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那些年锤锤错过的图灵根32

emotion_断亦尘:

     诈尸╮(╯▽╰)╭




     po主缺爱系列不准打!




     给一发糖糖张嘴!





————————我是正文——————————







     

      感情是负担,是累赘,是不可控的未来,是没有未来的绝望甜蜜。Sameen Shaw曾经庆幸自己不会被这些无聊又致命的东西困扰,她的第二轴在她出色的特工生涯中成为极好的自身条件,也为她的人生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就好像人性尽失的黑客杀手自作多情又心甘情愿的爱上她一样,这种危险又奇怪的陌生情绪也同样从她早已荒芜的情感世界冒了头,她更愿意相信这是诅咒,来自她们这些人不得善终的诅咒。









       地下铁站。








       用力 挥拳,击中目标,沙袋不停摇晃发出可怜的不堪重负的声音,黑色工装背心的特工浑身已被汗水浸湿,缠着拳击绷带的拳头不停的挥出收回,Finch僵着脖子半侧过身瞥一眼车窗外面几乎可以用残暴来形容的人,有些小心翼翼开口:“Ms.Shaw?如果你有任何不高兴可以试图和Ms.Turing进行一场尽量没有伤亡的谈话,关于Mr.Reese和你共用的健身器材更替问题在我们暂时没有资金的情况下可能并没有条件讨论……你懂我什么意思吗?”




       窗户外的人影停了下来,胸膛微微起伏,她低头缓缓解开手上绷带,抬手扶住不停摇晃的沙袋,然后转身去了简易卫生间,背影看上去有些异样,Finch缩缩脖子将眼神收回到电脑屏幕上,




       “你上次才给Reese买完新的榴弹炮我记得。”悠悠的平静过头的口气




        “……”Finch后背一僵,眼角嗖的一下瞥过去只看见转角处消失的马尾,然后强装镇定的回答,“那是武器库必要扩充,由于你上次孤身一人进入音乐厅身陷险境Mr.Reese前去接应带走了一支,Ms.Shaw?”




        没人理他,大学教授听见角落一声不算安慰的低唔,侧脸给了趴在垫子上的军犬一个眼神,换来军犬又一声低唔然后低下头下巴搭在交叉的前腿上一副无辜模样。




       没大没小!




       连Detective Fusco都看得出来小波斯人的不痛快谁还会眼瞎不知道Sameen Shaw的心情最近不是那么美妙,当然,对比一下曾经吃不到牛排肚子饿差点任务把目标揍哭的她,现在的特工最多遇上抢劫什么的把人打的满地找牙而已,性质已经改善很多了(有吗?),这些得归功于他的潺潺教诲Finch不得不在心理安慰自己,不过介于这次事情有些特殊性质,Finch不得不选择花式沉默。额,你总不能去掺和俩个女人之间的感情吧,一个女人就已经足够了何况这俩个一个比一个更让人头疼?




       几分钟后Shaw从卫生间出来,湿濡的黑色发丝贴在脸侧,看上去像是刚刚简单清洗完毕,她从地铁车厢后面走进来绕到Finch身后抬眼扫过身侧的五六台显示器,理解不了上面一堆数据的翻了个白眼开口:“程序比起枪械冰冷多了,只是枪械直观可以杀人,而你的程序则是救人。”




      Finch对于她愿意讨论这种问题十分意外,但是只是僵着脖子半侧身看了她一眼就继续回头敲击键盘:“程序可以思考,而枪械不可以,你并不可以一概而论,至少你的枪也可以救人,而Samaritan也可以杀人。”




       Shaw卷着背心肩带淡淡回答:“如果Samaritan的制造者也是出于你一样的想法和担忧,那它也不会杀人,如果我并没有离开ISA,我依旧打着救人的旗号杀人。”她的口气没心没肺到极致,然而Finch并不能反驳,




      但是他找到她不一样的侧重点,有些迟疑的问她:“Ms.Shaw?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确实觉得你现在的行为是可接受赞扬的正义的召唤?”




