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Tower (十一)

noramyw:

电梯




1 2 3 4 5 6 7 8 9 10 12 13 番外1 番外2




“很荣幸能见到你,Ms. Groves。”


Greer的视线扫过Root,他有英国绅士的做派,这很迷人。


“我相信你已经从名单中知道我是谁了,请允许我省略自我介绍的部分。”




“Greer,我干掉了你那么多小木偶,而你显然不介意呢。”


Root露出微笑。




“我相信他们死得很值得。他们把你带来了,我的小姐。”


Greer压下帽子的边沿,把目光转向Shaw。




Shaw下意识站直了身体。




“You're compromised.”


他断定,但语气并不惊讶,甚至有一丝愉悦。


“精神伴侣,uh,我喜欢你们在一块儿,那很养眼。”




“Sick.”


Shaw瞥他一眼。


“我没有。”




Root挡在了Shaw身前,因为Greer上前。


而Shaw把Root推开。




“不,你有。不得不说我很理解,没人能抵挡她的魅力。”


Greer用手指轻轻点了点Shaw的眉心。


“现在,你完美了。Ms. Shaw。”




Shaw露出茫然的表情,然后她保持站立的姿势。


Root感到挫败,但她仍不打算放弃。




“我们有同样的目的,Ms. Groves。我们都希望TM自由。”


Greer说,他无视Shaw,像无视一个木偶。


“你知道,人类早就该接受一个事实,他们不完美,他们是有缺陷的。只有被完美的精神体统治,才能消灭所有的罪恶。”




Root挑眉,她原期待着更官僚主义的说法呢。


不得不说,他的话很有煽动性。




“通过罪恶的手段来达成正义,这可有点争议性啊。人类的确不完美,甚至残疾,但是他们也会做出完美的精神做不到的事情,抱着最渺小的希望妄图完成最不可能的事情,而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那很好。人类能存活至今,也得有那么一点美,不是吗?最重要的是,曾经有人告诉我,要照着规则行事,才能站在她那一边。”


Root回答,她看了Shaw一眼。


Greer鼓起掌来。




而Shaw向他们两个投去白眼。


“煽情。假大度。”




“她真可爱,不是吗?”


Root笑起来。




“我同意,Ms. Groves。”


Greer点头,他拍了拍Shaw的肩膀。


“我们俩大概没办法达成共识了,接下来她就交给你了,Ms. Shaw。”




“我可以破解你设置的精神防线一次,就能破解第二次。”


Root对Greer说,她很自信。




“请尽情尝试。但我认为,你在害怕,由Ms. Shaw来处理你这件事。”


Greer走到门边,他浓重的英国腔中透露出一丝恶趣味。


“更值得玩味的是,如果你突破了我的程序,而她醒来,看见自己做的事情,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你们都逃不出去。尽情享受吧,Ms. Shaw。”




Root握紧了双手。


而Shaw把她抓进了刑讯室。




这儿有不少残留的血渍,没有人清理干净,Root看见了Shaw的风衣。


她用手抚摸那件衣服。


Root觉得刑讯已经开始了,她感到疼痛,剧烈的疼痛。




“我们在一起会玩得很开心的。”


Shaw把Root绑在椅子上。


她手上拿着电击器。




“那句话真像是我会说的,Sameen。”


Root舔唇,而Shaw立刻电了她一下,疼痛让Root浑身颤抖。




“我记得你心脏有问题。”


Shaw笑,她近乎温柔地啃咬着Root的耳朵。


“这才刚开始呢,小神经病。”




“我有点享受那个,如果你记得的话,Sameen。”


Root说,她甚至拿脚挑逗Shaw。




“你这么说,真令我开心。我也是。”


Shaw站起身来,她面无表情,她把电击器放在Root脖子上,然后缓慢下移,挑开她的领口,按在那脆弱的心脏附近,推开按钮。




Root颤抖,然后她吞下自己的血,有点腥,但味道还不错。


Shaw扔掉电击器,换了小刀。




她知道不能继续使用电击器了,Root会垮的。




“在你精神崩溃,只能任哨兵随意使用的时候,或许你会更开心点。而我会相当享受把你的精神击垮的过程。”


Shaw说,她手上的刀背在Root脸上流连。




Root花了几秒钟才能恢复呼吸,但她仍旧对Shaw露出那种诱惑的笑。


“你可以随意使用我,Doctor。”




Root把所有的精神力收敛起来,她已经做出了选择。


Shaw不能知道。




“首先,施加疼痛。”


Shaw划开Root的肩膀,那儿的线条相当漂亮。




“然后,把疼痛放大。”


Shaw挑断最细小的筋,她听见刀摩擦过骨头的声音,托哨兵五感的福。




“接着,我赐你快感。”


Shaw含吮Root的脖颈,她毫不客气地留下自己的印记,舌尖向下舔过Root肩部绷紧的肌肉。




“你的血会流得更快,像这样。”


Shaw让Root看她的伤口,血不断地流出,Root知道自己会慢慢变得很缺水。




“最后,我会用言语做我的刀。Sam。”


