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多多指教II 第三章

抽风大侠:

第三章


前情提要:Root跟Shaw一起去到了印第安纳州,找到了另外一块发光的石头,事情越来越匪夷所思了,就在此时,发光的蓝石开始向两人解释起自己的来源与经历,而它第一次的经历,是关于一个叫“耶稣”的人


电梯:1  2 




一大早被手机铃声吵醒实在不算得上是一个好的开始,Shaw迷蒙中地从被子中伸出手在床头柜上摸索着


 


终于碰到那个嘈杂不已的机器,这就是她为什么不喜欢所谓的“科技”,它们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打扰到自己


 


“Harold”Shaw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看着透过玻璃窗洒进来的阳光


 


“Ms.Shaw,很抱歉一大早打扰到你,但是有新号码出现了”Harold那温和的声音像安眠曲一样,Shaw揉了揉倦意浓浓的眉间


 


“知道了”Shaw咂了咂嘴,将被子掀开从床上走了下来,身上未着一缕,裸露的皮肤感受着纽约清晨那初阳的温暖


 


简单洗漱过后,Shaw瞥了眼仍在床上的Root,丝白的被子半遮半掩地覆在她的身上,在阳光下显得是那么地干净,Shaw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悄声把门带上


 


废弃地铁站内


 


Shaw审视着玻璃板上新吐出来的号码,45岁,微秃,白人,眉眼间充满着上流社会特有的自傲,事实证明Shaw猜的没错,这个男人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馆长


 


“Dave Houston,独子,没有结婚,母亲去世,父亲是前馆长”Harold看着荧幕,将男人的基本情况一一诉说


 


“他一直都有炒期货,在11年的时候赔了许多钱”Harold继续补充道


 


“拥有了这么一座宝藏,相信他也不会浪费掉”Shaw抿了口咖啡,从玻璃板上撕下了号码的照片


 


Harold有些诧异地抬起头看着Shaw,用着十分痛心的语气道“的确,馆藏的一小部分文物在黑市里流通着”


 


“到底他想要做些什么?”Harold皱了皱眉


 


“或者是别人想对他做些什么”Shaw不可置否地从军械库里拿出武器


 


“Ms.Shaw,有这个必要吗?”Harold看着Shaw手中的武器,有些抵触地道


 


“看情况吧”Shaw撇了撇嘴,自顾自地将武器拿出来


 


“对了,这个是你的掩护身份”Harold一拐一拐地走了过去,拿出了一张崭新的工作证


 


证件上印着,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安保人员,Connie Ford


 


“又来?!”Shaw没好气地看着那张证件,不敢置信Harold再给她来一出角色扮演


 


“有些地方游客是去不了的”Harold摊了摊手,Shaw没好气地拿过了今天的身份


 


“对了,Ms.Shaw,刚刚你说有人可能会对Dave做些什么,难道你认为他会是受害者?”Harold的疑惑拖住了Shaw正要离去的身影


 


“谁也不知道Connie Ford身上有一把USP,不是吗”Shaw对着Harold笑了笑便离开了地铁站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Shaw穿着死气沉沉的制服在博物馆内巡逻着,Dave从早上到馆之后就一直待在办公室,他的手机已经被成功复制,她浏览了一下他的通话记录和讯息,一切并没有什么异样


 


Shaw有些百无聊赖地看着玻璃柜里的"老东西",说实话,里面的东西她都不陌生,这些都要归功于小时候经常会被学校组织出来参观博物馆


 


每一样馆藏物品背后的故事,老师都能声情并茂地说出来,即便自己毫无兴趣,也很难抗拒故事带给自己的吸引力


 


她走到了一个安放着东方古鼎的陈列柜前,生锈的鼎身,东方古龙的形象刻在上面,铜绿昭示着物品的年代久远


 


淡黄的灯光照射下,更显历史厚重感,隔着陈列柜欣赏的Shaw,却因为出现在陈列柜玻璃上的影子而皱了眉


 


“你在跟踪我吗?”Shaw转过身看着身穿着黑色连衣紧身裙的Root


 


Root双睫轻轻一眨,对着面前的Shaw浅浅笑道“叫我来的,你可是意外收获”


 


“来这里?”Shaw扫了眼博物馆,不明白机器让Root为什么来这个无聊至极的地方


 


“她需要我取一样东西”Root款款地走到Shaw的跟前,白裸着的藕臂与黑色的衣服在Shaw的视网膜上形成强烈的冲击


 


“什么东西?”


