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

【叶昭x柳惜音】梦生1-3存档

钟之:

一、


叶昭今天没起来练武。


赵玉瑾摇着扇子准备出门的时候没在老地方看见那男人婆舞枪弄棒,好奇心作祟便问了眉娘她们。


“兴许是没起得来”


男人婆的行踪,不关他的事,赵玉瑾问完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佯咳几声,啪的收起扇子,潇潇洒洒走人。


那边厢,秋水倒了杯茶给坐在床边,神色呆滞的自家将军,见她失了魂一样接过就往鼻子上怼赶紧把杯子重新抢了回来。


她和秋华今早来找将军,接过练武场没找着人,再寻了一圈发现人在床上杵着,满头大汗,脸色苍白。这一下惊的二人连忙就要去找军医,却被有气无力的叶昭出声给拦了回来。


“做了个梦,不打紧”


秋水秋华看她逐渐好转的脸色这才放下心,再听到这话齐齐笑出了声。


“将军什么刀山血海没见识过,这是梦见了什么?”


叶昭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两道剑眉纠在一起,耸成结。


“梦见....”


梦见表妹死在了她怀里。


眼睛酸胀的厉害,叶昭抓起自己的鞋套上,起身松筋骨。昨晚上梦见的东西实在太多太杂,感觉好像用一晚走过了一生。


但到现在记忆犹新的,也只是表妹临死前的情形和舅舅那一句——


“你就用这一生忏悔吧”


“将军?将军?”


叶昭猛然回神,正对上秋水秋华两姐妹扑棱棱的眼睫,“怎么了?”


“将军你这一大早是被勾了魂吗?”


“还在想昨晚的梦呢”


叶昭觉得这个梦说不清,也不好说,打了个哈哈,匆匆套上外衣把秋水秋华往练武场赶。


屋外天气晴好,叶昭仰头眯着眼,看着天空长长舒了口气。


虽然很真实,那也不过是场梦罢了。


表妹还好好的在雍关城呢。


这样想着,叶昭闷了一夜的心情总算稍稍松快了点。




谁说那只是场梦的?


叶昭瘫在座椅里生无可恋,胡青进来给她送代写的奏折时差点被她的样子吓的转身就跑。


叶昭这时候懒得理他,是秋水出手把人给抓回来的。


“跑什么跑啊,能不能有点男子气概了?”


你瞅瞅将军这黑脸,多吓人!


这话胡青是不敢说的,见逃脱无望之后,他乖乖上前,把奏折递到叶昭那儿。


“拿回去,重写,写个好背点的。”


瘫在椅子上的叶昭接过奏折,对着它出了会神,接着看也不看,就啪的一下丢回胡青怀里。


这一下着实用力不小,胡青穿着盔甲都觉得胸口闷痛,赶紧后退几步,不敢再靠近此刻的叶昭。


“看都不看,你就知道不好背啊?!”


叶昭懒洋洋坐起来一点,支着下巴,再懒洋洋回道:“那你给我念念?”


胡青不服气,刷的掀开奏折就开始照着念,叶昭一边听一边摇头晃脑。


念着念着,胡青就觉得不大对劲了,这奏折自己当时写的开心,好像..完全没想过将军的水平在这之下的之下的之下....


“我这就回去重写。”


胡青默默收声,转身就逃命似的奔了出去。


叶昭目送他跑的没影了,她坐直了一小会,跟着又趴在桌子上。


秋水还在笑胡青,没顾得上自家将军在想什么。


叶将军想,不管是梦到了前世也好,梦到了将来也罢,哪个听上去,都不是很好的样子。


她用脸蹭着冰凉的桌面。


因着那个梦,虽然说着不要在意,心中总是梗了些什么,起码与赵玉瑾好好做对夫妻的想法是淡了。


不过看着梦里往后,人还是不错,哪天好好操练起来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叶昭突然使劲用脑门磕了一下桌子。


秋水让她这一磕吓了一大跳。


现在要想的不是表妹妹妹妹吗??想赵玉瑾干什么他又没死还活蹦乱跳呢...不对表妹也没死啊。


叶昭猛地起身,掀翻了桌子,气咻咻的走了。


秋水看的目瞪口呆。


就算应付太妃那会,将军也没见这么狂躁啊。




赵玉瑾回来的时候见着练武场那地儿飞沙走石的,他瞪圆了眼睛小心翼翼靠近。


今天活阎王练功格外用力啊....


没见着杨氏她们都只敢远远看着吗?


他悄悄摸过去,和她们挨着一起看叶昭挥大刀。


“今儿个怎么了?没给活阎王喂饱饭啊?”


