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翻译】【肖根】Third Time's the Charm - Chapter 1&2&3(完)

秋乙一: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 & 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13559


配对:Sameen Shaw/Root(攻受是不科学的),


分级:M ( 其实是拉……灯) 


特殊题材警告:无


Notes:


kes发这篇的时候时间点在第三季结束剧歇期间。


然后mark下新纪录………………


---


概要


Shaw只玩一夜情,最多三次,但Root却超越了这个界限。


正文


Chapter1设定于320(抢飞机与杀不杀议员那集)与321之间


如果不是在耳里喋喋不休的TM和旁边的这堵墙的话,Root早已倒地不醒。她意识到TM正在担心,在她耳里源源不断地说着指示,速度之快,让她根本不太能跟得上。但那声音足够让她集中精力,不去注意疼痛和流失的血。没什么比插进腰侧的一个六英寸的碎片更令人糟心了。Root靠墙站稳,然后将它拔了出来。沾血的金属片从她手里滑落,随着一声脆响落在了地上。Root用力按着伤口,竭力想用手止血。


她在疼痛下瑟缩了一下。


「上车。」


Root花了会儿才理解TM的话,然后她便看到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停在了小巷门口。她跌跌撞撞地走过去坐在了后座上。


司机问她:“你是Jones?预付过了?”


Root照TM的指示点点头。她把血弄得到处都是,Root满心希望司机不会注意到。


Root闭上了眼,中途可能昏了过去,但她并不太确定。TM在到达目的地之后提醒了她一声,Root没给司机说谢谢便直接从车里爬了出来。


「6C房间。」


Root小心翼翼地顺着公寓抬头看了眼。


「你需要治疗。」


“这就是你最好的办法了?”


「警察和FBI有你的外貌描述。」


这就排除了医院的可能。这并不是说Root喜欢医院,她一般也会避开那里,医院总会问太多的问题。


“你知道她估计都不会让我进去的对吧?”Root说。


TM重复了一次,「6C房间。」


Root叹了口气,跌跌撞撞地走了进去。这栋公寓里没有电梯,所以Root不得不一层层地爬楼梯,尽管每一步都给她的腰侧带来一阵剧痛。等到六楼的时候,Root已经筋疲力尽。她敲了敲6C的房门,一只手撑着墙,一手用力按着伤口止血。


门被拉开了一条缝,Root瞥到了一只枪管,在走廊里的光线下微微反光。


“你到底要干嘛?”Shaw瞪了过来,其凶恶程度超越了Root平生所见,简直便是叹为观止。


“我大约需要一个医生。”血顺着滴在了地上,在她脚边汇成了一小片血泊。


“那就去急诊室。”Shaw已准备关门。


Root伸出一只脚抵在门间,用全身力气不让对方关门。“让我到这里来。”


Shaw咬咬牙,摇了摇头。


“求你。”Root继续说,她语气里乞求的意味似乎终于让另一个女人下了决心。


Shaw眯起了眼。“好吧,”她不情愿地说,“但如果你胆敢做些什么……”


“我保证不会用电击枪电你。”Root说。


Shaw后退一步让Root进来,然后锁上了门。她让Root坐在沙发上,自己去洗手间拿急救箱。Root小心翼翼地脱下了外套,夹克估计已经毁了,但她依然将它整整齐齐地搭在了沙发靠背上。白衬衣已被血染红,让伤口看起来比实际上还糟糕许多。


Root觉得Shaw的这个新住处和曾经那个一样不起眼,但至少她还有个固定的地方可以歇脚,而Root却没有这样的安全巢穴。毕竟,她有TM在她的耳里,随时可以关照着她的一举一动、提醒她所有可能的危险。


Shaw很快便走了回来,坐在Root对面的茶几上。她掀起Root的衬衫,用一块湿布擦干伤口以便做进一步检查。Root倒吸了口凉气,得用力咬着嘴唇才没让自己疼得叫出来。


“没那么糟,”Shaw静静地说,“但还是得缝上几针。”


Root点头,“你有可以止痛的东西吗?”


“没有。”Shaw回答,拿出针线时的样子几乎可以用兴高采烈来形容。不过,考虑到她曾对Shaw干的那些事,Root觉得自己现在也是活该。


「橱柜顶层,从右数第二格。」


Root重复了TM的话,在Shaw瞪过来时出声乞求,“求你了。”


Shaw看起来有些生气,但依然照做了。她起身消失在了厨房里,回来时手上拿着一瓶伏加特和两个玻璃杯。她给Root倒了一杯,黑客仰头便直接喝了个一干二净,在酒精顺着喉管燃烧向下时微微咳了咳。


“还能再给我来一杯吗?”Root问。


Shaw怒目而视,但还是给她倒满了。这次,Root喝得稍缓了些。


“好了?”Shaw问。


Root点点头,酒精已经发挥了些作用,微微减轻了疼痛,让她在Shaw按下针头时可以尽力做到不往后缩。


Shaw边缝边问:“你要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


“和一个相关号码赛跑来着。”Root解释说。在Shaw用力拉着线缝合的时候,她疼得紧紧闭上了眼。


“这不是刺伤。”Shaw说。


“脏弹爆了。”Root还记得那响亮的爆炸声和耳里TM尖声叫她跑的声音。好在除了被自己炸死的号码之外“但没人受伤。”这不是个太大的损失,但TM说有目击者看到她从现场逃离。因此,在TM解决正在调查的当局之外,她都得保持低调。这个点子似乎让Shaw有些不高兴,她拉线的力道大了些。


Root倒吸了口凉气,咕哝着抱怨,“你的临床态度可真不怎么样。”


Shaw停住了动作,抬头瞪着她说:“大门就在那儿。”但她立刻就回到了缝合的工作上。沉默迅速笼罩了整个房间,令人窒息,所以Root决定打破它。


“话说回来,你周五晚呆家里干嘛?”这不是说她以为Shaw会繁忙于社交,但稍微问问还挺有趣的。而且,她就是喜欢多管闲事。


“你知道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对吧?”Shaw问。


她不知道,“所以?”


