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警匪AU】斯德哥尔摩情人『第二章』

白七:

依然鱼唇的废话:


趁着半夜没人悄悄发...


为了体现你的纯洁性把爱死爱慕情节放到下一章啦。再次祝贺你!


然后这次的内容是torikusuta大大的视频《斯德哥尔摩情人》14秒到32秒的内容!耶!比第一章的13秒快枪手进步太多了对吗!视频地址请戳这里


 


 


预警:警匪AU,严重OOC,渣文笔。


 


机器宝宝电梯间: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番外小H第五章第六章


 


 


 


    即使神经大条如Charlie Crews,也知道搭档Dani Reese似乎今天早晨心情不太好。虽说无论谁在早上5点被电话从被窝里拽到案发现场,都不会有很棒的心情,但是拒绝他的顺风车邀请这就有点奇怪了,毕竟Dani平时还是非常喜欢他的“三叉戟”的——当然,必须由她来开车。而且她今天早上接电话的语气除了被吵醒的暴躁和困倦之外,好像还多了点...慌张?


    换了其他人,面对此时的Dani Reese应该会明智地保持沉默,但是Charlie觉得他有责任让自己的搭档心情愉悦,因而也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试探性的“你应该也曾经是个纯真的小姑娘对吧~”


    冷淡的“这可不好说。”


    热情的“没幻想过豪华婚礼?”


    烦躁的摇头。


    更热情的“父亲扶着你走过长廊?”


    更烦躁的摇头以及加快脚步。


    跟着加快脚步:“连伴娘是谁也没想过?”


    一个大大的白眼和恶声恶气的“也没想过穿什么样的婚纱!”


    看到尸体的一瞬间Dani居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Charlie总算闭嘴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拿回配枪的第一个早上居然过得如此痛苦。如果说有什么能比天还没亮就被办案电话吵醒更痛苦的话,那应该只有搭档要来捎你一程,而你因为一些原因根本不在家——比如跟陌生人躺在酒店。而这位陌生人先生还要在你手忙脚乱穿衣服的时候问出:“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这种愚蠢到家的问题,并且在你回答“如果我想知道,我会问的”后继续不解地追问:“也就是说你不会给我打电话咯?”


  “天哪有的人为什么就不能明白有时人们在酒吧偶遇,一起喝一杯,然后做点爱做的事什么的,仅仅是因为心情好或者想庆祝一下呢?难道你每次庆祝都得拿同一个酒杯并且还要知道酒杯的名字吗?”Dani在心里把这些话嘶吼了一通然后摔上门冲了出去。


    其实在Charlie没有问她大清早为什么不在家时悄悄松了口气,可是他接下来的“结婚N连问”让她产生了一种“你还不如问我在哪儿睡的呢”的奇异感觉。她最佩服Charlie的一点就是他总能在完全不了解情况的同时准确无误地戳到别人的痛处,比如结婚这件事。


    她不需要像个幼稚的小姑娘一样去幻想结婚的情景,她曾经距婚姻殿堂仅仅一步之遥,他们俩几乎已经规划好了婚礼的一切环节,不过“父亲扶着你走过长廊”这种事她是可真的想都没敢想,因为如果被她脾气火爆的父亲知道她跟一个毒贩头子假戏真做并且还策划私奔的话,老家伙大概会领着他的SWAT老战友把伊格尔洛特夷为平地。所幸这一幕最终没有发生,她的卧底身份在一次几乎毫无风险证物传递的过程中被揭穿,那个为她戴上订婚戒指的人亲手把整整一管“四号”注射到她体内。


    幸运的是剂量并不致死,而她也并没受太多折磨就被营救出来,不幸的是那已足够让她染上毒瘾,接下来的两年她丢了工作,接受没完没了的审查,被送进戒毒所强制戒毒,即使如今她仍需要接受戒毒疗程并定期尿检,日复一日地忍受同事的窃窃私语和偶尔的冷嘲热讽。内务部则恨不得24小时盯着她,绝不放过任何一个能让她脱了警服的机会。所幸在Charlie和Dr.Turing的帮助下,内务部已经撤销了部分指控,她在昨天下午拿回了自己的配枪。想到这里Dani觉得Charlie也不是那么讨厌了,但是听到身后的人大声对着电话喊着“对就是在比佛利山的威尔希尔大道上的比佛利山威尔希尔酒店,明白了吗”,她觉得还是仅仅感激Dr.Turing就够了。


    Dani戴上手套,一边检查尸体一边听现场的警官介绍案情。死者看上去十分年轻,可能还不到25岁,“昨天晚上在酒店刚结的婚,还没有找到新郎。”房间里的东西都未见凌乱,“礼金信封完好,看来不是抢劫。”这个可怜的姑娘倒在血迹斑斑的地板上,身上只盖着一件婚纱。“SID给出的推断死亡时间是昨晚9点左右”“凶手还花时间为她遮盖。”“凶手也许是她的熟人,查查她的通话记录。”“呃...Dani你来看一下这个...”“Detective Crews,拜托别对我说你不知道怎么查看通话记录。”Dani烦躁地从尸体旁抬起头来,虽然明白Charlie入狱的时候世界上还没有手机这种东西,但她实在受够了这几个月来他关于手机的“十万个为什么”。


  “受害人的最后一通电话,是晚上9点27打给Caroline Turing的,Turing这个姓氏不算很常见对吧?”