Shaw把刀插在伤口处,微微旋转。




“Samantha,Harry那么叫过我,不过我知道你没记住。”


Root说,她一直看着Shaw,神情像是殉道者。




“可怜的Hanna也这么叫你,在她和你挥手告别的时候,紧接着,她就被人带走了,而你什么也做不成。为什么?哦,你一直在逃避Tower,你很强大,你是个天生的向导,你不想被带走。但谁会听信一个小孩子的话呢?如果这个孩子愿意说出她是个向导的话,或许Tower会帮助她的,但是小Samantha更在乎自己的自由,对吧?Greer告诉我的。”


Shaw捏住Root的下巴。


“就像你放弃了寻找我,我知道的。Root一直在执行TM交给她的任务,TM让她停下,她就停下了。你比Bear还忠诚,我赞赏你的这一点。”




Root沉默了好一会儿。


她低下了头,然后再望进Shaw的眼里。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我说了,我向塔里的人说了,但没有人帮助我。他们和别人一样敷衍我,而且试图和我结合。那是我第一次杀人,我失去了Hanna,我不能再失去自己。”




Shaw抿紧唇,她狠狠打了Root一巴掌。


反作用力让她手很疼。


“我一点也不惊讶你小时候就是个杀人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像是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




停下。


Shaw对自己说。




“事实上,我的确进过精神病院。医生说我病得很严重。”


Root笑了,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嘿,你知道精神病和反社会很配吗?”




“无趣。”


Shaw给了Root一拳,她抓住Root的头发。


“说些有趣的。”




“Well,我小时候有一头金发,那对你来说有趣吗?”


Root咳出一口血。




Shaw解开了她的束缚,这让Root挑眉。


她被抓到一个角落,正好看见房间内的摄像头。




“你说塔里原先有人试图和你结合,然后你杀掉了他们。那一定令人很不愉快。你有阴影。而一旦这种事情重演,很容易就会使你精神崩溃吧?”


Shaw拿纱布把她的肩膀包扎好,她冲着镜头看了一眼,然后转向Root。


“我喜欢你干净一点。”




Root抿紧了唇,她把Shaw踢到一边,然后把自己团在那个角落。


“No.”




Shaw站起来,她狠狠地踢回Root的肚子,但Root保持那个姿势,她看上去摇摇欲坠。


Shaw把她压在墙上,她吻她的唇,很粗暴。




Root使尽全力抵抗她。


Shaw爱抚她的身体,那像是驯服最烈的马,她不得不经常殴打她,才能使Root安静片刻。


而Root从不还手。




“你喜欢我,即便我什么也不做,你也会有反应的。”


Shaw抹了抹唇,像是很恶心。


Root终于忍不住,她的眼睛发红,但她一点精神力也不外放。




够了。


Shaw咽下一切Root此时的表情。




“是的,我喜欢你,Sameen。”


Root说,她把脸埋在手心里,声音颤抖。


她感到崩溃。




或许她该逼Shaw杀了她。




“给我们点隐私。”


Shaw随便抓了点什么砸向摄像头。


很快有人来查看这个房间,但Shaw骑在Root身上,地上都是血。




他们离开了。


Shaw喘了口气,她抱着Root,第一次亲吻她的额头。


“我们需要逃出去。”




Root闭着眼,她没有回应。


Shaw能听见她的心脏在微弱地跳动。


但Root不睁开眼睛。




Shaw把五感集中到Root身上,她用额头抵着Root。


她记得上一次Root就是这么靠近她的精神,她用很轻的声音说:


“Please,治愈我。”




【然后治疗你自己。


Shaw传送着这个念头,她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太晚了。


她咬着牙。




Shaw看见Root的伤口,腿上的已经在愈合,腹部那儿有好几道口子,肩膀上她给的一枪留下疤痕,就在那疤痕旁边是她刚刚新造出的刀印;她听见Root皮肤下血管输送着血液,到心脏那儿时声音有些微的改变,Root的呼吸声时重时轻,这像是渐渐失去控制;她闻见Root身上的汗水、血、硝烟,几种混合的香水味,图书馆安宁的气味,还有她自己的味道;她触到Root的皮肤,那是柔软的,底下的骨头坚硬,但总体像她软软的棕发一样,是温柔的。


最后,Shaw尝到Root的味道,那是残留在她口中的,苹果汁,她曾答应给她买的陈皮鸡,还有血的味道。




Shaw惊讶于Root的复杂,这是她第一次把五感集中到一个人身上。


这是哨兵请求结合的方式。




她抱紧她,这很煽情,但是Shaw需要这么做。


Shaw需要Root醒过来。




【Please.




Root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立即用精神力安抚着Shaw,但控制限度。


Shaw猛地收回了五感,Root做法是正确的,如果她放出更多的精神力,她们会在这儿精神结合。




“我们需要逃出去。”


Root说,然后她把Shaw推开,狠狠打了个颤。




TBC

评论

热度(194)

  1.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