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三棱镜(下)

POI百合病社:

adgjmptw:



简陋的电梯间→  下


特意在看413之前写完了这篇_(:з」∠)_估计看了就没心情逗比了……本来想要一发完结的小脑洞最后居然写了三章……感谢大家忍受这个没什么智商的剧情还有全程没吃药的作者古怪的幽默感QwQ写完这篇以后忽然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正能量满满的调解人小姐X口嫌体正直的女警官好像也很萌不是吗!!【陷入了沉思


————————————————————————————————


 


 他们之前显然低估了调解人小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


一个眼错不见弄丢了人的Reese站在人来人往的律师事务所门口,深深陷入了“是不是长着这样一张脸的女人都自带固执属性”的思维谜团。


 


两个同时传来的坏消息让重又聚在一起商量对策的小分队成员脸上或多或少都带上了些阴郁的神色。他们关于号码的线索最终被证实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而暂时性失踪的Kate又像定时炸弹一般不知何时会爆炸。




“那个机器没跟你说些什么吗?”趁着Dani转过头和Finch说话的功夫,Shaw凑到Root身边低声问。


似乎很乐于见到Shaw的主动接近一般,Root垂下头附在她耳边,故意停顿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给出回应,“‘她’没有。”


“我以为你们无所不知。”察觉到了Root的小动作,Shaw不自然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确实无所不知,”Root纠正道,“事实上,Sameen,如果‘她’现在什么提示都没给的话只能说明一点……”


“……‘她’给过了。”Shaw很快领会了她的意思,“你们来的时候,Kate说什么来着?我们的号码是她的客户,她是来转交他妻子的一些文件……”


“一个和俄罗斯黑帮有渊源的女警官,一个处理号码婚姻关系的调解人,还有被通知前往会场的我们……”Root说话的声音里带着些不自觉的小颤音,她对Shaw绽开了一个有些得意的微笑,“我告诉过你的,‘她’总有理由。”


“是啊,上帝让一场洪水淹了全人类的时候也是有理由的。”Root脸上过于灿烂的笑容让Shaw忍不住翻着白眼出言讥讽。


男士们显然已经习惯了她们之间的小战争。他们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似的,从她们的对话里提取出有用信息,很快就在Finch的帮助下查到了号码的妻子——也许现在只能称之为前妻——的地址。


 


“是的……有一位和她长得很像的女士来过,”戒备着将大门打开一条缝的女人红着眼眶看着Shaw,Shaw注意到她的眼角还有几点没来得及拭去的泪花,“她说是来找我……前夫的,然后我就告诉她我接到了他的电话……”


“他打电话给你了?”Shaw和Reese对视了一眼。


“是……他们说如果我不带着钱去他们指定的地方,他们就……”说到这里,女人又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打电话给你的人是俄罗斯口音吗?”Shaw皱了皱眉生硬地问,应对他人的眼泪一向是她所不擅长的事。


“是的……Ms. Reed说她会解决这件事……”


“该死的!”Shaw用力捶了下门板,她抬起头怒视着Reese,后者给了她一个绝对无辜的眼神,“她完全不知道她是在干什么蠢事!!”


“冷静点,Shaw,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Reese对那位被Shaw突如其来的怒火吓得不轻的女士安抚性地笑了笑,“我去交易点,你……”


“想都别想!”Shaw一个用力把Reese往前推了推,“你在这里保护她,我去交易点!”她瞪着还想说些什么的男人,用口型一字一句无声地强调:“作为弄丢调解人的惩罚。”


自知理亏的Reese摸了摸鼻子,迅速地妥协了。


 


调解人小姐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真的被卷入堪比黑帮电影情节的场面。


毕竟在她还未画上句号的一生里,最接近“暴力”这个单词的时刻大概只有在咖啡店里遇见的那次蹩脚抢劫。


也许还有那个被一个枪型镇纸吓跑了的家暴父亲。


 


因此当她猫着腰钻进树丛里,看到两个脑后刺着图腾的高大白人男子架着Mr. Black从铁皮屋里走出来时,她花了很大的力气掐住了自己的大腿才没有第一时间发出惊恐的喘息。


她的客户脸上满是鲜血,她只能从他尚有起伏的胸口看出些生命的迹象。Kate有些害怕了,她想起了那个戴着眼镜的小个子男人给她的忠告。


至少她应该邀请那位女警官一起的,Kate默默地想。


 


下一秒钟她就被心里正想着的人从身后捂住了嘴。


Dani一手拽着调解人的肩膀,在看到Kate认出了她以后慢慢地松开了另一只手,“跟我走,”她用气声在她耳边说,“Root去拷贝他们的交易记录了,别出声,我们从后面离开。”


“Mr. Black怎么办?”Kate有样学样地低声问。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Dani拉了拉她的衣领,在注意到她准备死赖在地上不走之后无奈地补充了一句,“Shaw会来救他的。”


