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Tower (三)

noramyw:

电梯




1 2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番外1 番外2




 当主管告诉她病人更需要的不是医术精湛的人时,Shaw想,我不同意你说的观点,但是,管他的,好啊。


第二天她辞了职,忽然就觉醒了哨兵的能力,拥有了敏锐的五感。




但那决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因为Shaw走进酒吧时,险些被混杂的味道和重金属音乐刺激出心理阴影来。


幸运的是,她很快被接到了塔里,接受知识和训练。像其他人一样,作为回报,她需要做了几个任务。




Shaw的成绩斐然,然后她明白了,杀人比救人简单。


于是她留下,成为塔里顶尖的哨兵。




但Shaw不了解向导,不太了解。


并不是她没有认真上课,而是向导这类人太过神秘,除了一些基础常识外,哨兵了解他们的唯一途径就是和他们结合,或者和他们为敌。


Shaw当然被安排了许多向导,但事实证明,她不能和任何一个向导结合。因为,她的精神和正常人不太一样,她是个二轴。




Shaw不容易感到狂躁,这比按时打向导素还管用。


所以她带着向导出任务,只是以防对方也有向导,使出精神攻击的招数。


讽刺的是,她搭档的最后一位向导,不是死于精神攻击,而是死于狙击手的枪口。




不了解,所以需要提防。


Shaw一边想,一边盯着Root。


那女人像是只乖顺的猫儿,伏在Finch腿上,眼睛一点点变亮。




唔,怎么说呢。


Shaw感觉浑身不自在,Root的精神强大起来,意味着她可能会遭受精神攻击。


那滋味不好受,即使有向导帮忙筑起防护,也不好受。




半个小时。


Root站了起来,Finch脸色像是不太好受。


Shaw抿紧唇线,收紧下颌。




“Harry治疗我的时候,往我精神里设置了一道警戒线,I'm yours now。”


Root走到Shaw面前,距离不近,可也不远。


那声音在她耳朵里抓痒,两道目光刻意往下扫了扫,活像是折磨。




去她的五感超常。


Shaw已经收敛了哨兵的能力,但这女人不收敛。


倒不是说她讨厌调情,但,Root,光是这个字眼就让她不自在。




“现在你是我的向导了,Shaw。”


Root笑着,意味不明地小小吸了口气,说真的,她是用来惹怒Shaw还是别的?


Shaw接到Finch的暗示,点了点头,走在前头。




她真希望Finch给Root准备的是禁闭室。但显然向导要发挥作用的话,在布置舒适的屋子里更加容易,所以Root现在享受的是五星级待遇。


暂时。Shaw想。




“你不能跟进来,Shaw。”


Root走进屋子,颇有些无奈地转过身。


“我猜,你对向导了解不深?展开精神力的时候,有点像把衣服脱光。”




倒不是她不愿意在这个可人面前真脱衣服。




“那么,我之前抓到你的时候,你是裸的?”


Shaw气势足有一米八。


“别找借口。”




Root的目光轻轻晃动,那棕色的眸子莫名在笑。


“你说的没错。我猜Harry没有告诉你。”




Shaw想,这可该有点尴尬。


“给我个时限。”




“两小时。之后你可以随意推门、进来。”


Root拨了下头发,她微微发散一丝精神力触碰Shaw,这是施加暗示。


没什么了不起的效果,但很便利,而且她就是想对Shaw这么做。




......


Root紧张地抿了下唇。


Shaw莫名其妙地望着她,显然没感觉。




“你没打向导素。”


Root用的是肯定句,她的气息很不稳定。


Shaw能听见她的呼吸声节奏不一样。




Root立刻关上了门,发尾一闪而过。


Shaw想,她的反应很大,这只是一次失败的调情而已。




结合热的征兆。


Root能感觉到她的指尖像是被火苗舔舐过。


But,现在有正事要做。






Shaw伸出手抚摸Finch肩上的量子兽,或者说精神化身。


那是只讨人喜欢的鸟儿,这几天在城市上空徘徊,24小时不中断地寻找John的踪迹。


它累极了。




“她说你已经有了John的踪迹。为什么不告诉我。”


