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多多指教II 第四章

抽风大侠:

第四章


 


前情提要:Shaw伪装成为大都会博物馆的一员进行号码的调查,而Root在机器的指示下也来到了博物馆,两人无意中破坏了兄弟会的行动,一番苦战后才发现所寻找的能量石是假的,两人决定前往莫斯科将它找回来……


 


电梯:1  2  3


经过长达10个多小时的飞行,Shaw跟Root终于来到了千顶之城——莫斯科


 


不过十月的莫斯科天气可不怎么友好,刚一落地就遇到了狂风暴雨,机场一片喧哗,航线全部暂停,幸好两人来得早,要不然她们现在还可能困在肯尼迪机场


 


这场暴雨来得十分突然,机场外车水马龙,摩肩接踵,雨水哗啦哗啦地像倒水一样从天上倒洒下来,呼啸的风将指示牌吹得也摇摆不停,轰轰作响


 


机场内外有很多人举着牌子接人,从拥挤的人群中出来之后,两人看到停在机场外的一辆黑色吉普车,两人对视一眼后便向其招手示意


 


“你们是玛利亚和艾琳吗?”车子的司机指着牌子看向她们,用颇为蹩脚的英语问道,雨滴顺着他雨衣的帽檐不断往下滴,他略微稀疏的头发都湿透了,湿哒哒地被拨到额头的一边去


 


“You bet.”Shaw挑了下眉,脸上露出一个灿烂至极的微笑,车子在雨夜中穿行,很快就将她们载到当地的一家酒店


 


“现在你可以去接玛利亚2.0和艾琳2.0了”Shaw看着司机一脸欣喜地数着手中不菲的报酬道


 


“什么?”还没等司机回过神,Shaw已经把车门一把关上


 


***


 


“给”


 


Shaw将干毛巾扔到Root湿淋淋的头上,酒店里的暖气虽然很足,但是Root还是有点瑟缩,她特别怕冷,尤其是这种阴冷的雨夜,雨滴借着强劲的狂风将落地窗打得啪啪啪响。


 


“谢谢”


 


Root的嘴角甜甜地朝上弯了起来,微微侧头让头发侧垂下来,湿漉漉的棕色秀发被主人心不在焉地擦拭起来


 


Shaw看着窗外的雨中之城,城市笼罩在一片雨声中,偶尔能够听到远处传来的车鸣声,那街上的灯光像是化掉在落地窗上似地,随着雨滴慢慢四散


 


“Shaw?”看着落地窗前的Shaw一动不动,Root顿了顿,微微地放慢了手上的动作,平常人的想法她能够轻易读懂,但是唯独眼前的这个人让她难以把握


 


“你在这里,能跟你联系上吗?”


 


“我原以为不可以”Root听到Shaw的问话后,有些舒心地将头发往后拨了拨继续擦拭


 


“你的意思是,将自己升级了?”Shaw皱着眉地看着落地窗上Root的身影


 


“嗯,我说过了,小女孩终究要长大”Root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毕竟机器可以看,可以说话,甚至可以思考,这跟人类并无区别


 


“你知道要干什么吗?!”Shaw转过头盯着Root


 


做的一切都有的理由”Root耸了耸肩,她并不认为这件事很重要,如果需要她知道,她自然会知道


 


“那就是不知道”


 


“有什么关系吗?”Root停下手中的动作,棕眸不解地看着Shaw,她不明白为什么Shaw要纠结于此


 


“Harold将她带来这个世界是为了打击犯罪,假如所要做的事情是跟Haorld的意愿背道而驰,你有想过后果吗?”


 


Root因为Shaw的靠近而微微将头昂起,她看到了Shaw眼眸中的担忧


 


“我相信


 


Shaw深深地看向了Root的眼眸,看到对方的坚定后也不再说些什么


 


“拿来”


 


“嗯?”Root被Shaw这句话弄得有点愣住了


 


Shaw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整个人欺身向前,Root下意识地往后倒在了床上,Shaw左脚撑地,右脚跪在床上,双手置于Root身体的两侧


 


“Shaw?”Root嗓音里带着些鼻音,看来是准备感冒的前奏


 


没等Root再多思索,Shaw已经从Root的腰后抽出那条被遗忘的干毛巾“起来,再不弄干,待会可要感冒了”


 


原本还以为会有少儿不宜画面的Root,脸上显得有些失望地看着Shaw,惹得Shaw白眼连连,最后一记眼刀封杀了Root所有不适宜的幻想


 


Root闭着眼睛享受着Shaw的服务,尽管Shaw平日里算不上是个细腻的人,但是此时手中的力度却出奇的温柔,将Root的每一根丝发都照顾的很好


 


“Sameen~”Root的头随着Shaw的动作轻轻地摆来摆去


 


“嗯?”


