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Tower (六)

noramyw:

电梯




1 2 3 4 5 7 8 9 10 11 12 13 番外1 番外2




把Gen送回学校之后,Shaw回到了图书馆。 


John夸赞她的工作效率。




他们都没有提起Root,这很好。




在出下一个任务之前,Shaw决定向Finch咨询一些问题。


John坐在那儿,他和自己的向导形影不离。


Shaw无视他。




“Ms. Groves的情况相当罕见。以她的精神力程度,量子兽起码要是成年期大小。这种情况代表她在觉醒向导能力的一开始就放弃了和一般哨兵结合的可能。”


Harold说道。




Shaw竟然不感到意外。




“一般哨兵?”


John觉察到了Finch的用词。




“是的,如果契合度足够高的话,Ms. Groves应当能够和哨兵结合。但我不能保证,精神伴侣仍旧是个谜,大部分哨兵和向导结合,只是因为足够合适,Ms. Groves排除的正是这个选项。契合度高的例子很少。”


Harold补充道。




“出现结合热,意味着契合度高吗?”


Shaw问。




John忽然露出一个笑。


“女孩儿们好像有不少小秘密啊。”




“结合热,是的,这意味着契合度很高。”


Finch有些结巴。




“结合热意味着精神上想要和对方结合,附带会对肉/体关系有一定影响。”


Shaw平板地叙述过去在塔内学到的知识,她把目光转向John。


“但是,结合热的感觉是怎样的?”




“唔。”


John小心地看了Finch一眼。


“你会有一种冲动,想要不惜一切把这个人绑在自己身边。”




Harold觉得今天的惊吓值过高了。




“还是有些模糊。”


Shaw撇了下嘴,她不确定自己想要把Root抓住是为了报复还是别的。


她想起Root曾经她的问题。


“当你感受对方的精神力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John沉默着,考虑措辞。


Harold决定先说些什么,以免尴尬。




“这是一种判断的方法,据说契合度高的伴侣之间,对方的精神力像是暗夜灯塔,很轻易地能分辨出来和别人不同。”


Harold说。




Shaw抿了下唇。




John插嘴,并且含情脉脉地看向Harold。


“要我说的话,那感觉像是到家了。”




“什么是‘家’?”


Shaw问。




John噎了一下,但他没有明显地表现出来。


“也有人认为,这类似于风筝和放风筝的人。精神契合的向导可以帮助你飞向更高更远的地方,也能使你的骨骼与经线更加坚韧,在你受伤的时候更好地治愈你。”




“这说法怪恶心的。”


Shaw说完,John忽然胀红了脸,反驳说这是浪漫。


Harold推了推眼镜,像是掩饰什么。




“嘿,你做梦吗?”


John问道,他眼睛里罕见地有些狡猾。




“不做。”


Shaw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




“那么精神伴侣就是你会梦见的那个人。”


John为自己的说法洋洋自得,但他没怎么表露出来。


“Shaw,如果你碰见了合适的向导,一定要得到她。向导可以和多个哨兵结合,只要他们愿意。但是哨兵,你知道,向导数量实在是太少了。我年轻时候,为了争夺向导是会决斗的。”




“我不同意。”


Finch举手发言。


“向导和哨兵的作用是双向的,Ms. Shaw。如果你们契合程度很高的话,Ms. Groves绝对不会放弃你的,对一个从开始就封闭了自己的向导来说,你很可能是她的最后机会。”




Shaw想反驳她和Root契合程度可能没那么高,但是她自己也觉得有点站不住脚。


可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无论是她还是Root,都不需要伴侣。


她们足够强大。




当晚,把武器收入冰箱,她睡在自己的单人床上。


没有做梦。


......但她被Root电醒了。




Shaw暂时不能说话,她的舌头被电的发麻,但这不妨碍她瞪人。


醒来看见的不能算是梦见的。




“Kiss kiss to you too.”


Root合上车门,她把Shaw的手绑在方向盘上。


“想我了吗?”