Shaw有些火大,“如果你闭嘴的话,这能快上许多。”


Root得意地笑了,但还是闭上了嘴,静静看着另一个女人工作。她的手很稳,皱着眉,到处都写着全神贯注。Root觉得偶尔能看看这少了怒火和阴沉的脸也还是不错,近乎着迷地看着Shaw娴熟地用着她的另一套技能。这虽没有看她用枪那么令人激动,但Root依然觉得值得观赏。


在Shaw注意到Root的目光后,她又生气地皱起了眉,“干嘛?”


或许是酒精的原因,让Root突然发问:“Sameen,你有觉得孤独过吗?”


“我不是叫你闭嘴吗?”在Shaw说话的同时,TM也在耳里告诫Root在缝合完毕前不要再进一步激怒另一个女人。Root如言闭上了嘴。


Shaw缝完最后一针后给伤口包了纱布。“保持干燥,一周之后应该就可以拆线了。”


“谢谢。”Root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真诚些,但只收获了一个瞪视。


Root翻了个白眼,给自己倒了杯酒,“Sameen,和我喝一杯吧。”


“别叫我Sameen。”Shaw边说边清理她的急救箱。


“好吧,”Root说,“Shaw,和我喝一杯吧。”她将另一个杯子也满上,凑到了Shaw面前。Shaw阴沉沉地盯着看了会儿才拿过了杯子,仰头一口喝了个干净。相较Root来说,简直便顺畅得轻易而举。她得意地冲Root笑了,但Root没理她,只又将她的杯子满上。


Root看着Shaw慢慢小酌。她能感觉到体内流动着的酒精,让她有些头重脚轻,或许还让她的胆子也大了些。她总喜欢刺激Shaw,看看她的极限在哪儿,而今晚也没什么不同。Shaw在她的审视下有些坐立不安,起身走到房间另一头的窗沿边,坐下来观察着下面的街道。


“我没被跟踪。”Root向她保证。但其实就算有,以她先前那状态,Root也完全不可能发觉。不过,TM很快向她保证她很安全。


Root迅速的解决完了第三杯,又给自己满上了。Shaw皱眉看了过来。


Root解释说:“我晚上又不经常有空。”


Shaw没说话,唯一的变化便是眉头比先前皱得更深了。她脸上似乎还有些其他的东西,似乎有一闪而过的忧虑在上面一划而过。Root不清楚是不是酒精让她有些眼花的缘故,毕竟,Shaw绝对不可能用那样的眼神看她。那表情迅速便消失了,Root跟着觉得是她自己眼花了,绝对是眼花了。


“TM让你忙了多长时间的相关号码了?”Shaw问。


“怎么?”Root将语气里的调笑意味又上翻了一倍,“你也想玩?”


Shaw叉着手拉下了脸。


“你知道,我说我是你的死忠粉的时候并没撒谎。”Root说,TM同时在她耳里说着现在提起她和这位ISA探员的初遇或许不是好主意,但Root没理继续说:“你在相关号码上处理得非常出色。”


Shaw指出:“我现在也很出色。”


“但并不是那么有趣。”Root得意地笑了,她看得出来Shaw已经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因为没有我」。她不知道她们是不是都想到了迈阿密、偷来的飞机、以及被晕倒的坏人们环了一圈的鸡尾酒。,那才叫有趣。但那已经是一周之前,而这周里又发生了太多的其他事——他们没能杀掉议员,Samaritan即将上线,Harold也从他的信仰、从这一切里离开了。但TM在看着他,确保他安全、等他回来。


Root突然问:“顺便,你的腿好了吗?”


Shaw皱着眉疑惑了一会儿才慢慢回答:“没事。”她心不在焉地揉了揉腿,Root觉得那儿应该便是枪伤所在。但Shaw耸了耸肩,似乎一点儿也不在乎,走过来又给自己倒了杯酒。Root在同时伸出了手,在她们一起握住酒瓶时笑了起来。Shaw猛地抽回手,对着她怒目而视。


Root给Shaw满上了杯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Shaw忽略了她杯里的伏加特,“什么问题?”


Root重复了一次,“你有觉得孤独过吗?”她又举起了酒瓶,它已经半空了,大部分是被她喝掉的,这证明她已经醉了,但却没能阻止她给自己倒了第五杯(或者是第六杯,她想了想要不要询问下TM,但最终没有开口)。她静静地看着透明的液体顺着杯壁缓缓滑下,直到最后填满了整个杯子。


“你为什么会关心这个问题?”Shaw问道。


“只是有些好奇。”Root对着Shaw眨眨眼,低下头去就茶几上的那杯酒。她伸出舌头舔着里面的液体,动作挑逗到了极致,眼神却一直没从Shaw身上离开。


Shaw翻了个白眼,但Root不由注意到了对方接下来的动作——Shaw舔了舔嘴唇,然后迅速低头喝了一大口酒掩饰了过去。Shaw将杯里的酒喝尽,然后将酒杯重重砸在了茶几上。“不,”她说,“我不会觉得孤独。”


Root拿着茶几上的酒杯一起坐了起来。它已不是全满了,但她依然洒了些酒到手上。Shaw用手肘推开自己的空酒杯,在Root对面的茶几上坐下了。


Root说:“我觉得你在撒谎。”


Shaw咬牙切齿:“而我觉得你烦人透顶。”


Root得意地笑了,喝尽了杯里剩下的酒,又伸手去拿酒瓶。但Shaw比她快,将酒瓶藏在身后,避开了Root能够到的范围。


“我觉得你已经喝够了,”Shaw说,“你酒量小。”


Root前倾了些,现在,她们的唇几乎便挨在了一起。“我酒量没你想象的那么小。”她说。Root知道这是在挑战自己的运气极限,她也知道Shaw的枪触手可得。但他们反正过不了几周便都会死,所以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想要买醉,”Shaw说,但声音却少了一贯的棱角,“到其他地方去买。”


“但有人陪会有趣很多。”Root甜甜地回答。她放下杯子,双手放在了Shaw的大腿上。她记得自己曾经用束线带将Shaw绑在椅子上的那一次,而现在,除了她很容易被攻击之外,这也是差不多的姿势。她现在同那时一样的着迷,所以在当被打断时,她有些失望。


TM问她在做什么,而她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把自己的理智都丢在了门口,又或者,她从来就没有过理智。


Root的手压在Shaw先前的揉的地方,渐渐上了力。她看着Shaw因疼痛倒吸了口凉气,也高兴地发现另一个女人的眼里闪现出了些兴奋,Shaw吞咽的样子像是被什么哽住了一样。


Shaw的声音嘶哑,“你在干什么?” 


