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第二次机会(五)

Rhaw Shooter:

#基于第五季肖失忆传言的新脑洞,与【POI:SHOOT】系列相互独立。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我能怎么说呢?”Shaw在黑暗中站起身,绕过餐桌向Root这边走过来,“我不喜欢事情只做到一半。”


    “而我喜欢做事有始有终的人。”Root迎上了她。下一秒她就发现自己被牢牢钳制在了Shaw的臂弯内。她闭上眼睛扬起下颚,将修长的脖颈留给了Shaw凑近的双唇。


    Shaw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对方的反应令她感到困惑。


    她刚刚确认了自己之前并不是错觉,和昨天被困在电梯时一样,Root对她的触碰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甚至恰恰相反,唯独有意无意地回避了唇与唇的接触。


    她不想亲吻。


    Shaw有点恼火地意识到这一点,报复性地狠狠啃咬起唇齿下的柔软肌肤。


    Root咬紧了嘴唇,直到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她才感觉到脖颈间的刺痛明显减轻,代之以难以言喻的湿润与酥麻。


    从餐厅到卧室的一小段路花的时间比Shaw预计得要少,鉴于Root出乎意料地温顺。


    当两人倒在床上时,Root身上已经只余最贴身的内衣,而Shaw身上一件都没少。


    Shaw直起身,动手脱起自己的衣物,一边调笑:“你知道,我本以为Veronica会比Caroline主动一点。”


    Root睁开了一直紧闭的双眼,却没有说话。尽管对方近在咫尺,但黑暗让她只看得见Shaw的轮廓。


    Shaw嘴角勾起的弧度不自觉地放了下来。感谢顶级特工的素养,她在黑暗中的视力比一般人要好很多。这让Shaw在昨天就发现,当身下的人以为她看不到的时候,会露出某种奇怪的神色,以至于甚至让她感到抱歉。考虑到自己的人格障碍,这简直太荒唐了。


    而此刻Root又露出了同样的神色。


    Shaw用最快的速度解除了两个人之间所有的阻隔,动作有些粗暴。从Root的反应看,她很确定对方又被自己弄疼了,但并不打算抱歉。


    “你说你出过外勤?”Shaw俯下身,拨开Root的发丝,贴着她的左耳低声说道,“那么有过被刑讯的经历吗?”


    Root愣了一下,然后用调笑的语气不赞同地说道:“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有点破坏气氛,不是吗?”


    “相信我,那是此刻我最不想做的。”Shaw伸手抚上她的肩,顺着滑腻的肌肤轻轻向下,然后停留在她胸前的敏感位置,满意听到Root的呼吸失去了规律,“我只是提前做一个善意的告知,接下来我会折磨你,直到你说出所有我想要的信息。”


    “那么你恐怕要失望了。”Root尽力控制自己因为呼吸不稳定而颤抖的声线,“如果这是刑讯,我很乐意告诉你我其实乐在其中。”


    “真高兴你这么说。”Shaw勾起嘴角,“我也是。”


    两人之间的对话就此终止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Root不得不承认,Shaw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而自己并没有所宣称的那样坚强。


    她被撩拨得想要爆炸,而Shaw却始终不肯给她一个痛快,总是将她推到爆炸的边缘,然后再残忍地把她拉回来。当她再也忍耐不住想要抢回主动时,却发现自己和特工之间体力上的差距就像天堑鸿沟那样明显,这令她除了被牢牢钳制住任人享用,别无第二个选择。


    “你知道,折磨几乎从来问不出有用的信息。”Root艰难地说道,然后可悲地发现这句话显得毫无说服力,鉴于过程中几次被自己的喘息与呻吟打断。


    “只是几乎。”Shaw得意地抬起头欣赏着她近乎崩溃的样子,“你认为你还能坚持多久?”


    “足够久到你决定放弃。”Root勉力说道,搂在Shaw背后的双手悄悄下滑,“耐心并不是你的强项,Sam。”


    “放弃也不是。”Shaw再一次轻松地镇压了她挣扎的企图,“但你还能思考这个事实告诉我,对你的折磨显然还不够。”


    重新低头投入工作的Shaw让Root很快开始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挑衅有多么不明智。


    一次比一次更接近的,Shaw将她送到天堂的边缘,然后一次比一次更冷酷地将她拉回地面。


    Root所余无几的理智告诉她,再来这么一次的话,自己一定会彻底崩溃。


    “停止这么做。”她努力想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富有命令性,但带着颤抖的泣音只能传达祈求的信息。


    “我会给你你想要的,”Shaw冷酷地勾起嘴角,“在你告诉我你是谁,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之后。”


    Root突然发现,比起控制体内的欲望,更紧迫的事情是控制眼中的酸涩。


    “别这样对我,Sameen。”她紧紧闭上眼睛,然而已经晚了,“求你。”