 


“你相信吗?”


 


“不相信”Shaw想都不想地给出了答案


 


“那你为什么……?”弯腰插上了都热吹风筒后,Shaw将Root转过来的头板正


 


“别乱动”一阵热风呼呼呼地从热吹风筒里吹了出来,在房间响起了有一阵恼人的噪声,Root的发丝随着热风在Shaw的手上飘扬了起来


 


“我可不想你祸害别人”Shaw小声地嘟哝着,声音在热吹风筒下显得是微乎其微,不过Root还是听到了Shaw的声音


 


原本一直安静地躺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Shaw将风筒关上,Root则找了个舒适的姿势靠在床上,拿起从前台拿过来的旅游简介看了起来


 


“Ms.Shaw你到了吗?”Harold的声音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到了”Shaw走到另一侧的床上坐了下来


 


“太好了,接下来的事情我恐怕帮不了你了,纽约这边也发生了些事,需要我去援助一下Mr.Reese和Detective Lionel”


 


“等一下,John跟Fusco怎么了?”


 


“说来话长……”Harold话未说完,Shaw就从手机里听到了几声枪响,然后Harold的声音也显得急喘吁吁


 


“Harold?!”Shaw眉峰微蹙地从床上站了起来


 


滋啦几声后Harold的声音重新出现“请不用担心,你回来之后再说吧”这句完后,两人之间的通讯彻底中断


 


“等一下……Shit!”Shaw愤愤地地将手机扔到一边


 


“他的宠物会保护他的”Root放下手中的旅游简介安慰道,Shaw不同于她,她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但是Shaw则是典型的面冷心热


 


“但愿如此”她可不希望回去之后发现他们缺胳膊少腿


 


“喏,这是我们明天要去的地方”Root将手中的简章递给了Shaw,上面就是莫斯科大名鼎鼎的克里姆林宫,简章封面印着红墙的照片


 


什么时候告诉你的?”Shaw翻看着手中的简章,脑海里慢慢构思着明天的行动


 


“就在我们入住的时候”


 


有跟你说具体放在哪里吗?”


 


“这就要靠我们了,Sweetie~”Root双手柔柔地圈住了Shaw的脖子,整个上身紧贴着Shaw的背部,十分慵懒地道


 


Shaw翻了个白眼,并不理会身后的骚扰


 


“蓝石不是说过,一旦它靠近能量石就会发热的吗?到时侯我们就可以把它当成雷达了”Root自顾自地拿起Shaw项脖上的那条挂链玩弄起来


 


“你那么喜欢,你带着呗”Shaw将项链拿了下来,Root说话间的气体一呼一吸的,让她脖子痒痒的


 


“我只是喜欢看它挂在你身上而已”Root撅了噘嘴,作出一个小委屈的表情


 


‘嘿嘿嘿,我可是能够听到的’一直安安静静的蓝石这时候又发光了


 


‘又怎么了?’Shaw没好气地看着它,自从它出现之后自己就没少忙过


 


‘好吧,我只是觉得在你们行动之前应该要跟你们做一下功课’


 


‘功课?’Shaw跟Root脑海里不由地冒出了个问号


 


‘就是那把宝剑上的能量石,它只是一部分’蓝石开始娓娓道来


 


‘什么意思?’


 


‘在去秦国之前我曾在楚国待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我一直在观察着地星人的一切,揣摩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思想’


 


‘后来我决定用最便捷的方法,就是将我随身携带的那一块能量石献给当朝的天子,这一块能量石具有的能量极其巨大,是所有能量石中最强大的一颗,它不仅能够影响人心还可以操纵人心,也就是说谁能取得它也就能得到天下’


 


‘可是前两个天子却认为我是一派胡言,将我双腿砍下,只要我的肉身不死我的意识都不能离开,正当我放弃之时第三位继位的天子终于接受了,他将能量石打造成一个印章,后来他们将它称为‘玉玺’’


 


‘玉玺?’Root稍稍地打断了下


 


‘就是公文盖章那些,只不过大一点而已’Shaw用双手比划了下,她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古代的东方人要用这么大的印章,碍事至极


 


‘那位天子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和氏璧’,而我也功成身退,等我肉身耗尽前我就从肉身中抽离,谁料到我再次出现的时候能量石已经不再原来的地方’


 


‘等一下,你是说你可以随便占据一个人的身体?’Shaw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没错’


 


‘那原来的那个人呢?’