“还不明显吗?”Root说。但Shaw依然没有动作,最终让Root退了回去,途中尽力不让自己显得太过失望。等再次开口时,她的声音有些飘忽,“有些事要发生了,糟糕的事。”


话题的改变似乎让Shaw如释重负,“有多糟糕?”


“我不觉得我们都能活下来。”Root说。


“TM这么说的?”Shaw说,“你有没想过它可能错了?”


“她从不会出错。”但Root语气里的坚定比她实际的感受少了许多。


Shaw摇摇头,似乎不太相信。或许是TM刺杀议员的指令让她的信仰有些动摇,又或许是她从来都没对TM有过信仰。但不管怎么说,能看到些乐观情绪总是好的。在这一切结束之前,他们十分需要这份乐观。


Shaw伸手从背后拿过那瓶伏加特,没有理会一旁的酒杯,直接对着瓶子开始喝。“Finch在哪儿?”


“等他准备好了,他自会回来。”Root边回答边盯着Shaw随着喝酒起伏的喉咙。


“但TM知道他在哪儿?”


Shaw的关心让Root有些惊讶,她安慰道:“他很安全。”她本以为这会是那大个子会问的问题,但现在看来,失去了领头人,他们或许都有些迷茫。


Root再次前倾,从Shaw手里夺过了酒瓶,塞上瓶盖后丢在了地上。


“我很少在晚上有空。”Root不知道Shaw能否听出她的话外之音、能否明白Root想要什么。因为现在,Root实在不想、也不愿意直说。


“可我有点讨厌你。”Shaw如此回应,但当她抬起头看她时,语气却轻柔了许多,毫无棱角可言。


“我觉得你又在撒谎。”Root回答,尽管她并不太确定Shaw是否说的是真话。她现在已经远远越过了另一个女人的界限,但对方明显已经原谅了她。


Shaw仔细地审视了她一会儿,Root完全可以看见那美丽瘦削的头里正激烈而胶着的斗争。


“如果我们要做的话,”Shaw慢慢地说,“以后绝不许再提。”


Root微笑着前倾,“听起来不错。”


但Shaw依然没有动作,稳若磐石,让Root有些怀疑另一个女人是否还有些疑虑。所以她又朝前了些,直到她们的唇间只有毫厘的距离。然后她便停住了,等着看Shaw是否会后退、是否会拔枪让她滚。但最后,Shaw什么也没做,只是垂眼看了她一眼。Root把这当成了默许,向前吻了上去。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Shaw又后退了些,“如果你告诉其他人的话,我会杀了你。”


“你的枕边情话一向如此诡异吗?”Root笑着问。


Shaw沉下了脸,“你能不说话的话,这会好上许多。”


到现在,Root已经足够了解Shaw了,也明白现在最好闭上嘴。她任由Shaw把她朝后推倒在了沙发上。


Shaw在s e x上十分高效,没有前戏、直入主题。但Root依然在尽全力铭记着这一切——Shaw的触碰、她的味道和她嘴里发出的微小声音。她想要把这些都深深的烙进她的大脑,让它们成为她记忆里最后那一点清明,永不忘记。


当一切结束之后,当Root还在大汗淋漓中用力喘着气、腰侧依然在疼痛时,她依然不愿意放手。Shaw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几乎是立刻便一言不发地从她身上爬了起来,开始穿衣。


“出去。”Shaw把Root的衣服丢在了她脸上。


“等等,都没有事后抱抱什么的吗?”Root边问边往身上套着那些破烂又满是血的衣服。她根本就懒得问Shaw要一件干净衬衣。她已经知道了答案会是什么。


“我不做那种事,”Shaw说,“顶多三晚。”


“三晚,哈?”Root狡黠地笑了,“那我最好把另外两次存起来留下次用。”


Shaw冷笑了一声,“没有下次了。”Root尽力没让自己畏缩,尽力不让自己去想这话背后的含义。她知道这或许不是Shaw话里的本意,但……她们俩或许很快便都会死去。


Root穿好衣服,在出去时掠过Shaw身侧,低头将唇凑到另一个女人的耳旁。Shaw在她的鼻息下似乎打了个战,让Root在心里笑了出来。“别那么肯定。”Root轻轻耳语,然后吻了Shaw的脸。


她离开了,在开锁出门时,她都一直能感受到背后Shaw的瞪视。TM在耳里告诉她现在很安全,有关当局已经没再找她了。TM在先前沉默了好一会儿,让Root短暂地考虑了会儿今晚这出是否是TM为她精心编排的,和Shaw的这一晚上是否从头到尾便是出自的用意,是否这便是末日前的最后狂欢……但Root并没问。


她也不想知道。


 


 Chapter2 ,设定于第三季最后一集


“我们得走了,”Root说,“说我们有危险。”


Shaw看起来似乎很想反驳,但最后一言不发地跟着Root朝出口走去。她已经好一会儿没说话了,过去几小时里,她只安静地看着Root在服务器上工作,耐心得远超出了Root的意料。但话说回来,在Harold依然失踪的情况下,她根本就没料到Shaw会来这里找她。


但她确实来了。


Root依然不太能相信这个事实,她时不时便会瞥一眼另一个女人,以确定这是真人,确定她没有出现幻觉。


「两分半钟后,穿过走廊尽头的门。」


“等一会儿。”Root伸出手挡住了Shaw前去的路。


有那么一会儿,Shaw看起来有些恼火,脸上是她一贯阴沉沉的样子,但她还是朝后退了一步,靠墙躲了起来,双眼仔细地扫过整个房间,像是有什么东西随时会冲出来一样。


“要告诉我你刚才到底在说什么吗?”Shaw问,“关于生存什么的。”


