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Tower 番外二

noramyw:

电梯: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番外1




感谢:


来自Cassandra的点梗,年轻时候的Root遇到图书馆小分队的设定。


来自tianshengqs的点梗,穿着婚纱的Root设定。




“请问您的名字是?”


“Caroline Turing. Steve帮我预约了下午一点钟的婚纱设计师。”


“好的,欢迎您,Ms. Turing.”


“谢谢。”




“目标出现,Shaw,你准备好了吗?”


John Reese说。




“当然,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Shaw匆忙拿出了量尺。


“婚纱设计师是做什么的?”




“设计婚纱,我猜?”


John沉思了一会儿,说。




“Finch?”


Shaw对着镜子笑了一下,然后她决定还是保持严肃的表情。


据调查,Caroline Turing很可能是受害者,她不想一开始就把她吓跑。




“Caroline Turing是个大学生,她幸运地和Robert家族的幼子一见钟情订了婚,但我相信她对上层的设计师是什么样子一无所知。”


Harold Finch显然靠谱得多,尽管他是在委婉建议Shaw忽悠这个可怜的小麻雀。


“顺便一提,最有可能杀害她的人是Steve Robert的十五位前女友,还有对这桩婚事不满的长子,Edward Robert。”




“她可真是个幸运儿。”


Shaw听见了脚步声,她连忙把量尺扔到一边。




“你好,我是......”


“Caroline Turing,我知道,你就站在那儿。我需要观察你。”




Shaw咳嗽了一声。


她面前的女孩儿看起来只有二十岁,或者更小,她显然被她吓住了,她吸了口气,站在那儿。




“你好,Ms. Shaw。”


Caroline Turing看见了Shaw的名牌,她看起来很腼腆,声音也很小。




Shaw排除了加害者的可能。


这个纤弱的女孩儿大概唯一能折断的就是玫瑰花了。




Shaw不喜欢保护人的任务。


她翻了个白眼,但显然这让Caroline感到害怕。




“我做错了什么吗?”


Caroline Turing嗫嚅着问,她的声音真的很小,若不是Shaw是个哨兵,她一定听不清楚。




“没有。小女孩儿。你知道作为你的婚纱设计师,我需要跟着你一段时间,才能确定你适合什么款式的婚纱吧?你和Steve Robert同居了吗?还是住在学校里?”


Shaw皱着眉连番追问。




“呃,好的,您说的对。我住在校外一栋公寓里,Steve说学校的宿舍太不方便了。”


Caroline结结巴巴,提到未婚夫时,她面露幸福,并且下意识摩挲手上的订婚戒指。


是为了他方便吧,Shaw忍住了这条评论。




Caroline显然未经世事,她看上去很蠢。


但Shaw承认她美丽,那棕色的天真双眸足以让任何男人不忍。




“我和你回去住。”


Shaw下了结论,Caroline皱了下眉毛,但她一看到Shaw的脸就吞下了拒绝。


“现在,你看看这儿的婚纱,随便挑几件试试,任务就完成了。”




“你真是个好设计师。”


John不吝夸奖,他给Finch买来了煎绿茶。




“通常一天之内就会有结果对吧,我一点儿都不想当她的保姆。”


Shaw感到烦躁。




“Ms. Shaw,从统计结果上来说是的。但我希望你能表现出更加优秀的工作态度。”


Harold Finch说道。




“她是新来的。别太苛刻。”


John把煎绿茶推向自己的向导,他放低了声音。


Harold很清楚当他的哨兵发出这样的声音是在暗示什么,他思索了一下。




“保持联系。”


Harold关掉了耳机。


Shaw翻了个白眼。




Caroline Turing就像每个二十岁的女孩儿一样,她犹豫不决,并试图从Shaw那儿得到意见。


Shaw被她烦得狠了,随意扔了一件给她。




“哇哦,我抓住了。”


Caroline Turing险些被婚纱绊倒,但她本能地伸出手,在空气中晃荡,并成功抓住了什么。


那是一个假模特,假发被抓下来一半。




Caroline Turing讪讪地笑,她一溜烟地钻进了试衣间。


Shaw听见她砰砰乱跳的心脏。




她想说胸大无脑,但是显然Caroline一条也不符合。


Shaw叹了口气,把那假模特扶好。




所以这就是拯救生命的日常,当一个年轻女孩儿的保姆,保证别的人不杀了她,同时保证自己不会因为她蠢得令人发指而先动手?