 


Root带着Shaw来到了不远处的另一个区域,那里正好有一群学生在参观着


 


学生面前的陈列柜里是一把锈迹斑斑的剑,只是剑柄上镶着一块玉白色的宝石


 


“这是一把来自于中国古代的剑……”带队的老师向好奇的学生讲解着


 


而一直没有动静的Dave终于有所行动,他刚收到了一条讯息,看来是约了人,Shaw将手机收起


 


“你不会想现在行动吧”黑眸看着Root沉声道,她可不想一边处理号码,一边捉贼


 


“这里可是一个打发时间的好地方,再说,我喜欢跟你一起,做~事~”Root的手指轻扫Shaw的唇畔,甜糯的话语让人听了羞红


 


白了眼Root之后,Shaw就到博物馆的后门,看看到底Dave在做些什么。


 


快到后门的时候,Shaw就看到Dave急冲冲地走出去,她连忙跟上去,在拐角处候着,微微侧头观察着Dave的动向


 


Dave不停地在后门踱步的样子,豆大的汗珠布满了他的额头,微秃的头顶也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油光发亮


 


没等多久,一辆黄色的轿车停在了不远处,Dave连忙跑了过去,Shaw拿出微型望远镜,车窗被摇了下来,里面的男人递给了Dave的一个包裹


 


他低头抱怨几句,Shaw根据对方的唇形大概可以判断出Dave在抱怨些什么,看来是抱怨对方临时选在这里会面


 


“别挑三拣四的,你以为我们在约会吗”车里面的人啧的一声便将车子开走


 


Shaw将车子里面的人拍了下来,传给了Harold,没过多久Harold很快就搜到了那个男人的信息


 


“Hanson Lee黑市里专营枪械”Harold看到Shaw发来的照片,心不禁提了提,想必Dave包裹里的东西也八九不离十了


 


“啧啧啧,现在他看上去有趣多了”Shaw负着手神不知过不觉地走回展厅


 


“Ms.Shaw,还有一件事,我截取了Houston部分通话录音,发现他私卖文物这件事还有他父亲知道,而且两人就这件事还争执过不少次”


 


Harold声音显得有些焦急,虽然他相信性本善,但是不否认的是,他内心十分害怕Dave的下一步就是去找他的父亲


 


“放心吧,我会盯紧他的”Shaw明白Harold的担忧


 


Shaw在大厅内四处看了看,Root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门口还有一拨拨的学生进来,无可奈何之下,她唯有上前维持秩序


 


就在时针好不容易走到九点的时候,她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批游客,博物馆的大门给重重地关上


 


其他同事也纷纷离开博物馆,整个博物馆只剩下她,还有另外一个在博物馆工作逾三十年的老伙计,当然还有Dave,除了下午那会出来会后,Shaw就再也没见他出来过


 


老伙计将博物馆里的灯一盏一盏的熄掉,除了几盏照明灯外,整个博物馆被浓重的漆黑笼罩着,显得特别的阴森


 


Shaw的脚步声在寂静的馆里特别清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Shaw将手电打开,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我喜欢你穿制服的样子”Root站在黑暗中,手电的强光让她微微地眯了眯眼


 


“闭嘴”在经历过帮老奶奶找老爷爷,带小学生上厕所的一天之后,Shaw可对这身制服没什么好感


 


