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三棱镜(上)

POI百合病社:

adgjmptw:



刷微博的时候看到Bacon_Hare 说到了一个大锤和《Fairly Legal》里Kate的Crossover梗,于是冒昧地写了出来……私心加入了SS在《Life》里扮演的Dani·李四警官的戏份w于是是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的修罗场233333333




题目很奇怪因为取题目苦手实在想不到别的了_(:з」∠)_全文逗比欢乐向时间线不明,上篇里肖根戏份不多。




给也许没看过另外两部剧的迷妹的科普:(只要以比灯管还直的Kate、被妹子强吻过不那么直的Dani和强吻了妹子一点都不直的Shaw这样区分就好啦)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逗比属性,一个口嫌体正直又比大锤软一些这样XD




写这篇纯属娱乐,希望不会OOC太多wwwww作者全文没吃药!作者全文没吃药!作者全文没吃药!文案里说的一个字也别信!!【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Shaw走进会场的时候,一个身型微胖的女人正站在讲台上哽咽着讲述她的戒酒经历。女人眼眶通红,抽噎着断断续续地挤出一些零碎不成句的词语,这让刚在最后一排坐下的Shaw狠狠翻了一个白眼,压低了声音对着耳机里的人抱怨,“我在这里闻到了我的耐心发霉的味道。”




“请稍作忍耐Ms. Shaw,”Finch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忧虑,虽然他相信Shaw的专业素养——大部分时候,但更多情况下他还是认为多操心一点总不会出错,“我们的号码很可能就在里面,你找到他了吗?”




Shaw的目光在会场里扫了一圈,最终锁定了端坐在第二排的矮小男人,“我看到他了,他……”








后半句还未说出口的话被一个紧挨着她坐下了的男人生生打断。




 “看起来你的戒酒会开的很热闹,”姜黄色头发的男人凑过来,那距离近的甚至超过了Shaw能忍受的最低限度,“这很有趣不是吗?群居动物在一起的相互影响。你影响我,我影响你,站在讲台上的那个女人,看到了吗?她也在影响你,而你又……”




“再靠近一步,”Shaw一把拧住他的手腕,一点一点地加重力道,“就准备跟你的手说再见吧。”




男人倒吸一口冷气,举起另一只手向下压了压表示投降,Shaw这才迅速放开了他。




他揉了揉已经有着明显淤痕的手腕,眼神关切又充满同情地直勾勾盯着Shaw,这种太过亲密的态度让她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想干什么?”Shaw不甘示弱地迎着他的目光瞪回去。




“呃……Reese,你还好吗?你今天看起来特别不高兴,我是说,虽然平时你看起来也挺不高兴的,但是那种不高兴又不是今天这种不高兴,就是……”




“闭、嘴!”Shaw粗暴地打断了男人的喋喋不休,然后才意识到他刚才说出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你认识Reese?”




“你不就是Reese?噢等等……我明白……名字也不能完全代表一个人,就比如现在的你虽然还叫Reese,但是你的行为举止已经跳脱出了‘Reese’的范畴,也就是说此时的你已经不是‘Reese’……”








“Crews!”




就在Shaw忍不住扯住男人的衣领,准备一拳打晕他一路拖到公共厕所的工具间时,有个刻意压低了、听起来却有些熟悉的女声从他们身后传来。




Shaw回头了。








她花了今天剩下的时间里百分之二十的部分来后悔自己做的这个决定。




 




身着皮外套、将黑发牢牢盘在脑后的女警官脸上针对她搭档的愠怒在看见回过头来的Shaw之后迅速扭转成了一个有些呆滞的惊讶表情。




 “Wow……Reese?”被称作Crews的男人扭头看了看她,又侧过脸看了看那个还扯着他衣领的女人,犹疑地重复了一遍,“……和Reese?”








没人理他。




两张过分相似的脸让可怜的Crews警探一时间迷失在了他“禅”的逻辑里不可自拔。








“Dani,Dani·Reese。”女警官先开口打破了这片诡异的沉默,尽管她介绍自己时还没完全恢复过来的僵硬语气对缓解这种尴尬几乎毫无作用。




照镜子一样的微妙观感让Shaw选择性地错开了一点视线,“Shaw。”




不知道该怎样接话了的Dani发出了一声犹疑的长音,然后又是一阵持续了更长时间的沉默。








 “Ms. Shaw,你没事吧?我们的号码怎么样了?”许久没有得到回应的Finch终于忍不住出声催促,Shaw发誓她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如此感激Finch那对她来说过于“频繁”的联系。




她向Dani示意了一下——对方给了她一个表示谅解和明显松了一口气的礼貌微笑,Shaw扯了扯嘴角,不确定自己的动作看上去是不是真的在“笑”,一边尽量放轻脚步往门外走。








Finch在耳机里絮絮叨叨地解释着他们的号码怎样沉迷于赌博以至于背上了巨大的债务,Shaw这回难得耐心地听完了全部,“所以他很可能是个被追债的受害者,也可能是个为了还债不择手段的加害者。”




“基本情况是这样的Ms. Shaw,但是我在他的通话记录里追踪到了几个未知来电,”耳机里传来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我不确定我们的号码是不是只是单纯地欠银行的钱而已……Mr. Reese正在赶去会场的路上,相信你很快就能……”




“不!”




Shaw忽然而来的强烈反对让Finch愣了一下,“Ms. Shaw?”