 


‘我跟他们都打了商量,他们愿意成为更高级的生命体,所以累赘的肉身自然要抛弃……’蓝石的光芒显得更盛,似乎对于这件事情显得有些自豪


 


‘你所说的生命体到底是什么?’Root也被Shaw的提问引起了兴趣


 


‘那就是成为我一样的,他们之前生活都十分痛苦,那只是因为他们的精神力量根本不能够承受,或者是已经超出常人的范围,他们选择了放弃肉身,将意识留在宇宙当中,就像我们星球上的人一样,没有周遭的累赘’


 


‘你可以放心,我们不会随意地去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我们不像你们地星人’尽管蓝石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别的意思,但是Shaw听着就十分不舒服,反倒Root对此还表示了默认


 


‘反正当我再次出现的时候,能量石已经来到了秦国,而当时的秦王雄心壮志,将原本周围的国家一并统治了,尽管我并不清楚此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的确能够感受到能量石正在发挥着它的作用’


 


‘到后来老秦王去世了,我打听到当时原本要继位的大王子拿着那块能量石在边疆,因为老秦王已经知道他的二王子肯定会受人教唆造反的,可惜即便没有那块能量石也阻挡不了事情的发生,二儿子胡亥伪造了继位的公文,弄了一个假的印章,而当朝的丞相(相当于总理)李斯,也站在二王子这边’


 


‘事情最后的结果也就朝着可预想的方向进展,当我赶到的时候,大王子扶苏正在帐篷里将那块能量石使劲往地上砸,试图将其砸碎’蓝光边说便将Root跟Shaw带到自己的记忆深处


 


将军蒙恬气愤地将诏书扔到地上,而扶苏则一脸沉重地坐在一旁,两人死守边疆多年,为国家出生入死,现在父亲一死,竟然被佞臣安了一个不忠不孝的罪名,蒙恬握紧长剑,怒发冲冠地将长剑一把抽起插在地上,精炼的长剑在坚硬的沙地上竟也插入了几寸,怒气之大可想而知


 


国家需要的是像大王子扶苏一样的君王,而不是那个傀儡一样的二王子,蒙恬决定要出军讨伐二王子,但是大王子却犹豫不决,让他空有一身力气无处使,他决定出去动员手下,让大王子好好想想


 


帐篷内紧张的气氛一刻不停,当时我是蒙恬手下的一名士兵,在他走了之后我隔着帐篷门的缝隙,看到了大王子将能量石吃力地往地上砸,脸上的狰狞是我之前没有见过的,那种坚决是我头一回在地星人身上看到


 


我连忙上前阻止,但是他像是发了疯一样,力大无穷,能量石也被他生生地砸破了一个小口,而此时蒙恬也闻声过来了,我见事情不好控制便将破损掉下来的那一小块能量捡了起来,然后匆忙离开,而离开之际大王子还处于疯狂当中,他口中一直喃喃自语


 


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惧,恐惧可以说是我在人类身体上头一回的感受,我们星球的人都没有什么不相干的感情,但是那一次我感受到了恐惧,不仅是肉身的潜意识反应,还有就是我也产生了这种感情,扶苏眼里的疯狂叫人不由心悸


 


我知道能量石的力量是地星人不能承受,我想要收回去,但是已经迟了,二王子的大兵很快赶来,将大王子和蒙恬将军一并杀害,而我的肉身也在那场战役中失去,幸好在此之前我在那一小块的能量石收好,也就有了后面陈胜起义的事情


 


Shaw跟Root讶异地看着在脑海里浮现的一幕一幕,彷如大王子就在两人面前吞剑自杀,两人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对视一眼后竟也不由自主地拉起了手,没什么场景比得过看到一个眼眸里充满着悲戚的人死去更来得沉重,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灵魂在尖叫一样,而死不瞑目的愤懑更令人揪心


 


‘不过后世并不清楚这一件事情,他们以为那破损的一角是因为另一件事所引起的’蓝石等两人稍稍缓过神后继续道


 


‘那现在那块能量石呢?’Root有些激动地问道


 