Root轻轻地抿了抿嘴,努力忍住看到Shaw臭脸的时候的笑意,借着手电的光,Root轻易地用手机黑进了报警系统,不消一会前面陈列柜的报警器已经被关掉


 


接下来的体力活就交给了Shaw,她将透明胶粘在陈列柜上,一层贴一层,直到陈列柜的玻璃上被贴除了一个透明的靶状图案


 


Shaw使力用手肘撞向用透明胶贴成的靶状位置,陈列柜立刻悄无声音地裂开,她拨开碎片从里面拿出了那把古剑


 


Root顺势接过古剑并将它放到了一个箱子里,两人动作完美契合,好似之前排练过几百次一样


 


“简单粗暴,看得我都湿了~”Root笑盈盈地将粘在Shaw衣服上的玻璃碎片摘了下来


 


Shaw没好气地给了她一个眼刀,这时楼上传来了急促脚步声,Shaw连忙将手电关上,但是对方的手电也朝着这个方向照过来


 


“Connie?”老伙计的声音在偌大的博物馆响起


 


在博物馆工作这么多年的老伙计,可不想在临退休的时候出什么状况,新人就是麻烦


 


手电的白光直直地照了过去,老伙计却万万没想到看到了这么一幕


 


眼前的Connie跟另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正在热吻着,唇舌间的缠绵让四周的温度瞬间上升


 


Connie的臀部被女人忘情地揉捏着,看得老伙计也替她们感到害臊,也正因为如此,老伙计并没有发现Connie身后的陈列柜已经被“开膛破肚”


 


老伙计啪的一声将手电关了,摸着剧烈跳动的心脏,约莫估计要多吃几颗心脏病药才能从此等高能的画面中回恢复过来


 


薄凉的空气里传来了一个意犹未尽的娇嗔声,让气氛更显得尴尬不已


 


博物馆里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过声音是越来越远离高温中心


 


“嗤~”Root忍不住地低笑了起来,Shaw愤愤地将Root那不安分的手从臀部处拉开


 


“Ms.Shaw,Dave现在进入了视线盲区,我将盲区的区域发到你手机上了”Harold的声音响了起来


 


“Damn!”Shaw狠狠地瞪了眼Root


 


“怎么了?”


 


“他什么时候消失的?”Shaw连忙跑出去博物馆,Root随后跟上


 


“大概五分钟前,到底……”Harold话没说完Shaw就掐断了彼此间的通话


 


“Sam~”Root顺手黑进了一部黑色跑车,她可不想下半夜被Shaw赶下床,怎么也得做些事情补偿一下


 


Shaw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而Root也坐在了副驾上


 


“下车!”


 


“我也想要帮忙”Root嘟着嘴,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Shaw


 


“真是该死!”时间紧迫,Shaw也不跟她继续耗下去,一踩油门便追了上去,附近只有一处没有被装摄像头,估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Dave也只能朝着那个方向去


 


Shaw将方向盘使劲往右打,一个大拐弯进入那边区域,幸好现在是晚上,街上的行人不多,不然整个过程就变得更加棘手了


 


车速已经飙到120马,Root将箱子放在腿上,一只手垫着箱子托着下巴,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根本感受不到她现在正坐在一部夺命狂奔的跑车上


 


跑车穿过风,穿过夜幕,直到Shaw看到前面那辆白色的丰田车,那辆车正是Dave的座驾,Shaw抬头看了看前面的这栋废旧零件厂,眼神一沉地走了进去


 


两人小心翼翼地探了进去,没走几步便听到里面有声音,Shaw下意识地将Root护在身后,她用零件厂的大型机械作掩护


 


Dave此时正被人团团围住,他双膝下跪,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十分高大的黑人


 


“Dominic,求求你,我保证下一次不会再犯了”Dave哽咽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声音颤抖十分


 


那个叫Dominic的男人走到Dave面前蹲了下来,他用手枪在地上画了个无形的圈圈


 