Shaw回敬一个相当恐怖的眼神。


哨兵被电,那痛楚是正常人的三倍以上,倒不是说她不享受,但Root显然目的不在那儿。




“她消失了一段时间,我刚和她联系上。”


Root自顾自地说道。


“你知道,他们下手速度很快,但她找到了自保的法子。而Samaritan就没那么幸运了,我找到了那个硬盘,狠狠砸碎。所以我想,或许是时候来点女孩儿间的谈话了。”




“不。信任问题。”


Shaw简单地回她,她已经能说话了,但还是决定尽可能少言语。




“我愿意先做出表示。”


Root拿出一把弹簧刀,言笑晏晏地挑开Shaw的绑带。


Shaw抓准时机夺过刀横在Root脖子上。




“凭什么我要和你谈。”


Shaw说。




“结合热。我觉得你想要验证这个。”


Root眼睛也不眨一下。




“即使有结合热也不能说明什么,你很清楚,我不需要向导。”


Shaw努力无视冒出头来的Amy。


它可怜兮兮地望着她。




“我也不需要哨兵,你知道那个。”


Root用很诱惑的声线说话,她试图勾起Shaw的回忆。


Shaw想起她拿枪的画面,那很辣,但是不重要。




“但是,我也很想知道,究竟它存不存在。”


Root说,她没有开空调,别有用心地让车上热起来。


“为表诚意,我带来了一个任务。”




“我为什么要帮你。”


Shaw显然看不上这个做派。




“你不在意我,但是你在意任务,无辜的人命在线上悬着,想象一下。你不会想知道究竟有多少人的生死在你手中的。”


Root眼睛里闪着疯狂的光芒,这是她对着Harold的典型行为。


Shaw觉得这一定某种程度上有催眠效果。




“TM为什么不干涉?”


Shaw问。


这不就是它被造出来的意义吗?




“她让我来和你组队,你知道,团队合作什么的。”


Root动了下鼻尖。




“所以结合热的问话是个幌子。”


Shaw皱了下眉,她是在试探自己的反应吗?




“不。我很想知道。这是一石二鸟。”


Root说。


然而她的目光有点躲闪,Shaw确信如果不是TM,她根本不会出现。




Shaw抿了下唇。


“我开车。”




“当然。”


Root笑了,她极轻地喘了口气。


结合热实在是太恐怖了,Root从不认为她会想要和某一个固定的哨兵发展关系。


如果那个人是Shaw,她会觉得很有趣,但是这仍令人恐惧。




Shaw也不想要一个固定的向导,她甚至不想要向导。




结果是一窝恐怖分子。


Shaw搅着吸管喝着果汁,Root没怎么动她那杯,反而一直看着她。


这让她不自在。




比刚刚Root给她治疗还要不自在。


沐浴在Root精神力之中的时候,Shaw不会有心情去想这些。


那很舒服,硬要比较的话,有一种事后的满足感。某种意义上,她们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和前一次性/爱的体验很是类似。




Root依旧用目光骚扰她,但令Shaw更恼火的是,她竟然因此有些安心。


不自在,但是还是安心。




“很开心你在这儿。”


Root说。


她盯着Shaw看,Shaw不会回看,所以她肆无忌惮。




Root为这个生命体感到骄傲。


这很奇怪,但是她赞美Shaw的强大与美丽,几乎像是她赞叹TM那样。


Shaw很可贵,她是和她一样的人类,却依旧美好。




她不是精神残疾的人类。


其他人才是,那些残忍的,恶毒的,为了一己私利可以假装视而不见地帮凶,或者更糟,他们犯罪,他们犯下无可饶恕的罪行,却仍旧享受着其他人的尊敬。




Root为Shaw是她的精神伴侣感到骄傲。


【尽管未结合,在可见的未来,她们也不可能结合。Root这么认为。




“Sure.”


Shaw简单地回她,语气有一丝犹疑。


Root决定把这种状态认为是腼腆的状态。




她忽然挑了下眉,有些遗憾地站起身来。


“任务在召唤,这回你可以休息一下。John需要你。”




Root走出去。


Shaw在原地皱着眉,把差点要说出的话吞下去。


Root非得表现出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来吗?




她拽起旁边半晕厥恐怖分子的头,将他摔在柜台上,又一次。




纽约还是老样子。


Shaw帮John解决了桩案子,拒绝了Harold给她治疗,然后睡了一觉。


醒来之后,她又接了一个任务。




这才是正常的日子。




Shaw的下一个任务对象叫Tomas,长相帅气,谈吐不凡。


她缓步走到酒吧旁,考虑要不要滚个床单。


耳机那头忽然传来噪声。




“含蓄点儿,矜持,女孩子矜持为好。”


Root翘着腿坐在Harold椅子上,伸展身体,她累坏了。




“Root?”


Shaw放低声音,疑问的语气。




“我想你或许需要场外援助,那帅哥看起来不容易搞定。”


Root咬咬唇。


她确信自己的声音依旧诱惑力十足,Shaw居然还需要问她是谁么?




“闭嘴。”


Shaw说。




“这可不是让我闭嘴的情况,Sameen.”


Root哼哼。




Shaw翻了个白眼。


Root的声音果然就是噪声。


她关掉耳机,对目标露出一个微笑,专业的,决不是因为想笑。




TBC

评论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