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黑帮AU】 Firework (一)

noramyw:

注:看了B站上《以父之名》的剪辑,忍不住就开了个相关脑洞(剧情并不按着原剪辑走),先写一点试水,可能会坑。RF双黑设定,不介意请继续看~




正文:




Shaw坐在吧台旁,随意要了杯威士忌。


酒保是个长相帅气的小伙子,动作麻利,手指纤长,食指指腹有一层薄茧。


他微笑着把威士忌递给Shaw,然后便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一眼也没有多看。但Shaw注意到吧台下一点微弱的镜子闪光,还有被男人偏长的头发遮住的耳内设备。




业余。




Shaw扬起一个微笑。


她不常这么做,那酒保显然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不对,手往下试图够到提前放好的枪。




“介意请我喝一杯吗?”


有一个女人摇曳着靠近,她妆化得不浓,衣着也得体,只是暧昧的语调暴露了身份。


她是个高级妓/女,而且瞄上了Shaw。




酒保松了口气,但他的手仍放在枪上,Shaw是出了名的好手,最擅长处理多重任务。


谁知道她是对着那婊/子笑,还是察觉到了不对,想要动手。


或者两者都是。




“我猜你有个好理由?”


Shaw的声音低得迷人,贴身的黑裙将她勾勒得凹凸有致,但没人怀疑她才是那个狩猎者。


那女人凑近Shaw坐下来,却先冲酒保眨了眼睛,像是得意地宣告自己钓上了客人。




她脖子上挂着条细银链子,上面串着一个指环。


素银指环,没什么特别,只是内圈刻了字,被阴影遮住,看不清楚。


大概是什么幸运符。




酒保随意地想。




“和她要的一样。”


女人这么说道,顺手拨了下长发,作势在自己的手包里面翻找现金。


Shaw挑了下眉,不置可否地看着她的小动作。




酒保放松地看到目标的注意力几乎集中到了身旁的女人身上。


色字头上一把刀。




哪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呢?


杀手想,他笑着点头,一只手去拿酒瓶,刻意地发出声响,乘机用另一只手给枪上了膛。


他的胸口瞬间绽开一抹红色,消音器装在迷你手枪上,而迷你手枪在女人的手包里。




Shaw接住了下坠的酒瓶,给那女人倒了一杯。


人倒地的闷声淹没在酒吧外适时响起的烟火声中,没人注意到异常。




“这是我的家事,你差点就越界了,Sameen.”


女人浅尝了一口酒,就皱起了眉。


“连个酒保都当不好的杀手,付一百万也太看得起他了。”




“你手下的人雇了凶手打算干掉我,这就不止是你的家事。”


Shaw把自己的那杯威士忌一饮而尽,贴着女人的耳朵说道,她顺手把那致命的手包扫到地上。


“Root。”




“显然,我们需要个更私密的地方谈谈。”


Root暗示性地眨眼,她的发梢还残留着弹药的气息,比任何香水都要诱人。


Shaw莫名地就吸了口气。




她们很快从酒吧出去,Shaw紧紧跟着Root,知道她一定策划好了逃跑的最佳路线,而且不会吸引到任何人的注意。


最后的终点是一条黑暗的后巷。




路灯是被Shaw射掉的,上一回她在这儿干掉了几个俄国黑帮。


Root手下的俄国黑帮。




“男孩们很紧张,生怕你知道他们在贩毒,然后捅给我。你知道Finch有多讨厌毒贩子,他是个传统的男人,见不得这事发生。”


Root笑了起来,她倚着墙,妩媚得像是只猫。


Shaw知道这女人的确能发出像猫一样的呻/吟,指甲也够尖利,曾在Shaw的背上划出数道红痕。




“所以就买凶来干掉我?”


Shaw抿紧下唇,靠在另一侧的墙上,她们之间不过咫尺。


因这巷子太过窄小。




“不止是你。不过,同是黑帮的继承人,对那个杀手来说,找到你比找到我容易多了。”


Root舔了下唇,浑不在意的傲慢。




“谁让我是个活泼的人,不突突几个人,这日子就没法过下去。既然俄国佬对两边都不忠诚,一起做掉他们怎么样?比赛时候,我不介意你用双枪。”


Shaw耸了耸肩。




“我说了,亲爱的,这是家事。你要是插手,我只能把你也干掉了。”


Root不让步,她的手指玩弄着指环,内圈的字符才暴露在一点月亮投射的晕光下。


那上面刻着S。




Shaw的S。




Shaw眯起眼睛,那是她的戒指,Reese亲手交给了Root。


而她的手上同样有一枚,那是Finch交给她的,写着Root的R。


这是设计给女孩儿们的竞争游戏。




她们的家族互不相让,而为下一代继承人打造的指环,也郑重地交托在对方手里。


要继承家业,首先意味着要取得对方手里的那一枚指环。


Shaw不在意游戏,但这无疑是个十足的挑衅暗号。




Root笑得越发欢快。


Shaw也笑,她冲着Root的脸揍了一拳,那女人的长发立刻报复性地抓过她的脸,然后Root狠狠地用手肘撞Shaw的小腹。




她们都没有用枪。


Shaw知道Root大腿上绑着一把,她也是。




“你就应该和你父亲一样乖乖当个幕后的影子,搏击不是你的专长。”


Shaw喘息着道。


她感到久违的血管涌动,肆虐的冲动下,她的手越发地重。




“是啊,还得感谢你的指导,教练。”


Root的气息也不稳定,她按着Shaw的头,猛提膝盖来撞她。


Shaw趁势用头撞Root的腹部。




漫天的星光不曾光顾这条小巷。


直到一阵寒风吹过,行人行色匆匆地路过,偶尔瞥见有两个纠缠的身影。


正在抵死缠绵。




TBC?

评论

热度(296)

  1. 佚名啊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