“以前有个老师跟我说过,圆周率里面那些无穷无尽的数字,包含着每种可能的组合,你的生日,储物柜密码,你的社保号码”


 


“甚至你将数字转换成字母也能得到所有的单词,无数种可能,我们说过或做过的每件事,宇宙中所有的无限可能,都在这个简单的圆中”Dominic将手枪抵在Dave的额头


 


在不远处的Shaw也将USP对准Dominic


 


“你懂吗,只要我轻轻一按,那么你背叛我的可能性就从此在圆上消失了”Dominic做了一个‘砰’的嘴型,Dave吓得浑身发抖


 


“我看错你,你比我想象中更有胆量,我应该要想到,一个敢将国家的东西偷出去卖的人,怎么可能没有胆量将我的东西偷出去呢”


 


“你说你都不怕电椅了,害怕这个干什么”Dominic用手枪敲了敲Dave的头


 


“你可能不知道,现在整个纽约都是兄弟会的人,你找下家出货的时候也要看清楚啊”


 


“我讨厌暴力,真的”Dominic冷笑一声便站了起来


 


“但是暴力有时候是需要的,特别是现在”Dominic话音刚落,站在Dave身后的两个男人便将他一把地扯了起来,让Dave坐在一张凳子上


 


“不过,有什么比得过看着至亲的人在眼前死去更来得痛心呢”打手里面一个墨西哥裔的女人将一个手提递给了Dave


 


Dave惊恐地看着屏幕上的人,那个人正是劝自己早日自首的父亲,屏幕里面父亲坐在凳子上,桌面放着两大筒安眠药,药的旁边摆着一封信


 


“不,不,不”Dave低声痛哭着


 


“你看,你父亲比你强多了,为了你,他可以替你顶罪,甚至替你去死”Dominic双手抱在胸前,欣赏着背叛者撕心裂肺的表情


 


“放心吧,如果他死不了,我会叫人进去帮助一下他的”


 


“不,不,不,放过他,让我去死,我去死”Dave想要起身,但是被身后两人紧紧地按住


 


“你会去死的,相信我,我说到做到”Dominic轻哼一声


 


“不要啊!”Dave看着父亲将安眠药倒在了手中,眼神充满着坚决地将一大堆安眠药往嘴里送去


 


就在此时,屏幕中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他撬开了倒在地上的父亲的嘴巴,伸手扣喉,原本吞食了大量安眠药的男人顺应本能地将胃里的安眠药全数吐了出来


 


Dave这才转啼为笑,Dominic紧皱眉头,他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他一颔首,手下赶紧吩咐埋伏在Dave父亲附近的人进去补刀


 


但是那些人早就被赶去的Reese一一解决,Dominic恼怒地将手枪指着Dave“他是谁?!”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Dave看着黑压压的枪口,连忙摇头


 


“哼,那你去死吧”


 


砰,的一声枪声在零件加工厂里响起,Dave害怕得紧闭眼睛,一股热流从身下流了出来,但是想象中的疼痛却没有到临


 


Shit!有埋伏!Dominic握住中枪的手臂,周围的打手连忙围在他的周围


 


啊!一名打手膝盖中枪


 


Dominic的手下开始疯狂地在周围开枪,将周围打得是一片狼藉,弹孔到处都是,但是对方像似幽灵似的,打出去的子弹没有一个挨到边上,反而手下一个又一个被射中膝盖


 


“Root!”Shaw不满地看着握住双枪的女人


 


“怎么了”女人无辜地看了过来


 


“都是我的!”Shaw从掩护处走了出来,一弹一个地将Dominic的手下击倒,而Dominic也在手下的掩护下迅速地逃了出去


 


Root耸了耸肩将双枪塞回到腰间,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个苹果,坐在一个已经被打得看不出原来样子的箱子上吃了起来


 


警笛声也从远处传了过来,Shaw看了看四周躺在地上捂住膝盖的那些人,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欢愉的笑容,当然这个笑容在Dave看来十分可怕


 


