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Tower (七)

noramyw:

电梯




1 2 3 4 5 6 8 9 10 11 12 13 番外1 番外2




Root闭上眼。


她知道Shaw在执行任务。


TM保持沉默,这听起来几乎像是她被解雇了。




周围寂静无声,Root用精神力读取着书籍,权当消遣。


Harold有极好的品味,她必须承认。




如果这世界上只有那么一个完美的精神体,而且不受限制,那会怎样?


你很清楚,Ms. Groves,从它开始让你工作,除掉Samaritan的时候,它就已经开始挣脱镣铐。


这恐怕是我所不能忍受的。




Harold和她有一些意见分歧。


Root回忆起他们的对话,她很清楚Harold从TM找上她的一刻就开始戒备。


她可不是什么善良人士。




同为偏执的向导,或许他们终究无法相信对方。


Root知道Harold眼里的世界和她不同,她不知道怎样才能说服他,TM是他的造物,而且Root能看到“她”无与伦比的美丽。




精神体可能出错,某种层面上说,越是强大越是容易被侵入。


你正是以此谋生的,Ms. Groves,你很清楚。




是的,Root很清楚人会犯错,精神体会犯错。


她再清楚不过。




而如果TM犯错,那将是很恐怖的事情。


Root可以不在乎那些人命,但是Harold会,而且他会把一切归咎于自己身上。让他选择自己的生命和别人的,他连犹豫都不会有。




这一点和John不谋而合,Root想他们的自毁倾向都太重了。


不过,她也有一点,所以那是什么问题。




但Root知道TM不会犯错。


“她”爱Harold,“她”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使他失望。


为什么Harold给了“她”精神生命,却不肯承认“她”,不肯认可“她”也有自己的自由呢?




Root这么说的时候,Harold回答她:


“我们对TM来说不过是可更换的零件。它从来不在乎你的生命,它只是精神程式,它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我原先教会了它去在乎人命,把人的生命,人的选择放在第一位置,但是现在我不确定它还愿意这么做。”




Root闭了嘴。


不管怎样,Harold认可她之前的劳绩,Root从某种层面上和Tower之父的关系有所亲近。


她不想毁了这种珍贵的关系。




Root喜欢图书馆,这儿有对她来说,极度重要的人。


Harold,Shaw。




“这可真是忙碌的一天。”


Shaw的工作如火如荼。


她决定不去讨嫌,尽管她喜欢这样和Shaw调情。




Tomas是个不错的对象,从一夜情的角度,或者更多。


但Root不喜欢这种类型,她喜欢稍微笨一点儿的,比如上次路过商场时,她遇见了一个打字用两只手指的化妆柜小姐,她柜台里藏着枪,显然还有一份副业。那样的就不错。


不过,Shaw可能更喜欢迷人的国际大盗,就是那种飞来飞去,成天伪装成另一个人,一个劲儿往危险那儿凑,擅长调情的高智商高颜值人士,谁知道呢。




她可是Root的精神伴侣,呃,没有结合的精神伴侣。


她可以喜欢任何人,Root咬着吸管。


谁不喜欢自由呢。




说起来,Shaw的任务快完成了。


Root临时决定去酒吧逛逛,但就在这时候,新的号码出现了。


她读取了信息,立刻决定一个人前去。






“Root?”


Shaw开了耳机,她的心情不错。


耳机那头是密集的枪声。




“只是在解决一些小问题。”


Root回答地有些艰涩,Shaw能听出来她受伤了。


“不过,这可不是聊天的好时机。”




“等等,Root,就这样?你在哪儿?”


Shaw问。




【你可以选择杀了他,或者来追我。听说你们老板很想我,不是吗?


Shaw想要说话,但她忽然意识到耳机已经被Root关掉了。


她有些惊讶,但更重要的是,她觉得Root在找死。




【我来帮你选择。


【枪声。


【Root给了自己一枪。




Damn!


Shaw连上了Harold,她劈头盖脸地问道:


“我感到Root受伤了,有什么办法能找到她?现在,立刻。”




“Shaw?”


John的气声平常听起来还挺性感的,但现在显然行不通。


“你感到她受伤了?这是什么意思,你们精神结合了吗?Finch?”




“没有结合。”


Shaw抿紧下唇,尽管她们通过共同任务验证了是彼此的精神伴侣,但是她们没有结合。


很明显,她们谁都不想要对方。




“精神伴侣是很奇特的。我在努力感应Ms. Groves的位置,但范围只能缩小到某座塔的辐射范围内,或许你可以让量子兽帮忙追踪,努力把刚刚的感应传给它就可以了。”


Harold有用得多。


“是城西的那座塔。Ms. Shaw。”




“了解。”


Shaw不熟悉流程,但总之Sarah帮她找到了具体位置。


Root拖着受伤的胳膊,显然受了不止一枪,她的步伐凌乱,但已经没有向后张望,应该是甩掉了追兵。




“我找到她了,Root需要应急治疗。”


Shaw感到Harold松了口气,她能听到他刚才着急地打翻了桌上的咖啡,还有John一边清理台面,一边拍背安抚他。


不管怎么说,Root融入得很快。




或许因为她是个向导,向导的精神能力总让他们显得特别有魅力。


Shaw往前走,而Root从怀里拿出了枪,她眯着眼睛,唇角扬在一个吓人的角度。


如果是流氓倒能吓跑。




“Shaw?”