“这儿不方便说。”Root心不在焉地回答,心里默数着TM提到的两分半钟。


“Root……”Shaw的声音里有警告。


Root朝矮个子女人瞥了一眼,“我保证会解释,但现在不行,”她停顿了一会儿,听着耳里TM告诉她行动的声音,“我们得先集中精力保证能活着离开这里。”


Root用手示意Shaw跟上,这个前ISA特工没等她提醒便把枪拔了出来,如她的第二个影子一般悄无声息地跟了上来。


基地里的每一扇门都需要扫描手臂里的芯片,所以她们只能一次通过一个人。


“那边见。”Root将手放在扫描仪下,看着灯从红闪成了绿色。门开了,Root很快走了进去,面前是一个空荡荡的走廊,但并不知还能空上多久。TM告诉她顺着走廊朝左,如果顺利,五分钟内便能到入库区。


一会儿后,另一个人却都还没从另一头出来。“Shaw,拜托……”就在她正要重新扫描一次她自己的芯片时,门开了,Shaw从后面走了出来。


Shaw边抱怨边揉着手,“我真的快被这愚蠢的芯片搞毛了。”


Root翻了个白眼,但另一个女人这牢骚样不禁让她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干嘛?”Shaw问。


“没什么,”Root摇摇头,“来吧,我们得抓紧。”


TM引着她们安全地通过了入库区,很快便找到了进来时的那辆卡车,那个Decima保镖和技师还昏迷在后箱中。


“我们要开这个卡车吗?”Shaw问。


“不行,”Root偏头听着TM的下一步指示,“前门有人守着,我们得从你来的路出去。”


在她们从车后箱取走东西、脱下偷来的实验室大褂时,TM一直在叫着她们快点。这次是Shaw打头,Root跟在后面。她不停地朝后看,做好有人出现的准备。但直到她们跑到栅栏跟前时都一直没有任何阻碍。Root几乎就要相信她们安全了、相信她们终于活了下来,但接着,她便听到身后传来了叫喊声,TM在同时叫她寻找掩体。但子弹已经铺天盖地地飞了过来,而目力所及都没有任何可以躲的地方。


当一颗子弹射进Root的手臂时,Shaw已经穿过了栅栏。在她疼得叫出来时,Shaw迅速转头来看她。


“去图书馆,”Root喘着气,“那儿有你的新身份材料,还有张纸条,里面解释清了所有的事。”


Shaw翻了个白眼,抓着Root没受伤的手把她拉过了栅栏,“我骑了这么远的车,不是为了在这里把你丢下的。”


她在逃跑过程中一直紧紧抓着Root的手,半拖半拽地抓着她往前跑。她们在一个建筑的一旁停了下来,两人都重重地喘着气。Root紧紧抓着受伤的手臂。


Shaw探头看了看,“我觉得我们暂时甩掉他们了。”


但Root的注意力已被另一件事吸引了过去,“你骑车过来的?”


Shaw的头猛地转了回来,“你想现在谈论这个?”


Root笑了,“我只是在想象你骑车的样子而已。”


Shaw恼火地摇摇头,看向了一边,“桥都堵得水泄不通,不然我还能怎么及时赶到?”


“看来你真的很担心我,哈?”Root尽力忽略掉在胸腔里莫名一紧的心脏。


Shaw眯起了眼睛,“Root……”她的语调低沉又满是威胁,让Root知道不要再继续往下说。她能活下来便已是足够幸运。


“谢谢,”她轻声说,在Shaw来得及说话前补了一句,“来,给我们找到了个安全屋。”


*


Decima还牢牢地盯着桥梁和地下通道,所以TM没让她们现在回城。Samaritan上线还有几个小时,但Root在担忧这时间依然不够。等到那时,或许对Harold来说已经迟了,或许对他们所有人都迟了。


但TM在耳里轻轻地安慰了几句,而Root相信会保证他们的安全,会带他们进入全新但平凡的生活中去。


Root在浴室里找着可以包扎手臂的东西,伤口已经停止流血了,而当她进一步检查时,她却发现这其实这是一个擦伤而已。Root立刻便觉得有些尴尬,这代表她因着一点不能算事儿的东西大惊小怪了那么久,代表她因为一个擦伤而自愿断后被擒。她不让自己多想,尽管她在今晚如此甘愿牺牲的举动后确有其原因所在。


她一直在努力保护他们所有人,这便是为什么她在那么早便将新的身份证明给了那三个男孩、并叫他们离开。她假装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而已、假装他们会拖她的后退。在电话里时,她对Shaw也如对他们一样的闪烁其词,但Shaw戳穿了她的伪装,Shaw没有放手。Root虽甘愿为TM、为他们牺牲,但Shaw的出现依然让她觉得如释重负。


而或许正是那些释然让她没有意识到Shaw的处境和她一样的危险,没有意识到Shaw在踏上新泽西州的那一刻起,生存率便在疯狂的下降。或许这便是为什么,在她的手臂正流着血、Shaw栅栏安全的另一头时,她是如此心甘情愿的想要断后。


因为Shaw的死亡比她自己的死亡更令她恐惧。


Root走回了那个客厅、卧室和厨房为一体的房间。这公寓实在太差,她在心里提醒自己以后要和TM好好谈谈审美这个问题。她当然没有里兹大饭店那么高的要求,但她还是会期望能有个稍好点的地方,至少,在她进门的那一刻能让她有洗澡的动力便行。


“你在做什么?”Root对着房间另一头的Shaw愉悦地挑了挑眉。


Shaw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立刻低头干自己的事。“把这个愚蠢的芯片弄出来。”她手上拿着铅笔刀,想把胳膊里的Decima芯片挑出来,但最后只弄了一手腕的血。


Root笑着走了过去,“有困难?你不是擅长于手术的吗?”