       那货一边从后面的铝合金柜子里的翻出各种热武器一边摇头晃脑翻白眼,脸拉的和要债一样:“哦,得了吧Finch,你我都知道我只不过混口饭吃,这工作和专柜小妹那种蠢爆了的工作比起来至少我还可以突突突!……哦,还有bear。”




       Finch咧咧嘴,声音小的几乎可以无视:“哦,看来你还是一样嘴硬心软,不得不说这性格有时候确实很可爱……”然后在收到Shaw疑惑的反应之后赶紧转头继续敲键盘,他并不想用可爱这种词当着她的面夸她,至少估计这会被温柔的婉转的当成嘲笑,而他也并不是Root,一点也不觉得挑战人型凶兽的前ISA特工感情极限很有趣。但凡会造成人员伤亡或者暴力伤残事件的事情Finch都不喜欢。注定温柔的男子啊。










       Turing部分






       她将办公室需要的文件整理得差不多安静坐回椅子上,明天就是星期三也就是她不得不和她暴脾气的女朋友分开的时候。虽然在和好之后还是选择进修但这不得不说是她对现状的妥协,老实说Turing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但是却是当前最好的决定,虽然她确实有一种不太清晰的异样危机感不知从何而起。




       翻出手机通讯录她指尖定格在Reese的名字上突然想起来那个人不是太喜欢她和Reese的关系,Turing不知是笑是哭下拉通讯录然后停在Zee哪里,这孩子那天回去后听说乖了不少,已经几天没有缺过课了,




      翻来翻去找不到可以帮忙的人,她搬起打包好的文件和书决定自力更生,将单肩包挂在肩处她不得不微微耸起右肩吃力的踩着细长高跟鞋往外走。如果不是这份尴尬的重量Turing觉得自己在独立这方面还是很厉害的,介于她有女朋友的情况下。




       她会去大概三个月的样子所以办公室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给Zee的文件已经拿去,剩下的是她一些无关的关于第二轴人格障碍治疗的小想法,虽然感觉并没有多少用。Turing手腕被箱子压的有些疼,开门异常吃力的心理医生有些许质疑今天仍穿着高跟鞋是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她一路磕磕碰碰进了电梯然后口袋一震似乎是手机响了,放下箱子揉揉手腕摁下一楼后掏出手机发现已经信号微弱,显示的是未知号码。也许是骚扰电话,也许是她某个病人,但是现在她都没有办法回电话所以医生放回手机准备上了地铁后再说。








       广场上,






       Fusco离很远就认出了Turing医生,毕竟长得漂亮身材高挑气质又好的女人并不是满大街都是,特别是Turing又是如此鹤立鸡群。他站在车边挥挥手引来女人棕眸明睐的注视,然后发现女人似乎并不是太优雅轻松的状态,不过不得不说,他一边跑过去接她一边想香蕉坚果巧克力这次的状态比上次他见她好多了,所以美人还是笑起来好看。




       “喔!你搬了不少东西,这么多文件快赶上我要交给那个女上司的文件量了!”Fusco接过箱子细心的看见女人手腕处被压出的红痕,在纤白的肌肤上异常明显,配上医生一脸温柔如水的略微感激的羞涩表情,他瞬间觉得男人之心澎湃,特别是那双现在看起来真的人畜无害的漂亮棕眸里盛着自己高大英俊的身影时,他觉得自己几乎是全扭腰最成功的男人。“这可不是轻松的分量!”




