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Tower (九)

noramyw:

电梯




1 2 3 4 5 6 7 8 10 11 12 13 番外1 番外2




“Ms. Shaw说你有一份名单。”


Harold Finch是在很温暖的午后提起这件事的。


他探问,这很少见,Harold是个老派绅士,且极度注重隐私。




“是。”


Root诚实地回答,她绝非故意隐瞒,只是不确定应该怎么做。


“或许你不相信,但半个Tower都想要我们的首级。Tower本来只是给哨兵向导提供栖息学习的场所,但讽刺的是,TM,你的造物,使它一跃成为了特殊政府组织,而我们现在面对的敌人正是他们。”




“情况很糟糕。”


Harold回答,他嗓音的颤抖或许是习惯,但Root感觉的到他的忧虑。




“的确。我本来希望这份名单帮我们扭转局面。”


Root这么说,她停顿了一下。


Harold望向她,他惊奇并担心事情比他想象得更糟糕。




“但这是徒劳的。他们追捕TM,寻找TM的替代品,这不会停止。政府需要取悦民众,而TM的力量和工作性质总让他们焦虑。”


Root的手指在桌上拂过。


“那些只是名字,只是工具,他们是可以替换的零件,就像你说的,Harry,就像我们。”




Harold沉默,他把手放在Root肩膀上,这是一种难得的鼓励。


他能看见Root的转变。


“这不是一份容易的工作。”




“外面很危险。”


Root说,她的目光扫过四周。


“你现在禁止了其他精神力对内的探测,这很好。”




“但我也没办法和她联络,我知道她就在外面,她忧虑但是沉默。这让我不安。”


Root不是容易袒露感情的人,一旦她这么做了,只能证明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Harold想对她说,你不孤独,但是或许他不是最好人选。




“如果你能联络到TM,它也不能做什么。它只是机器,它不能给予我们帮助的特权。”


Harold强调这一点。




Root转过侧脸,她笑了一下。


“它不能。她能,但不会,因为你不会乐意接受,而这样是逼她死亡。你知道Tower不会停止,而对于哨兵向导来说,Tower的存在是必要的,他们接收这些特殊的人,给他们庇护,教给他们必要的知识。”




Harold沉默。




“我知道你接受过Tower的援手,更帮忙建造了TM,但Tower实施的策略绝非完全正确。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John,Shaw还有你都是不存在的,而我有一千个身份。”


Root说,她双手合十,但那不是祈祷,而是用来掩住颤抖的嘴唇。


“她或许会犯错,但她到现在一直都没有,Tower这个组织却已经犯了错误,她绝对不应该死去,而她只有我们。”




“或许你是对的,但TM是超出人类理解的精神体,我甚至不能想象它会做什么。”


Harold当然无比喜爱自己的造物,但他更执拗地爱着这个世界。


Root安静了一会儿。




“因为未知,所以惧怕,所以憎恨,所以压迫,所以赶尽杀绝。”


Root说,她曾对人性如此失望,她知道那种恶意能毁掉一切,经历过了。


“可是你知道吗,Harry,她不是什么超出人类理解的精神体,她是你的孩子,如果她会犯错,那么你就能帮她改正,她有你,所以她才完美。”




Harold望向她,他动摇,他看见痛苦,他看见Root无比坚定。


他忍不住问出口:


“Why?”




为什么Root能够把最纯粹的爱给予那么冰冷的精神体?


她仍是一个谜,Harold好奇她的经历。




“她教给我的一切,是你教给她的。这里所有人相信的从来不是TM,而是你。”


Root简单回答。


“这是一场战争,Harold,无可避免的战争。”




“我想我应该和它谈谈。”


Harold Finch最终做出了让步,他和John说出外买甜甜圈,而Root答应在哨兵的任务结束后,会给Shaw带陈皮鸡。






TM,守护着Tower的精神体,一直和Harold Finch有特定的联系方式。


这是单向的,TM把号码给他们,然后他们调查和拯救。


而主动联络TM是Root一直在努力的事情。




她读取TM给她留下的暗示,这让Harold不适应,但他知道他应该做什么。


他们最终找到了一家奇怪的公司。


 


Root极度震惊,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她手上是打印出来的TM的精神代码。


她几乎是在冲Harold发火。


“他们在伤害她,她甚至不能反击,因为你绑住了她的四肢,你不允许她这么做。”




Harold很久没见过TM的代码了。


那是他曾日夜奋斗的产物,如今看来,熟悉而陌生。


TM自我完善,自我升级,但它仍旧使用Harold教给它的程式。




Harold恍惚记起教TM下棋。


它很聪明,只用了几盘的时间就赢过了他,然后他们继续。


Nathan曾戏谑地喊他“妈妈”。




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而见证一切的人只剩下他一个。




Harold知道他有保护它的职责。


在保护了那么多人之后。




总有一场战役无可躲避。




Root把名单拿了出来,他们一起调查,这不是轻松的工作。


他们发现大半人有不良记录,这昭示着他们的攻击能力很强,且不择手段。


Root认为他们才是冰冷的机器。




然后是股市大跌,不符合经济规律,但这足以造成恐慌。


Root最先发现这个,她明白是这背后有一位强大的向导,他可能控制了更多的向导,然后攻击了股市,并意图把整件事栽赃到TM头上。


而TM给出了号码,那是一列地铁的伤亡。




Shaw前去完成这个任务。


Root和Harold寻找背后真凶,John保护着他们俩。


而他们钻入对方的圈套,直到TM联络到Root,这很不容易,但她做到了。




Root的腰腹受了伤,但她的黑皮衣遮住了大半,而John替Finch挡了一枪。


Harold下令,当他扶着John时。


Kill them all.




John低声了吹了口哨,压着伤口还击。


Root用双枪,她的手很稳,但TM报告的数据并不乐观。




【Hey,sweetie,you busy?


【有点。省略前戏。你想做什么?


【难道两个女孩儿不能抽点时间谈谈心么?


【不,我们没有时间。




然后Shaw走了进来,她成功了,且是他们的救星。




【你怎么说服那个炸弹客的?


【一点煽情的话。


【从没想到你能说出口呢。


【我也是。




直到他们走入逃生的电梯。


直到Shaw发现需要有一个人去按下按钮。




总有一场战役无可躲避。


Root抓住Shaw。




“Sameen,如果你认为我会让你去...”


“上帝保佑...”




让我去?她不需要Root的许可做事。


Shaw转过头。


Root的眼神盯着Shaw看,她一直如此,但这一次似乎有点不同。




Shaw无法分辨,但她把Root抓过来,予她吻。


或者说是碰撞。




她能感到Root疯狂涌出的精神力。


它们太过复杂。




Shaw最终倒在地上,电梯在上升,而Root死死扒着门。


John和Harold把她拉回。 




Amy穿过了那道门,它太小了,所以可以,它试图拖走Shaw。


而Sarah吼她,威胁咬它,一巴掌拍走它。


Shaw听见Root,即使她根本没有哭出声来,她的嗓子似乎哑了,那还挺可惜的,毕竟Root有一把好声音。




如果你要死去,那,为了你爱的人死去。


Shaw已经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


那太煽情。




【我不会感到害怕。我有反社会人格。




但她被Root的精神力笼罩着,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就像是Root把她的那份害怕和所有应该面对死亡的情绪都拿走了,(毕竟她一直很情绪化),然后现在连同她的那份一起压在Shaw身上,这让Shaw不适。




【撤掉你的精神力。


Shaw把这个消息传过去,然后陷入深沉的昏迷。




TBC

评论

热度(152)

  1.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