Shaw拉下了脸。


“来,让我来。”Root伸手示意Shaw把刀递过来。


Shaw犹豫地看了她一会儿才把刀递了过来,这依然残存的不信任让Root在一瞬间觉得有些受伤。她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夹着满是血的刀,抬头望了Shaw一眼。对方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Root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那是什么。它和几周前Root被脏弹弄伤、去Shaw那儿处理伤口时的神情一模一样。


Shaw的表情里带着不太情愿的兴奋。Root一眼便知,而且她从不错过机会。


她手里还拿着铅笔刀。Root将刀尖按在Shaw的手腕上,刚刚在芯片上方,然后朝着手肘方向轻轻一挑,力度没到流血的程度,但足够留下一条白线,然后迅速变成一条恼人的粉色。


Shaw在她来得及做什么之前便抽回了手,兴奋的神色却更深了。


“想弄我的吗?”Root问。


“不太想。”Shaw的声音有些粗哑,她轻轻把Root往旁边推开了。


这拒绝让Root觉得有些刺刺的,她笑着看着Shaw坐在床上,用一块抹布缠住手腕,用力压住,直到最后终于止了血。


“你找到绷带了吗?”


“没有。”


“那就在回城的路上去弄,”Shaw说,“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Root耸耸肩,靠着墙,从窗户朝外扫了眼,“等电力恢复的时候,她什么都看不到。”


“那Finch和Reese呢?”Shaw问。


也看不到他们,”Shaw的脸立刻黑了,Root赶紧补了一句,“他们不会有事的。”


Shaw声色俱厉,“最好没事。”


Root迅速意识到Shaw希望自己能在城里,希望去帮助Reese和Finch,希望她能做点什么。但她没有,她因为Root、因跑来救她的举动而被困在了这里。


Root在来得及考虑前脱口而出:“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Shaw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Root在自己反悔前轻柔地开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TM在耳里做着计算,告诉她Shaw过来救她的几率有多大。它们很小,但却并没有几周前Root以为的那么小。有时,她需要刻意提醒自己才不会让自己忘记TM很难去预测复杂而随机的人类行为。


Shaw移开了视线,让Root以为她不会得到答案,让她以为自己会在下半辈子里一直探寻着答案。但最后Shaw还是开了口,声音极低,Root差点便没能听到。


Shaw说:“Finch有Reese作为后援,而你没有其他人。”


“我有TM。”Root说。


“那不算,”Shaw说,“TM没能除掉那个差点便要朝你开枪的人。”


Root移开了视线,不让自己去想她是如何便差点死去,差点失败。她的生命本来会在她来得及接入服务器之前、在入库区的那一刻里终止,而其他人则都会在Samaritan上线时死去。她看着Shaw,明白另一个人正和她一样想着同一件事——她竟愚蠢地认为她能自己一个人搞定。


“你要告诉我计划是什么吗?”Shaw说,“你对那些服务器做了什么?”


突然改变的话题让Root觉得十分感激,她迅速对Shaw解释了TM让他们大隐隐于市的计划。在Samaritan的眼皮下,顶着化名去过一个平凡的生活。


他们只能这么做。


回归平凡。


而如果他们搞砸了,如果他们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Samaritan便会找到他们。


Shaw摇摇头,“你不能就这样告诉我说我们完了。”


但他们确实完了,这便是唯一、而且已经实施了的计划。


“那么……”Root强行让自己听起来欢快一点,“Sameen Shaw的最后一晚……有遗愿吗?”


Shaw尖锐地看了她一眼,她们的眼神交汇了一会儿,直到Shaw再次移开了目光。她重重咽了咽喉咙,声音有些嘶哑,“让我看看你的手。”


Root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在心里笑了起来。她在Shaw旁边坐下,挨得很近,她们的膝盖几乎便碰在了一起。


Shaw意有所指地瞪了她一眼,朝外移了一英寸的距离之后才开始检查她的伤口。她一只手抓着伤口正上方,一手抬着Root的手肘。“这根本算不上什么,”Shaw评论说,“我见过的伤口里面,被虫子咬的都比这严重。”


“对,我打赌你见过。”Root继续挑逗。


Shaw沉下了脸,大力扔开了她的手。


但Root并没打算停下来,或许是因为她差点死了,也或许是因为明天她们便会成为另一个人,所以她现在比平时更大胆也更没有控制力。她倾身过去,直到她们的唇间只有毫厘之差,Shaw急促起来的呼吸正从她皮肤上划过。


Root羞怯地开口:“记得上次你帮我包扎时发生了什么吗?”


“闭嘴。”Shaw咕哝道,但她并没有动,只垂眼看了她一下又迅速的抬了上去,就像在强迫自己向上看一样。“我说过没有下次,这四个字你到底哪儿听不懂?”


Root佯装不知,“说过什么?”


Shaw咬牙移开了视线。她摇了摇头,但嘴角却有丝笑意,“你简直不可理喻,知道吗?”


“我有吗?”Root的笑里带着满满的调情,但迅速消散了。她阴沉沉地说:“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Shaw翻了个白眼,“你总喜欢这么耸人听闻吗?”


Root忧伤地笑了,她倒希望是自己耸人听闻,也希望世界不会发生任何变化。她移开了视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手指心不在焉地划过手腕上Decima芯片所在的位置。她突然很想把它取出来,想让它消失。它在提醒着她世界走向错误的所有原因。她开始用力剜着自己的皮肤,指甲深深嵌入皮肤,带出了血。直到一只手合在了她的手上,将她拉开。Root抬起头,正看到Sameen Shaw对着她皱眉。


Shaw不懂,她不懂世界会变得多么糟糕。


TM在耳里提醒她距回城还有多长时间,而Root明白这便是最后的机会,过了今晚,她们可能便再也看不到彼此,她们可能都会死。


Shaw的手依然合在她的上面,温暖、熟悉又安全。但Root知道,若是愿意,这双手可以变得有多么的致命。不过这没能阻止她前倾,她按着Shaw的后颈将她拉近,然后重重地吻了上去。


一开始,Shaw一直保持着一个僵直的姿势,但她很快便将Root推开了,浑身都写着阴沉二字。就在Root开口道歉之前,Shaw开了口。


“不会变好了对吧?”Shaw并没有看她,她的眼神越过Root落在了远方的某处。Root不知道她是否在寻找着TM,是否在想着Harold和Reese、想着他们是否还活着。


