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那些年锤锤错过的图灵根33

emotion_断亦尘:

     连夜码字我也是爆肝啦!难道还召唤不会对我的爱?


     爆肝爆字数233333!


     我要剧透到收尾工作了。。。


 


-------------------我是Emo苏你是谁-------------------------------------


 


 


 


    如果我们只能有这样的结局,我只想闭上眼前最后一秒,你还好好的。


   


 


 


 


 


       Turing指尖毫无自知的点着特工小臂,眷念的味道也许不太刻意的明显:“我以为你只是想和我约会,但是显然你并不像这样的人,所以是我误会了吗?”她看着Shaw黑得透亮的眼底闪着也许会揉碎她所有的理智的认真,然后不可自抑的隐隐期待着明显的答案,唇角抑制不住弯出好看的弧度,天知道她对这个人的情感涌上所谓的理智的铉也绷不住的地步,满满的,满满的像棉花糖一样堆住胸口到喉咙的空间,甜的她甚至舍不得呼吸。


 


     Shaw捏住她腰部的力道紧了紧,厚实性感的唇线假装微微不耐烦的抿起掩饰并不想承认的心虚:“随便你怎么说。”然后在看见这女人漂亮的有些晃眼的笑容后,忽视胸口跃动的幅度渐变凑过去张嘴,犬齿咬住美丽医生嫣红的唇瓣轻轻示威的用力,然后在注意女人秀眉微皱止住笑意后松了力道,舌尖安抚似的描过她唇瓣,被意料之中的甜美勾过了神,


 


     显然,医生对她的行为是默许甚至是鼓励的,在受到医生默许的不反抗气息的暗示后,毫无压力的撬开医生已经嫣红如玫瑰花瓣似得唇瓣,然后找到正在找寻入侵者的湿润甜软小舌,仿佛已有共识一样默默缠绕在一起,脖颈处缠上女人的双臂,收紧再收紧,仿佛嘲笑她不敢深入只敢在香软处流连试探。


 


     不知好歹,特工花了一秒钟走神想,然后掌心划过Turing腰际的柔软线条抚上她纤细过头的最后一根肋骨处,拇指贴着她肋骨下线条划过,在她不适生理性收缩一下胸腔后微微用力将她拉进双腿之间,唇上的进攻变得徒然凶悍,Turing只来得及将指尖勾住她脑后发丝间就被她咬住舌头压迫性的深吻起来,这一来一去尚算生手的心理医生就在这局看似敌退我进的交锋中被暗暗逼退一步占了下风。


 


     Turing是个好学生,乖巧也好学,她学到了很多东西甚至包括她这位老师在情事上的习惯,所以在被迫被Shaw吻得狼狈节节败退的时候,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被逼得无法喘息等待着情人大发慈悲一脸不明显得意的放过,而是选择另一种方式反抗。


 


     即使颊边早已绯红,连白嫩的耳后也泛起透粉色,她也并没有用手臂推抵这人暗示自己的低头,没有杀伤力的犬齿轻轻柔柔的却暗示性极强的咬住Shaw的唇瓣,吞咽声和着愈加清晰的水渍声一边磨杀着她的羞耻心,一边凌迟着Shaw的忍耐心。


 


     特工还是败了,憋屈的不得不承认。


 


     她低低的发出不满的声音松开Turing已经红肿凌乱的唇瓣,黑得几乎能吸进光线的眼瞳黏住Turing泛着疲倦和明显笑意的眼角,鼻尖恨恨的顶了一下对方娇俏的小鼻尖:“Finch会扣掉我所有的牛排钱,我可不会让你毁了一切!”


 


不知道是在气恼自己还是Turing的翻了个恼火的白眼推开怀中明显已经香软迷人的身体,跳下桌子马丁靴在地上敲出闷火的咚咚声,Shaw绕过椅子拿起一边挂着的黑色风衣反手套上,衣摆划出不符合她身高的潇洒味道,背影却有几分气急败坏又不得不忍的可爱。Turing一手撑住桌沿将重心倚过去,一边喘匀呼吸一边努力驱散强装镇定的行为之下快要晕厥过去的羞耻感觉,老实说她实在不能那么自如的表现出随意勾引这人的样子,但是看见这人这幅模样总觉得是值回牺牲票价的。


 


 


“Sameen,所以你是要送我回家吗?”


