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Tower (四)

noramyw:

电梯




1 2 3 5 6 7 8 9 10 11 12 13 番外1 番外2




“有多少人?”


Shaw问,她握着望远镜观察,从这栋建筑物的楼顶看过去视角很不错。


在她看得到的范围内,十个人一组巡逻,应该有三组。




“或许你可以从脚步声或者心跳声判断?”


Root唔了一声。




Shaw对她翻了个白眼。




“如果对方是用哨兵向导保护的话,释放精神力就是刻意触警。但是幸运的是,他们为了隐藏踪迹,不引起Tower大部分人的注意,采取的是雇佣兵守卫。聪明,普通人不能被向导精神攻击,而哨兵,面对这些前特种兵也很头疼,更何况人质的性命在他们手上,只要争取足够的时间,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Root分析道,她拍了下Shaw的肩膀。


“Relax. 对了,你见过Harold 和 John 在一起吗?”




她的暗示性问句让耳机后的男人狠狠地咳嗽。




“你知道,精神伴侣不一定会有肉/体关系,我很好奇。”


Root笑了。


Shaw不觉得这个问话能让自己感到放松。




“有一回,John把Harold抵在墙上。”


Shaw说道。




“我还以为他们会更含蓄点。”


Root努力设想那个画面。




“言归正传,面对那些人,你有什么好主意?”


Shaw道。


Harold在心里给她加薪。




“普通的哨兵应该能干掉十个人,那栋楼巡逻的就有三十人。”


Root的目光在Shaw身上游离。


而普通的哨兵都能感觉到她视线的热度,Shaw不由得认为她是故意的。




“徒手会比较花时间,但加上枪械,给我十分钟,如果你能让他们不发出警报的话。”


Shaw说。




“或者,我们可以不惊动任何人直接进入John被关押的房间。有五个人看守他,三个人盯着,两个人放哨。”


Root喜欢看到Shaw那副不耐烦的样子,而且Shaw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或者根本懒得对她装。


这让她感觉真实且有趣。




“你探查过了?还是那无所不能的神告诉你的?”


Shaw瞥向Root。


她回她一个诡秘的笑容。




那笑容很糟糕,Root很糟糕。


那股神经病气息让Shaw很不舒服。




“怎么进去?”


Shaw抿紧唇,她应该尽量少说话,面对Root的时候。




“02 35 67。”


Root从口袋里掏出尼龙扎带,挑了下眉。






“嘿,新货物?”


穿着西服的一男一女对Shaw查问,他们腰间别着枪,还戴着墨镜。


Shaw不认为这有利于面对突然袭击的敌人,不过,她现在是他们那一边的人。




“02 35 67。”


Shaw一板一眼道。




“eh,你不爱说话是不是?美人儿。”


男子把平板收起来,他看起来是在试图冲Shaw调情。


Shaw扯出一个假兮兮的笑。




“带我去货物间。”


Shaw说,感到Root无声的嗤笑,哨兵的五感在此时得到了应用。


但Shaw不觉得自豪。




果然,Root电晕那个冲Shaw调情的男人之后,对她之前的伪装品评了一番,打分是零。


Shaw的回答是闭嘴,还有继续带路。


John是被单独关押的。




“旅途愉快。”


Root走在前面,然后停下,转头对Shaw问道:


“我能拿把枪吗?”




Shaw很想不给,但Finch在耳机里同意了。




“我能再拿一把吗?”


Root讨好地笑笑。




“Lame.”


Shaw从背后掏出她要的枪,自己拿了绑在大腿上的一把。


Root不置可否。




“等一下。”


Shaw说,Root疑惑地看她。


“只打膝盖,这是老年人们的规则,你要是想在这儿干活,就得守规矩。”




Root点头,眼里有笑意。


她动着口型,可现在这是咱俩的活儿呀。




Shaw不同意地皱眉,然后意识到Root是在和她开玩笑。


或者调情。


Damn.