得到了回答的Kate这才借着Dani的力道站了起来。


她蹑手蹑脚地矮着身子钻出去,却在即将顺利离开时感受到了高跟鞋鞋跟陷进泥土里的触感。


Kate发自真心地第一百零一次诅咒着她那无意中点满了的平地摔技能。


 


听到了声响的俄罗斯人骂骂咧咧地向她们走来,而她们只能僵立在原地。纵然是平时训练有素的女警官在面对比自己整整高出两个头的黑帮分子时也只得乖乖缴械投降,更不用提早已吓得面色惨白的Kate。


Dani咬紧了牙关,曾经被Roman绑架的不快回忆至今仍在午夜梦回时困扰着她,而现在的场景无疑是一次经典的往日重现。她绷紧了身子,手心渗出的汗水让她摸着枪的手打滑了好几次。一种无计可施的无力感席卷了她的全身,她甚至连拔枪虚张声势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看着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你先走,”忽然,她身边那位先前一直像是被吓呆了一样的调解人开口了,她甚至能听出她的声音里压抑不住的恐惧,“你先走,我来拖住他们。”


Dani想问她要怎样拖住两个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她甚至想要大声地反对这个看起来太过愚蠢的提议。然而她的嘴唇动了动,一个单词都没有说出口。


“你比我更有机会快点找到Shaw,”Kate握紧了拳头,她对上了Dani担忧的眼神,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嘿,别忘了我可是调解人,学会怎样拖延时间一直是我的强项。”她稳了稳身形,用她仅存的最大力气推了Dani一把,“快跑!”


被推出去的女警官条件反射地听从了她的指令,她往记忆中Root离去的方向,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奔而去。


闻声追来的两个俄罗斯人一左一右地从两旁包围了Kate。她压着裙角,吃力地又往外拔了拔还牢牢插在泥土里的鞋跟, “嘿伙计们,”Kate仰头对着面色不善的两人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你们介意先帮我把鞋子弄出来吗?它们挺贵的。”


 


“Finch,我进去了。“一个利落的肘击接过肩摔把遭遇的第五个小喽啰放倒,Shaw稍微平复了一下呼吸对着耳机里的人说,”看来这帮人不仅是想杀了欠他们钱的那个倒霉鬼,还想借这个消息钓出一直在追查他们的Reese。“


“那么我现在有些开始担心让Ms. Groves带着Reese警官一起去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了……“


Shaw撇了撇嘴,她本来就打从心底里觉得让Root带任何人一起都不是一个好决定。她缓缓绕开一个水泥柱,身后忽然传来细微的响动。Shaw摁断了电话,接着猛地一转身掐住了正准备从背后袭击她的高大男人。


“你们抓来的人在哪?“她眯起眼睛,掐着他脖子的手毫不留情地又收紧几分。


“你……条子……我们抓到了一个……一个在后面……一个在这里……“偷袭者脸上露出了迷惑的神色,他被压迫住的喉管里发出不成调的嘶声,颠三倒四的叙述让完全没有试图理解他的Shaw摇了摇头,随即一枪托砸在了他的后颈。


“说了多少次,你们认错人了。“她不耐烦地咕哝。


“Shaw?“


Shaw循声望去,看见了和偷袭者从同一个方向跑出来的Dani。


她突然开始有些明白那个倒霉鬼说的“一个在后面一个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了。


 


三个里面猜一个,这年头做反派也是挺难。


 


两个没被抓着的人彻底把整个据点的人搞蒙了,他们看了看被绑在椅子上的调解人小姐,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选择相信她方才那番信誓旦旦的说辞。


“所以我就说嘛,“Kate把身子尽力往前倾,摆出了她平时做调解人的架势,”你们要找的那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是我姐,她把查到的资料都放在一个硬盘里了。如果我出事,她一定会把那个硬盘交出去的。我姐是个警察,但我不是好吗?我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我可不想卷进她的那堆破事里!所以,“她眨了眨眼,真诚地再一次提议,”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与其弄得鱼死网破,不如你们把我带出去找她,让我和她谈谈,劝她交出那个硬盘。“


“Ms. Reed,“领头的俄罗斯人操着一口生硬的英语面无表情地和她对视,”据我们所知你只有一个哥哥。“


“那是……“Kate转了转眼珠,”那是掩护身份!哦天哪我本来不想说这个的……我爸他其实不是我爸,Dani她爸也不是她爸,我们俩的父亲是个特别神秘的特工,为了保护我们的安全才把我们送去别人家寄养的!“她又眨了眨眼,加重了语气强调,”真的,你看我们长得那么像。“


对讲机中传来了手下又一次遭到伏击的消息,领头者犹豫了片刻,最终拎起了Kate背后的绳结,在她的肩头重重推搡了一下,“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他用枪口在她的额头上比划了两下,”你知道这么近的距离里要一枪打爆你的脑袋有多容易。“