        Turing莞尔一笑甜糯的声线将警探周围的空气都染上好心情的椰果香,“这是个惊喜,我不知道你会来!”椰果味果冻奶昔,嗯,Fusco盯着她唇角的弧度给她取了一个新外号:“哦,得了,如果我知道你需要帮助没人叫我我也会来的。”




       他托着箱子摇摇晃晃走回车边有些滑稽的单手抱着箱子夹在自己有些丰润的腰?或者是肚子的位置,打开后车门,将箱子丢进去,然后龇着牙示意Turing可以上车了。不小心撇到路人鄙夷的眼神,




       得了吧,谁规定长的挫车子旧就不能带走一个美丽优雅的职业心理医生?这些猥琐的男人!Fusco恶狠狠的回瞪那人一眼然后捋捋三天没换的棕色过气西装外套领口,不小心,真的是不小心露出证件,然后得意洋洋的看见那人收回鄙夷的目光被自己的威武霸气吓到,也不管他又把目光投向“可怜的”美丽心理医生身上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替Turing拉开车门。




       Turing坐上副驾驶,然后警探绅士的关上车门坐回驾驶座发动车子一脸骄傲的就差吹口哨的开走,车上这么多天除了罪犯之外唯一的女性不由浅笑问:“是Shaw让你过来的?”




       Fusco耸肩:“是帅高个儿,他今天给指使去追小商贩线人了,不是个轻松的活他得给困一天,谁让他得罪了上司。”然后从十字路口拐弯,Turing掩住异样的失落低头系上安全带:“他可真贴心。”




       望向车外发现并不是回家的路线而是去唐人街的方向,不由皱眉回头,




       感受到她的疑惑,Fusco立马回答:“哦,我忘记说了,内什么,他说完后Shaw给我打电话让我把你接去地下铁哪里,也许她想你和她一起下班……如果她管这个叫工作。”




       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Turing点点头唇角的笑纹加深了些许:“谢谢!”




       Fusco一边开车一边看她一眼语重心长的说:“老实说你这样也挺好,对吧,温柔就温柔,绝不掺着吓死人的举动。我快要习惯了。”




        Turing有些惊诧,然后抿抿唇纤细指尖无意识捋过安全带,张张嘴将吐到嘴边的话换成另一种模样:“我觉得我并没有变很多。”然后敏锐的捕捉着警探所有的神情,不出预料警探反驳:“魔女变天使……除了外形,嗯,再加上你依旧喜欢波斯人。”




        然后后知后觉的警探顿了一下瞥一眼她试探的问:“额……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Turing眨眨纤长的睫毛缓缓摇摇头,轻轻的温柔道:“没有。”转头将眼底的了然藏于情绪下归于平淡。




  











       温柔是相对的,没错!






       枪械拆卸声持续了很久,声音也大的奇怪,直到Finch受不了背后伴随着金属摩擦声而来的无法忽视的怨恼。直到Fusco抱着箱子和那个能解决问题的人一起走进来。




        “嘿,快接着哥还要回去干活呢!哥不想和帅高个儿落得一个下场满城追着线人跑。”警探还在叽叽歪歪,Finch正准备出去接一下,身后的怨气散失的一干二净,特工放下枪械闪身出了车厢大步迈过去。老天,就需要Turing一个出场就能安抚她。




       看着大步走近的人Turing缓缓扬起难以自抑的笑意,然后在特工冰冷着脸走进她身边三米的范围清晰的感觉到这人不明显的急切,“嘿~下午好!”她带着尾音的嗓音好听的很,Shaw止住抬手拥抱的动作将Fusco手里的箱子接过来,轻轻回一句:“下午好。”




       警探狠狠翻个白眼:“我从来没有见你冷着脸还愿意和人打招呼的样子!”然后收到特工冰凉的看傻蛋的眼神……他们到底知不知道他们俩看人的眼神特别让人冒火?




      “嘿!有没有人管管他们!我是说,眼镜儿和椰果味爆q奶昔你们俩能不能告诉他们这样看人很欠揍!”




       Finch姗姗来迟的躺枪,Turing不得不止着唇角的笑意手掌勾上特工手臂贴近她看着Fusco:“你是说还有John?”




      “OK,你快回去吧!”Shaw不给他任何机会谈起Reese转身就要走,Turing轻轻用力,止住她失礼的动作:“Sameen~你得表现出善意。就像我们说好的?”