“你干掉了四个。”


Shaw击中后面的一个,感到生气。Root开枪的样子很辣,但是她抢走了四个人的膝盖。


这是不可饶恕的。




“Sameen,攀比是不好的。”


Root把枪交还给她,心情很愉悦,John还被绑在椅子上,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Shaw。


大概意思是不要重色轻友。




“你是故意的。”


Shaw把John松开,这回她把背后暂时交给了Root。


毕竟不可能一边救人一边全神贯注地戒备。




“不,我需要投名状,或许多射几个膝盖能让Harry更信任我。”


Root说到“Harry”这个字眼的时候,很明显感到John瞪了她一眼。


“别吃醋,John,我是来帮忙的。”




“我知道。”


John Reese用蒙嘴的布给自己简单包扎,他现在可以行动了。


门外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该撤退了,Mr. Reese.”


Harold Finch在耳机里说话,他的声音给了John极大的安慰。


Shaw对这对夫夫表示无话可说。




Root没有拿枪,她将他们推了出去。


“Go。”




Shaw下意识把Root也拽了出来,一把枪塞给她,一把塞给John。


“你在干嘛?”




Root拿枪帮忙反击,她有些无可奈何。


“TM让我留下来。”




“你会死。”


Shaw陈述事实。




John举手表示,他不明白TM怎么会对Root发号施令。


但她们没有理他。




“Touching.”


Root舔唇,她的心跳频率加快,这不是因为Shaw干掉了她们前面的两个人。




“你现在是由我看着的。”


Shaw继续称述事实,Root把这个当做她的关心。




“Go.”


在被击中了小腿后,Root又推了Shaw一把。


她瞪大的棕色双眼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Shaw感觉肩膀上多了一只小猫。


她带着John飞快地逃走了。






Harold在楼下开车等着,这辆车不怎么好看,但十分结实。


Shaw最后看了那栋大厦一眼。




John Reese被送进了私人医院,Harold特意买下了它用来保密。


Shaw问Harold,TM在干什么。


Harold回答不知道。




她感觉很生气,就算那只小猫在黏糊糊地舔她也一样。


Shaw和Root不熟,她不想给她的量子兽当奶妈。


顺便一提,Finch根本看不见Root的量子兽,这让Shaw更加恼火了。




“Samantha把她的量子兽留给你了?”


Harold Finch守在John的病床前,他的量子兽在和Bear玩耍,呃,Bear是John的量子兽,当然这些不重要。


光是看Bear的活泼样就知道John根本没事。




Shaw逗着Bear,感觉好了一点。


这和Samantha的小猫还在持之以恒地舔她没有半点关系。




“uh,说明了什么?”


Shaw抓住小猫的脖子,它眨着金色的眼睛顺势舔她的手指。


这糟透了。




“我们可以通过观察Ms. Groves量子兽的状态来判断她的状态,必要的时候,量子兽会告诉我们她的位置。我相信Ms. Groves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Harold  Finch抬了抬眼镜,而John在向导的安抚下看起来好极了。




当然Shaw不需要向导。


她、好、极、了。




Shaw换了只手提着那只猫,不让它碰到自己的手指。


她低沉地冲它说话,活像是恐吓。


“你的主人最好知道她在做什么,或者干脆现在就给出自己的地址,好让我们把那群混蛋一锅端了。”




“喵~”


那只猫胆大包天,努力够着Shaw的手指,一点都不像是在回答Shaw的问题。


Shaw把它丢给自己的量子兽。




John很快好了起来,而Shaw已经十几天没有听到任何消息了。


除了那只傻猫告诉了她的量子兽,自己叫Amy这个名字外。


说真的,量子兽之间是怎么交流的,Shaw一点线索都没有,或许她的量子兽在袒护Amy也说不定,那只可恶的Sarah。




Harold试图观察Amy,但很显然它一点都不想被他看见。


即使Sarah有一天发现她的一只耳朵折断了,Amy还是拒绝透露Root的位置。


Shaw试图和它沟通,但Amy竖起了爪子(是的,它居然有爪子),浑身的毛炸了起来,活像是她在严刑拷问。




直到Sarah有一天玩头纱的时候,(Amy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拖出来的),而Sarah被蒙住了眼睛,等它摘下来的时候,Amy不见了。


是的,那只傻猫不见了。




Shaw狠狠咬牙。




TBC

评论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