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Tower (一)

noramyw:

电梯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番外1 番外2




注要: 


看了肛中有力大大的人间蒸发,萌的打滚,然而大大没有更新QAQ,于是......


这是一篇肖根主线的哨兵向导文。


哨兵肖,向导根,互攻注意。


设定:


Tower(塔)是政府特殊机关,处理关于哨兵向导事宜。


哨兵和向导是人类进化中的一小支,遗传和后天刺激均有可能。


哨兵五感敏锐,体能超常,天性富有攻击性;然而大多数精神脆弱,没有向导陪伴,易引发狂躁症。


向导精神力强大,能利用精神力安抚哨兵,也可以用作攻击;然而大多数向导情绪过于丰富,易走极端,没有哨兵陪伴,易引发抑郁症。


哨兵和向导匹配度高易产生结合热,本能地想要和对方精神结合,但对肉/体结合影响不大。


 


正文:


 


早上八点,David Green准时同漂亮的前台姑娘打过招呼,稳步走入老板专用的直升电梯,周围几个脸熟的同事冲他吹了声口哨,以示祝贺和调侃。


David挂上一丝微笑,不免有些兴奋,这让他脸颊微微发红,显得更加精神饱满。


 


最顶层很快就到了。


 


“Mr. Green,请稍等一下,总裁临时接了个电话,预计再过十五分钟就能和你会面了。”


秘书小姐在电梯口迎接他。


笑容甜美,波浪似的金发,模特级别的身材,还贴心附赠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好的,Kate小甜心,我真希望自己的秘书也能像你一样。”


David应声,他的视线不动声色地往秘书小姐身上扫了一圈,考虑着约她出来的可能性,忽而惊喜地发现咖啡正是他平常中意的甜度。


 


“正如你说的,我是个完美秘书。”


Kate小姐冲他一眨眼,放低声音地同他调情。


 


哦,今天还能更美好点吗!


David端着咖啡坐在一边等待升职的面谈,目送她进入了办公室。


 


十五分钟,他马上就要出任部门经理,和秘书小姐度过火辣一夜了。


David数着秒,三、二、一。


警铃大作。


 


几条街外,把假发扔进垃圾桶,Root舔了下唇。


一直等候的白色信鸽扑打着翅膀飞走。


她想,果然人人都爱金发妞儿。




不过,解决了委托的小案子,她还有正事要办。 


延伸出自己的精神力,Root全力感知着附近的消息。




这是件危险的事情。


尽管向导的精神力比普通人强大得多,但贸然在人群中使用,极容易会沾染他人情绪,导致精神失衡。


何况她没有哨兵的保护和陪伴。


 


但Root从来不怕危险,她追逐危险。




那是三个月前,她接到的委托案出了差错。


她出现了。


那是一种Root前所未见的精神编码,优雅而美丽,像是从中古世纪走出来的英国淑女。




她阻挠了Root,或者说是Harold Finch阻挠了Root。


多么神奇,Root遇见过许多游离在Tower外的顶尖向导,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编码,独特、强大、原始,这和Tower内的系统编码正吻合。


 


Harold Finch,是他创造了Tower的精神编码系统,让本来只是给提供哨兵向导他们一小撮人服务的特殊机关变成了特殊政府机关。


难道有政府能拒绝利用精神力监测恐怖行动的系统吗?


 


当然,Root看中的不是“她”监测恐怖行动的功能,“她”,无与伦比。


能整合Tower辐射范围内所有向导的精神力,获取信息,还能自主处理分析,Harold Finch创造的不是一种精神编码。




他创造的是“她”。


一个人造的精神体,独立于所有人,优于所有人。


她是神。




而为了神,Root愿意冒险。


 


Root极力感知着周围,她的额头渗出汗水,“她”还没有出现。


或许,这一次,她还是没有好运气。


这真是一场痛苦的单恋。




Root想,下一回,或许她可以创造个任务来和Harold见面谈谈。


 


“嘿!”


低沉的女声把Root强行拉回了现实。


她几乎站不住,这样中断精神感知是十分痛苦的,Root咬着牙,瞬间从怀中掏出了枪。




“和我玩枪?你认真的?”


无礼的女人挑了下嘴角,嘲讽地笑了。


冷漠,自信,极度的、危险。


 


哨兵,她是个哨兵。


Root喘了口气,头脑晕眩地被按到墙上,墙上粗粝的沙子磨得她肩膀疼,却唤回些精神。


她的手枪已经被女人收缴,两只手也被铐起。




动作够快,不是从前遇上的蠢货。 


不过嘛。




“哨兵,向导......”


Root诡秘地动着嘴唇。


 


“你在说什么?”


Shaw能听见Root的唇在张合,声带在振动,却听不见声音。


这很少见,她的五感甚至比John还要强悍。


 


“你不晓得,向导专克哨兵的么?”


Root狠狠地发起了精神攻击,那女人果然闷哼一声。


下一刻,Root的肩膀被穿了个洞。


 


“Harold已经想到了。顺便,刚刚那一枪,是哨兵Shaw和你打招呼。”


Shaw把Root身子扳过来,棕发甩了她一脸。


“......”


 


“刚刚那一下,是向导Root和你打招呼。”


Root笑起来,她的视线有些模糊,但不妨碍她死死盯着Shaw。


哦,这大概是个漂亮的哨兵。




TBC

评论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