“将军从回来就是这样了,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赵玉瑾拿扇子顶了顶下巴,嘟嘟囔囔的。


杨氏细听过去发现他在念叨“可别把这儿给拆了破坏郡王府的格调啊....”


“....”


秋水是在练武场快被拆了的时候带着秋华跑过来的,手里还拿着一封信,叶昭一见她手里的刀没拿稳,滑了出去,直直飞往赵玉瑾那个方向。


叶昭暗道不好,脚下发力,箭射一般去追她的刀。


“啊!!!!”


杨氏三人此起彼伏的尖叫差点让叶昭抓住刀柄的手再度松开。


赵玉瑾站在原地,木鸡一样,腿哆哆嗦嗦的,一张俊俏的白脸蛋现在更白了。


叶昭杵着刀,咳了几声:“那个..没事吧?”


“....”


“你说我有没有事?啊!你说!!”


胆儿吓破了,人还是精神的很,听这嗓门就知道。叶昭放下心,也不管赵玉瑾中气十足的质问,拍拍衣摆,拎着刀转身就走。


赵玉瑾还想跟过去讨说法,奈何腿使不上劲,他干嚎了半天,叶昭理都不理他,最后悻悻让杨氏三人给扶回房休息去了。


叶昭近来奇怪的很,不再像之前一样还对着他们的关系上了几分心,现在的态度克制又有礼,真是乍然一下,不习惯啊。


赵玉瑾惊魂未定中还有心思想东想西。


这样也好,本来也各自瞧不上,落个清净,哼。




叶昭是挺想清净的,但是抖着拆出来的信,内容和梦里一字未差。


表妹要来了。




“阿昭,来娶我好不好?”


“好,我娶你。”




胡青看着对着信发呆的叶昭,迅速转身,悄无声息退走。


有事,下次说吧。


现在的将军,有毒啊!!!




二、


全郡王府的人都知道,将军大人的表妹不日将抵京,暂住在这。


故人相聚,然而将军却闷闷不乐,据守夜的丫鬟说,这几夜将军的房里灯火通明,怕是没怎么睡,也不知在捣鼓什么。


秋水秋华那天路过听到下人们议论将军与惜音姑娘不睦时拳头捏地咔咔响。


将军讨厌惜音姑娘?滑天下之大稽!


她们都混一块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还要怎样啊?!


将军没怎么睡那是忙着研究给惜音姑娘布置房间。


几张嘴有空叭叭叭的,怎么不多吃几口饭?!


秋水拖着秋华气冲冲地去将军那。


“不过秋水,将军最近好像是挺不开心”


途中两人闲扯了几句,说到此处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半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叶昭头一次起了想揍赵玉瑾的心思。


她一边看着书一边看着下人们布置房间一边想着表妹的事已经是一个头两个大,再来一个赵玉瑾在耳边上嗡嗡嗡……


“把你的嘴给我闭上”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叶昭重重合上手里的书,伸手揪住赵玉瑾的衣襟把人拉到面前,一字一句恶狠狠警告。


赵玉瑾吓了一跳,心里头抖了三抖,嘴上却还在强撑:“闭什么闭!要不是为了我郡王府的格调我才懒得管这事呢!”


“这事不用你管!”


“诶你这一窍不通的!找个人帮忙难道不会吗!”


叶昭一把掐住他的脸,眼神利的吓人。


“表妹的房间,我一个人布置,不要旁的人来插手。”


“你也不怕膈应你家表妹!”


“……”


叶昭懒得再废话,直接唤了就在门外的秋水秋华把这第三大头给架出去。


他来插一手才是真膈应人。


耳边清净下来后叶昭摊开书,继续琢磨着,一点一点布置房间。


 


柳惜音到京城那天天气尚好,叶昭下了朝就快马往郡王府赶。


一路风尘仆仆,进门时刚好遇上柳惜音。


她下意识先于所有复杂情绪流露前咧嘴笑了起来,最近总是不自觉皱紧的眉头此时完全松开,多了几分暖意。


赵玉瑾是随后到的,他原本还等着叶昭开口,不过叶昭似乎没那个互相介绍一下的意思。


她就傻乎乎地冲着柳惜音笑,说:“自白鹿镇一别已是好几年,表妹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赵玉瑾轻轻咳了一声。


叶昭没反应。


赵玉瑾再咳,叶昭依旧没反应。


最后那一下估摸着用力过头,竟然真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叶昭无奈看着他,最后叫了小夏子过来,给他家王爷顺顺气。


“你……咳,我说你就在我旁边,咳咳,你叫什么小夏子!你不会帮把手吗?!”