“相信我,你们不会想知道今天在这里发生了什么的……”Shaw按了按额角,Finch用沉默表示着他的不认同。然而还没等她再找出一个更好的理由说服Finch让Reese半路改道,另一个让她感到头疼的声音又毫无预兆地在她耳边响起了。








“Sameen,听说你们在处理一个有些棘手的号码。”Root又在用她最擅长的吊胃口方式作为开场白,“不想知道一些额外的消息吗?”




这一招拿来对付Shaw几乎从没失手过。




几乎。




但很显然今天并不奏效。








会场里传来一阵骚动,Shaw丢下一句斩钉截铁的“不想”后就毫不犹豫地摁断了电话。她一脚踹开大门,不意外地发现他们的号码正被一个高大的白人男子挟持着。Shaw在一片混乱中拔出枪缓缓接近两人,眼看着靠在窗边的劫持者即将进入她的射程——




“不许动,”和她个头相仿的女警官稳稳地举着枪对准她的头,“异于一般市民的侦查习惯,海军陆战队纹身……你到底是什么人?”




Shaw瞪着整个身子堵在她面前的Dani,有那么一瞬差点就想将Finch告诫过她的“不要袭警”原则抛在脑后,“你疯了吗?那边有个恐怖分子正卡着一个无辜市民的脖子!”




“Crews会处理那个蠢货,而你……”Dani缴了她手中的枪,从腰间掏出手铐顺手将Shaw拷在了会场的长椅上,“非法持枪,身份可疑,谁知道你和那个人是不是一伙的?”说着她给了全程黑脸的女人一个警告的眼神,匆匆赶去寻找她的搭档了。








今天注定是一个运气不太好的日子,还没等到她赶去和Crews汇合,劫持者就在会场里扔下了一枚烟雾弹,紧接着带着那个人质破窗而出。更糟糕的是,烟雾散尽之后,Dani眼尖地发现,本该被拷在那里的黑衣女人也同样不见了踪影。




 




要挣脱一个警用手铐的束缚对于Shaw来说并不比吃饭喝水困难多少,但令她恼火的是,就这么一小会的耽搁,他们的号码已经被那个白人男子拽上了一辆没有套牌的黑色轿车。她只来得及在汽车绝尘而去的尾气里对着它的后车窗开了几枪,然后便不得不因为距离的限制放弃再做无意义的射击。




Shaw讨厌失败,更讨厌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亲口向Finch承认自己的失败。抱着也许能再找到更多关于号码和绑架者的信息这个想法,她又回到了会场。








然而刚一进门,早先就已经拿枪对准过她的女警官第二次用枪口瞄准了她的脑袋。




“听着,”她强压着火气,简直不敢相信在同一天里被同一个人威胁了两次,“如果我是那个劫持者的同伙,现在我再回来就是脑子被门夹了,我……”




“这可不好说,”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正在悠哉地啃着一只苹果的Crews警官从善如流地接过了话头,“你是在做一个假设吗?假设你的头被门夹过,但实际上我们都不知道你有没有被夹过,因此这个假设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成立……也许真的去被夹过一次就……”








“Crews!”




两双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同时对他投以一个既不耐烦又饱含威胁的眼神,这种双倍的眼神攻击让还没习惯过来的Crews警官一下子被一块苹果核呛得不停咳嗽。




“无论如何你有很大的嫌疑,我们需要你和我们回去警局做一个调查。”Dani侧过身子挡住了还在咳个不停的搭档,企图挽回一些警官的颜面,然而Shaw高高挑起的眉角显示了这个举动的无用。




会场里的人几乎走光了,她们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了好一会,终于在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急促响声中放弃了对峙,同时望向门口。








“是的Lauren,这里信号不太好!呃你说什么?哦抱歉我真听不清!我要挂了!!”活泼而又中气十足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入她们耳中,有着一头黑色长卷发的女人出现在那里,她慌慌张张地一边将手机往口袋里塞,一边头也不抬地从包里掏出一叠文件,“呃……十分抱歉Mr. Black,被一些公务缠住迟到了一会儿,这是您的妻子提出的……卧槽?!”




终于抬起头来了的女人在看见Dani的时候忍不住脱口而出了一句脏话。




她瞪圆了眼睛,手上好不容易理整齐的文件又一次掉在了地上,“我爸有个私生女?!!”








然后她看见了循声回头的Shaw。




 “两个?!!!!!!!!”她用一个比起方才还要拔高八度的声音尖叫道。








现在Shaw开始用今天剩下的时间里其余百分之八十的部分来后悔她的回头了。








“Shaw?”




一整天的尴尬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终结于此,个子高大的前任特工出现在刚进门、还保持着呆立状态的女人身后,用一个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小心翼翼的语调不确定地念出了Shaw的名字。




Shaw一时间完全无法分辨一句话不说和向他挥挥手说“我在这”这两种行为哪一种看起来更像个蠢货。




然后先前被Reese挡住了身型的棕发女人探出了脑袋,用行动帮她解了围。




“Sameen,”Root四下看了看,继而准确地对上了Shaw的眼神,“这可真是……”




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非常罕见的惊讶表情,Shaw看着Root难得的语塞,忽然从心底产生了一种幸灾乐祸一般的愉悦感。




“我爸的私生女,”她的唇角勾起了一个恶劣的微笑,好心地为她的工作伙伴们补充道,“两个。”








TBC


评论

热度(85)

  1. 阿壳壳壳儿Shoot Archive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孩儿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4.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5. L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6. 羽咲绫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