‘它,我也不清楚,在我被捉住之前我也没能找到它的线索,不过只要找到那块小的,大的自然就会出现的,两者之间会一直牵扯着,不会离得太远’蓝石显得也十分激动


 


‘只要两者合一,能量石就会带领你们找到我,而我也能够回去母星了’蓝石的光芒越来越亮,两人只能眯着眼看着它


 


一晚很快就过去了,经过一夜的休息,或许是太累的原因,又或者是睡前的小故事让她们睡意浓重吧,两人似乎休息得很好,Root昨夜的鼻音也消失不见了


 


雨后的莫斯科一阵清凉,Shaw从小贩手中接过热狗和咖啡,远远就可以看到Root在街道上将自己包在黑色的羽绒服里,翘挺的鼻尖冻得有点通红


 


呼~


 


Root将冒着白气的热咖啡紧紧地握在手中,时不时抿上一口,碰上是周末的早上,街道上的人也就只有两三个,两人慢慢地沿着被雨刷得干干净净的街道走着


 


由于酒店就在克里姆林宫的附近,不到一会儿,那片建筑群就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中,远远看去色彩斑斓,十分夺目,由于时间尚早,两人就在离克里姆林宫不远处的一张长凳上坐了下来


 


“Shaw”


 


“嗯?”Shaw大口地将热狗送进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里,头也没抬地应了声


 


“这说的是什么?”Root将手机递给了Shaw


 


手机上显示了一幅图片,显然是从一本书中照下来的其中一页,上面的字:


 


‘王莽遣其弟王舜来索,太后怒而詈之,并掷玺于地,破其一角,王莽令工匠以黄金补之’


 


“你还真当我是Ms. Frizzle(神奇校车里面的女老师)”调侃了句后Shaw就拿过手机仔细看了起来,幸好有蓝石的帮忙,不消一会她就理解了图片上那晦涩难懂的东方古体字


 


“就是说那个玉石被一个老女人摔破了一个角,最后被人用黄金补上那破损的地方”


 


“怎么了?”Shaw看着Root一脸兴奋的样子


 


“太棒了”


 


“越奇怪的事情就越兴奋”Shaw完全无法理解女人的脑回路,低声嘟哝几句


 


“历史书上记载着的,跟现实发生的根本就是两样,难道你不觉得很……”Root不停地在脑海里搜索着适合的词语来形容


 


“匪夷所思是吧”Shaw抿了口咖啡,没好气地摇了摇头


 


“嗯嗯”Root神采飞扬地看着Shaw,眸子里眉波流转美丽至极


 


“啧”Shaw用手摸了摸有些上扬的嘴角,虽然语气地充满不屑,但是上扬的眉眼也难以掩饰她的好心情


 


“走吧”Shaw率先起身离开,朝着克里姆林宫走去,而身后的Root也随即快步跟上


 


***


 


而远在另一边的Harold他们就没有这边的闲情逸致了,现在他跟Reese被那一群自称为“时刻警惕”的狂热分子捉到了一个废旧的图书馆内,而同样被捉过来的还有白宫的一些要员


 


Harold认出那些人,其中有一个叫“Control”的女人一直致力于国家监控的项目,他的前拍档跟那些人很熟悉


 


Harold左右看了看四周,没见到Resse的踪影,看来Reese并不是他们的目标,而他们真正的目标和目的他也大概猜出了些眉目,特别最近纽约市所发生的事情,所有的袭击无一不是针对网络隐私,监控这方面的


 


“等会你们就要在全国人民的注视下,坦白你们的罪行,我希望你们能够诚实,毕竟你们也没有别的办法”时刻警惕的黑人头目将他们扫了一遍,语气十分坚决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Control斜眼看着头目,眼里尽是不屈,看上去一点也不害怕


 


“我知不知道不重要,最重要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些什么”头目一个拳头砸在Control面前的桌面上,但是Control依旧眼睛不眨地看着他


 


“好吧,我们现在开始审判吧”在头目的示意下,手下将摄像机对准着坐在一排的Harold一干人前,炽白的灯光照在他们脸上,就像是审问犯人一样


 


Harold惶恐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整个审判下来他都心不在焉,比起自身的安危他更担心Reese的安全,还有Detective Lionel,直到头目将焦点集中到自己身上他才回过神来


 


“你是不是将它制造了出来”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Harold十分生气地看着这个盛气凌人的头目


 