Shaw望着Finch,她努力使自己的语气不像恐吓,但效果不好。


“你说Root是来帮助寻找John的踪迹的,但是你说谎了。”




“John被很多人守着,我们人手不够。”


Harold Finch道,他歉意地回望。 


“但我们会想到办法的。当务之急是保护TM不落入他人之手,保护Tower。John会想要我这么做的。我知道他是这么想的,他的精神还在可感知范围内。”




“你是他的伴侣,你说了算。”


Shaw道,她知道Finch向来是比较理智的那一个。




“没有人,没有人比我更想救他。”


Harold Finch道,他有些激动,但很快被压抑下去,顿了一会儿,他最后说。


“请相信我。”




Shaw点头。






两个小时。


Shaw把额前碎发挑开,敲了敲门。


呃,真稀奇,在自己的地盘她居然还敲门了。




“再、五分钟。”


不出所料,这个女人在拖时间。


Shaw听着她声音里的细微颤抖,暗自怀疑这是否来自录音。




即便Finch限制了她,Shaw仍觉得Root可以逃出去。


信任问题。




“抱歉,时间不等人。“


Shaw推门而入。




有那么一秒,Shaw不想动弹。


她被向导的精神力包围了,这和两小时前Root的挑逗不同,之前的精神力太少,她感受不到。而现在,Root的精神力就是这个房间的一切。


这感觉像是进入了温泉。


即便Root本意是入侵TM,但她身为向导的精神力似乎天然地就能安抚哨兵,安抚Shaw。




Shaw接受过向导的精神力治疗,很多个向导,没办法,她实在是百搭之人。


但,Root的精神力是暖的,而其他人的是冷的。


很奇怪。




Shaw总能被冰冷的精神力唤回理智,休养生息,但是这种暖洋洋的精神力让她安宁。


Root不像是能有温暖精神力的人。


她原本还以为Root的精神力会像是终日笼罩寒风的荒原,时刻准备撕裂别人的脑袋;再不然也得是地狱的烈火,时时刻刻要把敌人吞噬干净。




This is kind of cozy, actually.




Root陷在沙发里,精神萎靡,连Shaw都看得出来。


“抱歉,是我没有遵守时限。我只是太想要和她交流了。”




Shaw抿紧唇线。




“Mission accomplished?”


“Absolutely.”




“很好。去见Finch,他会处理你。”


Shaw点了点头,她伸出手,而Root躲开了。


嗯?




“Harold已经治疗过我一次,他没有多余的精神力可以浪费在我身上了。John需要他,他们的精神链接是他能坚持到现在的理由。”


Root咳嗽了一声,她肩膀上的伤口裂开了。




Shaw不能感觉到内疚,所以她只是说。


“What can I do?”




Root盯了她一会儿,咬了好几下嘴唇,像是糟糕过头的暗示。


“让我治愈你。”




“What?”


Shaw疑惑地眨了眨眼。


她没懂。




“向导治疗哨兵的时候,也能促进精神力的增长,或者修复。”


Root低着头,玩着手指,她似乎有些怀念手铐的触感。


“时间不等人,是不是?”




“Do it。”


Shaw认为,这方法不坏。




“那么,把你的量子兽叫出来吧。我现在没有足够的精神力,通过量子兽治疗会比较好。”


Root反而叹了口气,和做了很大牺牲一样,一边小心翼翼地张开双手。


一只雪白的小猫,眼睛是金色的,像是刚出生那么大。




这很奇怪,Root身上很多东西都很奇怪,例如她的精神力,但量子兽无疑是最奇怪的。


Shaw见过濒死时的向导和量子兽,那量子兽也是成年大小。


资料显示,Root成为顶尖的向导好几年了,她的量子兽不该这么小。




事出紧急,她可以之后向Finch提问,他是向导的百科全书。


Shaw叫出了自己的量子兽。


黑豹。




Root把白猫轻轻放在黑豹的背上。


Shaw看着那只小家伙险些滑落,没有爪子的肉垫极力维持着平衡。黑豹没有任何作为,这不怪它,它几乎感受不到它的重量,甚至样子还有点茫然。




老实说,她有点想笑。


不过,Shaw身上没有伤,她的精神状态一如既往,其实没有什么好治疗的。


Root不会打算让她先捅自己一刀吧?