 


 


 


 


  “你认为我在撒谎?”


  “当然不是,Detective Reese。我的意思是,这并不能证明Caroline Turing当时不在案发现场,毕竟你们只是在电话中交谈...”


  “所以你们宁愿相信一个记录良好的心理医生能边打电话边杀人,也不愿意去找找那个还在保释期而且现在不知所踪的新郎?”


  “我们已经布置很多警力在寻找他了,但是由于线索有限,所以现在不能太轻易...”


  “好,那我来跟Dr.Turing这条线好了!”


  “Detective Reese!我必须提醒你,你已经两次打断我的发言了,如果你...”


“不,是三次。”Dani用食指和中指把皮衣挑离椅背,转身离开了会议室,把组长喋喋不休的怒吼关在了玻璃门内。


 


 


 


    Dani觉得自己可能太久没有盯人了,短短一下午她居然两次差点跟丢,她当然不愿意承认是对方摇曳的姿态导致她分了心。不过在她差点亦步亦趋地跟着Dr.Turing走进一家快餐店的时候,Dani决定还是先回车里休息一下防止自己接下来会恍惚到跟医生撞个满怀。


  “有什么收获么?”Charlie恰好在此时发来短信。“空空的肚子。”她敷衍了一句后飞快地拆开了一包薯片。果不其然Charlie又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从“仍然没有找到新郎”到“酒店的监控录像被破坏了查不到什么线索”再到“你昨晚给Dr.Turing打那么久电话在聊什么啊”,Dani没有打电话过去骂他仅仅是因为她能理解一个人刚刚学会发短信时的新鲜感以及...她实在是腾不出手。


    其实她也没想到那个电话会持续半小时之久。她本来只是想请Dr.Turing喝一杯以感谢对方帮助她拿回配枪,但是不巧医生正要乘地铁去海边赶赴一个约会并婉拒了Dani开车送她过去的提议。对话进行到这里都十分正常,直到Dani喝多了似的——她确实喝了几杯来壮胆——脱口而出“那至少你到站之前我们可以聊一会儿的对吧?”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没想到Dr.Turing却欣然应允,于是两个人从配枪聊到EPQ人格测试,听着地铁广播从“第七大街”到“康普顿”,每一次报站似乎都在提醒Dani这次谈话行将结束,当“第一大街到了”的声音响起时,她几乎是狼狈地结束了对话,并在对方对她的“祝你玩得开心”作出回应之前就匆忙地挂掉了电话。


    该死的地铁广播。Dani忿忿地又拆开一袋薯片,如果不是甜美到发腻的“一零三大街到了”那么及时的响起的话,说不定医生会回答她关于约会对象的问题呢。她也就不用在LuckySeven喝到午夜并且晕晕乎乎地和一个自称是心理医生的男人去“庆祝”了。想到昨晚那个唠叨的男人,她又翻了个白眼。该死的地铁广播。该死的一零三大街。


    在心里重复了一次“该死的一零三大街”之后,Dani皱起了眉头。她今天一直有种挥之不去的不舒服的感觉,但她并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这种不适感在她给Dr.Turing做不在场证明之后就开始蔓延,起先她以为是因为组长质疑她的证词,但就在刚刚,她突然明白了这种奇怪感觉的来由。


    一零三大街附近的华兹塔向来是洛城的旅游胜地,因此在一零三大街这一站地铁广播会提示如何前往华兹塔。但在上个月州政府通过了一条奇怪的法令,要求公共设施更多向本地居民而非外来游客倾斜,因此一零三大街的地铁广播提示被改成了如何前往肯尼斯·哈恩州立休闲公园。但在那通电话里,打断了Dani质问的广播却是“华兹塔”而非“肯尼斯·哈恩”。


    Dani来不及细想,她推开车门冲向马路对面的快餐店,心脏几乎跳得要冲破胸腔,而她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刚才的一阵狂奔。拉开玻璃门,环顾四周,果然并没有灰色大衣的踪影。有谁会在一家只能外带的快餐店耽误20分钟呢,Dani不知道内心升腾起的这股狂怒是因为痛恨自己的大意还是因为被摆了一道或是别的什么,在自己的猜想得到店员的证实后(“是的,那位穿风衣的女士买了一份汉堡和薯条后就从后门出去了”),她几步冲出了店门。


    愤怒的警探想掏出手机给Charlie打个电话却摸了个空,她这才想起电话被她用来压着吃完的薯片袋了。她快步跑向马路对面,拉开车门坐进去打算翻找手机时,却发现后座里已经坐着一个人了。


    熟悉的香味,不熟悉的黑色皮衣。熟悉的笑容,不熟悉的凌厉眼神。熟悉的甜糯嗓音:“你可以叫我Root。”和不熟悉的冰冷枪口。


 


 


 


【第二章结束】


【按你的建议改啦!我乖吗!】


 


机器宝宝电梯间: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番外小H第五章第六章

评论

热度(83)

  1. 阿壳壳壳儿白七 转载了此文字
  2. Ri白七 转载了此文字
  3. 孩儿白七 转载了此文字
  4. 孩儿白七 转载了此文字
  5. 羽咲绫乃白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