“反正不会比我射穿你的膝盖容易。“


随着这句话一起传来的是两声干脆又有节奏的枪响,Kate只觉得抵在脑门上的压力一松,方才还威胁着她的男人下一秒就躺在地上哀嚎了起来。在地板上翻滚着的俄罗斯壮汉看了看单手给枪上了膛、三两步走过来一脚踩在他身上的Shaw,一脸的难以置信,“条子的配枪现在这么高级了?“


“你他妈才是条子。“被错认成别人、心情很不美丽的前任特工毫不犹豫地还嘴。


“Kate!“跟在Shaw后面的女警官急忙跑上前为Kate解开了身上的束缚,重获自由的调解人小姐对着地上的男人做了个鬼脸,暗戳戳地指了指Shaw的背影,得意洋洋地朝他做着口型:”这是大姐。“


 


“所以他们一直以为在外面乱跑的只有Dani一个,“Root拿着拷贝完的资料靠在车边,脸上的笑从头到尾就没消失过,”却不知道其实是两个。“


“是啊,“Shaw一把抢过她手上的硬盘,”我说你能别再笑了吗?你要是哪天遇到了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你就知道我现在什么心情了。“


“嗯……“Root孩子气地撅起嘴,认真地思考了片刻,”或许那是平行世界在这个时间点发生了交叉,我该杀掉其中一个来验证一下这一点?“


她的回答不知何处逗笑了Shaw,她的脸上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笑意,“Finch可不会喜欢你的这个主意。“




“Shaw!!!!“搀着Mr. Black走出来的调解人小姐大老远地就开始大喊她的名字,Shaw按了按额角,在Root戏谑的目光中硬着头皮走过去。


“谢谢你救了我,“听到这句话的Shaw受不了地深深叹了一口气,Kate却仿佛毫不在意她的不耐烦一样接着说了下去,”说真的你是杀手吗?还是特工那一类的?你们看起来挺神秘的,像是个什么正义联盟之类的组织!“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兴奋地涨红了脸,”噢!像神盾局一样!其实你们都有超能力什么的吧?我……“


“你想知道我的超能力是什么吗?“Shaw黑着脸打断了她的话,”我能在你眨眼的功夫折断你的手腕,想试试?“


Kate瞬间闭上了嘴,不到一秒钟又忍不住开口,“我做的不错对吧?“


“什么不错?“


“我是说,拖延时间什么的,“Kate忽闪的眼睛里写满了期待,”我可是第一次和黑帮谈判呢!天哪你不知道我有多紧张!“


这回Shaw彻底不打算接话了,她毫不犹豫地转过身,也因此没看见调解人小姐在她背后暗暗握了握拳,得意洋洋地自己给自己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好不容易从调解人那里逃脱的Shaw走到在一旁独自出神的女警官身边,随手将硬盘扔到了她手上,“拿去,你要的资料。“


Dani把它放在手上掂了掂,默不作声地收下了。


“Root通知你的搭档了,他应该很快就会赶来。“Shaw平直的语调里没有一点感情,这让Dani忍不住又多看了她几眼。


“你知道……“她清了清嗓子,”Kate要我走的时候,作为一个警察,其实我应该留下的。“


“哦得了,“Shaw狠狠地翻了个白眼,”现在又是心理咨询时间了是吗?“


“……你怎么回事?“Dani终于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你就像……没有感情一样。“


Shaw抿了抿唇,虽然这很怪,也不是她平时的行事作风,但是她还是选择了回答女警官的疑问,“我有病……“


 “是挺像。“


刚说了开头几个单词的Shaw被冷不防从旁边窜出来的Kate一本正经地接过了话头。


 “你才是有病吧!“Shaw恼羞成怒地瞪了调解人一眼,决定再也不和她们多说任何一句话。




Dani一直绷着的表情因为这一幕而舒缓了下来,她低头摩挲着硬盘光滑的金属表面,脑海中一会儿浮现出父亲线条刚毅的脸,一会儿又是Crews穿着囚衣的画面。




 “我有一个朋友,“然后她听见她以为早就走远了的人迟疑着这么说,”她也是个警察,可是她死了。“


“你挺像她的,固执的方面。“




Dani抬起头,一身黑衣的女人背着身子,这让她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不知为何她却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句本该是缅怀的话里转瞬即逝的安慰。


于是她笑了,她看着Shaw钻进车子的副驾驶座,那个神秘的棕发女人侧身过去温柔地为她系上安全带,然后被Shaw动作粗暴地一掌推开。


“嘿,“Dani敲了敲车窗,”这回不是你开车了?“她促狭地对着那个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人眨了下右眼。




刚把玻璃窗摇下一点的Shaw黑着脸又把它摇了上去,她瞪着Root的侧脸,后者正拼命地缩减着自己的存在感假装没听见那句话。




“下次我开。”良久,她一字一顿地说道。


“当然Sameen,”Root一如既往地对她有求必应,“如果你想的话。”




End




评论

热度(84)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内含敏感词
  2. 孩儿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3.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4. L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5. 赵子坷2012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