“表妹,这是郡王,他现在看来身体不适,不用见礼了,下回再说”


叶昭见小夏子接手了赵玉瑾,便淡淡同柳惜音提了提赵玉瑾,而后带着她去布置好的房间。


久别再见柳惜音,纵然中间隔着太多叶昭尚且迷茫的事,终归还是愉快的。


两人走了一路也就聊了一路,说到尽兴处时,同叶昭并肩的柳惜音忽然伸手,拉住叶昭的手腕,拖着她停了下来。


叶昭愕然回头。


“怎么了?”


柳惜音欺近她身前,盯着她的脸目不转睛看了好一会,叶昭一时也是傻了,任她看着,神色紧张。


等到一点微凉的温度袭上她眉心,她下意识抬手,却捉到一抹温软。


“指尖怎么这么凉?”


叶昭怔怔之下,握着柳惜音的手低声问道。


“……阿昭,你眉心刻痕这么重”


“在这里过的,不开心吗?”


一阵酸楚忽而冲上叶昭眼眶。


她傻不傻?


明明被骗了,明明情错付……


却最先关心我过的好不好。


“我很好,不要担心”


“走吧”


叶昭深吸一口气,勉强笑了笑,她转身,不敢再面对柳惜音。


只是握着柳惜音的手,却没有松开。


她就这么牵着她,继续往前。




三、


赵玉瑾临睡前才后知后觉想起叶昭那个男人婆的表妹是个温婉的大美人。


跟男人婆完全不一样啊,同样是将军的女儿,怎么就一个天一个地呢?


他咂咂嘴,手上翻过一页书。


外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轰轰响雷,看来今夜是有一场大雨。


赵玉瑾打了个呵欠,他从榻上坐起身,把书随手一扔,便准备掀被子就寝。


“将军!将军!”


人才刚缩进被窝里,门外就突然传来几声呼喊,赵玉瑾没好气的拥着被子拍了几下被面。


什么啊,这个叶昭,自个不在也要扰人清梦!


“上书房去找你的将军!到我这来找什么将军!”


“小夏子!小夏子!”


守在不远处的小夏子听到自家郡王的声音匆匆走了过来,拦下正要叩门的红莺。


“你是...柳小姐的婢女吧?将军和郡王不在一块过夜,这会兴许在书房呢”


红莺看起来有些慌乱,见小夏子这么说,当即转身就走。


“诶!诶!红莺姑娘!眼看要下雨了,要不然你先回去啊?我差人去找将军!”


红莺充耳不闻,人转眼便没影了,小夏子喊完才发觉白喊了,他撇撇嘴,也不敢追过去,郡王这可走不开。


找了一圈,叶昭不在书房,也不在自己的房间,红莺想起自家小姐,心头急的起火。


在原地走了几个来回,她咬着指尖,还是决定先回去试着安抚小姐,再谴人去寻将军。




叶昭煎熬着陪柳惜音叙了会旧,就屁股着火一样匆匆跑进了书房窝着。


同柳惜音相聚是又高兴又难过,那滋味确实不好受。


看着她微笑低首说话的样子,梦里那副全无生气的苍白面孔就会时不时在眼前闪过,两个画面交叠在一起,叶昭真怕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哭出来。


会吓着表妹。


等等?吓着?..


叶昭今夜心乱如麻,没有看书的心情,故而天暗了也没点灯,她就对着一片隐隐绰绰的暗枯坐着,直到耳中听到一声惊雷响起。


她霍然起身。


怎么就忘了这茬,叶昭啊叶昭,你真是...!


她叹气给了自己一巴掌,接着衣摆一撩,脚步踏踏踏的,三两下就走出了书房,急急朝柳惜音那儿赶。


天边雷声轰隆隆的,漆黑的云层之后不时隐隐亮几下,叶昭连跑带跳的,到最后轻身功夫也用上了,路不走,见着墙就翻,见着屋顶就上。


最后匆匆飞进柳惜音住的院子,落地时一个趔趄还差点摔个狗趴。


所幸叶将军稳住了,没把自己的招牌砸掉。


“表妹?”


柳惜音的房门虚虚掩着,走近了能听到极细微的啜泣声,叶昭心头发紧,一边喊着柳惜音一边轻轻推门而入。


进门没见着红莺,叶昭拍拍身上的灰,径直朝里走。


偌大的床上柳惜音抱着被子低声哭泣,眼眶红通通的,衬着面色更是苍白如纸。


“红莺呢?”


叶昭刚飞檐走壁完,也不敢坐在床上,只得站在床边,手虚虚按着柳惜音的肩膀。


柳惜音眨巴眨巴眼睛,睫毛上还挂着泪水,她看她:“阿昭你..不是跟红莺过来的吗?”