    Shaw看着她眼角滑落的泪水愣住了,过了一会儿之后无奈地摇摇头。


    “我讨厌这么说,可是,好吧,你赢了。”她俯下身,在Root耳边轻轻说道,然后扭头品尝起咸涩的泪水味道。


    Root在几秒钟后见到了最美丽的天堂,并在那里驻足了很久。


    当她终于恢复了正常思考与呼吸的能力,打算对Shaw的慷慨予以回馈时,却再一次受限于体力的差距被制止。


    室内在这时亮了起来。


    “来电了。”Shaw低沉地说道。


    “而好消息是,这一次我们不必担心会被人打断了。”Root无辜地看着重新压制在自己上方的人,微笑着说道,“至少让我回报你。”


    “回报不止一种形式。”Shaw难得地回以微笑,伸手拂开Root右耳的发丝,然后抚摸上她耳后的疤痕,“而现在我想要的回报是,这些伤疤的故事,从这一个开始。”


    Root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为什么你会对这个感兴趣?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对自己身上新添的伤疤毫无了解原因的意思。”


    “如果我告诉你我的理由,你会告诉我你的故事吗?”Shaw反问道。


    “也许。”Root给了模棱两可的回答,“这要看你的理由能否打动我。”


    “好吧。”Shaw平静地说道,“显然在我不记得的那三年里发生了一些事,其中包括认识你。如果你希望我能记起你,一点小提示也许会有帮助。”


    “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认知?”Root凝视着她的双眼,“我看起来像是曾经认识你吗?”


    “我失去的只是记忆,不是智商。”Shaw翻了个白眼,“你的破绽太多了。”


    “比如说?”


    “你以为我看不到时望着我的眼神,你情绪激动时叫我名字的方式,你还精确地知道我对牛排的偏好。”Shaw不耐烦地说道,“尤其我刚刚确定了这不是你跟我第一次上床。这些足够了吗?”


    “足够了。”Root自嘲地笑了笑,“我还以为自己是个不错的演员。”


    “唯一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我你是谁?”Shaw审视地看着她,“既然你是如此希望我能记起你。”


    “因为我不想受到跟Harold和John一样的待遇。”Root轻轻叹息。


    “四眼老伯和西装男?”Shaw记起自己之前见过的那两个男人,“你们是一伙的?”


    “事实上,我们是一伙的,Sameen。”Root无奈地微笑,在“我们”这个词上加了刻意的重音。


    “好吧。”Shaw不置可否,“但他们已经放弃了让我记起他们的打算,用Finch的话说,失去那段记忆对我来说也许是件好事。为什么你的决定看起来跟他们不一样?”


    “老实说,我同意Harold的看法。你没有必要找回记忆。”Root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唯一我这样做的理由是,你要求我这样做。”


    “我要求你这样做?”Shaw喃喃地说道,试图消化这个信息。


    “我至今不能理解为什么。”Root伸手轻轻抚摸上她的脸颊,“你就像知道自己将会失忆一样。”


    “我想我可以告诉你原因。”Shaw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低沉地说道,“但在那之前,告诉我,我是否应该叫你Root?”


    她清楚地看到Root眼里瞬间露出狂喜的神色,但很快就黯淡了下去。


    “是的,你可以叫我Root。但这不代表你记起了任何事,对吗?”Root平静地说道。


    “很抱歉,可你是对的。”Shaw坦率地说道,“你的那两个朋友曾经一再向我确认是否记得Root这个名字,西装男还为此跟我打了一架。”


    “什么?”Root惊讶地说道。她有些忍俊不禁,鼻子却变得有点酸,“John从来没有告诉我这件事。”


    “我想我当时不应该还手。”Shaw自嘲地摇摇头,“他是对的,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不应该忘记的就是你。”


    “为什么你会这么说?”Root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因为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掌管着我记忆的钥匙。”Shaw解释道,“但我们可以迟些再讨论这件事吗?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很累人。”


    Root必须同意Shaw的理由很充分,只靠双臂的力量在她上方支撑这么久已经要感谢特工远超常人的体力。


    “你可以躺下来说。”Root真诚地建议。


    “好吧,让我把话说得更清楚些。”Shaw恼火地说道,“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Root感到有些意外,但很快明白了过来,鉴于Shaw居高临下的视线从她的双眼微微下移,聚焦到了她的嘴唇。


    “我得到许可了吗?”Shaw的声音因为刻意的压抑而变得沙哑。


    “你还没有想起我,Sameen。”Root轻轻摇头。


    “我向你保证,我会的。”Shaw缓缓俯下身,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扭头回避,“因为我想这么做很久了。”


    Root凝视着她,发现自己完全无法产生避开的意愿。


    “我是如此的想念你,Sameen。”在两人唇瓣相接的那一刻,她呢喃着说道。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评论

热度(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