Root摇摇头,她不敢说话,也不敢去想他们的以后,不敢想Samaritan可能会做的事。


然后Shaw回头看着她,像是已经做出了什么决定。阴沉的神色从她脸上消失了,让她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这对Root来说十分陌生,但她却永远都不愿意忘记。接着Shaw便吻了上来,而Root觉得……或许,或许这个世界还不会灭亡。


Shaw把她朝后推倒在了床上,但不同于第一次手忙脚乱中“我们快点干完了事”的感觉,Shaw的动作缓慢,充分利用着每一秒的时间。她用舌划过Root的皮肤,就像在描绘她的身体一样,像是要记住她身体的每一条线和每一寸轮廓,让Root在呜咽中急促地喘着气,让她觉得内心一片空虚。


但接着Shaw便滑入了三根手指,Root用力咬住了另一个女人的脖子才没让自己哭^喊出声。她的肌肉围着Shaw收^紧了,直到她再不能承受。


g a o ch ao来临时,Root闭上了眼,任由自己忘记其他所有的事。在那一刻,她允许自己假装一切安好,假装他们都会安好。


当她睁开眼时,Shaw正仔细地看着她。她们保持这个姿势呆了会儿,视线相交,就像她们拥有全世界的时间一样。Shaw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TM在Root耳里同时开了口。


Root勉强开口,“我们得走了。”


Shaw的嘴依然微张着。她疑惑地皱起了眉。


Root抬身对着她耳语,“这是第二次。”她说,语气似在在做一个承诺。然后她从另一个女人身下起来,迅速地穿衣。Shaw还在瞪着她看,直到Root把衣服扔在了她脸上,“快穿。”


 


 Chapter3


她经历过这类似的事——沿街奔跑、躲躲藏藏,滚烫的血源源不断地从一个伤口往出流淌。而等到血打湿了她的手、让她握不紧枪时,她才会发现。


但TM会在那儿,TM一直在那儿,引导她,保护她。


「三个街区,然后左转。」


Root照做了。等她绕过拐角时,她看到了急救车闪烁的车灯。然后她意识到了TM要将她带去哪儿、带到谁面前。


Root等了一会儿,等其中的一个急救人员将病人送进车里,然后才绕到救护车后。


她看起来很不错,急救人员的制服和她挺搭。当她认出Root时,嘴张了好一会儿,而这是Root第一次见到Sameen Shaw被惊得说不出话。


但她并不是SameenShaw了。


“我恰巧需要些医疗帮助。”Root说着同从前一样的话,紧紧按着手臂上的伤口。


Shaw用力咽了咽喉咙,“你知道急诊室怎么走。”


“但我希望是你。”Root笑着回答,Shaw的样子立刻让她知道她要叫她的名字。Root将手按在Shaw的唇上。“别在这儿说。”她摇摇头,示意Shaw进去。


Root跟着Shaw朝救护车里走,关上了身后的门。这里依然不能安全地说话,Samaritan依然能看到、也能听到她们。TM在耳里提醒她小心,她们俩在一起会让情况变得更加危险。Root今天已经失手了一次,她不能再失手第二次。


“你要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Shaw戴上手套,开始检查Root的右臂。


“厨房意外,”Root撒谎道,“刀滑了。”


Shaw尖锐地看了她一眼,“你我皆知你不是左撇子。”


Root微笑着摇摇头,她们不能在这里随意谈论。Shaw咬咬牙,但眼神里已有了理解。她低头一言不发地处理好了Root的手臂。当完成后,她将手放在了Root的手腕上,刚刚在绷带的正下方。很快,她便抽回了手,眼睛四处乱瞟,但就是没看Root,嘴里心不在焉地抱怨着什么医疗工具。


“谢谢。”Root前倾在Shaw的脸上留下一个吻,同时往她的手里塞了一张纸条。另一个女人眯起了眼,但在来得及说话之前,Root便已经离开了救护车。


*


Root并不期待她会来,因为这样太过危险、而她已经被TM数落了一通。但她依然等待着,等过了午夜,也远超了她应该呆在这里的时间,但接着门上便传来了敲门声。外面不会是别人,在起身开门时,Root觉得自己的心几乎便要跳出来。


她穿着条蓝色牛仔裤,头发并未束起来,而是披在了肩上。而Root满脑子只想着一个不是全身黑的Shaw有多奇怪。


“叫我来做什——”


Root在她说完前将她拉进了房里,然后迅速锁上了门。Shaw理了理她的夹克,抬眼瞪了Root一眼,张嘴便又要说话。


Root再次打断了她。她伸出手,“手机。”


Shaw沉着脸将手机递了过去,Root将它扔在了地上用力踩了上去。然后她拉下了所有的窗帘,打开了茶几上的信号干扰器。等她抬头时,Shaw正挑眉看着她,嘴角带着笑。


“哇,”Shaw说,“别人还说我疑神疑鬼。”


“小心点总没错,”Root说,“现在说话应该安全了,Samaritan看不见也听不见。”


“这不就代表TM也不能?”Shaw问。


“对。”她耳里的沉默几乎窒息,但这不会太久,而且,如果真有危险,TM依然能找到办法提醒她。


Shaw瞥了眼周围,“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只有些基本的东西,而Root也并不经常来。她只在需要、只在绝望的时候才会来这里。


“算是安全屋吧。”Root说,她在沙发上坐下,示意Shaw随意。但另一个女人并没动,她只瞪了过来,直到Root再也受不了那审视的目光。


“你要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Shaw问,“你的手怎么了?”


“和Decima赛跑来着,”Root模糊地解释,“没事的。”


“没事?”Shaw说,“Decima在追捕你,你说没事?”


