说着,走进卫生间洗了把脸,她本想冲个澡的,可Reese在这,多少有些不方便。再说了,他匆忙赶过来,可能会有什么任务。




 




「有号码了?」她擦干后,走出了卫生间,径直走向餐桌。看着餐盘上的火腿三明治,点了点头,今天的早餐她很满意。她可不像那女人,吃点西兰花,垫点红苹果就饱了。




 




「没有」Reese看和Shaw摇摇头,「今天很安静」Shaw一听,更是悠闲,坐在椅子上,背对着Reese吃着三明治喝着果汁。她可不想把三明治分给Reese,就算他没有吃早饭,正饿着肚子也不给。




 




「那你来找我干嘛?」嘴里咀嚼着大块火腿,含含糊糊地说。




 




「就来看看你」Reese可不能说出担心你这样的话,Shaw不爱听这些,会显得她很逊。




 




「都不带礼物吗?」Shaw喝完了果汁,回头看着Reese,那眼神,典型的不怀好意。




 




「额……」Reese一愣,自然知道Shaw的意思。他腰间的那把M2000,Shaw可是惦记很久了。




 




当Shaw得意的紧握着那把M2000时,Reese真的后悔了,好像亏大了。但至少Shaw没事。他们不能再失去任何人了,不过回去后要和Harold说清楚,他损失了一把M2000。以后这种任务要让Lionel负责,Shaw再怎么丧心病狂,可不会抢警员的配枪吧!




 




「对了」Shaw又想起了什么「把你手机给我」




 




「啊?」Reese虽然疑惑,可还是递给了Shaw。




 




「嗯,我的手机被Root拆了,借你的用几天」




 




警探先生分明听到了这句话背后的潜台词,借我用几天,我就不还你了。「你让Harold再给你改一部」Shaw有分寸,不会买了手机随便用,都会在经过黑客们的改造后连入内线。Root也是一样,虽然喜欢外部销毁她的手机,但总会谨慎处理内部资料,抹去所有信息后再扔。她其实可以买一部新的,再去找Harold改造,可是这个月已经找了4次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再麻烦队友。




 




「你只有欺负我的本事」Reese无奈地摇摇头。




 




「哎呦,小亲亲,可不要哭鼻子」Shaw说着,低头给Harold发了一条信息,让他安心些。「你还有爱你的Bear」




 




配合着女主人的话语,Bear又扑到了Reese身上,伸出舌头舔舐着,向男主人表明自己的心意。




 




「好了好了」Reese推开了Bear,整理下着装「你没事就好,我先回去工作了」他是在警务执行过程中偷跑出来的,出来这么久了,怕Lionel一个人顶不住。




 




Reese拍了拍Bear的头「我不会有事的」在他打开房门的那一瞬,Shaw突然开口说道。她懂得队友们的患得患失,也明白他们在担忧些什么。不然,也不会放任Root闯入她的私人领地,毕竟,她还欠她一个解释,关于那个吻的解释。幸而,Root没有追究,也没有勉强,一切如常,她们只是偶尔睡在一张床上的同事。




 




「好」Reese点点头,她明白Shaw的想法,他们都明白。




 




没有任务的上午,使得Shaw有些不适应,只能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玩枪,那把M2000被她拆了装、装了拆。来来回回好几次才反应过来,这举动怎么和Root有点像?




 




呸呸呸,我才不像那个坏心眼的女人。明明是Bear和她像才对。




 




他们都喜欢睡在她的床上,喜欢来回乱跑不知所踪,喜欢搞破坏,把她的物品毁的一团糟。睡熟后,还都会吐舌头,一点也不美观。




 




