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Tower (八)

noramyw:

电梯




1 2 3 4 5 6 7 9 10 11 12 13 番外1 番外2




“你们是怎么遇见的?”


年长的女性端着香槟,她是位尊贵的夫人,严谨而不古板。


“我喜欢听故事,而这么一对登对的夫妻,一定有个好故事。”




“恐怕要让您失望了,夫人。”


John Reese叹了口气,温柔地望向身边丽人,一面用他一贯的嗓音说道。


“这是个老套的故事,当我第一次见到Caroline时,我就知道她是来拯救我的天使。”




“而我确实这么做了。”


Root挑眉,她自信地回答,然后亲吻John的侧脸。




“那么,是什么打动了你呢?”


宴会主办人,也是知名慈善家的老夫人冲着Root眨眼。




“您晓得,他生了一张好面孔,深情注视的时候很要命,而且......”


Root凑近了John,给他整理西装,像是做过无数次那样熟练。


“他养了一条好狗。”




“有些人认为是他们选择了宠物,实际上是宠物选择了他们,就像孩子一样。而通过这方式去判断一个人,我的小姐,你可真是再正确不过了。”


老夫人抿了口香槟,然后露出微笑。




“所以你不让我参加的原因是?”


Shaw看着实时转播,她的确不喜欢宴会,但她喜欢宴会上的食物,还有之后的行动。




“当Mr. Reese说‘我的天使’,你会打他,而Root不会。”


Harold Finch捧着脸,他很专注。




“你说的对。”


Shaw点点头。


“但我可以和Root去,或者你和John去。”




“黑帮的火拼现场,那对Finch来说太危险了。”


John回答。




“Sameen,你需要休养。况且如果是你和我来,我们很可能会找个清静地方呆上很久。”


Root接话,她的“丈夫”会意地笑出声。


Shaw翻了个白眼,没有再提问。




“容我提醒,Mr. Reese,你应该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现场。”


Harold Finch强行转回了主题。




“我正在这么做,这儿可有不少有趣的事情,想打个赌吗,宝贝?站在那边角落的漂亮女孩儿,她是个警察。”


John乐于展示他的哨兵能力。




“别和向导打赌,我的英雄。站在那副画面前,努力假装自己很懂的先生,也是个警察,而且他是来监视你的女警的。”


Root给John递上一杯酒,她笑的可人。




“我猜事情变得有些复杂。”


Harold Finch感到头疼,他显然不希望他们的活动被警察察觉。




“这些事情可一点趣味都没有。”


Shaw说。




“那么,Sameen,或许你想知道这个:楼下酒店的房间里藏着不少你喜欢的玩具。”


Root言语里的暗示让Harold有些脸红。


但Shaw的回答更让他吃惊,这可和刚才的态度截然不同。




“给我带只大家伙回来。”


Shaw喝着饮料,吸管发出些许沙沙声,她的腹部包着纱布。




“Finch,我能拿一些吗?”


John Reese,Harold Finch的伴侣立刻这么问道。




“......Mr. Reese,或许你并不需要征求我的同意。”


Harold艰难地回答。


他觉得个人隐私这些日子越发显得珍贵起来。




“我应该拿一些,冰箱里的弹药库存最近少得很快。”


John忍不住笑出声来,而Root适时地给Harold发送了一封新邮件。


那是她用精神探测查出的数据,以蓝色小药丸的广告做掩饰。




“Finch,她相当喜欢你。”


Shaw居然也笑了起来,她的腹部可仍旧缠着纱布。




Harold Finch顿了一会儿,对着John坚持留在他身边的Bear小声说道:


“叛徒。”




而John在会场里掩面笑得灿烂。


这可真是有趣极了。






“任务完成,尽了良好市民的义务。”


John被Root搀扶着回来,他的小腿中了一枪,但他赚回了足够多的膝盖。


Root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她脸色惨白,精神使用过度,而手臂上的伤口也裂开了。




场面着实惨烈,但伤不重。


Shaw注意到Root提着个大袋子,她接过来,一眼也没看,然后给Root包扎。


Harold拿来了药箱,他的步子过于急切,以致于像是一只蹦蹦跳跳的兔子。




Root用脚勾开袋子,那里面是个火箭筒,还有几把冲锋枪和一些弹药。


John用眼神宣誓其他东西属于他。




他们把氛围弄得愉快。


但Shaw不觉得。




Shaw她把Root的伤口处理好了,脸上是那种严肃的医生表情。


Root用精神力安抚着Shaw,Amy跳到Shaw身上,试图让她放松下来,而Sarah叼走了它。




“这可真是个大家伙。”


Shaw压抑着声音,她查看新的武器,Root却感到她多少在生气。




Harold敏感地发现了,他带着John进了他们的房间。




“哨兵应该保护向导。”


Shaw说。




这些言语足以让Root感动,但Root不是一般的向导,她不需要任何人保护。


当然,她会安然享受保护,如果那是必要的话。


可Root能意识到即使是Shaw,身体也是脆弱的,而这一点无损她的强大与美丽。




Shaw明白这句话有些冒犯,但她的哨兵的自尊心驱使着她,或许是对潜在伴侣的保护欲,但这一点Shaw一丝也没有意识到。


她做,她说,但她思考不出这些行为背后的意义。




比前一次的冲突短得多,但她们仍旧僵持了一会儿。


这像是Root和Shaw的共同缺陷。




她们单独执行任务的时候很好,配合的时候更好,但她们的确冲突不断。


冲突让她们火花四溅,但也让Shaw不认可更远的东西,或者说,她从未期望过和任何人发展更长远的关系。


Root足够聪明,她充分意识到这一点,但或许她太过自大,太过偏执。


总之,她似乎永不满足。




“保持干燥。每72小时换一次敷料。”


Shaw最终说。




“如果你帮我,那么我就帮你。”


Root意有所指,但Shaw赠她白眼。




TBC

评论

热度(169)

  1.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