但Root并没有进一步解释,她可以看到Shaw的脸上已经渐渐有些恼火,但还有些其他的东西。有担忧一闪而过,就像从未存在过。它同往常一样,在Root来得及细看、来得及捅破它之前便消失了。


“想喝一杯吗?”Root换了话题,假装她们只是两个普通人、Shaw只是过来和她友好地聊聊天。


Shaw盯着她看了会儿,似乎被吓了一跳,然后才点点头。“行,随你吧。”她脱掉夹克坐了下来,盯着Root在橱柜里翻找。Root知道这儿附近应该有那么一瓶酒,最后终于在水池下面的橱柜里找到了它。她将它取出,吹掉了上面的灰尘。


“不好意思,没有杯子。”Root将朗姆酒递给了另一个女人。


Shaw耸耸肩,直接接过了瓶子,扭开瓶盖仰头便是一大口。Root坐在沙发另一头,着迷地盯着Shaw看。距离她上次见到她、她们分头走开去过各自的新生活算起已有四个月,这比Root想象中的要难,难上了许多。她曾看着Shaw离开,那时的她绝望地想说些什么,想在还来得及之前说点什么。


而现在她又有了一次机会,但Root却不能找到适合的语句,一个字都找不到。


一会儿后,Shaw出了声,“就不能帮我弄一个好点儿的身份吗?”她已经没再喝了,只盯着手里的酒瓶发呆。


“你喜欢什么样的?”Root说,“跨国间谍?”


“我怀念开枪打人的日子。”Shaw的语气意味深长。


Root分辨不出她是在开玩笑还是什么,开口玩笑道,“那说明你有点问题。”


“你要告诉我你不怀念朝坏人开枪的日子吗?”Shaw又喝了一口。


Root笑嘻嘻地回答:“我今早便朝人开了枪。”她伸手将酒瓶从Shaw手上夺了过来。


“这一点都不公平。”Shaw沉着脸看Root喝酒,但那阴沉沉的样子很像是装出来的,很快便消失了。


“我觉得这东西过期了。”Root被顺着喉管燃烧向下的酒精呛到了,呛得泛起了泪花。她抬起酒瓶想看看,但在来得及细看前便被Shaw抢了回去。


“酒精不会过期,只会变得更烈,”Shaw说,“自己不会喝就别怪酒。”


Root忽略掉了对方的嘲讽,挑逗地扬眉,“也不全是这样。”


“随你怎么说。”Shaw继续霸占着酒瓶,喝的速度有些快,但眼里依然一片清明。片刻后,她突然发问:“Root,我来这儿是干什么的?”她的目光牢牢地锁住了Root的眼睛,让她很难移开视线。


Root也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但她却没有答案。TM告诉她这是个糟糕的主意,但她依然这样做了。而现在,她便把她们俩都置于危险之中。如果她的反制措施失败了的话,Samaritan就会找到她们。


然后她移开了视线。Shaw的审视有如千斤坠一般落在她身上,其强度让她无法假装没有看见。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傻——她竟会觉得这一切都会好,竟敢真的假装她们只是两个普通人、可以不计后果。


“我想见你,”Root安静地说,“那个真正的你,而不是被你当面具戴脸上的那一个。”她始终垂着眼,不敢去看另一个女人的眼睛,也不敢去看即将到来的拒绝。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把她惊得无法呼吸——Shaw的手抬起了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她。


Shaw没有说话,只在前倾时顺手把酒瓶丢在了地上。


Root粗声发问:“你在做什么?” 


“你真的要我说出来吗?”Shaw的唇凑了过来。


Root惊讶地发出了一声呻吟,不太清楚要把手放哪儿。但接着Shaw便开始后退,那股紧挨着她、进入她身体的渴望让Root伸出手环在了Shaw的臀部,将她拉进,直到她们紧贴在一起,让她能重重地吻上去。


“Root。”Shaw叫她,而对空气的渴望让Root不得不停了下来。


“别说话。”Root上气不接下气地摇摇头。「别毁了这一刻」,她想。她用牙齿咬住了Shaw的颈部,不太清楚她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Shaw。


在Root的手按上另一个女人的衣角时,Shaw开了口,“Root,等等,”她抓着她的手腕将她朝后推,强迫Root看着她,“慢点。”


“为什么?”Root想挣脱开去,但Shaw却抓得更紧了,“你不是也想快点完事吗?”


“什么?”Shaw皱眉看着她,“Root,怎么了?”


“没什么。”Root说,但事实并非如此。所有的事都不对,而她不知道该如何补救。


“我不信。”Shaw回答。然后Root后退了些,起身在她们间留下了些距离。她用力按着自己的鼻梁,用尽全力不让自己当场崩溃。


“今早到底发生了什么?”Shaw问,“Decima为什么会追你?”


但Root无法解释,也无法告诉Shaw事情不会变好、反会变得更糟。这是她一个人的担子,她的,她和TM的。


“都不重要。”Root静静回答。


“我不这么觉得,”Shaw反驳道,“不然我便不会在这里不是吗?”


“你什么意思?”Root问。


“得了吧,Root,”Shaw生气地说,“你来找我的时候,要么是你觉得世界要灭亡了,要么就是你觉得你要死了,或者……”Shaw突然闭上了嘴,移开了视线。


“或者什么?”Root问。但Shaw并没有回答,只摇了摇头,看向了别处。


Root想反驳,说自己并不会只在情况糟糕或是她和TM都看不到出路的情况下来找她,但却说不出话。


Shaw站了起来,“我得走了。” 


Root挡在了Shaw和门之间,“等等,求你。”


“Root,别挡道。”Shaw命令道。


“不,”Root说,“我觉得你也不想要我让开。”


“你不知道我想要什么。”Shaw狠狠地瞪了过来。但Root并不惧怕Shaw的瞪视,她既能吠也更能咬。Shaw的手已紧握成拳,但她依然前进了一步。


“那就告诉我你想要什么。”Root说,这几乎便是在挑衅,而她不确定Shaw会接受。但最终,她还是接受了。Shaw把夹克扔在一旁,将Root一把推在门上,狠狠吻了上来。


背后的疼痛让Root喘息了一声,但这是好的那种疼痛,让她觉得自己还活着,让她觉得除了这一刻之外其他的所有都不再重要,包括Decima、Samaritan,甚至包括TM……周遭的一切都不存在,这里只有她们。