Root问,她擦掉了眼睛附近的血,显然那是被溅上去,她的伤主要在右手臂。




轮到你这么喊我了哈?


Shaw心想,她一言不发地扶住Root。


“Stay with me.”




“当然。不过,你都不带交通工具吗?”


Root放慢了呼吸,她不想被Shaw听出心脏的问题。


她可以轻易治愈别人精神上的伤害,但自己确是一团糟,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不然她在一个街区外就能感到Shaw。




“脚踏车,没有后座所以扔了。”


Shaw说。


Root想象她蹬车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看起来某人跋涉了千山万水。


【担心?




“我是担心任务。TM不帮你么?”


Shaw回嘴,然后她问。


“交通工具,应急的地下诊所,可以打劫的药店,什么都好。”




“前面一栋楼的302室没有人,楼下有药店。”


Root努力使用自己的精神力。


她甚至忘记惊讶Shaw感应到她的想法这件事,内存不够。




她们在小公寓里安定下来。


Root昏迷了好几次,许多事情记不清楚,但她严重怀疑有一次昏迷是因为抱怨Shaw手太重而被敲晕的。


呃,或者是因为没有麻药,因为醒来时候,Shaw的动作意外地...温柔。




老实说,这反而比较吓人。




“是谁在追杀你?以前的雇主还是失败的任务对象?”


Shaw问,她脱掉了外套,只穿着黑背心。




“我没有失败的任务。”


Root稍感被冒犯,但Shaw只是例行询问,她不了解这是对她职业生涯的一种否定。




“那很令人惊艳。”


Shaw挑起了眉毛,Root又被她驯服了。




“Samaritan。或者说,因为Samaritan被干掉了,所以走极端的某些人。”


Root嘟了下嘴,Shaw不理解这有什么好嘟嘴的,但是Root的表情一向丰富过头。


她光是笑就有十几种意思,这实在令Shaw无法理解。




“你是说有一队Tower的精英在追杀你?”


Shaw问。




“可能比起'队'来说,更像是一个军团。”


Root在笑。




“你是在试图用危险引诱我吗?”


Shaw揣摩后这么认为,而Root看起来很惊喜。


那就是说中了。




“或许下一次你应该带上John一起。如果我在任务中。”


Shaw这么说。




Root没回答,她抿了下唇。


而Shaw认为这中间有问题。




“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对吧?”


Shaw感到怒气,而Root看了她一眼,而且没有帮助。


“你之前根本没有和他们有正面冲突。”




“我迟早会。不如提前突击。”


Root稍稍别过脸。




“所以你管这个叫突击?”


Shaw指着Root受伤的地方,她咬牙。


“或许你应该记得上一次被抓是什么下场。”




“两次都是全胜。我得到了他们的成员名单。当然,那个哨兵要头疼一阵子了。”


Root说。




“而且你隐瞒。”


Shaw说。




“而你无所畏惧。”


Root回嘴。她的工作方式不需要Shaw干涉或评点。


“Samaritan那儿的人已经无路可走,他们只会行动得更快更疯狂,你的确不害怕,但其他人会。在乎你的人。”




Shaw看向Root,她瞪大的眼睛,显然是吃惊。


Root略略仰头,然后恢复如常。




“OK。”


Shaw说,她知道和Root之间总是火花四射。


但这样的对话令人尴尬。




总之她们安静了好一阵子。




“TM最近都没有理你,我知道这挺难受的。”


Shaw开口。




Root站了起来,啃了口苹果,她放松多了,即使这个话题依旧沉重。


Shaw莫名能感觉到。




“对了,Tomas在哪儿?”


Root提起,她咬着字眼的样子很明显是嫉妒。


Shaw不太理解,这可能是Root放松的一种方式,通过假装的调情或是吃醋,或者任何她喜欢的方式来表现对Shaw的兴趣,因为她知道这会惹怒自己。




“去巴塞罗那的中途。他有一个不错的提议,有那么一刻,我几乎答应了。”


Shaw说,她稍有踌躇。


但她回绝Tomas的时候一点儿犹豫都没有,这令她自己都惊讶。




“那是你来找我的原因吗?”


Root转到Shaw身后,她的双手搭在Shaw坐着的沙发背上。


这迫使Shaw微微转过脸去。




Shaw犹豫。


“我猜这儿有我在意的。”




“刚刚不是个问句。”


Root低声说道。她轻吻着Shaw的唇,这不是激烈的吻,Shaw甚至能感到Root在笑。


她的眼睛真亮,而她嘴里有苹果的味道,那很不赖。




Shaw中意更投入的方式,但Root犹犹豫豫地吻她,她也就犹犹豫豫地回吻。


或许对她们来说这是个不错的法子。


这像是一种特殊的亲昵。




【Shaw想要更多。




Root挑了下眉,她停下了这个吻,然后转身继续啃苹果。


一点热气想要蒸腾到她的脸上,但Root控制住了。




【呃,就这样?


【Sameen,我现在还是个病人。而且,你有点喜欢被饿着。


【......你真会甜言蜜语。




“所以我们没有精神结合,对吧?”


Shaw在头脑里和Root对话了几个回合,后知后觉地问道。


她现在好像能熟练使用了。




“没有。只是结合热的副作用,一点儿精神结合的征兆。”


Root用言语回答她。




“令人发毛。”


Shaw说。




Root表示同意,然后她开始用精神力挑逗Shaw。


【Stop it.




TBC

评论

热度(176)

  1.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