可是……Shaw看着在地板上追着网球来回乱跑的Bear,Root不喜欢玩球,更不会追着球跑,若不是任务需要,她连动都懒得动,因为她的心脏不允许。Bear喜欢吃肉,无肉不欢,可是Root不能,她需要坚持食用低脂肪、低热量的食物,就连低度酒精都不能乱碰。在一次假扮销售职员的任务过程中,只不过喝下了一杯红酒,任务结束后,黑客就陷入了昏迷,跌倒在她怀里时,激烈的心跳声像摇滚打击乐一样吵闹,Shaw听着心烦。Bear不懂所谓的补偿,也不会明白被他咬坏的鞋子就不能再穿了。Root则不同,每次争执过后,Root都会主动道歉,会为她做早餐,直接包揽了所有的家务,包括清扫Bear的窝。即便她不喜欢睡在Bear睡过的床上,还是会为Bear买狗粮,买玩具,并让他的小卧室焕然一新。Bear喜欢和她一起玩球,还会缠着她一起玩,即使她有些累了。Root永远不会勉强她,即使,是她主动吻了她,也不会缠着她要一个为什么……




 




Root有时和Bear有些像,可是,她不是Bear。Shaw意识到,自己可以接受Root留宿,吵架时强忍着给她一拳的冲动,心甘情愿的买回闹钟给黑客玩,将手机放到触手可及的地方让她拆……都不是因为,Root像Bear,Root is not Bear。




 




床头柜上的闹钟不知道在哪里四分五裂的躺倒……她其实懂得,一直都懂得,为什么Root会这样做。Harold私底下和她谈过,在她失踪期间小分队的情况,自然也包括Root过激的举动。




 




她竟然傻到用自己的性命威胁TM,只为了获取位置信息。如果,一不小心,掉了下去,粉身碎骨的,就不会是闹钟。时间,也会终止在落地的那一瞬,就像闹钟的指针,再不会转动。




 




如果,Shaw这样告诉自己,如果那样的事真的发生了。她可以到商店里买回一个个Root吗?怎么可能,那样的Root只有一个啊!她突然明白了什么,连外套都没穿,直接跑出了屋子,还是Bear站起身子关的门。




 




Root回来的有些晚,意外的是,屋里的灯还亮着。往常这个时间点上,Shaw如果没有任务,肯定已经睡了。




 




难道,出了什么事?心中的担忧不断扩大,攀爬的动作也在不断加快,心脏不断收紧,可她知道,不能停下。




 




在她径直冲进卧室时,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一个个闹钟被Shaw整齐地码放在地板上,滴滴答答的转动着。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了吗?」Shaw问道。




 




Root翻了个白眼,这么多闹钟看不到我瞎啊!




 




「我在这」Shaw手捧着闹钟,站在Root眼前。




 




Root还是没有说话,她不瞎,看得到。只是不懂Shaw在做什么,前特工到底在玩什么?




 




「闹钟还在走」嘀嗒,嘀嗒,一声声传入耳。




 




Shaw走进了一些,将闹钟放到Root手中,然后,推着她走到了阳台上。




 




「家里还有很多,你可以随便摔,随便扔」说着,握着Root的手腕,一个使力,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它碎了,表停了,可是时间还在流逝」Shaw的嗓音低沉「我就在这,时间并没有停滞,你也没有从天台坠落,现在也不是梦境」




 




是啊,闹钟记录着时间的流逝,但不意味着,它象征着时间的流逝。即使没有闹钟,没有钟表,没有计时器,时间依然在流逝。




 




「Shaw?」Root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腕,但终归是徒劳。她的力气总是比不过特工。




 




「我就在这,这不是梦」她忘记听谁说过这样一段话,美梦里的时间是停滞的,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永远留住美好的。所以,Root才会不停地损坏闹钟。




 




「感觉到了吗?」Shaw确实有些吃力,Root太高了,她从后方环抱着她,根本看不到眼前的景象。只能感受着怀中那人身体的轻颤。




 




「Shaw」Root这一声喊完,便脱力了,直接跌坐在地上,幸亏有软垫,也不会很疼。Shaw也蹲坐在Root身旁,将她搂在怀里。




 




这是Shaw回归以来,第一次见到Root哭。这一瞬,她确信,Root不是Bear,他们一点也不像,一点也不。




嘀嗒,嘀嗒,嘀嗒——表针仍在顺时针转动着。




 




————————END——————





评论

热度(232)

  1. AurapporoShoot2319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