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Tower (十)

noramyw:

电梯




1 2 3 4 5 6 7 8 9 11 12 13 番外1 番外2




他们一无所获。


Root坐在车上,她很安静,甚至有力气安抚John的精神。


Harold在耳机里让他们回去。




Root调转了车头。


她没有撤除在Shaw身上的精神力,即便Shaw最后要求那个。


但她找不到她。




TM或许知道,但她不愿意说。


Root在这时候默默承认,他们是可更换的零件。


Harold不是,John因为Harold也不是,但她和Shaw都是。




这是可理解的,Root想。


她自己也不认为Samantha Groves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但她还是希望TM可以提供帮助,这有点恃宠而骄,她知道。




图书馆里Harold等着他们,他脸色苍白,这是过度使用精神力的副作用。


Root给他带了上好的茶。


他们已经做得够多了,她想。




Root最后请求Harold和她一起去和TM说话。


她说,请你帮助我们,我只想知道她是活着还是死了。


TM大概知道不管说什么结果都是一样的。




Root总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于是TM说停下。


Harold也劝她,停下。




然后耳边传来了新的指令。


Root抿唇,她已经把力气花光了。


所以她说了再见,笔直地走开,去完成她的下一个任务。




她只剩下TM了。


但TM需要的只是执行人,Root下了飞机时想。


随即她找到了Claire。




年轻,聪明,漂亮,天生的向导,一直聪明地逃过Tower的视线。


简直像是她小时候。


Root正知道要怎样找到这样的小孩。




Claire对枪械还不是很熟练,但已经做的不错,她满意自己的使命。


Root把她交给TM。


她说,Harold教了你不少东西,现在换我来教你点什么。




你看,Root手上有一份名单。


她一个个地解决那些名字,这方法不聪明,但这是她仅有的机会。


终于,Root被抓住了。




“自投罗网,uh?”


金发的女哨兵对她这么说,她有一张不错的脸。


Root之前正是从她那儿拿到的名单。




“你知道你会碰上什么。”


哨兵说,她伸出手,动作很温柔。


“我们会玩坏你的精神,然后轮流使用你,直到你的精神再也没办法治疗任何一个哨兵。”




Root别过头,那哨兵也就收回了手。




“但这对你而言不算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我们会通过你,找到TM。”


哨兵说,她笑。


“你的小女朋友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




“她永不会。”


Root说,她感到手铐禁锢着她。




“哨兵是很容易掌握的,你是个向导,你明白这一点。精神洗脑,或者别的名字。”


那个哨兵往旁边让了一步。


Shaw站在她身后,看起来有些虚弱,但什么事也没有。




“那手段我很擅长。”


Root观察着Shaw,她未结合的精神伴侣。


而Shaw漠然。




不管怎样,她找到她了。


这很足够。




“你有一分钟时间,TM不出现,你就是我的了。”


女哨兵用手拂过Shaw的脸。


“她是个漂亮的向导,而且我赌可以使用很久,不是吗?”




“你碰她,我会杀了你。”


Root说,而她的情境比哨兵更懂得嘲讽。




Shaw忽然笑了一下,把手放在Root的脖子上。


“我会杀了你的。”




“你可以用任何你想的方式这么做。”


Root抬头,她依旧用原来的语气和Shaw调情。




“这可真是差别待遇。”


哨兵示意Shaw放开手,她走上前。


“你只有三十秒了。”




“但你没有。”


Root掰断了她的脖子,Shaw不是第一次拷住她,Root知道该如何脱身。


“我总是言出必行。现在,你可以把我抓回去了。”




“二十秒。”


Shaw说,她把哨兵的尸体踢到一边。


“你本可以走的。”




Root知道这只是劝她投降的战术,但她喜欢Shaw对她这么说。


她们互相凝视了二十秒。




“他们说你放弃了我。”


Shaw说,她把Root拖上车,放在副驾驶上。




“所以你记得不少事情。”


Root转过脸,她需要知道Shaw被洗脑成了什么样子。


“他们不对,我在这儿,Sameen。”




Shaw皱了下眉。


“他们总是对的,你放弃了我,没有一个向导想要精神残缺的哨兵。”