       谁在乎这傻B善意?Shaw翻个白眼,Fusco抬手无奈道:“拉倒吧,我要是看见她那天不取笑我不打击我,偶尔不冷暴力我,我会以为又一个失忆的出现了,你们还是好好的憋吓我!走了……”








       Fusco走后Finch发现自己尴尬的站位问题。于是他就只好打了招呼回去带bear准备等会儿就走。“我是想说,让你帮个忙。”Shaw走进来放下箱子,语气前所未有的尴尬,“也许我可以原谅你又买了武器给Reese。”




       Finch第一次听见Sameen Shaw在除了吃这方面有其他请求,注意,是请求!就好像不受待见的铲屎官那天突然发现自家皇帝愿意让自己摸耳朵抱抱了,这是什么破比喻?不要在意这些细节,Finch压制住自己的小激动缓缓让自己表现亲和一点:“嗯?”




       可是吾皇还是羞恼了,Shaw扯扯衣摆抱臂深吸一口气黑眸盯住他,多多少少Finch嗅到了视死如归的感觉:“借钱!”




       “……”




        “……”




        修眉一挑,黑眸变得危险:“有问题吗?”声线都掺着不多不少刚刚好的胁迫味道。




        Finch从震惊状态回神,然后张着嘴瞥一眼窗外某位听不见他们说话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奇怪表情的女人,他打赌他现在的表情一定非常奇怪,嗯,对的,也打赌奇怪的原因一定也和这个女人脱不了干系。




        “借多少?”聪明的人从来不会多说话,他麻溜的收回下巴内心的崩塌在努力重建,尽量让自己一脸真诚。




        Shaw偏偏头,像是在思索什么然后最终放弃了,“我知道所有餐厅不同牛排的价格,但是我不知道如果哄女人包下一个餐厅需要多少钱,这种事情我通常不干涉……如果有需要应该都是上面做。”




       Finch觉得自己也许会在今天刷新一下过旧的关于Sameen Shaw的资料bug,“恕我冒昧,你是打算包餐厅浪漫一下?”他发誓他真的很真诚,




       然后发现他家这位黑脸特工黑眸如鹰冷漠的盯着他,沉默到气氛压迫……然后不小心看见这位似乎红了脸。好吧,约会白痴。




       “这不是浪漫!”Shaw吭了半天憋出话,瞥一眼窗外好奇他们谈话的女人,“我并不……算了!”




         她最后还是泄气了,挣扎于她不擅长的东西还需要解释这种无聊的行为,Shaw还是放弃了,




       Finch好心好意道:“恕我直言,你从哪里学的?”怎么看Sameen Shaw都不是那种会带恋人浪漫的人。




       Shaw坏心情的拍在箱子上翻个白眼:“天哪这主意简直……烂透了!烂透了!……该死的电视,餐厅……管他是什么,该死!”她实在不想埋汰自己但是,越想越糟糕的感觉,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蠢蛋……这操蛋的感觉,要是单纯是Root就不用这么麻烦了,那个女人恐怕只要自己主动把她压在某个小巷子里的墙上来一发就能心满意足!(你会后悔的)




       不得不说这种情况Finch还是忍不住想可怜一下他的员工,“额,你为什么不坦白沟通的需要,你知道她现在的身份是心理医生,也许直面沟通的需要对你们俩都好呢?……我的意思是,你直接和她说。”在目睹Shaw认真思考消化问题的蠢样后他放弃了书面说法,




       “你们俩说话的样子真像!”Shaw的表情也许可以理解为鄙夷,鼻翼微微动了动撇过眼发现外面那人正准备走进来,瞬间盯回Finch,警告的意味不明而喻。




       Turing的高跟鞋敲击车厢的声音和敲击地面的声音不一样有些深沉的紧绷,但是由远及近独有的气味还是让特工感觉到淡淡的亲昵。“嘿,你们似乎有了争执,有什么我可以帮忙吗?”罪魁祸首一脸让人无法怪罪的温顺,虽然不想承认,竟然会有一丝丝蠢得可爱的感觉。




       Finch只来得及“额……”了一下就收到Shaw一记眼神,至少得有人走一步吧?“我有点忙,先走了。”起身就要走,Shaw双臂撑在身后桌子上一用力坐上去抱臂看着假装收拾东西的Finch,眉梢的弧度有趣的表达了什么——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东西?