 


Shaw随手系上腰带一边在大脑里计算着她要带这个女人去约会将会花费的精力和毅力然后向麻烦低头了,老实说她并不打算把自己变得不像自己,然而明显地她明明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却刻意为了Turing忽视它,但是她并不觉得带女人去开房就是所谓的约会,那也许是Root期待的,好吧也许也不是,无所谓,她撅撅嘴唇对着车窗瞥了一眼看见里面的自己刻板冷漠的脸上几乎是一个鄙夷嘲讽的表情,哦,更好了,连她自己都觉得这计划是个让人蛋疼的主意。


 


其实她还是没怎么学会约会,意思是和自己喜欢的人约会。等等?她刚刚想到了什么?喜欢的人?


 


Shaw几乎是猝不及防的将已经离开的视线又收回去,对上车窗反光映出的自己那张面瘫依旧但是止不住惊诧的表情,她注意到自己的眉毛轻轻的跳动一下,然后嘴角微微下弯微妙的露出一个鄙夷的表情,哦,好吧,你最后也恶心的凌乱了是吧,姐妹,我也是!


 


Turing靠近她从车窗里看着她,眼底是淡淡的惊讶,似乎对她如此在意自己的容貌而有一些诧异,略带甜美的声音从她嫣红的唇瓣里溢出来:“你知道我一直以为中东血统的男性轮廓看起来比较吸引人,但是也许我错了。”也许她的意思是要夸赞一下她这位混血女朋友的外貌,然而显然不太成功,对于特工Shaw来说在除任务以外所有需要智商的活动都是没有必要的,所以,


 


“哦,就好像我一直觉得纯欧洲血统的男人比较耐看的意思是一样的。”


 


她顿了顿然后瞥一眼睁着漂亮清澈棕眸的女人一眼,嘟嘟嘴状似无意的加了一句,“其实女人也是。”


 


好吧,虽然预期要表达的意思并没有达到但是显然她也得到自己想要的反应了,Turing止不住弯出一抹优雅的微笑,然后看着Shaw转身道:“我饿了,该死的Finch我只是想要一家牛排店。”


 


Turing跟过去一边抬手捋着Shaw翻得不整齐的衣领一边开口:“我们现在去可能没有位子了,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回去做给你吃,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尝试过发现我对牛排还是有些天赋的。”


 


拉倒吧,Shaw翻个白眼,Root这家伙的牛排以前做的有多差可能除了当事人就只有她知道了。


Shaw还是很自觉的过去搬了箱子往外走,好吧事实上这也是归功于某人的特训,和这家伙出门基本上都是自己拿自己的枪顺便带着她的各式奇怪道具——虽然大多数她就是这个女人的武器和打手,但是一来二往养成这种好习惯Shaw也是对着自己这点出息特别好奇。她就这么好训练?为什么有一种家犬的既视感?


 


她一边鄙夷着自己一边认真严肃的考虑等会她在回去的路上可以路过几个她喜欢的还会开着的店,有甜品店有热狗店,而且她现在真的有点渴。也许她可以带着甜甜圈和热狗再买一大份冰咖啡。


 


 


 


 


 


 


———————下雨了打雷了!-----------------


 


 


 


 


 


 


 


 


很可惜特工所有的计划最终败给了天气,当她们开着车准备回Turing公寓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和路上由于暴风雨带来的不正常的早暮气象不得已延迟了。


 


“你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在纽约看见这样的天气了。”Turing摇上车窗最后一丝缝隙成功的阻隔了伴随着暴雨而来的冷风,然后瑟缩的撩开额前被湿濡的空气和冒进来的雨水打湿的发丝,紧了紧身前的衣领。


 