“你知道的,你别以为你不承认就可以了”头目因为在前几个人身上吃瘪,现在显得有些急躁


 


“这里是美国,你们这样是犯罪!”Harold气呼呼地地吼道


 


“你将它制造出来才是犯罪”头目拿起一旁的棒球棒一把地打在桌面上,砰的一声,吓得Harold直直往后退


 


“哼,你以为你藏得很好吗”头目突然狞笑,脸上显得有些扭曲地扫了眼Harold


 


他忽地揪住Harold的衣领将其拉近,在Harold的耳边低声道“我找到了你第二个孩子了,你怎么忍心让它沉睡”


 


Harold闻言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头目,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连前拍档也不知道


 


“好吧,既然你们都不老实,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头目拍了拍Harold有些皱的衣领


 


“反正我已经找到了办法对付那一台机器”在座的人都看着他


 


“没有什么办法比得上用另外一台机器去对付机器了,不是吗”头目大笑地看着眼前面面厮觑的人,看来这一个消息堪比原子弹的威力


 


“不可能!”一位国防要员出声否认道,坐在一旁的Control目光深不可测地看着惊恐不已的Harold


 


“哈哈,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它的名字就叫撒玛利亚人,记住了,它将会摧毁另一台机器,不过你们没有机会看到这一幕了!”头目从口袋拿出一个黑色遥控


 


“那我们就不说再见了,因为不会再见”头目的手下纷纷退出废旧的图书馆,而就在此时纽约的警察悄然无声地出现了


 


随着一声枪声响起后,整栋建筑就充满着此起彼伏的枪声,而就在混乱中头目拿起手枪想要将Harold他们射死,就在一个要员被射杀后,黑幽幽的枪口对准着Harold的脑袋,头目开枪那一瞬被身后的人一击射中肩膀,本来瞄准Harold的子弹也因此打偏了


 


“Mr.Reese!”Harold欣喜地看着眼前那位高大的男人,Reese除了额头的擦伤外基本没怎么受伤


 


“Harold跟紧点,这里人太多了”高大的男人将Harold护在身后,一步一枪地将挡在前面的敌人射杀掉


 


“走吧,Lionel在下面等着你”


 


Reese催促着Harold往下走,而自己一边抵挡着面前的几十枝手枪,铁门也抵挡不住多久,而另外一条小路里也迎来了同样是逃命的Control,她的手下死命地保护着她


 


“走吧,你的小命很重要,如果不想这个世界被他们搅浑的话,你最好给我活下来”Control对着Harold道


 


“走!Harold,没有时间了”在Reese的再三催促下,Harold这才跟着Control一同走了出去


 


“你也走吧”等两人走了之后,Control手下跟Reese道


 


“什么?”Reese看向他,他掀开黑色西装,触目的血红色已经蔓延了整个内衬衣


 


“我们一起出去”Reese当即将领带扯下来想要帮其止血


 


“没用的,你有你的职责,我也有我的使命,保护好他们”他将Reese的手止住,咬着牙看着Reese低喊道“快走,那些人不会那么轻易放弃,他们需要你”


 


“再不走这份大礼也要送给你了”他推了推Reese让他赶紧离开这里,颤抖的手中拿着正是刚才头目手上的黑色遥控器,这栋建筑四面都安装了超强爆炸力的炸药,只要轻轻一按所有都灰飞烟灭


 


“我叫Reese”Reese使力地握住他的手


 


“哈,Reese,保护好她”说完后他便咬着牙,拿起手中的手枪迎接枪林弹雨


 


Reese也迅速地从图书馆退了出来,不消片刻,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破声,巨大的热浪也把他扑倒在地上,整栋建筑物冒起了浓浓的滚烟,几秒钟后整栋建筑物轰然坍塌了下来,火光冲天,将漆黑的纽约市拉出一抹火光


 


“嘿,拍档,赶紧上车吧”Lionel将车子驶到Reese身旁


 


“她呢?”Reese看了眼后座,只有惊恐未定的Harold


 


“早就走了”Lionel看了眼火光冲天的地方便一踩油门迅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 


 


克里姆林宫占地面积很大,光是形状各异的塔楼就有二十座,对于热爱建筑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来到了天堂,这里的建筑统合了拜占庭,巴洛克,希腊和罗马等国的不同建筑风格,对于Root跟Shaw来说就是色彩斑斓和美轮美奂的视觉享受


 