“你,不就是新来的那个”Dave瑟缩在一角


 


“既然你认出了,那么,对不起了”Shaw举起手中的枪对准了Dave


 


刚出狼窝又进虎穴的感觉从四肢百骸地传到了Dave的中枢神经,害怕惊恐的情绪让他抱头失声大叫


 


“喂”正在大叫的Dave被人用脚推了推


 


“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他怯怯地低声呢喃着


 


“NYPD”一把沙哑的声音出现在他头顶,他抬头看去,却发现刚刚那个恐怖的女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站在自己面前的则是一个胖胖的警官


 


坐车逃走的Dominic咬牙切齿地看着手上的伤口,身旁的手下正帮他包扎着


 


“我认得她们,她们就是在加利福利亚抢了我们钱的那两个女人”正在开车的女人阴狠地看着前方


 


“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给我查出她们到底是谁”Dominic目光深不可测地看向越来越远的零件加工场


 


“我要她们血债血偿!”Dominic将手中的子弹狠狠地握住


 


废旧地铁站


 


“谢谢你了,John”Harold看着屏幕里的男人


 


“小事一桩,不过我这边倒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忙”Reese将Dave的父亲扶上救护车


 


“什么事呢?”


 


“你知道时刻警惕吗?”Reese脸色沉重地看着手中的照片,照片上的人已经是警局第五个


连环凶杀案的受害者


 


“时刻警惕?”Harold托了托眼镜,眼眸里有些凝重


 


纽约的某处公寓


 


Shaw将古剑上的宝石敲了下来,那玉白色的宝石看上去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能量石放哪里”Shaw将那块宝石放在桌面,从脖子那里抽出项链里的石头


 


Root双手摊开“没跟我解释那么多”


 


似乎感应到Shaw的疑惑,一直没有动静的石头慢慢地发出蓝光


 


‘我将我在地星经历过的一切全部输送到Shirley那里,根据我的经历验算出每一块能量石的下落,当然如果途中出现意外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再者,能量石与能量石之间是有感应的,越靠近彼此热度就会越高,但是超过一定距离的话也无法感应了’


 


‘慢着,你说越靠近彼此热度就会越高’Shaw看着从剑上取下来的米白色宝石,心中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


 


‘没错,所以这把剑是假的,自然剑上的那块能量石也是假的’石头的话语让两人不由地愣住,看来真正的那把古剑已经被Dave偷龙转凤


 


‘你们必须要尽快将这把古剑找回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石头的蓝光幽幽的,从原先的浅蓝慢慢转为深蓝


 


‘后果?’Root不解地看着发光体


 


石头沉默了半响便复又开口


 


‘那就要从我第二次对地星进行探索说起,过了好多年后,我终于再一次进行与人类的交流,这次我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国度,秦国’


 


‘秦国?’Shaw跟Root脑海里同时冒出了一个问号


 


‘那是古代中国的一个国家,当时这个国家暴君当道,民不聊生,强权下自然会有反抗,但是却缺少一个契机’


 


‘一群前往渔阳担任守卫边疆任务的士兵,因为大雨的阻挡而耽搁了日期,在当时来讲,他们即便到了也要被杀头,所以有个叫陈胜的人,他联合一个叫吴广的人将押送他们的军官给杀了’


 


‘等一下,这跟能量石有什么关系?’Shaw微微皱眉打断道,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听出这件事与能量石能扯上关系


 


‘请耐心听下去’发光体不急不躁地继续往下道,Root则十分有兴趣地躺在Shaw的大腿上等着石头继续往下讲


 


‘那一群人大概有900余人,但是这么少的一群人怎么能跟整个国家的军队相抗衡,除非他们能够召集更多的人加入’


 


‘那肯定有很多人加入’Root立马冒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但是想法随机就被Shaw粉碎


 


‘根本没有人会去加入’Shaw轻哼一声


 


“为什么?”Root转过头看向有些不耐烦的Shaw


 