Shaw不动声色的关上自己手边的车窗,然后调了调后视镜,她们被天昏地暗的暴雨天气堵在路上了。


 


烦躁的鸣笛声一刻不歇的从四面八方传来,下班时间段遇上暴雨天气看了多多少少激发了人们赶紧回家的动力,很可惜前面的十字路口就出了事故所以现在一时半会估计是得逼不得已堵死在路上了。Shaw在意识到这个情况之后就果断的把不多不少的烦躁换为随遇而安的悠然,这也算是她这些年培养的一个优点吧。恩,至少堵在纽约街头等待警察疏通总比出任务堵在热带丛林里与毒蛇飞虫一类恶心的生物为伴还要等待猎物自投罗网好得多,想到这一点Shaw当然可以安安心心的坐稳驾驶座舒服的座椅。


 


但是显然作为普通白领Turing医生并不觉得冒着感冒的危险堵在路上有什么舒服可言,即使她身边这个向来暴脾气的人温温吞吞打开了空调默默将外套脱下来递给她。


 


“我们被堵在这里了。”Shaw想了想陈述了显而易见的事实。她侧脸看见医生锁紧了好看的眉头,顿了顿无聊的用雨刷刷起了车玻璃,


 


车窗上被砸出花来的雨珠让雨刷一刮刮出一条水线从侧面流下去,然后干净的车窗又在瞬间被砸出迷离的水雾,Shaw看了片刻才发现另一个人并没有说话。


 


Turing看上去不太好,她的唇色有些泛白,上一次暴风雨的夜里她见她时她还是Root,老实说这让她想起了一些事,然后特工缓缓吐口气解开安全带侧过身去抬手抚住Turing右脸,她说话的口气带着自己都难以想象的温和:“转移注意力。”


 


Turing猛然侧脸看着她,棕眸里的惊慌显而易见,粉唇颤了颤,然后放软了身体点点头,猫儿一样偏脸蹭蹭她粗糙的掌心。她的右耳很疼,无法用生理角度解释的疼,甚至她能听见耳朵里面滋滋的电流声音,她觉得如果她是一个机器人一切都好解释很多了。


 


她知道她不是,这只是Root给她的存在示威,提醒她她永远不会清楚的另一个自己。但是Shaw知道,她甚至知道她在疼。


 


“就好像针扎,漏电?我想她承受过不少痛苦。”Turing开口的时候嗓音有些低沉的喑哑,然而她又有些意外的活力,“我不知道你陪她经历过什么,但是看上去不是什么特别美好的东西。”


 


这是Turing第一次如此平静地用这样一种冷静甚至是毫无防备意识的语气和她主动谈起Root,Shaw的记忆被猝不及防打回Root这个单词上面。


 


也许她只是好奇,但是不管Finch怎么说,Turing想要了解Root这件事在逻辑上就不存在任何反对的理由,然而Shaw就是不想谈,不仅是不想和Turing谈Root,甚至是任何人,因为她并不想从自己口中发现任何对Root不妥的代词。包括刚才那句恶心的“喜欢的人”。那可会吓坏所有人。


 


“不算美好,但是也不差。”她低低嘟嚷一声并不打算继续将话题放在Root身上,


 


她翻翻车窗前所有的小柜子然后找到一块巧克力,无比恶心的想起这女人刚刚失忆那会Reese的殷勤,大义凛然的递给Turing,“至少可以帮助你缓解痛苦。”


 


她的痛苦并不总是这些,Turing接过巧克力缓缓将视线黏着在身边人的身上,偏偏疼的愈加清晰的右耳似乎在下意识倾听某个神可能的低语,这幅模样像极了之前的那个女人。


 


如果这场雨可以困住所有人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Shaw出神的打量着路况,至少她不必为明天的蠢爆了的白日工作而烦恼,也许飞机会延时,也许这个女人必须再留几日。


 


“我以为你至少会想她。。”Turing的声音似乎遥远的很,Shaw将窗户摇了一点下来,风夹着雨水迫不及待砸在她眼角,她连呼吸也变成缓缓吐纳,然后轻轻回答:“看上去我们的麻烦结束了。”