然后她们便换了地方,Shaw摸索着把Root朝卧室的方向带,她们在途中胡乱在对方的身上探寻着,像都在害怕着失去任何一秒的接触时间。Root撞在了什么东西上面,她心不在焉地想着Shaw是否是故意的,但她已没有精力去过多思考。她所有的神志都在感受着Shaw指尖的触碰,让她的每一寸皮肤都似乎在燃烧;Shaw的唇则像一把钳子一般夹在她的颈上。Root短暂地思考了会儿Shaw是怎么在她都没注意到时便脱掉了她大半的衣服,然后她的腿便撞在了床沿上,让她直接向后倒在了床上。Shaw跟着爬了上来,而在之后,Root完全无法思考其他任何的事。


*


在稍后些的时光里,当Shaw还没从g a o ch ao的余波中恢复时,她的眼里有强烈的情感在闪烁,如此凶猛,同在开枪前的眼神一模一样。Root侧身看着她,看着她胸膛剧烈的起伏。她明白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但她不想动、也不想离开。所以她伸出了手,手指划过了Shaw的锁骨。她想永远铭记住这一刻。


Shaw抓住了她的手腕,强迫她停下了动作。在她看过来时,眼神像是直接看穿了她,就像完全懂得一样。


“我得走了。”Root起身寻找着她的衣服。


“这就没了?”Shaw也坐了起来。


“Shaw,我以为你最多三晚的。”Root忧伤地笑了笑,穿上了裤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Shaw说,“你去哪儿?”


Root叹了口气,她知道Shaw不会假装一切安好,不会让她继续含糊其辞,也更不会让她离开。


“Decima要在明天更新Samaritan的服务器,”Root说,“包括我们做过手脚的那个,这就代表……”她没了声音,往身上套着剩下的衣服。


“代表Samaritan会找到我们。”Shaw静静地接完了她的话。


“没错。”Root忧郁地说。


“那我们就得去阻止他们。”Shaw的眼睛里有什么在燃烧。


“对。”Root回答。但不是“我们”,得去阻止他们,她和TM。


Shaw仔细地盯着她看了会儿,而Root便知她完全知道她在想什么。


“Root,让我帮你。”


Root摇摇头,“我不觉得你可以帮忙。”


“TM告诉你的?”她阴沉沉的问。


“她从没错过。”Root说。


Shaw移开了视线,摇摇头。Root想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想知道Shaw对这一切,对Samaritan、对TM的计划到底抱着什么样的态度。


“Root,你没必要一个人做这些,”Shaw静静地说,“我们是一个团队。”


“是吗?”Root相当肯定自己从未收到过任何邀请,至少……她从未受到过任何主动的邀请。


“对,”Shaw说,“你,我,Finch和Reese,还有你那几个书呆子,我们是一个团队,而TM不能一直把我们蒙在鼓里。”


“她是在保护你。”Root说。「我在保护你,保护你们所有人。」


“如果我们都因为你执意一个人去而都死了的话,这都没意义不是吗?”


“Wow,Shaw,”Root说,“真感谢你的信心票。”她想直接离开,但Shaw抓住了她的手腕。


“Root,别想着做一个殉道士,”Shaw没有松手,“那不适合你。”


“那就别假装自己在意,Shaw,”Root挣脱了Shaw的手,“那不适合。”她知道自己快没时间了,TM一直在她耳里更新着消息,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Root并没有动,因为Shaw的表情像是被谁打了一巴掌。


“你就是这么想的?”Shaw的声音低沉又致命,“我不在意?”


“你又为什么会在意?”


Shaw不可置信地摇摇头,起身寻找自己的衣服。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写着狂怒,穿衣的动作让Root觉得她会直接把衣料撕碎。当穿好后,她又重新在床边坐下了,把头埋在手里,好一会儿后才抬头看她。


“Root,那你觉得我在这儿干嘛呢?”Shaw疲倦地说,“这从来都和所谓的三晚无关。”


Root觉得自己肺部的空气被抽了个一干二净,她的心跳得如此之快,就像要从胸腔里直接炸了出来一样。


“我——”Root结结巴巴地开口,“什么?


Shaw翻了个白眼,“你知道吗?你有时真的很蠢。”但她的语气里毫无笑意和玩笑可言。她直接站了起来,径直朝卧室门走去。


Root直接把门拍上了,手紧紧的按住,不让Shaw出去。“你就不能……什么?


“别挡道。”Shaw说。


“不。”Root说。


“如果你不愿意让我帮你,那我在这儿根本就没什么意义,”Shaw怒火冲天,“所以,别挡道。”


但Root依然没有让开,因为她的大脑还在急着处理刚才的那五句话,想搞清楚Shaw到底说了些什么,弄明白自己的理解是否有偏差。


“好吧,”她最后说,“帮我。”


Shaw咬牙切齿地说:“什么?”


“我需要你帮忙。”这句话比她想象中的更为艰难,但她依然说了出来,即便这意味着将Shaw置于危险之中。因为她知道Shaw总会支持她,也知道不管Decima手段如何,Shaw都总能应付。


“就这样?”Shaw说。


“没错。”


“好吧,随你。”Shaw说,在Root依然没动作之后加了一句,“那就走啊。”


“你是认真的吗?”Root静静地问道,眼神躲闪。


Shaw重重叹了口气,“Root……”


“是吗?”Root猛地抬起眼,而这次,是Shaw躲开了她的目光。


“你知道,作为一个把万能超级电脑放在快速拨号栏里的人来说,你真的是蠢到家了。”


Root回嘴,“好吧,说得就像你很容易搞懂一样。”


Shaw清了清喉咙,若无其事地耸耸肩。但Root依然没有动作。


“我们还要不要去阻止Decima了?”


“要,”恐惧立刻将Root的心揪紧了,“我们去阻止Decima。”


然后Shaw冲她微笑了一下,眼里那凶猛的光因着和刚才不同的原因又回来了。而就在这一刻,Root终于明白了TM那句话的含义——潘多拉魔盒的最底层便是希望。


Root跟着Shaw走出了卧室,语气终于挑逗了起来,“所以这便代表你那个三晚规则作废了?”


Shaw翻了个白眼,“我们能不能先关心别死这个问题?”


Root微笑了起来,“Sameen,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FIN

评论

热度(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