真有趣。




“Ms. Shaw?”


Caroline Turing可怜兮兮的声音传来,Shaw几乎感觉到她那股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羞怯。


Shaw隐约能听见她拉链发出的吱嘎声。




她黑着脸走进了试衣间。


迎接她的是一记电击。




Caroline Turing歪着头冲她微笑,这个小女孩儿还穿着圣洁的婚纱。


Shaw想要联系Harold,但Caroline先她一步把耳机踩碎。




你永远不应该低估女孩儿的高跟鞋。


Shaw想。




“一个哨兵,这可真有趣。”


Caroline Turing用随身小包里的束带把Shaw绑在椅子上,她走到隔壁设计师的工作室,拿来了一把熨斗,她给它通上电,用指尖试探温度,然后把烫到的部分含进嘴里。


“你可以叫我Root。”




Shaw保持沉默。


Root挑眉,她熟练地解开Shaw胸口的几粒扣子,拿上熨斗。




“你是谁派来的?”


Root问,她笑得很天真,但Shaw分明看见她的眼里全是戏谑。


这倒有点意思。




“有关第三方。”


Shaw回答她,Root显然不是个哨兵。


向导还是普通人?




“我猜你是来保护我的。”


Root舔唇,她对Shaw眨眼,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


“向导。”




“我现在觉得我是来干掉你的。”


Shaw说,被限制行动力的哨兵和向导对战几乎是没有胜率的,但她不同。


但她需要等电击的感觉消退一些。




“枪。”


Root注意到了她的后腰处,她放下了熨斗,兴冲冲地开始搜身。


那软软的手指很恶意地挑逗Shaw。




你还穿着婚纱呢,矜持一点。


Shaw翻白眼。




“厉害的哨兵。”


Root夸奖Shaw,她的手指逐渐游移到Shaw的太阳穴。


她要探测这个女人的精神。




Shaw踹了她一脚。


而Root跌坐在地上,但她笑了起来,像是得逞的狐狸。




“你可真有趣。”


Root说,她看了眼手表。


“预约的时间就要到了,我们下回再一起做有趣的事情吧。”




Shaw知道她不能放走这条活鱼。


在她能联系上Harold以前,Root就能达成她的目的。




“等一下。”


Shaw说,她咬了下唇。




Root显然把那错认为是一种暗示。


她冲Shaw挑眉,然后Root又皱了下眉。




而Shaw一无所知。




“你没有打向导素。你真的是个哨兵么?”


Root看起来有点愤怒,她压低嗓音,但是Shaw听见她说自己没有常识。




“我不需要那个。你对我使用精神力了?”


Shaw问,她一点冰凉的感觉都没有。




Root咬着唇,她盯着Shaw看了好几眼,这让Shaw发毛。


“再怎么没常识,你也该知道结合热吧?”




Shaw皱眉。




“你没感觉?”


Root抿唇,她快把那两瓣唇折磨坏了。




青少年啊,就是沉不住气。


Shaw想。




Root开始释放自己的精神力,这回Shaw感觉到了,这和她以往的感觉不同。


这很温暖。




Root哼了一声,她显然从Shaw的表情中读取了什么信息。


Shaw正猜测她会逃走时,Root吻上了她的唇。




【这真令人意外。


【彼此彼此。


【......


【你可真没有常识,这是结合热的副作用。




Root站了起来,她又电了Shaw一下。


而Shaw只差一点就能挣脱。




Damn it!




“抱歉,任务第一。你会找到我的,Sweetie。”


Root当着Shaw的面换下了婚纱。


她把头纱蒙在意图攻击她的Sarah脸上,而Shaw看见一只白色的小猫狠狠拍了Sarah的脑袋。




【Next time when I see you, I'm shooting you, and not on the knee.


【You've shot me in the heart.




Root消失在门外。





评论

热度(164)

  1.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