即便建筑群是如此赏心悦目,但是在“逛”了两个小时后,两人也变得有点不耐烦,这里实在是太大了,单凭着蓝石作为雷达也很难迅速找到宝剑所藏之地


 


来到珍宝馆的时候蓝石终于有反应了,珍宝馆的屋顶呈半圆拱起,在精致的水晶灯的衬托下馆内的珍宝熠熠生辉,特别是展示出来的皇冠、神像、十字架等等无一不镶满宝石,而哥登诺大帝的金御座上那两千颗宝石足以让所有人驻足


 


当走到馆内较为僻静的一隅时蓝石反应特别强烈,但是很显然那一隅并不对外开放,Shaw从被Root电晕的工作人员身上拿到ID卡,对于Root随身携带着电击器一点也不惊讶,只要不用在自己身上就是了


 


推开棕红的实心大门,里面是一间类似于会客厅一样的房间,并无什么特别,但正因为如此Shaw更加肯定这间房间里肯定有她们想找的东西


 


“怎么不出来帮帮忙”Shaw一边问一边扫视着房间的一切


 


“除了在外面,这里可进不来”Root饶有兴致地从水果盘中拿了一个苹果把玩着


 


“真希望能有个身体”Shaw低声调侃着,食指微曲地敲了敲墙壁,果不其然地发现墙壁后还有一个隔间


 


“这是Edvard Munch的呐喊吗?”由于房间较暗,挂画的色调很难以在昏暗的房间里辨认出来,Root这时才留意到房间里面挂的那一幅画,看上去就像是很久以前在挪威被盗的那副名画《呐喊》


 


“我看他像是受到惊吓差不多”Shaw转过头看着那幅画,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这幅画有这么高的价值,或许她真的没有这类的艺术细胞吧


 


“真可惜,这样的一幅名画就这样挂在这里”Root有些惋惜地看着它


 


“有什么可惜的,连这个也只是被当做开关而已,它就算好了”Shaw敲了敲一个摆放在酒柜上的金色碟子,这个碟子正是Benvenuto Cellini创作的金饰雕塑“盐碟”


 


“开关?”


 


“看吧”Shaw将碟子往右转动,酒柜就开始往后打开,出现了另外一个隐藏在内的房间


 


“你怎么知道它是开关的?”Root炽热地目光看着Shaw,好似发现新大陆一样


 


“你去看看酒柜”Shaw翻了个白眼,对于这种伎俩可难不倒她


 


“只有酒,没有酒杯”Root恍然大悟,从心底更加佩服Shaw的观察入微


 


“而且从碟子上看,很明显看到它的一边比另一边更为光亮,想必是有人经常碰触那一边”Shaw继续分析道,她边说边走进去了隔间,Root跟在身后


 


“我可要成为你的头号大粉丝了,Sameen~”Root眼眸里压抑不住欣赏之情,热切地看向Shaw


 


Shaw白了她一眼后开始在隔间里寻找古剑,蓝石的温度越来越高想必古剑就在当中,隔间像是个小型博物馆,若说珍宝馆展出的东西贵重万分,那么这里的东西比上外面的文物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找到了”Shaw跟随着蓝石的指引,终于在隔间的一角看到了安放在上面的古剑


 


“嘿”见Root站在陈列柜前,对自己的呼喊并无反应,Shaw不得不再次出声


 


“等一下啦,这可是伦勃朗”淡黄色的灯光安静地照在伦勃朗的《加利利海上的风暴》,这可是伦勃朗唯一一幅以航海为题材的佳作


 


“不能享受这世界,又何必拯救这世界呢”Root低声娇嗔道


 


“你继续”Shaw微微地摇了摇头,决定自己来搞定,不妨碍某人在享受世界


 


Shaw抽出蓝石,蓝石便像以往一样悬浮在空中,与古剑上的那一颗能量石嫁接成一道桥梁一样的电光,不消片刻蓝石重新收起光芒,而古剑上的能量石彻底成为了一块普通至极的石头


 


“Sameen~”Root看着背对着自己的Shaw,可是Shaw并没有应声,只是看着手中的的蓝石


 


“怎么了?”Root走上前,Shaw仍然纹丝不动地盯着蓝石看


 


“没事,我们走吧”Shaw将蓝石一把收起,乌黑明亮的眼眸里深不可测



评论

热度(36)

  1. JFM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
  2. shuoshenme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
    记录
  3. 孩儿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
  4. tianshengqs抽风大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