 


她的意思是,该死的堵车结束了。


 


Turing看了眼前方渐渐疏散的车流,思绪从亘远处悠悠转转飘回,似乎刚才混乱的堵车时期根本没有出现过,所有的车辆又恢复了之前的规则川流,连方才堵车萦绕的急躁气氛也趋于平淡至冷漠,这才是生活,而刚才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插曲,结束了,就过去了,连回忆也不会有。


 


从脖子处钻进去的冷风变得愈加明显,右耳的刺疼也愈加不容忽视,但是医生又恢复了往日的优雅,连笑意也变得无可挑剔,空调的暖气抵不过窗户灌进来的冷风,但是纵使开车的那人选择敞开窗户接受冷风,空调的暖气也源源不断的从出口处灌进来,情况不可能更坏不是吗?


 


 


司机Shaw出乎预料的拐进一个小街道,停在一家面包店前面,然后掏了掏口袋一如往常一样的口气道:“我饿了。”她打开车门的时候刻意忽视了女人全无血色的唇,车门关上的瞬间外面的冷气让医生瑟缩一下,皱紧了眉头,


 


身上特工的外套依旧温暖,只是染上了窗外的寒意,不知为何总是捂不热,耳后的伤疤隐隐的疼变得愈发张狂,肆无忌惮,医生讨厌下雨天。


 


看上去黑客杀手也应该不太喜欢下雨天,她总得庆幸除了某个人之外她们俩终于算是有一个共同点了。恍恍惚惚她贴在车窗上面有些昏昏欲睡,直到一股寒气又包裹住她,然后一只温暖的手贴住她脸侧:“嘿,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


 


手掌中被塞进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热可可,甜腻的香气钻进鼻腔甚至软化了耳后的刺疼,Turing回过神发现特工单薄的工装衫上还有水渍,她精致的脸上还没有来得及清理雨珠,身上却带着面包店特有的烘焙香味,


 


看她醒了,Shaw拇指指腹缓缓擦过她眼角奇怪的湿润,然后倾过身吻住她早已失去血色的唇瓣,用自己温热的唇换回她本该拥有的颜色。


 


这个动作比想象中还要温暖,当特工意识到医生的唇有了回应之后便缓缓退后,“你比我的病人们也不怎么让人省心。”


 


Turing顿了一下反应过来这个人以前的职业似乎也是医生,然后泛着一点点粉色的唇瓣细细勾出笑纹来:“外科医生需要一个心理医生,当然,我也需要一个外科医生。”


 


她不仅需要一个外科医生,还需要一个这样的人。需要她来告诉她,她可以无条件无顾虑的放弃一切,甚至是自我。也许 她本就没有自我。


 


Shaw打开包装袋叼出一个甜甜圈,皱着眉头看着前面不远处的昏暗路灯,然后将手里剩下的甜甜圈全部递给身边的女人:“我身上好像只剩下买这些的钱了。”


 


“如果你期待什么约会,我恐怕已经习惯让你失望了,不管你想不想表现出来。”


“我不知道你管那些回忆叫什么,也不知道该归类为什么,我甚至没办法回答关于你的所有问题,你看见的所有就是完整的我,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需要。”


 


那是什么情绪她都不知道,如果非要按一个正常的情绪,老天对不起她连悲哀是什么都不清楚。


 


“也许我确实需要一个心理医生,尽管我记得我的自我诊断似乎没救。”


 


她是含含糊糊的说完话的,当甜甜圈最后一口吞完,她才侧过脸用那双冷漠又漂亮的黑眸看着Turing,毕竟如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是没办法让Turing摆脱这些莫名其妙三不五时的忧郁,那么她就必须承认同意Turing去进修是个相对于现在最好的选择,而事实上这个选择给她的感觉并不好,甚至是糟糕透了。


 


