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Catch Me 番外三

noramyw:

点梗最多的是生娃,好,那就生!


注:接正文设定




正文:




Root会怀孕是个意外。


Shaw没想过要孩子,她的Omega也不是甘心在家里生孩子的类型,但她们就这么来了。


是的,她们,Root怀了两个女孩儿。




起先是Root发现的,Shaw回到家里,没等到日常的牛排,而是坐在沙发上泪眼汪汪的Omega。


Root有些慌了,她面前的桌子上摆了一本撕坏的日历,依稀画了不少红圈。


Shaw倒抽了口冷气,想这又是哪一出?




“Sameen,你先坐下来,我订了牛排的外卖。”


Root吸了口气,颤音比平常更重些。


“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Ok.”


Shaw简单地回答道。


她说不准自己的表情在Root眼中看来怎样,但她的Omega坐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




怪肉麻的。


Shaw把这句话咽下去。




“我......”


Root张口,但她还是没说出来,只是把信息素释放得更多一些。


Shaw皱了皱眉头,不明白。




“可能,大概,怀孕了。”


Root说道,目光闪烁着低下头。




“......哦。”


Shaw接受得很迅速,但下意识就握上了枪。


所以,她一时冲动和Root结了婚,蜜月被源源不断的号码毁了不算,现在又来了个孩子?




这绝对是TM在记恨她抢了Root!


Shaw翻了个白眼。




Root的手颤了颤。


她抿了下唇,下定决心道:


“我会去医院预定手术的,没关系,Sameen。只是,你有权利知道。”




What?




“No way.”


Shaw压抑着因为Alpha的本能而产生的暴躁。


她深吸了口气,直视Root的眼睛。




“她有权活下来。”




她们告知了Harold和John,然后Root就被接到了图书馆住。


Shaw的公寓被认为是不宜居住的。


......他们之前可从未这么说过。




Shaw只好尽快买了栋房子。


她掰着手指,Root,孩子,房子,忽然就觉得自己被彻彻底底绑住了。




总而言之,Root怀孕的前三个月还是相当好过的。


她的孕吐不严重,情绪也很稳定,只是闻不得牛排味,Shaw吃了几天的沙拉终于受不了了,毅然选择了每回吃完牛排都洗三遍澡。




到能看到孩子模样的时候,Shaw叹了口气,对老两口说他们得准备双份的小孩儿衣服。


哦,对了,不要粉色,那太娘了,即使对女孩子而言。


Shaw拿着枪威胁,John Reese才勉强同意。




然后就是地狱的开始。


Root开始失眠,她的旧毛病更是一直犯着,为了孩子许多药品都不能用。Root睡不着的时候就跟着Finch干活儿,黑了几回五角大楼,顺手帮他们去了几个Bug。


直到她的情况太过严重,TM给他们发出了警告,结果就是Shaw出任务的时候,都得抽空给她的Omega唱安眠曲。




五个月的时候,Shaw开始给Root按摩小腿。


好消息是Root对Shaw身上的气味接受度高多了,她不仅能接受牛排味,而且有一回闻见血腥味的时候兴奋地扑到了Shaw的衣服上。


坏消息是Root变得有些过分饥渴,Shaw增强了训练,以免出任务时枪拿不稳。




七个月的时候,Root变得十分焦虑。


Shaw把号码的事情多数推给了Reese,只偶尔出去抢劫黑帮的军火库。


她们开始想宝宝们的名字,Finch的意见一直被Shaw驳回,Root居然就哭了起来。




Shaw愣在那里,勉强同意其中一个宝宝叫做Swan。


另一个孩子的名字她们选择了Claire。




等到Root进医院生产的那天,Shaw被任务绊住了脚,最后一刻才赶到。


她给醒来的Root戴上一直忘记买的婚戒,亲吻她的无名指。


“I'm here.”




Root歪头问她求婚戒在哪儿。


Shaw费了好大力气才没跳起来揍人,Root脸色还苍白着,却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管怎样,Shaw开始带孩子了。


Swan很乖巧,Claire很闹腾,Root得了产后忧郁,Finch居然在这当口和Reese出去度蜜月了。


Shaw出任务的时候暴躁到顶点,给两个宝贝女儿活活攒了一屋子的金条。




Claire显出了惊人的数学天赋,而Swan加入了芭蕾舞团。


Shaw第一回去家长会的时候,被老师表扬了一个小时,她翻着白眼熬了过去。


之后的家长会都改由Root出席。




到了女孩儿们上中学的时候,John Reese“无意间”带着Swan,明着取了十几个黑帮成员的膝盖,Swan一点挣扎都没有就开始学枪械;而Claire经常和手机里一个叫做TM的软件聊天,兴致勃勃地制作了名为鹦鹉螺的病毒交给Harold检查。


Shaw还没提出任何抗议,就因为Claire和Swan的亲亲攻击败下阵来。




......这招肯定是和Root学的,但是好吧。


反正她被Root扯着去拍家庭照的时候都没出息的笑了。


Shaw一个人躺在双人床想。




“Did you miss me?”


Shaw半夜的时候被电醒过来,她的Omega风尘仆仆,显然刚出完任务。


Hell,yes.




Shaw翻了个白眼,一句话也没说。




全文 END

评论

热度(367)

  1.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