“因为古代的中国,人们信奉他们的领导者是真龙,是上天之子,如果反抗他们的真龙,死后会下地狱的”Shaw没好气地捏了捏Root的鼻子


 


‘说得没错,陈胜这一行人并没有召集到更多的人,反而内部已经开始人心惶惶’


 


“又是一群错误代码”Root努了努嘴,在Shaw的腿上调整了一下,以一个舒服的姿态继续听着


 


‘但是就在人们感到绝望的时候,起义军却慢慢地壮大起来,越来越多人被召集了进来’


 


‘你们知道为什么吗?’两人的全神贯注地听着,对于石头所发的问题纷纷摇了摇头


 


‘给你们一个提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蓝光有些俏皮地一闪一闪


 


石头成功地卖了个关子,看到两人眼眸里慢慢聚集的疑惑,它有些骄傲地解开谜底


 


‘因为宗教’


 


‘宗教?!’


 


Root跟Shaw对视一眼后立马明了了刚刚石头所说的那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现在世界有三大宗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与佛教,各个宗教都历史悠长,教徒甚广,真是不敢相信那个满嘴谎言的Jesus所创立的基督教能延绵至今’


 


‘宗教是最能够控制人心,陈胜和吴广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我想到了,当时我充当一名占卜者,我让他们学狐狸叫,在鱼肚里藏小条子,弄出了一些神神怪怪的东西,事情果然朝着我预料的方向进行’


 


‘人们开始相信陈胜是天选之人,起义军的一鼓作气将大泽乡和蕲县一一攻破,而且越来越多的人纷纷响应起起义军的号召’


 


‘这让我感到空前的愉悦,认为这一举是帮助了地星上受难的群众,因此为了加大起义军的力量,我将一块能够影响人思想的能量石镶在了陈胜所用的剑上,他拿着这把剑血战沙场,越战越勇’


 


‘但是我的骄傲却让我忽略掉了一个事实,陈胜他们毕竟是人类,人类始终抵不过贪婪,加上能量石对他的影响,他变得强横与嗜血,能量石放大了他所有的欲望,人们的生活在他的统领下并不比当时的政府好’


 


‘所以,我将那把剑偷了出来,失去了古剑的他仿若失去左右臂,暴躁不已,起义军的分裂,吴广的被杀,看着这一幕一幕,我知道最后的结局终于要到了’


 


‘他在逃跑的过程中被车夫庄贾给设计杀害了,而车夫了断陈胜的时候,手上正是拿着那把古剑’


 


‘为什么一个区区的车夫会起了这般杀意?’Root眼眸若有所思地看着石头


 


‘我说过了,镶在古剑上的那块能量是能够影响人的思想,放大人的欲望,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念头都会被无限放大,让所有的情绪占据在理智之上’


 


‘除非原本情感有缺陷的人,普通人根本不能够承受,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Shaw的原因,此剑危险异常,所以在它落入那些位高权重的人手上之前,必须要将它找回’


 


Shaw当下将古剑的照片发给了Harold


 


“Ms.Shaw”Harold的声音忽而从耳中传了出来


 


“查到了吗?”Shaw仔细听着耳朵里传来的声音


 


“查到了,就在一小时前,它被运到了莫斯科”


 


“谢了”


 


“需要我这边通知美国政府吗?”Harold便敲打着键盘便问道


 


“不用了,我会搞定的”


 


“那请小心了Ms.Shaw”


 


结束完于Harold的通话之后,Shaw有些不解地看着一脸兴奋不已的Root


 


“你打什么鬼主意”Shaw沉声道


 


“没有啊,我只是想尽快将古剑取回来,为了不伤害无辜”Root一脸委屈地解释道


 


“你最好没有”Shaw瞪了眼Root


 


“那我们现在可以去找扩音器了吗?”Root朝着Shaw咧嘴一笑道


 



评论

热度(55)

  1. JFM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
  2. 孩儿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
  4. 哈默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