“.....”


好像梦里,确实是红莺去找的,还是在她和赵玉瑾即将睡觉的时候。


“没有,红莺看来是摸到赵玉瑾那儿去了,我没和他睡一块”


柳惜音愣住了。


阿昭这话什么意思?她和郡王莫非还未..圆房吗?


不过还不等她开口询问,觉得自己一身脏兮兮没法上床也没法安抚表妹的叶将军留了句“我去梳洗”就风风火火的走了。


说是梳洗,其实也就是匆匆擦了把脸和手。


叶昭确定自己基本干净了之后回了柳惜音那,便取了发冠拔了外衣,她爬上床的时候柳惜音还在愣神,哭也忘记哭了,直愣愣盯着被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表妹?表妹?”


柳惜音循着她的声音,目光冷不丁落在她身上。


这是她第一次见这样的叶昭,毫不遮掩露出女儿风情的叶昭。


可即便是这样,也挡不住她眉梢眼角无意间就飞扬的英气。


真是好看的...令人心痛。


因为这不是她的阿昭了,这是叶昭,是宣武侯,是赵玉瑾的妻子。


“想什么呢?”


“想刚刚做的梦”


就这一刻,让她贪图一下吧,假装她还是她的阿昭。


柳惜音软下身子,窝进叶昭的肩颈中,叶昭伸手,揽住她单薄的肩头。


“我梦到爹娘都死了,阿昭也走了,怎么喊你,你都不回头”


“阿昭,我好怕”


叶昭忍住心头的酸涩,喉咙紧到发疼,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要怎么说出梦里那句“别怕,我不会丢下你”


她说不出口。


“...没..没事的,我在这”


沉默半晌,叶昭咽了咽喉咙,抚着柳惜音的肩,低声说道,她控制的很好,只在尾音的余韵里有一丝丝颤抖。


“你会..一直在吗?”


柳惜音抬头,呼出的热气打在叶昭的下巴上,叶昭不敢看她,等脖颈处再度贴上温热时,她才铿锵地嗯了一声。


“在,我会一直在”


纵使心情复杂,可眼下是眼下,眼下的明天是眼下的明天,梦里说出之后没有做到的事,叶昭不会重蹈覆辙。


想了想,她又低声补上一句。


“别怕,我不会丢下你”


真的,不会再丢下你了。


这两句郑重的像在起誓一般,柳惜音听的出来,不是因她伤心难过随口安抚之语,也不是敷衍说说而已。


她心里又甜又涩。


“好啦好啦,睡吧表妹,我都有些乏了”


叶昭确实是有些累,她前段时间因着柳惜音的事晚上都睡不怎么好,加上今日心情起起伏伏,饶是铁打的叶将军也熬不住,现下想通了几分,鼻端又嗅着柳惜音身上浅淡好闻的香气,眼皮子开始上下打架。


她小小打了个哈欠,放开柳惜音,咚的一下倒在床上,人迷迷糊糊的,后脑勺磕着枕头了也不觉得疼。


柳惜音看着又好笑又心疼,趁叶昭侧过来的时候,伸手,给她轻轻揉起了后脑勺。


“不疼,铁打的,睡吧”


将入睡的叶将军说话都是一个词一个词往外蹦,柳惜音没理她的话,等着叶昭沉沉睡去,呼吸匀缓后才拉着被子,靠着她慢慢躺下。


叶昭是练武之人,气血旺盛,身上常年暖烘烘的,跟个小火炉似的,柳惜音忍不住挨她挨地更近了点,侧脸贴在叶昭肩上。


阿昭的睡相打小就好,平平躺着,双手交握在小腹上,一晚上雷打都不动。


柳惜音觉得手心有些发凉,她忍不住,张手够了一下叶昭的手背。


叶昭还没有完全睡死,昏沉中只觉得手背忽然凉了凉,她反手,抓住了柳惜音急忙要缩回的手。


都入夏了,表妹的手...怎么还是这么凉...。


叶昭喉间无意识咕哝两声,这下是彻底沉入梦乡,睡熟了。


柳惜音的手让叶昭双手合十松松护在掌心里,她抬头去看叶昭安静的睡颜,抿了抿唇。


这是她的阿昭。真好。




红莺轻手轻脚进门正要喊小姐时,声音忽然卡在了嗓子里,她急忙又退了出去。


小姐大约也不想自己偷亲叶将军的事让人看了去吧....


灯,一会再灭也不打紧。


说不定小姐还没看够叶将军呢。

评论

热度(739)