幼猫伸出了粉色的小舌头,开始认真地舔舐黑豹的皮毛。


黑豹咕噜了一声,Shaw几乎要勒令它原地不动,但它的量子兽似乎舒服极了,有力的尾巴一卷,将幼猫圈在怀里,亲昵地回舔。


Shaw面露惊诧,她用精神和自己的量子兽沟通。




“你、干、嘛?”


“你试试。”




Shaw的量子兽选择了传递自己的精神来说明,一如既往地简单直接。




暖洋洋的精神力。


Shaw明明没有受伤,但Root还是能找到她的伤疤。


那些经年累月,已经不疼了,已经愈合得看不见的细小伤疤,然后一点一点地治愈着。




这可真是......奇怪至极了。


Shaw连忙赶回了黑豹的精神。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Root总算接回了自己的小猫。


她仍旧是小心翼翼地捧着它。


Shaw在黑豹做出傻事之前将它收回,量子兽更遵从本能,这显得很蠢。




Root依旧走在Shaw前面,这让Root占据主动,也让Shaw可以观察她的动静。


她们都懂。




“Ms. Groves,你成功了么?”


Harold Finch紧张地舔了舔唇,这是对他造物的测试,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他这个决定的裁决。


他将John置于其他人之后的这个决定。




“事情有些暧昧。”


Root站在那儿,长长的棕卷发落在肩上,掩饰伤口。


她的手不熟练,绷带绑的有些重。




Shaw断定她没有当过医生。




“你的意思是?”


Harold Finch问,他的样子让Root放缓了声音。


她知道失去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受。




“我成功和‘她’说上了话,但这是因为你,Harold,你在我精神上设置的禁戒线,让我可以和‘她’接触。TM已经最大可能地解决了后门的问题,如果没有你的精神印记,或者类似的东西,没有任何向导能接触她。当然,除非她自己愿意。”


Root说。




“这是个好消息。”


他的声音有些干涩,但也欣喜。




“还有,Harry,TM想要救John。她想要拯救自己的父亲。为了你,Harry。"


Root轻轻地说,她内心生出一种自豪感来。


这就是她的神明,她追求的,真正完美的精神体。




“不。我设计TM是为了所有人,不是为了私利,它不能想要拯救一个人,它必须保持它本来的功能。Ms. Groves,你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我非常感谢你。”


Harold  Finch如是说,他很激动,这种激动渗透出一种坚持,Root钦敬但不同意。




“她想要救John。Harry,她是正确的。她是你的孩子,你应该相信她。”


Root将手放在Harold肩膀上。


"他们在伤害John,就是在伤害你,如果你受伤了,你的精神就是可以攻破的,TM就是可以攻破的,这不止是为了John一个人。"




Harold Finch沉默了一会儿。


“那么,你现在是什么身份?Ms. Groves。”




“她让我参与这件事,我能帮助她,这是一种殊荣。你可以认为,我是她的代言人。我们有一种很特殊的关系,她会和我交流,但有限制,TM和你一样谨慎,Harold.”


Root道。




Shaw站了出来,她觉得Root简直在传教。


这间屋子里总得有人保持理智。


"Prove it."




Root把目光放回到哨兵身上。


"Sameen, 我了解了不少你的事情,I'm kind of big fan。你想要谈谈你的父亲吗,或者是你当医生的那段经历,哦,那可是我最喜欢的部分了。"




她的语调仍是布满诱惑,但却锐利无比,近乎咄咄逼人。


Shaw闭了嘴,她阴沉着脸,努力不动手。




“I'll bring him back, for you, and her.“


Root握住男人的手,她可能显得有些急切,但这不重要。




最后Harold 同意了。


Root松了口气。




她走到Harold身后的桌子边,从抽屉里拿出零食,投给Shaw。


"听说你为了抓我错过了早饭。"




"I'll watch you, don't make me look bad."


Shaw拆了包装,她把Root带回来,有责任监管她的活动。




"I couldn't make you look bad if I tried."


Root凑到Harold耳边说。


Shaw翻了个白眼。




Harold似乎受到了惊吓。




TBC

评论

热度(202)

  1.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