车在路上平稳地开着。




“如果那是个正常的向导的话,是的。但我是个疯子,记得吗?Sameen。”


Root看着她,从肩膀的衣服缝隙里,注意到有未痊愈的伤痕。


“你是完美的。对我而言。”




“我不喜欢你那么叫我。”


Shaw说,她看着路,并拨出号码。


“他们总是对的。你甚至没有和我结合,而我们还是精神伴侣。”




“你不想要向导,Sameen。”


Root说,她低下头。


“我们都认为那是正确的,一旦结合,你死了我会变成白痴,而我死了,你会失去理智。我们很容易会死,Sameen,我们的工作就是追着死神跑。”




“找到目标,另一个人死亡。指示?”


Shaw报告情况。


听完命令,她把手机扔出窗外。




“你很幸运,你有被研究的价值。”


Shaw说,她握紧了方向盘。




“你真知道怎么使我开心。Sameen。”


Root眨眼,她总有这么一种韧性。




Shaw猛地停下车。


她抓住Root,把她摔在方向盘上,喇叭声刺激到她的听觉,这使她更愤怒了。


“不许那么叫我。Harold Finch和John Reese就结合了,你只是在找借口。你总是那么惹人讨厌。你伪装,你不说实话,你甚至崇拜一个机器。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Root有些晕头转向,但她努力听清Shaw说的每一个字。


“hmm,不错的前戏。”




“他们总是对的。”


Shaw重复这句话,她看见Root额头在流血,可Root在笑。




“你总是抗拒谈感情,Sameen,我很高兴你能说出那些话。或许我早就该给你洗脑,然后让你每天都对我说这些。”


Root仍在笑,她似乎很开心。


Shaw用一种你病的不轻的眼神看她。




“如果不想死,不要让我再听见你说话。”


Shaw警告她,然后发动车子。




“他们总是对的,而我应该被活着带回去,不是吗?Sameen。”


Root变本加厉,冲着Shaw呵气。


“你知道疼痛只能让我兴奋。”




“......”


Shaw不再回应,她安静地开着车。




“我就是这幅样子,Sameen。我撒谎,我讨厌,我爱TM超过一切。”


Root笑着说,她舔掉流到唇边的血液。


“但我在这儿。我不能忍受任何人伤害你,除我之外。”




Shaw抿了下唇。




“和它抗争,Sameen。”


Root说,她向Shaw释放精神力,但Shaw的精神被设下防线,她无法触及。


Shaw就坐在她身边,但她感觉不到。




Root的心脏跳动得不正常。


Shaw能听见,她知道Root这里的伤痕从未愈合,那样的伤不可能愈合。


坐在她副驾驶的女人浑身是伤,但是她徒劳地想要治疗她。




这很疯狂,Root真的是个疯子。


Shaw再一次停下了车。




她把Root抓来亲吻,她入侵她的口腔,她扯下她的裤子,她在车上开始侵犯她。


这不温柔,一点也不,Root死死抓着她。


而Shaw狠狠地咬她。




她们像是野兽般扭打,Root处在劣势,她的力气不如Shaw。


但她在抗争,Shaw原以为她乐意得很。


这让Shaw疑惑,她停了下来。




然后Root慢慢地回吻她,她把手指插入Shaw的发间,安抚她,这像是向导的本能。


她们黏糊糊地抱在一起,额头相抵。


Root飞快地编写着精神程式,这个姿势让她终于能接触到Shaw的精神。




Shaw感到沁凉,但她又感到刺痛,这使她想起要把Root运回总部。


然后她把Root扯开,放弃她湿漉漉的吻,再一次发动车子。


Root很会接吻,Shaw愿意承认这一点。




然后Root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紧接着她伸手整理Shaw的。


Shaw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TBC




作者:其实双R组调戏宅总的那一章不在计划内,原本打算两个人互表之后就开始411的,剧情真的快吗QAQ 被洗脑的Shaw和Root到目前为止明明很甜啊!!!删掉了多少黑化锤的戏份啊,包括故意当诱饵,虐待拷问Root,强制Sex等等,这完全就是亲妈待遇啊。顺便,番外二求点梗。

评论

热度(164)

  1.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