       这是威胁!他发誓这是威胁!有哪家员工会这样面对面毫无顾忌的拿着老板的工资威胁老板?Finch僵硬地缩缩脖子放弃反抗大义凛然的坐回去打开笔电:“额……我给Mr.Reese订的总统套房原来是给他休息放松用的,现在他打电话说今天晚上加班正好Ms.Shaw的房租似乎到期了不如今天晚上就将就一晚……嗯?”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除了对那个美丽的红发女人之外最大的骗局!




       他有些可怜的递给Shaw一个“我尽力了”的表情,然后收到Shaw重点错的一脸怒气:“为什么我和Reese的待遇差这么多?我以为他和我一样喝的都是俩元抛的酒谁知道他还有总统套房休息!”




       她是不是没救了?Finch有些绝望的拉下眉毛。




       倒不是特工蠢得厉害,只能说Turing太过聪明,棕眸扫过这俩人的表情,自然Shaw的表情可以略过不想承认但是在这种事情上面这人的单细胞有够可爱,好好先生Finch的表情几乎可以出卖一切,大致猜到什么的Turing不声不响从颊边染起些许粉致,别过脸觉得多多少少有些感动,但是给她们一间套房是什么意思?暗示性太强以至于Turing只要一想到就止不住脸颊发烫,车厢里未免也太闷了!心理医生有些失措的寻找着窗户(?)




      而在这一点上偶尔开窍的特工注意到她雪白皮肤上不正常的红晕直接表达了自己该有的关心:“嘿,你发烧了?”回神的Turing猛然发现这人精致的立体轮廓放大,好看的唇也近在咫尺,羞涩的下意识往后扬了扬脖子,腰肢上却一紧被拉回这人身边。




       车厢里唯一的男性Finch表示为人师表看不下去,回头收拾东西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我回头给你们短信有什么需要再和我说……”然后起身死不抬头有种大义凛然的英勇就义气势冲了出去,John,救命!




       这样也太尴尬了,Turing回头看了一眼车门然后有些无可奈何的咬着粉致下唇轻声道:“你让Finch先生做了什么?让Detective.Fusco接我就是要单独和他谈酒店的事?”




       哎!?特工蹭住医生脸侧的鼻尖耸了耸发出微尴尬的恼意低哼,不知道是不是在心理埋怨老板的不靠谱:“你在说什么?”




       如果她不想说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Turing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抬手抵住她下巴,特工鼻翼呼出的暖气让她脖颈痒痒的,正准备转移话题,外面脚步声又传来,随后Finch又出现在门口一脸尴尬低头招手:“bear!”




      Turing脚边被某只一直看好戏的大型犬蹭过,视奸了半天差点被带坏的小朋友摇着尾巴念念不舍奔向主人,回头还给了一个纯真的不舍眼神,好吧,Turing感觉,脸更烫了。




      




      




——————————————————————




      浪的有点厉害,不过每次看见上一章热度才那么一丢丢总觉得是不是写的太烂,没有存在感的话实在觉得没有动力,懒了@( ̄- ̄)@




       说实话现在写下去完全是因为有许多一直追过来的不放弃还能看下去的妹子们,虽然看的很淡关于热度这方面(狗屁你就是懒!)




       感觉都会占tag系列啊!捂脸无力呻吟……




        给点留言给点动力吧……啊啊啊啊好累啊!




       给糖给到最后我可是比编剧还良心(抓头发!)




      

     




      




     




      




       

      




  




      




     




      






      

      




     




      




     





      

     



评论

热度(288)

  1. KMBLUE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吏夫海洋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Emo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