如果非要她承认什么,那么只有车厢里暖甜的可可香和女人这双不知从何时起就温润得让人无法拒绝的眼睛能有这个魔力让她说出许多东西。包括关于她们之间的关系,关于那些已经不受控制的治疗效果,也许第二轴人格障碍真的不是无解,而不管是Turing还是Root的力量至少靛蓝特工不得不承认,那些对Root的特殊情感处理模式在尝试转移到Turing身上而受到挫折的时候,也许Turing已经间接证明了什么她并不想承认的东西--她不会懂的并不存在的东西。


 


 


Shaw的内敛并不是发自本心,无论是客观还是主观Sameen Shaw都并不具备敞开自我高谈论阔的条件和能动性,所以当她平静的尝试表达自己的时刻对于某些人来说弥足珍贵,尽管Turing已经在身心莫名其妙的微妙疲惫下显示出有一点倦于回应。


 


但是就好像Turing自己清晰地认知到她和Root之间的共同点,她们总是即使精疲力竭也要给予靛蓝最热切的回应--即使方式不一样,肉体或精神。


 


与之前很多次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今天谈及Root的时候车厢里的气氛似乎平静到异常,Turing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之前的敏感和抗拒,而是以一种静默表达了她愿意听下去的态度,


 


她解开安全带靠过去,被热可可熨得发烫的指尖贴上Shaw漂亮的手臂肌肉,然后将苍白美丽的脸靠在她肩头,也许是因为耳后的刺疼,也许是因为发冷的身体,这些生理上的疲倦和不适让她在一种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疏于防守,忘记封住那些不应该出现的早已下定决心藏好的情绪,所以说或许她现在可以用心力交瘁来形容,尽管这些情绪的出现不知道是否和明天之后她就会和这个人分开有关系。


 


“这算是约会吗?”Turing的声线发哑,Shaw感受到她身上不太正常的体温,将车厢温度调高一点然后坐直身体尽量放松肩膀让她靠的舒服一点,如此温顺让她自己都惊诧自己的耐心,


 


“随你怎么说,只是也许你明天要带着感冒赶飞机了。”她的手臂缓缓绕到后面揽住Turing腰身,视线却僵硬的盯着不远处昏暗的路灯,


 


“我并不想离开你。。。”


 


 


也许这句话才是对Shaw最好的回应,在听见Turing用不太明显的鼻音说出这句话之后,Shaw感觉连同胃被一起钉在原地,那种说不清楚的奇怪感觉,让她变得柔软而不再尖锐,


 


有什么对Turing的情绪被猝不及防的剥开,让她冷漠彷徨的黑眸彻底失焦,让她在静默后缓缓地不由自主的拥紧Turing,然后她隐隐意识到,她可能已经被Root或是Turing改变了,远离了许久以前独狼一样的靛蓝特工,和她早已为已经既定的人生。


 


 


 


 


 


 


----------------------------然而一开始我是准备逗比高冷下去的----------------------------------


 


 


Emo脑抽风的伤感bb:


画风前后不对是因为我突然认识到一个事实,那就是无论我怎么圆怎么尝试辩解,对于Shaw&Turing这对来说是绝对不存在he的,这一点无法改变,所以即使我坚持暖虐,这一篇最后的预见恐怕大家都知道走势了,至于be的程度那就取决于你们自己的感觉了,


只不过写了这么久当我开始突然收尾的时候我才猛然意识到也许我忘记了我付出多少以及Turing得到多少了,当我选择下笔执行我构造的结尾时,就好像自己不得不选择放弃亲手创造的已经成型的感情一样,多多少少我为Turing难过,当我完成大半文章之后我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Turing已经不属于我了,要亲手终结这一篇我的心几乎是崩溃的!!!


总之,下次死都不长篇,战线这么长我特么没出息的都有感情了!嘤嘤嘤。。。


 


等我送你们我能力之中最精彩的收尾!预估计我比较能拖最多五章之内肯定应该能完结。

评论

热度(250)

  1. StephyJFM 转载了此文字
  2. Oo单翼..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吏夫海洋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Emo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